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绍 十壹:我的外号,现在只有杜姐姐这麽称呼,我姐直接称呼我弟弟,小露 叫我壹壹。我在表兄弟几个排行老四,第壹个故事和表姐发生了关系,之後在 姐姐寝室的故事和小露发生了关系。现在是小露的男朋友。住在某大学的家属 区。 杜姐姐:20岁,大二,同样是芳芳的室友,来自壹个小县城,在我们几个中 做着壹个大姐姐的位子,很关心照顾我们几个,比较文静话说的很少,但是有时 会壹语惊人,个头很高,170cm以上,和我差不多高,但是有点点偏瘦,对 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自己平平的胸部。比我大壹岁,现在已经把我当自己的 弟弟和朋友看待,还没有过性经验(暂时)。和小露还有芳芳有点同性昧关系 。 ************ ? ? 这壹篇距上壹篇好像又是三个月了,当初想着写个短篇的,写着写着不知不 觉得又壹不小心写长了。 ? ? 这篇是万瞩目的推到杜姐姐的剧情,米娜桑有空的话就看看吧,其实这次 的剧情我构思了好久的,老早就确定了大致的剧情,在写其他的文章的时候也在 不断地完整这篇故事剧情和各个细节。 ? ? 所以大家有时间就看看吧。 ? ? 对了,以为我写的时候是简体,这个是用在线翻译工具译成繁体的,所以可 能会出现错字漏字的情况,不过应该不太影响阅读的。 *********************************** 经过玲玲这个小闹人精几天的折腾之後,她的妈妈终於回来了,玲玲走了之 後我总算可以消停几天了。 我躺在床上这样想着,完全忘了我临走时小露和我说的话。 过了几天之後的一个下午,我躲在被窝抈睡午觉。突然手机铃声响起,睡意 朦的我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杜姐姐打来的,这时候才想起来之前小露说,杜姐 姐想找我帮忙。 「喂,十一?」 「恩,杜姐姐,有什事?」 「我想……想让你帮个忙。」 「嗯嗯,小露和我说过这个事的。你说,什麽忙吧。」 「那个……那个……是这样的,今年过年我要回家去,但是父母那边给我找 了个男孩子,要我回去相亲。」 「哦哦,然後呢?」 「那个男的我知道的,他是我们镇子上一个算是数一数二有钱家的少爷,不 过人有很大的问题,整天无所事事的。」 「你父母怎给你介绍一个这样的啊。」 「还不是看别人家有钱有势,你知道的,我们那是小地方,重男轻女的观念 很严重的。」 「这都什年代了,还重男轻女。杜姐姐,你说吧,要我怎帮你?」我差不多 已经猜到杜姐姐要我做什麽了。 「那个……那个……我想让你……我和父母说我在学校交了个男朋友。所以 ……所以……」 杜姐姐读大学一直都没有谈恋爱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所以你想让我假扮一 下你的男朋友,是吧?」 「嗯……可以?就只是在我父母面前演一场戏,就一天时间。」 「额,小露知道你具体要我帮你什忙?」我有点为难的说道。 「额,知道。而且……她还当场就同意了。」说着,杜姐姐叹了口气。 「唉!」我叹了口气,小露又背地里替我乱答应事情了。「好吧,我们什时 间走?」 「明天,可以?」 「哦,你把车次告诉我,我去买票。」 「不用了,车票我已经订好了。不用坐火车,长途汽车就行。」 「好,到时候我把车票钱给你。」 「额,这个也不用了,小露帮你付了。」 「我说,你们就不怕我当时不同意,你们的票浪费了?」 「小露说,你一定会去的,所以就直接帮你把票订了。」 总感觉小露这丫头吃定我了。我心想着。 「十一,你还在?」杜姐姐见我半天不说话,便问道。 「哦哦,在。」 「就先这样吧,我挂电话了,你赶紧把衣服整理一下,明天早上9点钟,我 在长途客运站等你。」 「好的。」我挂掉电话,打算继续睡觉,却发现怎麽都睡不着。无奈之下, 只好起床收拾了一下衣服,然後和父母说要和同学出去玩几天。 因第二天要赶到客运站去,所以当天晚上我早早的就睡了,可是在床上翻来 覆去,怎麽都睡不着。总觉得明天的旅行不会太顺利,而且还会发生什事。 第二天清晨,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因头天晚上没睡好,整个人都没有精神, 洗漱完毕之後便背着换洗的衣服出门了。 到达约定见面的地点,杜姐姐早已等在那。 「来啦?」 「杜姐姐,等很久了吧。」 「没有,我也才来。走吧。」 「嗯。」我点了点头。 上了客车之後我们两找了两个位置坐下,我坐在靠窗户的那边,杜姐姐坐在 靠走道的那边。 「杜姐姐,我先睡会,昨天晚上没睡好。」说着,我打了个哈欠。 「怎,想到要和我去见家长,激动得睡不着?」 「杜姐姐,你就别调侃我呢。」 「是是,你休息一下吧。」 车开了之後,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拿出手机一看,是小露发过来的消息。上面写着:「一一,我知道你现在 很困,所以特地给你发点东西提提神。」 紧接着,小露发过来一张图片。 照片中,有个穿着拖鞋的人蹲在一个柜子跟前,似乎在找什东西。柜子的门 挡住了那人的大半个身子,只能看到那人只穿着拖鞋的光脚,小腿,还有露出下 半部分的大腿,以及疑似臀部的部位,看身材应该是个女孩子。照片似乎是从斜 上方拍的。 紧接着,有一条消息发了过来。“怎样,一一,够提神吧。还有更劲爆的呢 ?” 接着,又有一张照片发了过来。 这次是一个女孩子背对着镜头正走向一个房间,女孩子的手拿着一条女士内 裤,肩膀上面搭着一条毛巾。除此之外,女孩的身上未着片缕。女孩的身材高挑 ,偏瘦,臀部微翘。肤色和腿型倒是与第一张图片上的相似,应该是同一个人。 「十一,你在看什呢?」杜姐姐见我拿着手机死盯着看,便侧过头来问我。 吓得我手机差点脱手,「没……没什。」我连忙把手机收了起来。 「刚刚是小露给你发消息。」 「嗯。」我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 「图片?」 「嗯。」我很敷衍的答应了一声,心中冷汗直流。 「哦。」杜姐姐没有问什,靠在车座椅上把头转了过去。 「等下!」杜姐姐突然开腔了。「你把手机给我!」 「干……干嘛?」我被杜姐姐这突然一下吓到了。 「你拿过来就是了!」说着,杜姐姐的手已经伸到我的面前。 「给……」我掏出手机递给杜姐姐,手开始有点发动。 杜姐姐打开我的手机,翻到刚刚的那条消息。看到第一张图片的一瞬间,杜 姐姐捏紧了拳头。手机向下一滑,看到了第二张图片,杜姐姐的拳头捏得更紧了。 我这才想起来,照片上的背景似乎是一间寝室,如果这张照片是小露拍的话 ,那估计十有八九是她们的寝室。这才发现背景的房间布局和小露她们寝室的几 乎一模一样。那照片上的女孩子应该就是寝室的三个人中的一个。不过看那个身 材,照片的主角十有八九就是…… 我转过头想偷偷的看杜姐姐一眼,却发现杜姐姐正瞪着我。 「……」我的视线马上避开了杜姐姐的眼睛。 「这个是小露那臭妮子发的?」杜姐姐继续瞪着我恶狠狠的说道。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浑身不寒而栗。 「呼!」杜姐姐呼了口气,把手机还给我,然後身子转了回去。 我刚把手机拿到手就听见杜姐姐一边捏了捏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几天 不见,这臭丫头又欠修理了。」 「额,杜姐姐,这个照片要怎办?我删掉?」 「随你的便吧,反正小露那有,你删了小露也会再发你的。」 「哦。」我没有删掉图片,而是直接把手机塞了荷包。 我的这个动作被杜姐姐的余光瞟见了,「唉。」杜姐姐叹了口气。 之後,杜姐姐没有再说什。这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瞌睡了。 过了很长时间,杜姐姐似乎想到了什麽,「十一?」 「啊,什麽?」 「等下回去了,你打算怎叫我?」 「叫你?什意思?」 「我是问你到时候怎称呼我。」 「喊杜姐……」这时候我才发现问题了。这次去杜姐姐家的身份不同,自然 不能再叫杜姐姐。「额……那我要怎叫?」 「那你想怎叫?我想不出什麽称呼。」 「叫……亲爱的?」 「不好,不好,太肉麻了。而且在我父母面前肯定不能那叫。」 「额……杜杜?」 「我还胸胸呢,换一个,换一个。」 「那……小杜?」 「这个听着还是不舒服。」 「额……那叫什?」 「你平时都是怎叫小露的?」 「就是小露啊。」 「比较亲切的呢。」 「一般是叫丫头……吧。」 「嗯……这个我还能接受。」 「那你怎叫我?」 「就叫十一啊?难道你想要我像小露叫你一一?」 「额……行……行吧。」 「臭美!行吧,就这样叫吧。」 「嘿嘿。」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过了半晌杜姐姐又说道:「对了,等下你要说你比我大半岁,也是比你的实 际年龄大一岁。」 「嗯,记住了。」 「其他的还是和以前一样,你就是通过芳芳和我认识的。」 「哦哦,明白了。对了,杜姐姐,我们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到啊?」 「还要四五个小时吧。」 「哦,那我再睡会儿。」 接着,困意袭来,我又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老是觉得脸上痒痒的,转而醒来。 不知何时,我睡着睡着,不知不觉的已经靠到了杜姐姐的肩膀上,而杜姐姐 貌似也睡着了,头也顺势靠在我的头上。 我看了看窗外,长途汽车似乎已经进入城区了,这时候杜姐姐也醒过来了。 杜姐姐揉了揉眼睛,「似乎快到了啊,十……一一,准备下车。」 「哦。」 「睡得好?」 「还不错,就是肚子有点饿。」 「等下再街上买点东西吧,估计晚饭你吃的不会安心的。」 「嗯,我明白的。」 又做了一个小时的县城公交後,两人总算是到达了杜姐姐的家,这时候已经 五六点钟了。 杜姐姐的家是自盖的两层小楼,这种房子在杜姐姐所住的镇里很普遍。据杜 姐姐说,一楼是父母住的,二楼是杜姐姐他的弟弟住的。三楼有个小房间是杜姐 姐住的,三楼原本是作杜姐姐的弟弟的结婚之後,作储物间用的,所以比而楼下 小很多,只有十来平方米。 一进门杜姐姐就说:「爸、妈我回来了。」 「哦。」杜姐姐的妈妈听到之後只是很平淡的哦了一声,完全没有见到长时 间没见的女儿的那种喜悦。然後很热情的对着楼上喊了句:「辉辉,来来来,小 杜回来了,快出来吃饭。」 「知道了。」 紧接着,楼上跑下来两个人,一个人的长相和杜姐姐有些神似,估计是杜姐 姐的弟弟,另一个人应该就是杜姐姐说说的那个有钱家的少爷了。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再家吸烟,熏死了。」见到两人一人嘴叼着一只香烟从 楼上下来,杜姐姐捂着鼻子说道。 杜姐姐的弟弟看了杜姐姐一眼,然後完全不理会杜姐姐的抱怨。这时那个叫 辉辉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倒是连忙把香烟掐灭了。 这时杜姐姐的妈妈连忙过来打圆场,「没事,没事。吸一点烟没什麽,你别 听小杜瞎说啊。」 「阿姨,没事没事。」说完,那少爷凑到杜姐姐跟前。「哎呀,你总算是回 来了,我快想死你了。」说着,那少爷伸手就要摸杜姐姐的手。 杜姐姐敏捷的身子一闪,躲在我身後,让那少爷抓了个空。 那少爷看见我挡在他和杜姐姐之前立马就不高兴了。「你谁啊,快给老子让 开,别挡在我媳妇面前。」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这个无赖一字一顿道,「我-是-她-男-朋-友 !」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信不信我弄死你?」那少爷的无赖气质显露无疑。 「算了!算了!小杜还小,不懂事!大家吃饭、吃饭。」杜姐姐的妈妈凑上 来解围。 然後人来到客厅,围着饭桌坐下,这时我和杜姐姐才发现没有我的椅子。 「妈,他的位置呢?」杜姐姐指了指我。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刚一直都没看到你。我还以小杜一个人回 来的呢。来来来,坐。」接着,杜姐姐的妈妈在我面前放了个小方板凳。「不好 意思啊,家的板凳不多,你就委屈一下吧。」 这时那个少爷和杜姐姐的弟弟坐在桌子对面捂着嘴巴笑个不停。 杜姐姐的妈妈说着挺客气的,其实实际上是故意刁难我,坐在那个凳子上面 吃饭,饭桌都快到我脖子了。 杜姐姐已经看出了她妈妈的故意刁难,「一一,你和我坐同一个板凳吧。」 说完,杜姐姐把凳子让了一半给我。 这时杜姐姐的妈妈脸色开始变得很难看了,碍於那个少爷还坐在这也就不好 发作,只好强欢笑的从桌子下面抽出一个高凳子道:「来,来,这还有个凳子, 两个人坐一个凳子多难受啊。」 待所有人都坐好了之後我们就开始吃饭了,席间杜姐姐的妈妈就一直在像杜 姐姐夸耀那个少爷在镇子多麽有能力,人缘多麽好,人脉有多广之类的。 「小杜啊,你觉得辉辉怎样?我觉得挺好的。」杜姐姐的妈妈象征性的征求 着杜姐姐的意见。 「哦。」杜姐姐只是冷漠的应了一声,然後看了看我继续埋头吃饭。 「唉,我跟你说话呢,怎这没有礼貌?」杜姐姐的妈妈有点不高兴了。「你 要是觉得辉辉可以,咱们啊,就把这桩亲事定下来。你呢,毕了业之後就回来结 婚,要是不毕业就想结婚也行。不管怎样都是皆大欢喜嘛。」杜姐姐的妈妈越说 越兴奋。 「妈,不用了,我还是打算毕业了在本地找工作。而且,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我……我很爱他的。」 「我也爱她。」我插了句嘴,完全没有擡头,而是仍旧埋头猛吃,不去看其 他人的脸。 这时杜姐姐的妈妈已经气得脸色铁青。 「阿姨,这……」已经坐不住的那少爷开口了。 「没事没事,你别听小杜瞎说,他们连认识才不到一个月呢。感情没他们说 得那深。」说完,杜姐姐的妈妈转而对杜姐姐说道:「你这丫头怎这不识举,人 家辉辉愿意娶你是看得起我们家,也是看得起你,我白养了你这多年吧,这事就 这麽定了,你现在就给我把你旁边那小子甩了。你以你要嫁给谁是你可以决定的 ?这是由我决定的。」杜姐姐的妈妈已经开始吼了起来。 「你要嫁你就自己嫁吧,我是不回家给这种家夥的。」说着,杜姐姐瞪了一 眼那少爷。「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和一一在我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在一起了。 我的身子早就给了他了。」杜姐姐面无表情的说着。 杜姐姐的妈妈属於那种思想观念很旧的人,所以把女性的贞操观看得非常的 重。杜姐姐来了这一个绝招,给她妈妈来了这一下,就如同狠狠的照着杜姐姐的 妈妈的脸上来了一记响亮的巴掌。 「阿姨,既然这样的话,我看我们两家的事就这麽算了吧。」那少爷的脸色 已经完全挂不住了,起身,扭头就走。 「唉,辉辉,别走啊。」杜姐姐的妈妈起身想要拦那少爷,只是那少爷已经 走出了这间屋子,想拦也拦不住了。回过头来,杜姐姐的妈妈指着杜姐姐的鼻子 骂道:「我怎生了一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 「不要脸的不是我,而是你。」杜姐姐面无表情的放下筷子,转身就上楼了。 「你……你……你……」杜姐姐的妈妈气得说不出话来。坐在一旁一直没说 话的杜姐姐的爸爸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而杜姐姐的弟弟则是躲在一旁偷笑。 见到杜姐姐上楼了,我忙背着行李追了上去。才走到二楼,就听见楼上一声 重重的摔门声。 我走到三楼敲了敲被紧锁的门,门内没有任何反应。 等了一会之後,里面仍旧没有声音。 我又试着敲了敲门,屋内立刻传出一声怒吼,「滚开,别烦我,打死我都不 会嫁给那种流氓啊!!!」 「额,那个,杜……丫头,是我。」 「是一一?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是……」听到我的声音,杜姐姐这才发现自 己吼错了人。「外面就你一个人?」 「嗯,就我一个,其他人都在楼下呢。」 紧接着,房门打开了。 杜姐姐开了房门之後,只说了一句「进来了把门反锁上。」便有气无力的坐 回床上,低着头,默默不语。 我环顾了一下杜姐姐的房间,基本上就是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阁楼。房里布 置简单得要命,一张单人床一边靠着墙,一边对着门口;床挨着墙的那头边上摆 着一张书桌,书桌靠着的墙上有一扇窗户;床的另一头摆着一个衣柜,挨着的衣 柜的是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靠门的那面墙边摆着几个纸箱子; 真正能够站脚的地方只有两三平米。 杜姐姐进来之後没有开灯,除了从窗外照进来的一点光,其他位置一片黑暗 。我找不到位置坐,只好走到杜姐姐跟前,挨着对姐姐坐在床上。 杜姐姐沈默的半响,然後很小声地说:「一一,能不能把肩膀借我靠一下。」 「嗯。」然後我拿我的肩膀挨着杜姐姐的肩膀。 杜姐姐慢慢的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然後立刻就开始小声的抽噎。 慢慢的,杜姐姐越哭越大声,最後整个抱住我,开始大声的哭泣。 我不知道怎办,只能愣在那,任由杜姐姐抱着我哭泣。 杜姐姐哭了一会儿之後擡起头,「一一,能稍微抱我一下?」 我一只手搂住杜姐姐的腰,一只手抱住杜姐姐的背,听着杜姐姐在我怀里小 声的轻噎。 最後,杜姐姐吸了吸鼻子,慢慢了止住了哭泣。杜姐姐停止哭泣之後并没有 要我放开手,而是擡头问我:「一一,你觉得我是个什样的女孩子?你觉得我是 一个很差劲的女生?」 我一愣,心想着杜姐姐怎麽图然这样说,「不会啊,光是性格方面,你们寝 室三个人,你的性格是最让人舒服的。」 「还有呢?」杜姐姐把脸凑近了一些。 「还有……额……我觉得杜姐姐你很懂事,而且很能干。」 「还有?比如说外貌或者第一印象什莅?」说着,杜姐姐的脸又凑近了一些。 「额……长相的话……怎说呢。虽然不像小露那样属於可爱型的,当时第一 眼看上去就觉得很耐看,看着让人很舒心。」 「那……」这时,杜姐姐的脸凑到我面前,她的鼻子都快碰到我的鼻子了, 「如果……如果……」杜姐姐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是说如果……你现在没有小 露,你会……会让我当你的……女……女朋友?」 「额……」杜姐姐的这个问题让我有点犯难了,不知道怎麽回答。 杜姐姐见我半天没回答,神色慢慢的黯淡了下来。「不愿意……是麽?」 「或许会试试吧。」我小声的滴咕着。 「一一,你刚刚说什?」杜姐姐的鼻子已经贴上了我的鼻子。 「会……会吧。」 「是……真的?」杜姐姐有点急切的问。 「嗯。」 听到这,杜姐姐默默的闭上眼睛,将本来就离我很近的嘴唇轻轻的触碰在我 的嘴唇上,然後又快速的离开了。 「杜姐姐……」 话还没说完,就见杜姐姐摇了摇头,「一一,今天就我让任性一次吧,其实 ……其实我发现我不知道从什时候开始起,变得慢慢的开始喜欢你了。可能是平 时和你相处的时候,可能是那次在小露家你帮我拉衣服的时候,有可能是晚上洗 澡的时候你帮我帮我送衣服的时候,有可能是……我不知道是什时候,最後就变 得慢慢的喜欢上你了。」杜姐姐泪眼蒙的看着我的眼睛说着。 「杜姐姐,我……」 话还没说完,杜姐姐又吻了上来。当杜姐姐的嘴唇离开我的之後,杜姐姐低 着头说道:「我刚刚说了的,让我任性一次,好吗?我不会告诉小露的,也不会 逼着你喜欢我,不让你去喜欢小露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杜姐姐。」想到之前小露对我说的一些话,还有杜姐姐 和小露那微微超过同学和朋友的关系,我的感觉小露可能并不会在意这个,而且 有可能还会有点高兴。 「那你的意思是……同意……吗?」杜姐姐试探性的问了问。 我脸一红,没敢作声。 杜姐姐见我没有抵抗,便再一次把嘴巴凑了过来。在杜姐姐的嘴唇触到我的 嘴唇的同时,杜姐姐的舌头便深入了我的嘴巴,在我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撬开 了我的牙齿。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那麽保守的杜姐姐现在居然做了这大胆的举动,我也不再 想那麽多,抓住杜姐姐的双肩,将杜姐姐按倒在床上。 「一一。」杜姐姐被我压在身下,眼睛害羞的看着我,虽然室内的光线不好 ,但是我觉得杜姐姐现在的脸一定变得很红很红。 这次由我压在杜姐姐身上,用舌头撬开杜姐姐的玉齿,强行将舌头送入杜姐 姐嘴中。未经人事的杜姐姐在我舌头入侵自己口中的那一瞬间,整个身子就瘫软 了下来,闭上眼睛等待着一切的降临。 吻到情不自禁,我便伸手准备解开杜姐姐的衣服。 这时,杜姐姐突然睁开眼睛,抓住我的手。 我以杜姐姐反悔了,便疑惑的看着杜姐姐。 杜姐姐极其不好意思地说:「我……我自己来脱。」 我只好起身等着杜姐姐自己褪下自己衣裳。 「一一,你能不能转过身去。你这样盯着我,我……我不敢脱。」我站在一 边直勾勾的盯着杜姐姐脱衣服让她感到不适。 我挠了挠头,转过身去。 「我不要你转过来,你可千万不要转过来。」杜姐姐还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哦。」我无奈的应了一声。 只听进後面静静地、静静地,过了好久才听见似有似无的听见杜姐姐细若蚊 声的说了句:「好了。」 「好了?」 「……」 「那我转过来咯?」 「……」 见背後没有反应,我转过身来。这时候杜姐姐已经钻进了被子,脱下来的衣 服全堆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内衣、内裤、袜子、秋衣、毛衣……当然还有外套。 也就是说现在杜姐姐之被子的状态是一丝不挂,不着一物的。 想到这,我的肉棒就情不自禁的挺立了起来。 见我转过身来看着自己,杜姐姐连忙转过身子面向墙壁一动不动了。 「快……快脱衣服进来吧,脱下来的衣服就放在椅子上就好。」 「哦。」说完,杜姐姐便面向着墙壁不再说一句话。 我带着紧张的心情一边拖着衣服一边盯着杜姐姐,直到我也脱得一丝不挂, 也没看见杜姐姐动一下身子。 「杜姐姐,我进来了。」我轻轻的掀开被子,就见一直没动的杜姐姐突然抖 了一下。 我躺在床上就发现床开始不停地轻微的抖动,应该是杜姐姐因紧张而颤抖造 成的。 我转过身子在杜姐姐伸手轻轻的叫着,「杜姐姐?」 「……」 见杜姐姐没有反应,我温柔地把手绕过去想要抱住杜姐姐,就在我的手指触 碰到杜姐姐的那一瞬,杜姐姐被我的手的触摸吓了一跳,身体猛地绷直。 「是你啊。」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的杜姐姐如此说道。 「除了我还能是谁啊?这个房间又没第二个人。」说着,我从後面抱住杜姐 姐,胸口紧紧地贴在杜姐姐的背上,双手环过杜姐姐的身子,很自然的放在杜姐 姐的小腹上。 「一一。」 「什麽?」 「你的……你的……你的那个……东西贴着我在。」 「那个……」我突然明白杜姐姐指的是什麽。因杜姐姐和我的身高差不多, 所以当我们两的头都枕在枕头上时,刚好我的肉棒贴在杜姐姐的屁股上,由於刚 刚抱的有点紧,角度又刚刚好,所以我的肉棒不仅紧贴着杜姐姐的屁股,甚至还 陷进了杜姐姐的股沟中。 「杜姐姐,你害怕?」我用自己的腿盘住杜姐姐的腿,好让我们的身子贴得 更紧。 「不……不怕……只是有点……」 「有点什麽?」我的手不老实的往上一移。 「啊!」杜姐姐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胸部,可是已经晚了,杜姐姐摸到的是一 双罩着自己双乳的大手。 「怎麽样?」我明知故问的问着未经人事的杜姐姐。 「你!刚刚还挺好的,现在怎麽就爱欺负人?」杜姐姐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什麽啊?」我故作不解,同时,我的魔手已经慢慢的往下伸着。 「呜!」当我触摸到杜姐姐小腹下面的阴毛时,身子又是一抖。 杜姐姐的下身以前有几次隐隐约约看到过,这次摸到了才知道杜姐姐的阴毛 竟然如此之多。从小腹下面的三角地带开始,一直到小穴全长满了厚厚的阴毛。 杜姐姐的阴毛又长又卷,慢慢的覆盖住了她的整个阴部。这时的杜姐姐的小穴已 经微微的湿润了,还有一些淫水已经沾在了阴毛上。 杜姐姐抓住我的胳膊象征性的想要拉开我的手,但是却使不上一点力气。无 奈,只好松手道:「一一,温柔一点。」 「放心,交给我吧。」我从背後咬着杜姐姐的耳朵说道。 「唉。」杜姐姐叹了口气。 「杜姐姐,我的手冰吗?」我的手在杜姐姐的阴道口四周摸索了一阵问道。 「嗯,不冰。还有,这时候你还要叫我杜姐姐?」 「额,」这时我才会过来进屋之後我一直都叫的‘杜姐姐’。「嘿嘿,不好 意思啊,我叫习惯了。丫头!」 「嗯。」 我正要动手时就听见杜姐姐叫我,「一一。」 「嗯?」 「我……我不懂该怎麽做,所以……所以剩下的就都交给你了。」说完这话 ,羞得杜姐姐满脸通红。 「不交给我,还能交给谁?」说着,我把一只手指探进了杜姐姐的小穴。 「你干嘛发抖啊?」我在杜姐姐耳边明知故问道。 「……」杜姐姐没有作声。 「你在害怕?」我一边故意的问着,一边轻轻的摸着杜姐姐的小穴的肉壁。 「你干嘛这麽坏,这个时候了还要欺负我?」杜姐姐的声音都开始有点颤抖 了。 「那……你让我欺负?」我一边说着,一边故意翻开杜姐姐的阴唇,在杜姐 姐的阴核上摸了一下。 「呜!」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杜姐姐有点受不了,「我……我……我……」杜 姐姐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说出口。「你要怎样都……都随你便啦。」 我收回手,把杜姐姐翻到正面朝上,然後把杜姐姐压在身下,撑起身子,双 手将杜姐姐的双手按在床头。「那我就把你怎样咯!」然後用灼热的目光盯着杜 姐姐的眼睛。 即使在昏暗的房间中,杜姐姐仍旧感受到了我灼热的目光,忙把头侧向一边 。我扶正杜姐姐的头,然後在杜姐姐轻微的抵抗中把舌头伸进杜姐姐嘴。两条舌 头就这样纠缠在一起,不断地将自己的舌头上的液体沾染到对方的舌头上,不断 地允吸着对方的嘴唇,不断地交换着两人的津液。直到一丝口水顺着杜姐姐的嘴 角滑下,杜姐姐躲开我的攻势,吸了吸嘴角的津液。 突然。两人都静止了下来,我盯着杜姐姐的眼睛,杜姐姐也盯着我的眼睛, 两人都默不作声的盯着对方,不说一句话。 过了半响,「你看什啊。」杜姐姐把头往边上一扭。 「看你的眼睛,还能看哪。」 「油嘴滑舌,和小露一样。哼!」 「嘿嘿。」我俯下身,「我就给你试试我的油嘴滑舌。」 「干嘛啊?」杜姐姐还没明白我要干嘛,就感觉得自己的脖子被柔软的东西 触碰着。「好痒啊。」 我顺着杜姐姐的脖子往下亲吻,停在了杜姐姐的锁骨上。杜姐姐的身子整体 偏瘦,所以脖子下面的锁骨显得很明显。我的双唇包住杜姐姐的锁骨轻轻地允吸 着。 「丫头,你的锁骨好性感。」 「啊?」杜姐姐一愣,「我……性感?」 「当然啦,你的锁骨很漂亮呢。」 「……谢谢。」 「噗,这种时候你说什谢谢啊。」对於杜姐姐的语无伦次感到好笑。 「额,没什啦,你当没听见好了。」 「不过这时候的你真的很性感哦。」 「……」 「没有人会觉得一个身材这麽苗条的美女不性感的。」 「……」 「而且还是一丝不挂的美女。」我适时的补充了一句。 「下流!」一直不说话的杜姐姐终於被我逼着说话了。 「嘿嘿,你说我是下流啊?那我就下流给你看。」说完,我的嘴巴继续往下 移。 「别碰那!」杜姐姐惊呼道。 我含住杜姐姐的乳头完全不理会杜姐姐的惊呼。然後还开始轻轻地吸着杜姐 姐已经变硬的乳头。 「别……别吸,好难受。」 我埋头吸着杜姐姐的乳头,仿佛要从未经人事的杜姐姐的乳房吸出甘甜的乳 汁一般。 杜姐姐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已经开始全身不住的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