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来了,热得人不想出门,可是我还是坐上了飞机;这次的出门,全是家里两个美人儿催促的结果。「把你岳母接过来住几个月嘛,她一个人怪寂寞的,我们还有空房间,来这也可以解解闷儿。」这是妈妈和我办事时说的。「老公,我妈一个人在东北,天天没事做,把她接过来,在这边住一段时间,等我大哥他们下半年回来再说,行不行啊?」小丽的娇喘轻吟也不时在我耳边回响。 一个人坐在飞机上,想着两个美人儿在床上淫荡的样子,下半身竟然涌起一股慾火,我是愈来愈离不开她们俩了。事先已打电话告诉岳母到达的时间,也提到双方身上的穿着;但我们必竟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约定她举个寻人的小牌子。下了飞机,眼看就要见到岳母,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过了安检,候机厅里举牌的很多,我正张望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她穿了件黑色连衣裙,中等个子;衣着虽像,看起来却不像是我的岳母,因为她的姿色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小伦,什麽时候到的?」岳母上下打量着我。「我到了半天了…。」「先回家再说。」岳母带我走过马路搭车,一会儿就来了辆公车。由於乡下地方计程车很少,所以公车上可是爆满,别说坐了,就连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後左右都挤满了人,好不容易给她找了个扶手的地方。 「小伦,你也扶着点儿,这条路不平。」岳母站在我的前面,把手挪了个小地方。我用左手握住栏杆,公车是左摇右晃的。「妈,真是挤,您没事儿吧?」由於她前面还站着一个小孩,再将手放在栏杆上,所以身子就形成了一个弓型,翘起的臀部正好紧紧地贴在我的胯间。我的身子也同样前倾,所以整个下半身几乎都和她的後臀连在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话,就好像是後面插入的姿势。车子重重的晃着,随着波动,岳母的身子跟着摆动,臀部一轻一重的撞在我的鸡巴上,挑逗得它完全勃起。 由於岳母的裙子很薄,鸡巴的顶端不时的进入到她的臀沟里面,每进入一次,她的身体就摆动得大一点儿。「啊,真是挤呀…。」岳母若有所指的轻哼着,两条大腿还往两边稍微分开。「妈,你没事吧?要不咱们下车用走的?」我摆正身体,让鸡巴隔着薄裙深入到她的股间。「噢…不用下车,一会儿就到了。」岳母的身体一抖,大腿往内一并,鸡巴被她夹了个正着。「这小夥子还挺懂事,小丽可找了个好对象。」岳母似乎在自言自语,接着对我说:「小伦,你…扶着妈点儿,车晃的厉害。」扶?哪还能放下我的手,想来想去,把右手放在她的胯骨上:「妈,这样行吗?」我稍稍用力,她的屁股顶得更紧了。「比刚才好多了…。」岳母默许了我的行动。我的手渐渐地下移,整个手掌贴在她丰满的大腿上。 「妈,还有多远?」再这麽持久的刺激下去,我怕要射在车上。「没…没…多远了,啊!」车子突然来个急转弯,全车的人也「啊─」大叫起来。岳母的手似乎抓不住栏杆,手一松,整个身子往我靠过来:「小伦…。」我赶忙左手抓紧栏杆,右手一下把她抱住,恰巧压在她的乳房上。「小…。」岳母身子抖了起来,屁股一前一後的顶动。「妈…。」鸡巴在半天的磨擦之後,一下喷了出来!岳母回头看了我一眼,她的脸红红的。等车平稳之後,她又自己扶着栏杆,大口的喘气。 好不容易到了站,走下车,我的裤子上湿了一块,她的裙後也有一片印迹。「小…伦。」她看了一眼我的裤子,把提袋递过来:「你先用这个挡着,到家後再换吧。」「妈,你真好。」「你这个小坏蛋,回家再跟你算帐。」我用提袋掩着裤子,随着岳母到她家。岳母打开冷气说:「你先坐会儿,我得换件裙子。」「妈,真是对不起,您没事吧?」「没事,没事。」岳母的脸一红,没敢看我,用手拉着後面的裙子。虽经一路风乾,裙子的上面还是有一圈发白的印迹。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匀称的小腿,她穿的是浅肤色的丝袜。 「小伦,都是你做的好事…。」岳母发觉我在偷看,不依的数说着。「妈,我也不知道会这样,车子太挤了,再说…若不是你的屁股太翘,还有大腿的磨蹭,我射得出来吗?」「还说呢,这裙子非换不可了。」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匆匆的跑到里面换衣服。我的裤子前面湿了一大块,经过风吹後乾巴巴的,这个样子若是被家里的娘俩看到,一定会笑成一团。但要是让她们知道是岳母的功劳,说不定老妈会掐死我。正在胡思乱想,岳母从里面出来,还拿着一件灰色短裤,腰带还是松紧型的,扔给我说:「这是你大哥的,你先穿着。你…那地方都那样了,快脱下来,一会儿我给你洗洗。」岳母不由分说的打开另一间卧室:「快点儿换,看了都呕心。」 「那…,妈,今晚咱还走不走?」我来这儿是要接岳母回家,看到人就想早点回去。「这样子怎麽走?再说你也没来过这儿,你不是也有三、四天假吗?我明天带你转转。」还替我关上了房门。我把裤子脱下来,换上那条短裤,心里舒服的想着计划,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换妥後推开房门,客厅哪有她的踪影?「妈,我换好了。」没有人回答,我大声的叫:「妈!妈!」「我在厕所。」岳母的声音小小的,生怕别人听到似的。不知是在小解还是大…?心里这样想着,竟不觉的朝那边走过去。 「小伦,你站在这儿干什麽?」岳母拉开厕所门,对着站在门口的我说。「哦,没什麽…。」我摆弄着换下的裤子:「我想找地方洗一洗。」裤子被她一把抢过:「不用了,你到客厅看电视吧。」岳母瞟了我一眼,对我的话表示怀疑。「妈,我真的没想做什麽。」「你这孩子,瞎想什麽?」岳母拿着裤子朝後面走去。她刚刚换上的是一条米色的筒裙,後面的开衩很高,走动间,裹着丝袜的小腿若隐若现。向上看,屁股明显的凸起,随着前进的脚步,臀肉美妙的颤动着。 「妈,我自己来吧。」我跟在她的身後。不让我洗,看看总行吧?「不用,还是我自己洗…。」岳母打开洗衣机,里面还有她那件裙子。我只得回到客厅,看些无聊的电视节目。这时妈妈打电话来,问了问这边的情况;岳母和妈妈说起我时,还特别的称赞了几句。 吃过晚饭,岳母带我在附近散步。她的心情很好,不时问起妈妈和小丽,也说着小丽小时候的事情。不知不觉走到一家电影院门口,没想到她还是一个电影迷,还说自从小丽她大哥全家去俄罗斯後,就一直没再看。「妈,那我们今天就看一场,我也很久没看了。」反正在家也没意思,看看电影可以打发时间,我拖着她到里面买票。「小伦,这儿很乱的。」岳母紧跟在我的身後:「平时都是你大哥带我和你嫂子来。」「乱?没事的,咱们可买包厢啊。」「不要,买前面的票好一点。」怎麽会?在包厢里看电影没人吵闹,外面再乱也不怕啊;但岳母没细说。我抢到了前面,很快的就买到票。看到我买的是包厢,岳母有些不太情愿:「小伦,你不知道,包厢里才乱呢。」尽管这麽说,她还是和我在包厢里坐下来。 「没事啊,你看咱们坐这儿又没人捣乱。」我不解的问她。「现在不乱,因为电影还没有开始,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岳母若有所指,而且说话时,她的脸竟发红了,真让人搞不懂。没多久,电影开始了,可是从隔壁包厢里却传出男女的对话声:「大哥,吹出来两百,要是打炮就得三百。」怎麽会有这种事?我不解的看着岳母,她好像没听到一样。那边又传来男人的声音:「钱好商量,但我得先验验货。」「大哥,不会骗你的,你看…。」接着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可能是那女人在脱衣服。这是什麽包厢?这麽轻微的声音都可听到。 我扬起手,想敲敲墙壁,却被岳母一下抓住:「小伦,可别惹事。」「妈,我只是想看看墙壁是用什麽材料做的?」岳母小声的告诉我:「哪是什麽墙壁?只是一片薄薄的木板。他们的话咱们能听到,咱们的话他们也听得到的,这边的人都很狠,你可别招惹人家。」哦,原来是这样。我细细的打量这个包厢,又小又窄,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就得挤着身子,真想不到还有人能在这儿打炮。 「确实是真的,还不下垂,哈哈哈…。」隔壁的男人笑着,好像在说女人的奶子。「就是嘛,现在做这行的太多,谁敢骗人啊。大哥,您是吹还是打?」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跟着又传来脱衣服的声音。「先吹後打,嘿嘿…。」隔壁的动作看来要开始了。我偷偷的看了一下岳母,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银幕。由於我们紧挨着身体,她很快就发现了我的目光,轻声叱责道:「小伦,好好看电影。」 「妈,他们在干什麽?」说着,我把手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後,轻轻的揽住她的细腰。「小伦,你别乱猜,不听我的话,要是坐到前面,就什麽也听不到了。」岳母不敢扭头,这麽近,一动身子,俩人的嘴就能碰到一块儿。「妈,我不知道这样的。」说着,我的手又用了点力,只要再一揽,就差不多环过来了。「咳!咳!」岳母乾咳了两声,小手拍在我的手上,意思是让我拿开。 「大哥,你…你轻点儿,快到…嗓子眼了…。」隔壁的女人一定是吹上了。男人或许压她的头:「你也含深点儿嘛,老是在头上亲,不过瘾的。」「啧…啧…。」「这样就好多了,再…含深点儿,哦…。」男人粗声的喘着气。听到隔壁的声音,岳母拍打的手停了下来,就势压在我手上,渐渐的抓紧。我抓摸着岳母的小手,发现她的手心里都有汗了。 摸了几下後,她想抽出去,却被我一手拽住。「小伦,你这麽用力干啥?」岳母眼睛盯着银幕,但她的身子也稍稍靠过来,头发贴向我的脸。「大哥,这回行了吧?我要上去啦!」女人一边喘气,一边向男人提议:「你鸡巴真大,吹得我嘴都酸了…。」「我是个坏孩子,我应该去死!,你还真骚,小屄儿水汪汪的…。」男人想来是个干家,出口都不寻常。 「小…伦…。」岳母抓着我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动。我两手环抱住她的细腰,等着她说下一句。「咱们…咱们…回去吧。」「妈,电影才开始没多久,还是看完再回去吧。」「这儿…乱啊…。」岳母掰着我的手,想要站起来。「啊,大哥!你别压我呀!你鸡巴这麽粗,撑得发痛…。」隔壁的女人大声的叫嚷着。「小…伦…。」岳母好似受到了惊吓,身子软软的向我靠来。「妈,没事,有我呢。」说着手一用力,她的整个上身就偎到我的怀中。一股淡淡的香气传过来,岳母还用了香水。「小伦,别抱妈,我自己可以。」嘴上是这样说着,可是的身子却没有反应。「妈,这儿没人看见。」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也把手放在她的腿上。 「谁让你慢吞吞的,竟只磨不套?」隔壁的男人看来有些火气:「你要是不好好套的话,我可不给钱啊!」「大哥,不是我不套啊,总得慢慢来吧。」女人的口气软了下来,又说:「我自己来,你别往上顶…啊…啊…。」「这就对了嘛,你的小屄夹那麽紧,是不是想让我快点泄?」「不是啊…是你家夥…大…啊…真是…好大…的…鸡巴…。」 听着隔壁干穴的声音,岳母在我怀里安静下来,两眼盯着电影,小手却在我手上不停的磨擦。我沿着她的大腿慢慢的摸向屁股,她不经意的一擡,把我的手压在臀下。我把下面的手往上轻轻顶了顶,她的身子微微一摆,然後屁股又用力的压在我手上。她没反对我下面的进攻,但用手拍着我的膝盖小声说:「这片子是不错,嗯…小伦,你也看电影嘛。」岳母把手放在我的腿根,继续看她的电影。 「大哥,使劲儿,啊…啊…好…舒服啊…。」「好,夹得大哥也爽,噢…我是个坏孩子,我应该去死!真好受!」隔壁的男女好像到了一个高潮,叫声伴随着「啪─啪─」的抽插撞击声传了过来。「妈,你听…。」说着,下面的手跟着用力,手指在她的臀沟处挑动。「小…伦…。」岳母紧紧的夹住大腿,把头仰靠在我的肩上:「咱们还是回去吧…嗯…妈不想看了…。」「还是看完再走吧。」我拿起她的手放在裤裆上,短裤的料子很薄,她应该能明显的感觉到状态。 这次她没有拒绝,在上面悄悄的一按,小家夥一下就擡了起来。「小伦,这里太挤了。」岳母动了动,又把手放在我的身上。「妈,您要是累的话,就靠在我身上好了。」我一面说着,两手一扳她的大腿,岳母半似挣扎半是配合的侧坐在我的腿上。「妈,这样是不是好一点儿?」「嗯…。」岳母的手轻轻的抓住鸡巴,盯着前面说:「只是…。」一面说,她的手竟跟着滑动。本就膨胀的鸡巴怎禁得住她的逗弄?笔直的翘起来,把短裤顶成了一座小山。 岳母不好意思再摸,又把手移到我的大腿上。「妈,只是什麽?」这麽好的机会岂能放过?我在下面捏住她一团臀肉,岳母一面扭摆着,一面轻轻的呻吟:「只是你要累一些…嗯…嗯…小伦…你不要使坏…。」隔壁的游戏到了高潮,肉体的撞击声伴随着男女的淫叫传过来:「大哥…哦…加油…啊…大哥…好鸡巴大哥…啊…。」在这样的环境下还看什麽电影?岳母侧头瞄向我的下身,我装做没看到似的用力挺了两下,鸡巴顶着短裤跳动。岳母发现了我的不轨:「小伦,你可要注意点儿。」不知她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手又要挣脱出去。 「妈,别这样,我有什麽不对,您就直说嘛。」我继续环住她的细腰,任由她在怀里扭动。「你看看你的裤子,有你这样的女婿吗?你自己说,这样对吗?」岳母面对我轻声说,并指着我的下身。我贴向她的耳边,小声的说:「谁让他们那麽大声,再说我岳母又…。」说到这儿,偷偷的观察她的反应。但岳母注视着前面,好像根本就没听到我的话。 看来她是真生气了,我从下面想抽出手来,岳母却不动,柔软的美臀还故意往下压,又突然冒出一句:「你岳母怎麽啦?她碍着你了?」我含住岳母的耳轮,用力的吸了两下:「她没碍着我,谁让我岳母这麽迷人,又诱惑人、又hi人味口的…。」「小伦,你这坏孩子,看我不告诉小丽!」岳母不依的侧过身子,用手揪住我的耳朵,小手在上面轻轻的好动,抿嘴笑着说:「你再坏,我就回家了。」 「妈,我说真的,你真是美,又漂亮又性感。」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岳母毫不让步的瞪我。对视了有半分钟,她见我并不闪避,又哄我道:「小伦,摸归摸,可不准乱想啊!」岳母长得非常白,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不可侵犯,但一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的上翘,眉眼间却别有一番风情。看得我食指大动,左手用力一揽,照着她的脸蛋亲过去。「小伦!」岳母娇声的叫着,小手往脸上一盖,我的嘴就吻在她手上,顺着手背吻向手指:「妈,你的手也很美。」 岳母任由我在她手上舔弄,哧哧的笑起来:「这是什麽女婿呀?连丈母娘的手指都吃,格格…。」「谁让你那麽诱人,我就要吃。」我用力的舔了几下後,又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裤头上:「妈,你也摸摸我吧,要不就给我找一个替身…。」岳母有点生气,小手一面抓弄,一面教训我说:「你敢?你要找小姐的话,我就报公安抓你。」找不找小姐已经不重要了,岳母在我的怀里依偎着,小手在鸡巴上磨擦,这样的东北之行对我已经够了,只希望能让她摸上一整夜。隔壁的炮火悄然结束,电影也终於结束了,而我和岳母正在情与欲之间挣扎。最後还是岳母拉着我站起身,朝着出口走去。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关上客厅大门,我就从背後抱住岳母,在她的耳边要求:「妈,我受不了了。」「快点儿放开我,哪有姑爷这麽对丈母娘的?」岳母大声的喘气,心里想必也在挣扎。「妈…真的不行麽?…」「小伦,摸也让你摸了,射也让你射过了,放过妈吧,我…。」她掰开我的手,独自跑到卧室里。「妈…。」我跟着往里走。「小伦…你…别…别…进来…。」岳母无力的躺在床上,红着脸,求饶似的说道。 看来是不可能了,我脱掉背心,走到浴室里冲凉,心头乱乱的,不知该怎麽办才好。她毕竟是我岳母,真要是让她生气,不仅得不到老婆,就连妈妈也会不满。我把水温调低,用水冲洗着肉棒,想让它快点冷静下来,可却无济於事,脑子里满是岳母的倩影,回忆着在公车上的感觉…。洗了有半个小时,想想岳母该睡了吧?我只穿上内裤,悄悄的从里面出来。 才拉开浴室的门,就让我吓了一跳!岳母只穿着贴身的内衣裤,站在门口。「小…伦…。」岳母喘着气,凝视着我的眼睛。「妈,您…。」她总是忽冷忽热的对我,让人不敢乱来。「抱…抱我到床上…。」我奔向岳母,横着把她抱起。岳母闭着眼睛,轻声的说:「你不是想我吗?那就快点儿…。」 我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没想到岳母反而骑到我身上来:「小伦,你这坏女婿…气死妈了…。」岳母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胸罩上,让我帮她解了下来。米黄色的胸罩里面,一对浑圆的奶子呈现在我眼前。随着她的身子抖动,我不禁赞叹:「妈,你的奶子真是美…。」我用手握住,酥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着气说:「小…伦,你…舔…舔…。」我含住她的乳头,舌尖围着乳晕划圈:「妈,我好想,我真的好想肏我的丈母娘啊…。」岳母回手探到我内裤里面,小手攥住鸡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这坏姑爷害的,在车上就…射我…。」「妈,你别怨我,还不是你的屁股又圆又翘的,还老是夹我。」嘴里含着她的奶子,手向下摸去,隔着她的丝质内裤顶在小穴上。 岳母扭动纤腰,用小穴磨压着我的手指,嘴里却不饶人:「还说呢,就算是…啊…好翘…,你做女婿的也不应该…哦.…小伦…你真是我的克星…。」我用手往下拉她的内裤,抚摸着她的屁股说:「妈,你这里长得真诱人。」岳母不依的扭动,又把鸡巴从内裤里拽出来,手在上面忙着套弄:「都是你这根东西惹人,在车上就敢肏丈母娘,让我想躲都躲不开…。」 「妈,说真的,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小丽的嫂子或姐姐呢。」「胡说!我哪有那麽年轻?想哄我?」但岳母很受用的自动脱下内裤,她那屁股像水蜜桃一般又白又嫩,我急的坐起来一阵大摸。岳母笑着躲闪:「这是什麽女婿?在丈母娘身上乱蹭什麽?」「妈,你比小丽的还棒!再让我摸摸嘛…。」但岳母却假意板起脸来:「你要了我的女儿,还想上我?」「妈,我怎麽敢上您呢?您来上我吧。」「混蛋!再说,我打你啦!」岳母扬起手,一付就要打下来。 「那就打这儿好了。」我抓着她的手放在鸡巴上。岳母轻轻拍了两下,红着脸说:「一会儿可不能太猛了,听到没?」「听到了,我的好丈母娘,你姑爷的鸡巴可硬了哦…。」岳母哼了一声,分开腿坐在我的膝上,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动,却又挑逗说:「硬了倒不怕,可别刚进去就软了。」我的慾火被她逗得老高,再不上马的话,真可能让她摸出来。我半坐起身,拖着她的手:「妈,软不软一会儿就知道了,你快点上来…。」「这麽快就忍不住了…?」岳母促狭的还想继续玩弄。被我用力拽过,大鸡巴顶在她小腹上,两手紧紧的揽住她的上身;岳母的呼吸跟着加快…。「小…伦…你…轻点儿…。」「妈…再不…上来…我可要射了…。」我贴住她的耳根,手在她光滑的粉背上乱动。「那,我自己来吧…。」岳母低下头,用手扶正鸡巴,身子往前一蹭,龟头正抵在穴口上。「小…伦…啊…小伦…。」她闭着眼,两手搭在我的肩上,却不敢往下用力。 「妈,快点儿…快让我插进去…。」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轻揉的捏弄。「小伦…你可…不要…笑话…我…哦…。」岳母睁开眼,深深的盯着我,屁股前後移动,龟头拨开湿润的阴唇,被她的小穴包围住。「哦…嗯…小伦…我…胀得慌…。」岳母的小穴紧紧的夹住鸡巴,让我找到了和妈妈抽插的感觉:「妈,你别怕,再…往下来…。」我搬动着她的屁股,下面往上一送,她颤抖着叫喊:「小伦…啊…乖…慢一点儿…。」随着她的套坐,整根鸡巴都插到小穴里面。 「妈…你小穴真紧啊…。」「我…有十几年…没做过…。」适应後的岳母开始上下提拉屁股:「要不是…你…哦…你手别动…。」岳母拿开我搬动的手:「让…我自…己来…哦…真舒服…。」「妈,你这麽年轻…又性感.…怎麽不再找?…。」「又在胡说,没多久我都要抱孙子了…哦哦…还找什麽找…哦…。」「妈…那以後我孝顺您吧…嗯?…。」我握住她的两个奶子,在上面抚弄起来。 听了我的话後,岳母双手更用力的缠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上下套弄:「好…小伦…妈的好姑爷…。」「妈,我的好岳母…哦…夹得鸡巴真爽…。」配合着岳母的动作,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随着她的起落在上面猛摸。「小伦…你…不嫌我老吗?…。」「谁…说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里…哦…她又美又风骚…。」「你…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这…大鸡巴的…姑爷…真…讨人喜欢…伦儿…妈…好…爱你…。」 随着我的鸡巴用力往上肏,岳母淫兴高涨的更加卖力,还不住的催促说:「啊呀…好姑爷…大鸡巴…用力肏…肏妈…肏妈的…穴穴…哦…好姑爷…好伦儿…用力肏…把…妈…肏死…。」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孩子一样,声音也变得嗲起来,说话也大胆露骨了。这更刺激我的慾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游走:「好…丈母娘…你…你真会玩…伦儿的鸡巴…快爆了…妈…你的…嫩屄…真能…干…。」 「姑爷…哦…好小伦…你丈母娘还未玩够…哦…哦…小姑爷…等一下…再从後面来…啊…。」才刚说完,岳母就停止了套动,她轻轻的在我脸上吻了一下,娇媚、害羞的说:「伦儿…你真的…喜欢…肏…妈…嫩屄…?那你…从…後面…用…大鸡巴…肏妈…嫩屄…好不…好…?」她发情的样子和妈一样诱人。我托住她的俏脸,回吻她的鼻子:「好啊,我可以一面乾妈,一面摸你的美丽屁股。」「臭姑爷…臭伦儿…。」岳母娇嗔着扭了一下我的鼻子,从我身上下来,转到旁边将身子趴好。 在高高耸起的臀部下面,红嫩的小穴微微张开,正诱人的流着淫水。岳母见我不动,扭头说道:「臭伦儿…再不把鸡巴…插进嫩屄……妈可…生气啦…。」碰上这样淫荡娇艳的岳母,除了狠狠将她大干之外,没别的选择。我半蹲在岳母后面,双手扶着她的肥臀,肉棒顶在屄洞门口轻轻搓弄…。「伦儿…别逗妈…快…把鸡巴…插进来…嫩屄…好痒…妈…要你…用力干…。」岳母真是急了,她向後移动圆臀,想用屄洞来套我的肉棒!没别的,我一挺腰部,猛然将大肉棒齐根插入她的嫩屄中…。 「啊…好棒…好伦儿…肏妈…肏狠些…嗯…。」岳母不但配合我的抽插扭转细腰,也不时转头望我,并从樱桃小嘴中发出淫声浪语。我一面干,一面回应:「妈…这样干…屄肉…舒服吗…?」「啊…天…屄肉…好舒服…妈好喜欢…当母狗…让…伦儿…从後面…干…啊…伦儿的…大鸡巴…真好…好伦儿…好鸡巴…肏妈…乾妈…。」我狠劲的肏着岳母,用大肉棒填补她多年来的空虚。岳母是久旱逢甘霖,浪得屄洞中不停的淌出淫水,她在极度性爱欢愉中,愈来愈疯狂:「啊…好伦儿…好哥哥…你的好鸡巴…把妈…肏得…翻天了…妈要…做…妹妹…要天天…让哥…大鸡巴哥哥…肏…啊…。」 我流着汗,肉棒还是努力的在抽插,听到岳母淫声连连,我也感觉龟头又紧又热:「妈…我的…鸡巴…快…快…撑不住…好想…用力…肏…死你…。」她也即将进入最後高潮,两片阴唇紧缩,吸着肉棒说:「好哥哥…大鸡巴哥…都射到…妹妹…的…肉洞…给我…都…给我…啊…我…也要流…流…流出来…了…啊…。」俩人在「啊─」声中同时达到高潮,岳母淫液飞溅,我将热烘烘的阳精全部射到她的子宫里。虽然停止了动作,我们仍然维持着抽插的姿势。 岳母喘着大气,转过头说:「小…伦…妈的好…宝贝…妈好多年…没这样…爽过…原本枯乾…的…屄洞…被你的…大鸡巴…肏到…流出…骚水…啊…让你…肏死算了…。」我知道岳母已成为我第三个女人,以後有很多机会干她。「好人儿…你真的…不嫌…妈老?…愿意…肏妈…的屄肉?…妈可比不上…小丽啊…。」她老些担心这个。扶着雪白丰腴的肥臀,我试着再干几下:「妈,别操心这个,你的奶子和屁股好饱满、好滑嫩,就像是二十岁的大姑娘。小屄肉也好紧,就像没生过小孩似的,让我肏的直打哆嗦,您瞧瞧,我的大鸡巴不是在你的肉洞里一翘一翘的?。」 岳母叹口气说:「唉,人都让你肏了,以後就看你的良心了…。」摇摇肥臀又说:「好姑爷,大鸡巴肏够了吧?那边有卫生纸,帮我拿些过来,该清理了,等下还有时间肏嘛…。」依她所言,递过卫生纸,退了身,算是完成第一次交媾。岳母先进浴室,然後才换我,等我走出浴室回房,只见她光溜着身子,屈起左腿坐在床沿正在穿丝袜。「啊,妈,你这和小丽一样嘛!她也喜欢穿着丝袜干,你们还真的是母女连心。」岳母站起身,将大腿袜往上拉紧,又坐回床沿,擡起一条美腿自叹:「小丽的身材是我的遗传,两条腿很修长。伦,你知道吗?她喜欢穿着丝袜让你干,也是我传授她的。」 她向後躺,以手肘支撑上身,右腿则伸向我的胯间,以脚趾头逗弄我的小肉棒:「女人有两件要紧的事,在餐桌上要抓住男人的胃,在床上就要抓住男人的鸡巴。所以让男人肏弄时,该露就露,尽量卖弄性感。伦,小丽一定也会用脚玩你的鸡巴和龟头吧?这都是妈教的呢。」看她得意的笑,想起小丽的那股风骚劲,经常穿不同颜色的hi带袜勾引我,原来是有高人指点。我用渐渐发涨的肉棒挺弄她的脚窝说:「原来妈这麽有本事,把小丽调教得那麽我好,但这十几年你可苦了。」岳母杏眼大睁,半真半假的瞪着我:「还说呢,妈这些年苦守的的贞节牌坊都被你肏塌了。唉,算了,妈宁愿让你用大鸡巴肏屄,真的是好舒服,都要上天了。伦,说真的,以後干完小丽,也别忘了干干妈…。」 「妈,这不打紧,以後我会好好伺候您,眼下我的肉棒又被您挑硬了…。」岳母笑咪咪的说:「这招很管用吧?来,好人儿,妈在这儿,在等你的…大鸡巴…肏屄呢…。」等她躺好,我跨身而上,挺起肉棒,对准蜜穴,但只将龟头顶在肉洞口,并未插入。「嗯…这样好…慢慢来…先用龟头玩玩…。」在她的鼓励下,我握着肉棒在她的两片阴唇间上下刷着:「妈,小丽很喜欢这样玩…。」「嗯…好…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嗯…别叫妈…怪难为情的…。」「我知道妈的芳名是美玲,叫…玲姐…好吗?」 「嗯…好…慢慢肏弄…姐姐的…嫩屄…先让…龟头…沾点…屄水…嗯…哥…好坏…用龟头…顶姐姐的…阴蒂…啊…好舒服…阴蒂在…抖…嗯…屄肉里…有点痒…哥…插进来…姐姐要…大鸡巴…插进来…哥…肏姐姐…肏屄嘛…。」我这时还不理会她,自顾玩我的,她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早已因溪水潺潺,在灯光中发亮。岳母急了,嘴角发嗲:「好哥哥…玲儿…要你…干…要你…用…大鸡巴…肏…玲儿…的嫩屄…哥…人家…好酸麻…玲儿…是哥的…好妻子…好妹妹…。」不但岳母心急,我的耳根也舒爽到了极点,但先前那次是猛肏,这回得放缓速度,让肉棒慢慢享用岳母迷人的淫穴。 将肉棒徐徐插入到底,岳母发出满意的「啊─」声。我低下身子,趴在她娇躯上:「玲儿,这次干久一点,好不好?」她的香脸堆着淫笑:「当然好,哥的大鸡巴就泡在玲儿的肉屄里,泡久点…。」我抽冷子动一下:「玲儿,你好漂亮。」岳母噘起嘴,像小姑娘似的:「哥,别只是嘴上说,玲儿就躺在你的眼前,你想要怎样?」我吻了下去,四片唇相接,她立刻伸手环着我,吐出舌头,以舌尖在我的嘴内探索和挑逗。我也用舌尖翻搅,吸着她的香津,随着拥吻的热烈进行,她的呼吸声逐渐变得又短而且急促。舔吻很久,然後四唇慢慢分开,这才发现她的长发有些乱了。 她的美目充满了野火般的热情:「嗯…哥…好舒服…玲儿…永远是…哥的…好妹妹…嗯…哥坏…用龟头…肏…妹妹的…花心…。」我抚弄她的头发,轻吻她的额头、鼻子、香颊:「玲儿,你今晚怎麽只穿大腿袜,没穿hi带?」「嗯,我猜想小丽穿的hi带袜一定很性感,我的比不上,hi带袜在这儿不好买,花色也少,这些还都是小丽寄来的。等到了广州买些新鲜货,再穿给哥看,嗯…。啊,我在说什麽?」还挺贴心的,肉棒戳两下,揉捏她雪白的香乳:「以後我会照顾玲儿,享用玲儿的肉体。」「就看你了,不过哥的鸡巴真好,把玲儿的屄肉插得饱饱的…还真舒服…。」「这些年你都没想过?」「我又不是观音,老公过世那麽多年,怎没想过?早些时都靠自己手淫,这几年…这段日子…才有小丽的帮忙…。」 哈,从小丽嘴里早已得知她们母女很亲近,却没料到亲近到如此程度。咦,难不成这件事是小丽和妈私底下商量好的?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岳母又不是小孩,不会自己搭飞机来,非得要我接?心头一想,还挺感谢家乡那两位美人儿,肉棒又抽插两下:「是不是你在手淫时被小丽看到?」「嗯…冤家…你不会…多肏几下嘛…。嗯…有天晚上我又在自己抚摸阴唇,正在高潮时,一没留神,竟让小丽进了房间。我吓了半死,她反而安慰我。唉,这真是冤孽,我们母女成了姐妹,从此互相爱抚、互相舔吻…。直到前年,女儿去了广州,才会嫁给你,被你干了。今天呢,连我这个做妈的也被你干了,你说这是不是冤孽?啊…好人儿…大鸡巴…多…肏几下…玲儿…好喜欢…被…姑爷的…干…嫩屄…玲儿…是…哥的…好…屄妹…。」 岳母正享受着性爱,她目前还不知道我一向是三人行,而且小丽还是我第二个女人。改变战法,我从湿淋淋的蜜穴中抽出肉棒,岳母有些急了:「怎麽不干玲儿了?是嫌玲儿老?啊…你张开玲儿双腿…想仔细…看玲儿…屄屄…嫩不嫩…?」我怎会只想看?低下头塞入她两腿中,先舔吻阴唇…。岳母扭动着身子,嘴里因欢悦而娇喘:「啊…真棒…比小丽…舔的好…啊…哥…吸…妹妹的…阴蒂…啊…妹妹…好舒服…妹妹…爱你…啊…妹妹流了…好多的…屄水…。」我捧起岳母的肥臀,一阵狂舔狂吸,让她的阴唇、阴蒂得到至高的享受,也将她流出来的玉露全吞入肚中。 然後再提枪上马,回到原先做爱姿势。岳母被我搞得风情万种,她伸手摸我的嘴唇:「瞧你,嘴巴上还沾着玲儿的蜜汁…刚才好爽…你真会舔屄…嗯…哥…舔玲儿的屄…不嫌脏…?」「怎麽会呢?健康女人的屄水,不但不脏,还有一点甜味,而且还是微硷,对男人才好呢。」她被逗乐了:「这是什麽理论?你怎麽知道这些?」「是我妈说的。」岳母有些迷惑:「你妈说的?她什麽时候说的?」「就像现在这样,她躺着被我干的时候说的。」「什麽!」我感觉到岳母的身子大力的振动,而且她还想推开我,但被我压着,双手根本起不了作用。 先前的浓情蜜意一下子就消失了,岳母知道自己动弹不得,双眼泛红:「小伦,你怎麽…连亲生母亲都不放过?这还算是人吗?小丽也真可怜,我们还是停了吧。」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停,否则一定前功尽弃,我甚至还用力的肏她:「好玲儿,别可怜小丽,她早就知道了,而且她也喜欢每晚三人同床。」岳母还在嘴硬:「小丽允许你这样?啊…还肏…还不…放过…妈…你要妈…怎办…?」我一面肏屄,一面告诉她发现母亲手淫的经过,其实就像小丽发现她手淫一样。「啊…天…女人…真命苦…死了男人就得…守活寡…常年下来…很难受…每晚要…煎熬…你妈…她也真…可怜…。」 岳母的语气有点无奈,但也不再坚持,我又亲吻她:「好玲儿,我这次来接你,应该就是我妈和小丽商量好的。她们不方便直说,就利用我来接机,让咱们生米煮成熟饭。还有,我妈现在也不难受,很快活;玲儿现在快活吗?」她似乎也有些明白,但还没恢复先前的媚态:「你说小丽知道你这档子事?她可从没提过。」我当然得说明白:「她婚前就知道,还是我妈亲口对她说的。」 「哎,怎麽会这样?都乱了套。喂,这事没人知道吧?」哇靠,称呼都改了。我立刻回说:「这能到处嚷嚷?小丽和我妈都是口风紧的人。」岳母幽幽的说:「嗯…小丽和你妈…也考虑到我的…难熬…真难为她俩。」思索片刻又说:「哎,这是命。嗯…讨厌…随你啦…玲儿…很快活…对了…你妈被…肏屄时…都叫你…什麽…?」「她也亲热的叫老公…大鸡巴哥哥…。」岳母将玉腿环上我的腰,轻摇肥臀:「来吧…肏玲儿的嫩屄…玲儿…要哥的…大鸡巴…狠肏…啊…我的…好哥哥…。」没再说话,我快速使力,以大肉棒抽插岳母的屄肉,俩人在她淫荡的呼叫声中,达到性爱巅峰。 再次清理过,俩人赤裸的拥抱躺在床上。岳母亲亲我说:「伦,可别急着睡,玲儿的骚屄今晚要吃个够,你的鸡巴可别是银样腊头枪呦。」我伸手在她丰臀上拍了一下说:「玲姐放心,我的鸡巴会显本事的,今晚会肏翻你的嫩屄。」她高兴的笑着:「我的大鸡巴哥哥,每晚三人行,你是先干小丽还是先干你妈?」「这没得准,先干後干差不多,反正都要干。不过,以次数算,小丽比较多。」岳母听罢,以过来人口气说:「那是当然,小丽还年轻嘛。你妈有点年纪,被肏过一次,可饱好几天。」 我抚摸她的阴穴:「那玲姐今晚一定吃个饱,把以前的都补回来。」她笑骂道:「胡说些什麽?怎麽补啊?说真的,到了广州,我可要和你妈多亲热些。」「怎麽?把姑爷丢在一旁不理?」岳母摸着渐渐发涨的肉棒说:「一家四口,只有你长着鸡巴,我们三个女人只有肉屄,还不是得让你肏?我是说,不那麽急的时候,我会陪她彼此慰藉。」三女配一男,我当然兴奋:「得在客厅干,没这麽大的床挤四个人。我和小丽睡的大床,躺三人就嫌挤。我妈常是干完後,回她的房睡。」 岳母捏着我的肉棒说:「我看你满脑子不是干就是肏,我说啊,你不但三个肉屄要好好干,在单位上班也要好好干。」「当然,我在单位里还是模范。好姐姐,屄洞流骚水了,有点湿呢。」岳母风情万种的说:「伦,好姑爷,好哥哥,嗯…玲儿肉屄湿了,要哥哥用大鸡巴肏。玲儿躺着,让大鸡巴哥哥从上面干,好吗?」这有什麽不好?翻身跨上,将肉棒深深插进岳母的嫩屄…。 这一夜,我肏了岳母五次,真是爽。本来是说好当天就回去的,可是我和岳母都想不急着走,直到妈连打了好几通电话,我们才不得不坐上飞机。这是好几小时的飞行,飞机上乘客不多,前後座都是空的。我向空姐要了张大毛毯盖在俩人身上,以免因空调着凉。在毛毯遮掩下,我偷偷把手伸向岳母的大腿,没想到她已分开两条玉腿!於是我顺势掀开丝裤,将手指插进已略微湿滑的肉缝…。她偏过头低声说:「伦,这样就好了,在飞机上呢…。对了,回到家,可不许你说什麽,我会自己说。」 我当然不会对家里的两位美人儿嚷嚷:岳母已经被我干了!由她自己说是对的。於是点点头,手底下则轻捏她的阴蒂…。岳母红着双颊,娇媚的轻斥:「怎摸到那儿去?不是又想让我出水吧?」她的手也不老实,横在我的裤档上:「嗯…玲儿也替你摸摸…真坏…鸡巴怎麽…这麽硬…?」两人卿卿我我正在享受时,岳母突然杏眼圆睁、恶狠狠的瞪我一眼:「三个女人陪伴,真是便宜了你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