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得,一个在市立图书馆待了大半辈子的老书生,他面黄肌瘦,一直在准备考 试,屡试不中,人生了无生趣一天近黄昏四、五点,正是高中生下课时分,一名穿 着白色上衣,黑色百褶裙高中制服的女学生,背着书包,坐到了顺得身旁的位子上 。 顺得原本已经昏沈沈,忽然敏锐的鼻子嗅到了淡淡的雅香,顺着香的来源处转 头看去,眼角的余光已经感受到坐在他身旁的女学生是一名姿色绝美的女学生,那 白皙 的皮肤吹弹可破,让顺得原本欲睡的睡意就此精神抖擞。 可芳,高三生,十九岁,一头披肩的长发,美得不可方物,学校成绩优秀,以零缺点的 活在这世界上,让看见她的所有男学生无不拜倒在她的黑色褶裙下。顺得虽老,但 从小看日本A片长大,一见到如此美貌的高中女生也是心动到不行,坐在她身边, 凝视着书本,脑海中浮现的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幻境。 忽然,原本在顺得桌上的的笔以不名原因掉落在地上,他顺势低下了身子,伸 手捡起这支笔,这才发现桌子底下的世界是多麽的美好。他看到了桌子下四处张望 的好风景,明白了这个时刻许多高中女学生会来读书馆自修,心中感谢她们的用功 。 身处在这间自修室让他感受到无比的幸福,这里简直就是台北市女子高级中学 共和国,北一女、中山、景美、和平…等尽入眼帘,让顺得看得都快乐到不行了, 穿着净白无瘕的白袜,比例甚好的美腿比例,越来越短的裙子,让顺得兴致勃勃的 流口水。?? 年轻女学生的小腿就是有不同的感受,现在时下的年轻人的身裁一个比一个成 熟,一个比一个来得阿娜多姿,顺得俯仰了许久,忽然见到十点钟方向的那名女学 生撼动了两三下,这两三下的功夫可让顺得心旷神怡许久,终日无法释怀。 可芳坐在一旁看着这怪怪的糟老头,伏在桌下已十分钟,那种不动明王的安静 让她觉得有异,看他眼珠子中透出发红的血丝,让她不禁有些好奇「你在看什麽啊 !」?? 突然间的说话声已让原本不想起来的顺得回了神,而所有在自修室自习的好男 人好女人们,全部的眼光都落在可芳及顺得这两个人身上。顺得看着可芳,她单纯 而又清新可人的面容,让顺得望着她流口水。倾刻间,一滴口水就这样直线落体。 可芳伸进自己右手边的口袋,好心的拿出一张卫生纸给顺得,而顺得仍是望着她流 口水。可芳看着他直流口水,便用手上的卫生纸朝他擦去,顺得这才清醒…。?? 顺得接过了卫生纸,看着可芳继续看着她的书,他有一鼓难以控制的冲动,忽 然离开自习室的座位,进了厕所,打开马桶盖,掏出胀痛无比的老二用手不断地搓 揉,想着可芳的一言一语,及那些高中女生的裙下风光,终於,一阵抽筋後一发而 泄,精液全部射进马桶中,顺得大呼一口气,按下开关,将精液冲向太平洋。 当顺得再回到座位时,已经不见可芳的人影。他有些失望,剩下的时间,他的 脑海中几乎全是她的影像。 自修室响起赶人曲,顺得收拾自己包袱,坐了电梯要离开。 门一开起,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可芳,顺得望着眼前的美人想入非非… 顺得看着她而忘了要关电梯门,不过门还是自动关上。?? 这样的小小空间,只有顺得与可芳,顺得不住望着她,而可芳也没有逃离他的 视线。 突然间,电梯停止了,里头的灯也停止供电…。 眼前一片漆黑,两人也一片安静。顺得看着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怪 可怕的,於是到用手到处乱抓,身体四处走动着,可芳则是一个人原地不动,忽然 间,顺得就在黑暗中碰触到可芳。 顺得此刻心里想的是与可芳两人同时待在一个地方,没有别人打扰,现在脑海 中浮现的是一段段A片的情节: 「你要做啥?!」 「你还不晓得吗?!让我来教教你疼疼你…。」 「喔!不要,不可以…」 就这样,顺得脑中所浮现的就是这些不堪入目的画面。突然间,可芳问道:「 先生!先生!你干嘛抱着我啊!」 顺得这才回到现实,眼前是一片黑暗,他放下碰 触可芳的手,可是心里仍是痒痒的,忽然间,灵机一动,想到可以满足他兽慾的方 法,这会二话不说,他再度抱住了可芳... 「先生!??你在做啥啊!快放开我啊!」 可芳想用手摆脱眼前的纠缠,不开却听见一个声音,「小姐!你在跟谁说话啊 ?!」「当然是跟你这个色狼啊!在这个电梯里,除了我跟你之外,还有谁啊!快 放开我啦! 不然我要叫了。」可芳命令他道。 「没有啊!我什麽都没做啊!」这个声音的语气极为惊讶,完全撇清责任。 「你别骗人了,除了你,还有谁…」 「小姐,我在按电梯门的这边啊…」 可芳看他话说得诚恳,不疑有他。但是可芳这会儿急了,如果不是他的话,那 是谁在摸她的身体,并对她上下齐手,她不住地要推开在她面前的人,并不住地挣 扎。 只是她越挣扎,那个人的动作越是粗爆,先是在她的颈子上不断地强吻强吸, 接着一股力量强压将她到逼到角落,她无力抵抗。接着只见她的白色上衣就被粗暴 地强烈扯开,一对坚挺的双峰上多了两只手在搓揉。 可芳大觉不妙,向顺得求救道:「先生!救命啊!快帮我把前面的人拉走,他 在对我做出不规矩的行为。」只听见顺得回道:「你在哪里啊!现在电梯一片黑暗 ,我根本看不见你。」 这会儿可芳的感受到有人正粗暴地吸吮着她的乳头,她痛到尖叫道:「好痛… 啊…不要……,先生…救我…」 「你在哪??!…」 这会儿可芳感受到有一只手正游移到她的腹部那,随即便顺着下去隔着裙子抚 摸她的下体,她震憾极了,「啊………」接着在她呐喊间那只手已翻开她的裙摆直 接碰触她下体,并且那个人用手指头不断地猛抠她的私处。可芳惊惧极了,她连忙 用手要去掰开那个人那只手,不料那个人力量太大,不断搬移不开,还被那个人用 身体再度将她压向角落,可芳开始紧张地落泪,「呜…呜…不要…不要…」当那个 人的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并且手指进入她的阴道口内,可芳一阵禁脔,而那根手指 不住地抠弄着她的阴道,搞得她无力招架,一时之间只觉得腿软,也忘了反抗,就 在那一瞬间,她的内裤就被那个人大力扯下,接着她的右腿被架起,架着那个人的 腰间,随即她的身体又被一阵强烈撞击而向後退,她才醒觉到有人正在侵犯她,连 忙用手护住她的私处,并求救道:「先生,你在哪???快点救我…」顺得这时轻 拍她的肩膀道:「原来你在这,没事的,我在这里。」 可芳这时才松懈心房,放开原本用手护住的阴道口,以为一切的危机就要结束 ,没想到她才一放开手,那个人的身体便随即压向她,并且准确无误地对准她的阴 道口插入一根肉棒,可芳一时之间还来不及反应,只感觉整个人的身体又退到角落 ,那个人抵住了她的阴道口後,一个用力,肉棒就进入了一半後被阻挡,此时的可 芳痛得喊叫:「啊……好痛……不可以……啊…」 只见那个人继续撞击她的阴道口,让她臀部一再被撞向电梯的墙壁上,被撞击 一下,可芳的痛苦就越加深,直到那个人的整个肉棒全部没入她的阴道後,她痛到 不行,声音尖锐到震耳欲聋,嘶喊道:「啊………」只见那个人还不死心,一直向 她阴道内顶入,一直顶到她的子宫壁上,接着可芳的被他抓住的脚被抬到那个人的 肩上,可芳无助地被那个人不断蛮横地撞击她的阴道并抽插,越快抽後越快插入, 一次比一次顶得大力,整个电梯也因为可芳被不断地撞击而摇?~。 「啊啊啊………放了我…求求你…啊…啊」 可芳的求饶没有丝毫的效果,换来的只是更大的撞击力道,不一会儿间,她的 另一只脚也被他抬起,整个人的背被贴至电梯的墙壁上,她的双腿被那个人分得好 开,而且顶得力道是刚才的双倍,可芳的整个阴道因为被他掰开而放大,阴道内的 淫液和可芳处女的落红全部沿着阴道孔流了出来,并且滴在电梯的地板上。此时的 可芳听见电梯里传出水滴的声音:「?薄K?薄K?薄K」哭得更伤心,摇着头不敢相信 这是事实。 过了一会儿,她原本分开的双腿忽然被并拢,并且推向她,她的胸部被挤压到 快要不能呼吸,此刻她发觉那个人抽插的速度加快,而且每一次的抽插都顶到她的 子宫壁上,让她痛不欲生,除了哭泣外还是哭泣,闭着眼睛只希望这个恶梦快点结 束。 可芳以为以这样的体位就快要结束一切恶梦,没想到那个人顶到一半忽然停住 ,肉棒紧紧地插进她的阴道内,只见她身体被悬空抱起,之後她的背贴地,双腿依 旧被并拢推向前方,之後一个人的重量正压向她身体,她一时之间承受不住,痛得 喊叫:「啊…………」 她的这一叫太过绵长,让那个人感受到她销魂的声音,抽插她的不仅使出全力 ,还利用身体的重力加速度猛攻可芳的下体,可芳的阴道壁也承受不住如此撞击, 阴道口撕开了一道伤痕,鲜血汨汨地在她的阴道内满溢,可芳痛得晕眩过去。 那个男的越战越勇,不断地抽插,在抽插间,滚烫的精液在可芳的阴道内爆发 出来,射进她的子宫。当电梯恢复了供电,一片刺眼的光现让顺得很不能适应,当 顺得顺利到达一楼,电梯的门打开了,只是没有半个人,原来这栋大楼不晓得有两 个人被困在电梯里,全都下了班。 顺得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离开那…… 隔天,可芳终於睁开了明眸,眼前的景象让她很惊讶,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下体疼痛的她回想起昨天的情景简直是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