我叫蕾蕾,24岁, 小莞是我多年的好朋友,而比她小两岁的男友阿南也跟我熟识。 我跟阿南都是个超闷的人,而小莞,是家里的长女,因父母因素,国中没念完就出社会工作,认识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人, 个性自然越变越坚强、越显独立,简单来说是应该是有了大姐头的个性与气质!没人敢惹她~ 暑假的某天,是小莞亲妹妹的生日,大方的小莞依惯例替她妹妹举行小派对。 这天我也受到了邀请,当然阿南一定也会到场。 派对办在某KTV里,小莞果然也够海派,挑了一间最大的包厢!其实不止是她妹妹,只要是她想帮忙办的聚会,出手一定都是 相当的大方!! 晚上,到了现场,因为下大雨我迟到了半小时,进到包厢後,几乎所有人都到了,场面似乎已经有点HIGH。 「抱歉!抱歉!我晚了!」我不好意思的说着,毕竟里面大部分的人我都不认识。 而且几乎都是男的,感觉上来头也都不小, 我不禁佩服起小莞的人脉。 「迟到先罚喝一杯啊!!!!」小莞立刻端起一杯酒塞给我。 「你就喝吧~」阿南坐在小莞旁边说着。 看到现场的状况,我心里有个底今晚应该会玩到天亮了!因为小莞很爱喝酒,喝多了不但会醉,而且还会更HIGH!! 过了十二点,寿星小莞的妹妹先行离开了,而真正的高潮就从现在开始!!! 我看着小莞,她果然已经开始茫了! 「来!!!谁要来跟我玩激爆骰子乐?!」小莞叫嚣着。 「来啊!!怕你喔!!!」其中一个叫做国华的男生回道。 玩了数十回,小莞连胜,只见国华一直被罚酒,罚到有点脑羞。 「干!没赌东西我玩不起来啦!!」国华抱怨着。 「赌就赌啊!!!说好今天先不赌钱哦~你要赌什麽?」小莞很阿沙力的回道。 「这样吧!我们来点刺激的!!你敢不敢!?」 「好啊!!赌啥?!」 「我如果再输,我裸体到便利商店买菸回来给你抽!!」 「哈哈哈!好啊!你说的哦!我正好没菸了!!」 「但!如果是你输,你要把我弟的精液含在嘴里!!!!」 「干!!!哪有这样赌的!?」惊讶的小莞立刻回嘴。 「靠杯!你不敢赌就早说啊!」 「好啊!赌就赌!马的怕你不成!!!」 就这样他们又继续开始玩激爆骰子乐。 而我在一旁很替小莞担心,因为阿南也在现场,要是她输了,阿南要怎麽办?! 结果令我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小莞输了! 「阿哈哈哈!!!林杯终於赢了啦!!!」国华得意的狂笑。 「快啊!!老弟!!!!快把你的精液给这位大姐含着!!」 「靠咧!!!我是要怎麽含啦!?」有点想推拖掉的小莞抱怨着。 「不然这样吧!你们两个自己到厕所处理!」 这时我偷偷靠近小莞跟她说 阿南还在,不要这样。 结果小莞不理会我的话起身说: 「干!走啦!!!含就含!」 唉~这时我看向阿南,阿南一脸无奈又不知所措,就算如此他也不敢对小莞多说什麽。 过了约莫十五分钟,只见厕所门缓缓打开,小莞獗着嘴先行走了出来,并且就在众人面前把嘴巴里的精液吐出来以兹证明。 「阿哈哈!好!!你竟然真的含下去,阿你们在里面怎麽做的?」国华问道。 「我叫你弟自己打手枪啦!!」 「嗯....最後她凑过来让我射在嘴里~」国华的弟弟害羞的说。 「靠~臭死了!」小莞一脸不服气的说着。 「哈哈 那再来啊 给你上诉啊!」国华似乎玩上瘾了。 「当然啊!!本小姐今天一定要让你裸体去帮我买菸!!!」 「爽啦!!反正有赌东西 我一定稳赢的!!」 「马的我不信!!这次我再输我就含你的!!!」 「哈!你自己说的!!我的屌好几天没洗了哦!」 就这样,两个人继续玩着。 而我就到阿南旁边安慰着他,怕他想不开。 「你不要想太多,小莞是真的喝多了,而且这里男的感觉都很凶~你忍着点吧!」 「我知道啦~」阿南无奈的叹着气。 果不其所然,国华又赢了,只见他马上把裤子卸下 露出一根又黑又长的屌在大家面前晃来晃去。 「来吧!!!哈哈哈~愿赌服输!是你自己说要含的!」 「干~衰啦!」小莞不甘不愿的硬着头皮把嘴凑了过去。 虽然是大姊头的个性,小莞含起屌来一点也不马虎,先用手帮国华搓了几下之後,再用舌头在龟头上打转,不一会儿国华 的屌就肿胀起来了。 眼见国华又硬又肿,小莞竟然不是整根含住,而是含着红胀的龟头上下猛吸。 「喔~~~~喔嘶~~~ 你技术真好!!」 「闭嘴啦!!!你最好快点射!!」 小莞帮国华口交了大概十几分钟,吸允的声音使得在场男性也开始脸红心跳,但国华始终撑着。 「你到底要不要射啦!?」 「我今天酒喝多了啦 射不太出来」 「不然你让我干一下吧 我一定马上射~」 「便宜了你是吧!!」小莞犹豫着。 「不然你就一直吃我的臭屌 嘴不酸吗!?」 「呿!...好啦好啦!」我想不到小莞竟然答应了。 说完,国华立刻起身站到小莞坐的沙发前蹲了下来, 小莞今天是穿着牛仔短裙,国华很顺势的把小莞的双脚往外扳,向两侧举起,而小莞竟也害羞的伸手往下遮。 「阿唷!讨厌啦!!」 「不要遮啦!!!我看一下啦!」国华硬是把小莞的手移开。 看到小莞红色的丁字裤 阴部若隐若现,国华像是发了情的野兽,把屌抵在小莞下体不断磨蹭。 「哦~~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麽性感!!」 「靠腰喔~你不要玩啦!把我丁字裤弄脏你就完了!!!」 「好啦 我准备要插了!!总是要先把你弄湿啊!」 就在这个时候,阿南受不了站了起来吼了一声: 「不要这麽过分好吗!?」 我被阿南这举动吓到了,只见其他男的把阿南抓着驾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并对着国华那个位置瞎起哄的叫着:「干下去~!干下去~!」 这时候,我真的也不知道该怎麽帮了。 「哈哈~你马子借我干一下~是愿赌服输的吼!」国修得意着。 「你快点啦!!码的!」小莞开始不耐烦的吼道。 眼见小莞气势凌人,国修更想快点征服这位大姐头!马上就把小莞的丁字裤脱去! 「哇~干!你毛好少!」 小莞的阴部是属於阴毛稀疏的类型,所以整个阴部的型状被看的一清二楚。 这时国修左手把小莞的阴唇扳开,其他男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小莞湿润的阴蒂,阴道口也流出许多液体。 此时国华右手握着大屌慢慢的插进了小莞的阴道。 「啊~!!」 「哦!这就是你的叫床声啊!?哈哈!」 「你不要废话!快点结束哦!!」 可能真的是酒喝多了,他们两个竟然没发现国华没戴保险套,就这样大家看着真枪实弹的大屌在小莞下体不断抽插着。 过程中国华甚至故意抽出来 用整支屌拍打着小莞的阴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啊!!啊!!!啊~~~~~~~~~~~~~」小莞淫叫也越来越大声。 「哦!!!好爽啊!!!」能够插进平时凶狠又有霸气的大姊头的下体,国华真是圆了现场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幻想。 「啊~啊~你的鸡鸡怎麽这麽大啦~~~~~~~~」 「当然啊!!!你喜欢粗屌吧!!」 「快射 快点射啦!!!我快不行了!!」 此时国修越插越大力 越插越快!整个包厢里回绕着肉体碰撞的声音~ 「干~喔喔喔我快射了!!!!!!!头过来!!!」 就在快射的时候,国修将又湿又黏的大屌从小莞的阴道抽出,并把小莞的头往自己的屌靠着。 「我...我要含着吗?」小莞脸红气喘的问。 结果国修尚未回答,龟头只是碰到了小莞的嘴唇一下,屁股一缩,浓浓精液竟然全部射在小莞那又艳又娇的脸上! 「呀~!靠!!!」小莞稍微吓到的把头往旁边移了一下。 「喔喔啊啊~~~!!!!」国修抓紧着小琬的头发呻吟着。 国修的大屌不偏不移的对着小琬颜射,量多到小琬已睁不开眼睛。 「靠!你干嘛啦?!干嘛射在我脸上啦!?」小莞似乎相当不爽,但是手却是很自然的帮国修搓弄着国华刚射精的龟头。 「喔~抱歉!太爽了!!一时忍不住~」 就这样,整个派对就在小莞把脸上一大滩的精液擦掉之後结束。 众人也知道小莞似乎很不爽,所以便默默的散场离去。 整晚下来,虽然吃亏的是小莞,但最可怜的应该是阿南了。 看着小莞被搞又被颜射,心里是不好受,但身为正常的男人 却也硬了一整晚。 再送完小莞回家之後,我跟阿南也准备要各自回家了。 「欸~你不要难过了,小莞...她只是喝多了~」我试着安慰阿南。 「我知道啦,我真是没用,好像也只能那样....」 「你不要这样想啦~当时小莞酒意正盛,况且现场的人都不好惹,你越是在意他们一定会故意玩越凶,搞不好连你都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