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是一个很喜欢熟女的男人,那些比他年纪大而又丰满匀称的女人,对他来说是个致命的诱惑,喜欢这些女人的那种丰满身躯之内流露出的真实情感。一直以来,想把这种经历写出来,不是为了让谁看,而是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也许是回忆,也许是为了留下点什么东西吧! 小强与她相识在北京,在当地大片的工业区中有一个小村,里面住的全是外来务工者,这个小村也从他刚来时的萧条变得热闹起来,一入夜,都市特有的灯红酒绿,肥男瘦女,跟着这城市一起摇摆到深夜时分 她当时住他隔壁,比他小四岁,当时没有男朋友,而他,也刚和女朋友分手。 夏天的某天下班,他回到住处,看见她在上一层楼梯处往家里搬东西,丰满浑圆的臀部吃力地扭动着爬楼,他看见时,她刚准备停下来休息,扭过来头,他看见一张圆润耐看的脸,稍稍有点厚的嘴唇,齐扎扎的马尾发,丰满的双腿站立在那里中间一点缝隙也没有,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想着毕竟是同一幢楼的邻居,虽然可能在一起住十年八载也不一定能说上一句话,或是根本不会认识,但一个女孩子需要帮助的时候,有些事就显得义不容辞了。他赶紧走两步上去:他帮你搬吧!她淡淡地笑了一下:谢谢啊!他说不用客气,这不赶上了嘛!呵呵~~于是搬起那个箱子就往上走,箱子对于他来说不重,也就二三十斤吧!他问她你住哪一层啊?他帮你搬上去。她说住五楼,他说他也住五楼啊!他接着问她你住多久了?他怎么没见过你哪?他也住五楼啊!她说住进来半年了,也没见过你啊,好奇怪啊! 他说可能平时大家工作忙吧,这种事也正常。说着说着就到了她家门口,竟然与他只隔一道墙。开了门,他把东西给她搬进去,顺眼打量了一下屋里的布局,很简单,一张床,一台电视,饮水机,风扇,桌子,显得很整齐(跟他那狗窝相比),然后转身就走,她说坐一会儿喝口水吧!他说不了,她也没再多挽留,走到门口了他转头说,现在认识了,有啥事直接敲他门,不想出门了敲墙他也能听见,呵呵~~她说好啊!以后可能要多麻烦你了。 就这样,他俩之间算认识了。后来她也来过他房间几次,每次都待到晚上十一点多才离开,他也是从那时候才知道,她也是刚跟男朋友分手半年,然后搬到这里的。也许是那时候还没从与女朋友分手的难过中解脱,对感情这事一直不敢轻易再提起,所以她每次来甚至是刚洗完澡穿着长裙睡衣来这里坐多久,他只是在她背后看她,却不想动她半分. 时间浑浑噩噩过去两年,她结婚了,说是再不结婚就成剩女了,而他这四年间过的很封闭,甚至于她来他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就不再来了。婚后她老公在离这个城市50公里的工业区上班,她则仍是一个人住在他隔壁,她老公每周六到她住处,周日下午离开,每次她老公回来,晚上他都能隐约听到隔壁的呻吟声和模糊的对话声,每到那个时候,所有的从前,所有的不快一扫而光,他幻想着自己正在与她在床上翻滚,用尽各种方式与她做爱,想象着她丰满圆润的双腿紧紧夹着,而他的阴茎则在她夹紧的双腿间不停地抽插着她的阴道,每次都是听着她俩的做爱的声音打飞机,而过后,这些事又被抛在脑后。 两年后,他闪婚了,老婆是一个他并没多少感觉的人,也许是缘分吧,阴差阳错地就在一起了。婚后,他仍住在那间房里,仍和她做邻居,只是她老公一般不来,而他老婆,则天天和他住一起,事情就这样开始了,从认识她到现在四年了,一切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那是个夏天的夜晚,南方的夏天闷热潮湿,整个城市也在这种气息下躁动不安,他老婆那晚上夜班,刚吃完饭离开家他就收到了她的短信,说是家里的灯泡坏了,她刚买了一个,但不敢装,怕被电击,他马上敲开了她的门,她可能刚到家,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他拿过灯泡装了上去,点一下开关,灯亮了。他转身就准备走,她说喝口水吧,听到这句话,突然间他回想起四年前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句话啊! 突然感觉这四年的时间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她还和从前一样,只是身体更加丰满,也许是生过孩子的缘故,胸部更加挺拔,不知道为什么,他顺着床边坐了下来,她去弄了一杯水给他拿过来,他一口气喝了精光,她又接了一杯,他拿着杯子和她聊天,开始时就是闲聊,主要是工作,后来聊到家庭,她神情黯然,似有难言之隐,看得他心里突然间莫名其妙地一痛,他说:其实四年前他就喜欢你了。她听到这话猛的一震:现在说这些干嘛!他说真的,只是那时候他感觉自己没有事业基础,他女朋友就是因为这个事离开了他,所以很自卑,不敢向你表白。她歪过头来看着他,也没接他的话,就那么轻轻地看着,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他一激动,放下水杯,把她侧搂在怀里,她没说话,只是轻轻抽泣,他紧紧把她抱在怀里,任她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抽泣。他双手捧着她的脸,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嘴唇,她有些抗拒,但这种给他的抗拒感几乎一闪而过,很顺从地开启了牙缝,伸出了舌头与他吻在了一起,接着他们就是大力地吻着对方,紧紧地抱着对方。他摸到了她的胸部,虽然隔着衣服,但依然能感觉到极度的丰满和柔软,解开她胸前的衬衣扣子,她丰满白嫩的胸部裸露出来,他的手顺着乳罩紧绷着的位置挤了进去,他终于摸到她的乳房了,丰满,柔软,那是四年前他就幻想过的地方,今天终于摸到了,他使劲揉了一会儿,她的呻吟声开始了,舌头僵硬着,任他的舌头轻轻咬着她的舌尖,他抽出手伸到她下体,直接解开了她牛仔裤的腰带,顺着内裤挤了进去,她那肥厚的阴唇上已经泛滥不堪,分泌了大量的爱液, 他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敏感,极度舒服的湿滑的感觉,他用手指在她阴唇上上下抚摸,把她的爱液涂满整个外阴部,然后中指轻轻插入她的阴道,轻轻就这么一滑,就插进去了,她的呻吟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压抑,他改用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来回抽插,带出来很多爱液,甚至能听到抽插手指时她阴道里的水声,她的水太多,真太多了,他刻意地抽出手指没碰到她的皮肤和内裤,抽出来一看,他三根手指上全是水,还有一两滴滴到了地上,他让她看着把手指放进嘴里吸吮着,她说:脏……他没说话,他把手指吸吮干净,然后去吻她,她张开口接着了他的吻,他顺势把她放平在床上,连着内裤一起脱下了她的裤子,内裤已经湿了一片。他当时可能是太激动了,从来没有吃过女人B的他,当时想都没想,分开她两条丰满的腿一头埋了进去,他找到了阴蒂,用嘴唇紧紧夹着来回摩擦,她再也忍不住压抑的呻吟声,忘乎所以地猛然大叫一声,全身一紧,然后瘫了下去,他真的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就高潮了! 她的爱液弄得他两边的脸上全是,他站起来,三下五除二脱了他的衣服,也脱了她剩余的所有的衣服,四年的邻居,就这样一丝不挂地相互面对了。她捂着脸,侧向一边,他站在那里仔细地欣赏着她的身体,她很丰满(对于她,他用的最多的词就是这两个字,确实,这会儿想起当时的情景,他的阴茎还是硬硬地挺了起来),皮肤白晰,细腻,两只丰满的乳房向两边平平地软开了去,用手拢起来的一只手根本抓不住其中一个,太大了!!她的双腿因为还在高潮的余温里,紧紧地夹在一起,双腿间没有一丝缝隙,仅留一小簇阴毛在外面,她的屁股因为平躺着的缘故,向两边挤压着,跟腿部形成完美的线条,给人的整个感觉就是婴儿肥,浑圆,玉嫩。 他的阴茎也很硬了,虽然还没到极点,但感觉时刻都要爆发出来,顾不上什么,他重重地压在她的肉体上,把阴茎紧紧地顶着她的两腿之间,她依然紧紧夹着双腿,虽然没顶进阴道甚至没碰到阴唇,但她肯定也感觉到了他阴茎地粗硬和炙热,他双手拢起她的双乳,丰满柔滑的舒服感在他身体里荡漾开来, 他把头埋进她的双乳间,嗅着那一缕为人妇之前的芬芳,然后迫不及待地吸吮着甚至是轻咬着她的乳头,她的呻吟声又开始了,双腿慢慢放开了,他的阴茎在她放开双腿的同时顶到了她的阴唇,他的龟头因为得到了她的爱液而无比润滑,在她的两片阴唇间上来滑动,偶尔碰到阴蒂时她便浑身一拌继而大声呻吟一下,他放开双乳,两只手端起她臀部的两侧,彻底分开她的双腿,把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慢慢插了进去,他以为会因为里面爱液干了有点费力,插入的时候他才发现,竟然畅通无阻,后来她也说过并且他也发现了,她的身体很敏感,尤其是跟他做爱之前,只要他轻轻吻她一下,或是隔着衣服摸一下她的臀部或是乳房,她下面就立刻会湿得不成样子,现在还记得当时她说这话的时候不好意思的表情。 他的阴茎已经全根插入,她的阴道很温暖,那种舒适的感觉自从和她分别以后,在其他女人身上他再也没找到过。他使劲抽插了几下,突然感觉要射了,怎么会这么快呢?他忍住不射,可是不行,她在下面蠕动,她就这么轻轻一动,他一下子控制不住了,四年前就想进入她身体的子孙后代就这样全部激射进去,他的阴茎不断地在她的阴道里跳动,她睁开半半着的双眼:你射了?他说:嗯,他太快了,对不起啊…… 她没说话,他的阴茎也没有拔出来,就这样趴在她身上,她满眼深情地看着他,双手摩挲着他的头发,时间在这一刻突然停滞了……下面的阴茎软了,慢慢从她阴道里滑了出来,粘粘地粘在她的腿上,他起身拿了纸擦了她的阴唇和阴道里流出的精液,她就躺在那里,顺从地任他摆布,擦完后他躺在她身侧, 她突然翻过来身趴在他身上,丰满的乳房紧紧地挤压着他的胸膛,散乱的马尾发垂在他的脸上,痒痒的感觉,她深深地看着他:他给你了,其实他没对你说,他也很想给你一次。他把她拉向他,紧紧抱着她,双手在她的背上和丰满肉肉的屁股上来回摸着……从她那里回来以后,他一直不知所以地自责,他怕他俩都陷进这种有违伦常的感情之中,转念一想却又坦然,毕竟都结了婚,不容易出现局面不可控的事情,她也说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想想以后他俩可能都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也就感觉释然了许多。 一个月后,她搬走了,离他不是很远,但很偏僻,一个月,没有见面。他开始不断地想着她丰满的身体,圆润的屁股,肥硕的乳房,爱液横流的阴道和涂满了滑滑爱液的阴唇,他止不住地想,以致于跟老婆做爱的时候他闭着眼睛幻想着她才能射出来。 终于,在夏末的某天,下班时接到她的短信,说是在某条路边的树林里等他,南方当时比较乱,他怕她有危险,那片树林又比较偏僻,接到短信时他也刚下班,对老婆扯了个谎,便打的到了那树林旁边,进了树林,天色已黑,见到她他当时激动的阴茎阵阵跳动,他不知道这种环境下是不是可以做爱,也不知道她只是想见他还是想要做爱,但他看得出,她也很激动,胸脯上下剧烈地起伏,因为天色还不是太黑,他不敢做太大的动作,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拉她向树林的深处走去,这时他才发现五十米以外的树林外面有个警亭,他惊讶于她的细密, 这种地方说隐蔽隐蔽,说安全也绝对安全,谁也不敢在警亭附近抢劫吧!他俩在树林深处一块空地上找了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这里离外面的马路已经很远,他看看四周也没什么人,转身紧紧地抱住了她,她没有任何挣扎,也回应着他粗重的吻, 他说他想你,他想要你。她没说话,任他的手在她身体里任何部位游走,他再一次摸到了她的阴唇,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他依然用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她的爱液再一次不顾一切地流了出来,他问她:这段时间跟你老公做了没有?她说:做了,但不太想让他碰他,每次不得已跟他做他想的都是你。她的感觉跟他太像了,他又一激动,右手的三根手指在她阴道里抽插的动作更快了,突然她哀求似地缩进他怀里:快抱紧他,他要来了!他紧紧抱着她,右手更快地抽动着,她猛的全身一缩,双腿不断地抖动着,阴道里突然喷出一股水,她泄了??他后来回去百度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女人也会射精,称为潮吹,她那次应该就是潮吹吧! 她身体软软地躺在他怀里,腰带已完全被他解开,牛仔裤已被他拉下一截,阴唇和半个屁股都裸露在空气中。他的阴茎硬得涨疼,他想进去,他对她说。她就试图把裤子脱下来坐他身上,可是牛仔裤太紧,即使脱下来一点也无济于事,腿分不开,即使坐上来也好难有什么动作,于是他让她站起来,扶着树杆,把屁股朝向他,那丰满白嫩的屁股啊!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屁股!圆圆的朝向着他,完美的曲线,没有一点点突起或是棱角,从腰部到膝盖,几乎是一气呵成的曲线。 他左手绕到她的小腹,向下摸,摸到了她肥厚的阴唇,然后摸到了他的阴茎,向上一挤,他的下身再往上一挺,插了进去,她的屁股也翘得更高,如果从侧面看,就是一个完美的S形,一个男人站在这个S的弯弧处使劲地向上顶着……他来回抽插了七八次,突然精门一松,要射了!他喘着粗气贴在她耳边说:他要射了,啊啊……她把屁股又向上翘了翘,就在这时,他实在忍不住了,一个月的想念却仅仅是这短短的七八次插入,留了大量精液在她阴道里,他沮丧不已,她依然没说话,而是抱着轻轻哭了起来,他说怎么了?她说:他好想跟你在一起,他想跟他离婚……他当时惊呆了,忘了掉上他俩的裤子,他最怕的事情来了。接着她又说了一句让他放下心的话:想了好久了,但你不可能离婚的……他说他真的不可能离婚的,她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那天回来以后,他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再和她来往,然而,这世间的事情有时候真难说。 已经是秋天了,某天他被安排去番禺出短差,坐的是空调大巴,那种座位大家也都知道,不像公交车那般松散,而是紧紧地靠在一起的。他上了车就往后面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是她…… 她独自一人靠着窗边坐着,无聊地望着窗外。就在他刚注意到她的同时,她心灵感应般地扭过来头看到了他,两只眼睛就这么惊讶地对在了一起,他装着没事一样地走到她外面的这个位置上坐了下来,紧紧挨着她的胳膊。她问了他一些话,原来她要去番禺给她老公送东西。他摸到了她的手,紧紧抓住,她也紧紧地抓着他的手,眼睛无神地看着他,那天她穿的是件连衣裙子,黑色的丝袜,丰满的大腿露了很大一截在外面,极具诱惑力!他小声地问她:是不是去找他做那个? 她白了他一眼:神经病!然后扭过头看窗外,装作不想看他。他把公事包往他俩之间一放,她扭过头:干嘛?他没说话,他的左手在公事包的遮掩下探进了她的裙子里,裤袜的松紧程度非常舒适,很容易他的手就从松紧带处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她惊恐地低声说:别,这人太多了!他笑笑说没事,你把腿分开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地分开了腿,他的手指隔着内裤摸到了她的阴唇,很明显的阴唇,隔着内裤也能真实地感觉到。她低着头隔着裙子看他的手在裙子里的动作,他小声问她:湿了没?她轻轻咬了下嘴唇:别摸了,他好难受……他说好,不摸了。 然后把手抽到她背后摸她的屁股,轻轻在她的臀沟里摩挲,她的屁股很丰满但不臃肿,肉很多但不下垂,他后来再没遇上像她这样的极品的屁股。他摸了一会儿,她低着头低声说:他好想你……他知道她动情了,便把手又绕回来摸她的阴唇,已经完全湿透了,阴唇上因为涂上了爱液显得非常滑,他的中指顺着阴道插了进去,她惊恐地问他:你是不是把指头插进去了?他说是,她说不要,怕被人发现。 他说放心吧,不会有人看到的。旁边的座位上没有人,后面仅剩三排座位,也没有人,谁能看得到呢?她这才放下心,他让她把腿再分开一些,她很听话,分开两腿,他把无名指和中指中同时插入了她的阴道,抽插的同时还不时用大拇指揉着她的阴蒂,她捂着嘴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音,不时用眼睛示意他不让他再弄下去,他越发有些得意,非但没理会,反而更快地抽插着,更剧烈地揉着她的阴蒂…… 终于,仅仅是三分钟左右,她就泄了,泄的时候她全身痉挛,头埋在自己的腿上,双腿不断扭曲着,拿起裙角紧紧捂着嘴,右手使劲地掐着他的大腿,良久…… 后来他们的联系就放开了,彼此都知道不会影响家庭生活,所以放得很开,虽然她总对他说她喜欢他,想离婚了跟着他,即使他不离婚,她也要离了婚跟他做情人,这样就彻底没有了顾忌与自责,但她始终也不敢轻易下决心,而且他也不让她再有这样的想法,他说如果你真要这样做,你就连他也失去了。他不想你离婚,他要离开南方了,时间久了不见面,你会慢慢忘了他,并且会过得很幸福,不能因为一时的感情而毁了他的一生。 如果他们真的有缘分,今生就长相守吧,就算不见面,就算以后可能会不常想起,但能在偶尔想起的时候心存温暖,那就是天长地久了。这是某次做爱完了以后他俩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他抱着她的娇躯对她说的话,她当时的眼神闪烁,好像天真的少年,他心中不忍,眼泪不争气地充满眼眶,但硬给憋了回去,而她却把眼泪全撒在他的胸膛。 跟她做爱,每次他都是特别快,有时候可能连一分钟都没有就射了,后来有一次,他俩在她的租屋里,他又很快射了,射了以后俩人就去冲了澡,然后一起回床上躺着,她早学会了用手去轻轻抚摸他的阴茎(之前很少主动抚摸他的阴茎),他的阴茎在她的抚摸下又硬了起来,她说你躺好,他顺从地躺了下来,预感到有一些他期待的事情将要发生…… 她趴向他的双腿间,屁股朝着他,她丰润的屁股中间那肥嫩的阴唇分开了,露出里面粉色的阴道,他双手摸着她的屁股,不时用右手指去摸她的阴唇和阴唇里面粉色的肉肉,她呻吟着,伏下身来,把他的阴茎含进了嘴里……他真不敢想象,从前他也要求过,她不答应,而那天,她主动含住了他的阴茎,他的阴茎在她嘴里跳动着,完全硬了起来,他说宝贝快点,快点…… 她含的动作越来越快了,终于她舒了一口气坐了起来,他没有一点射精的感觉,但阴茎却硬得像块铁,他猛的坐起身,从背后抱住了还坐在他腹部上的她,他把她放倒在床上,分开她的腿,他就跪在地上,用拖鞋垫在膝盖下面,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插了进去,他狠狠地抽插着。 她的双乳在他疯狂的抽插下猛烈地上面波动,他紧紧抓着她的腰胯,每一次都用力地拉向他,又用力地往外推,她大声呻吟着说好硬啊,好硬啊……那天那次他竟然做了一个多小时才射,用尽了各种姿势,让她背朝他翘起屁股站着的,面对面紧并双腿他用力挤进阴道的,趴在床上翘起屁股迎接他的,侧躺在她背后交叉着他俩的腿摸着她的阴蒂深深地插入的…… 其间还移到阳台上,厨房里,卫生间里,那个上午很疯狂,她也记不清楚到底来了几次高潮,到最后他快射出来的时候,她用嘴给他做,他将所有剩余的精液全射进了她的嘴里,她吃了下去,还说好像粘在嗓子里了,好难受,喝了一些水才好一点。 他的阴茎事后也痛了一个下午,第二天她发短信给他说她下面好疼,上楼梯都是疼的……其后他俩每次做爱,他都能坚持至少半个小时,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才射,也有好几次她依然不顾嗓子不舒服吞下他的精液,还有一次她说不是安全期,但也不想吃,于是他在射精前的一刻抽出来射在她家的地板上,然后他急匆匆地走,她也一直没舍得擦那滩精液,直到第二天精液自己阴干,当天下午她老公来了,跟她做爱,她还看着那滩精液幻想着是他压在她的身上。 还有一次正在做的时候她老公回来了,敲门,他俩吓了一大跳,因为她当初就怕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一直没给她老公配钥匙,她老公敲了一阵门见没有回应,就给她打电话问她下班没,当时她跪在床上,他在她身后半跪着狠命地抽插,她尽量平静地掩饰着重重的喘息声说刚下班,正在下楼梯,一个小时后到家,你先去逛逛超市买点零食…… 她老公离开后,他俩疯狂地做完最后的这十几分钟,她要求他射在阴道里,他说不行,你现在不是安全期,再说万一你老公回来跟你做的时候发现了怎么办?她说没事,一会儿她弄出来一点,然后再跟她老公做,他不会发现,并且她想怀一个他的孩子,这样的话时间上也好掩饰。女人太疯狂了,他当时吓了一跳,但还是射了进去,射了以后她不让他拔出来,良久,她高潮过了才让他拔出来。 半个月后,他离开了南方,又半个月,他在北方一个城市里接到她的短信:宝贝,他怀孕了,就是那次,是你的。他会生下来,好好抚养,以后如果有机会,你来看他们呀!到时候给你发照片…… 十个月左右,孩子顺利出生,她发来了照片,像他。一岁到三岁之间她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照片来,看着照片上可爱的女儿,他心中什么滋味都有,更多的是自责,但他不能在她跟前流露,她已完全陷入了这种不伦的感情中,而她老公也因为在他俩开始之前便粘花惹草与她有些淡漠,他有时候都怀疑她最初的动机是不是为了报复她老公,后来想想便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她从一开始的眼神里他能看得出来,她与他在一起,付出的是真感情,而他,则倾向于迷恋她美丽丰满的肉体的性欲望,如今女儿三岁了,他却对她和这个孩子多了更深的感情,仔细想想,就是一种亲情,可这亲情却远在天涯,今生无缘再相见了。 孩子,他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的母亲,如果有来生,他做牛做马偿还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