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女靠在一株花树之上,心想过儿这义父为人极是无赖,转过头去懒得再去 理他。 不料背上突然一麻,原来欧阳锋在她背心穴道上点了一指,这一下出手奇快, 小龙女待得惊觉想要防御,上身已转动不灵。 欧阳锋跟着又在她腰里点了一下,笑道:小丫头,待我传完了我孩儿功夫就来 放你。 说着大笑而去。 而杨过正潜心思索,竟毫不知小龙女被袭之事,随着他渐渐走远。 小龙女麻软在地,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自己武功虽高,终究是少了临敌的经验 。 於是潜运一口气向穴道冲袭几次,想要自解穴道。 岂知两处穴道不但毫无松动之象,反而更加酥麻,不由大骇。 原来,欧阳锋的手法刚与九阴真经逆转而行,她以正法冲解,竟然是求脱反困 。 试了几次,但觉被点处隐隐乍痛,当下也不敢再试,心想那疯汉传完功夫之後 ,自会前来解救。 她仰头望着天上月色出了一会神,不久便倦极合眼睡去。 也是小龙女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想不到此刻在不远处的草丛後,正有一双眼睛注视 着发生的一切…… 原来恰好这天晚上天气燠热,重阳宫的道士尹志平吃过晚饭後,便回房做晚课 。 他一面念经,脑中却只有早几天和赵志敬撞破小龙女与杨过在後山花丛中练功 的情形。 一想到那天见到他俩赤身露体的样子,他脑中顿时满是小龙女那白皙的雪肤, 根本不能集中精神念经。 於是他又溜到了後山…… 刚到後山,他便见杨过正被一个怪人拉着走向树林的另一边,定睛一看,那人 竟是西毒欧阳锋! 他吓了一跳,赶忙躲到草丛後,这时他又遥遥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小龙女,不由 心神荡漾起来…… 只见小龙女身披一袭轻纱般的白衣,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犹似身在 烟中雾里。 她身上没有任何珠玉宝饰,然而在朦胧的月光掩映下,那一身柔和的雪白更衬 得她飘然如仙,就象雪里的梅花一样,清丽高洁,孤傲冷,冰肌玉骨,端的美到了 极点! 她那清丽绝俗的秀脸略微有些苍白,没有涂抹一点胭脂粉黛,两弯又细又长的 柳眉几乎穿入云鬓,一双深邃的眸子象雪山下明净清澈的湖水。 映着皎洁的明月,她那恬静的脸上出奇的平淡,出奇的含蓄,不见半丝颦笑, 眉眼间透出一种清新冷,给人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就在这时,尹志平看到了令人惊异的一幕:杨过刚刚走出树林,欧阳锋竟回身 将小龙女封住了穴道,而杨过并未察觉就被带走远了。 看着惊为天人的小龙女静静地躺在花丛边的草地上,他心中登时一阵狂跳,一 缕邪念突然闪过了脑际! 他躲在远处观察了很久,却又不敢走近,害怕被小龙女发现,因为她的武功远 在他之上。 他又等了一会,仍不见小龙女稍有移动。 他突然想到欧阳锋的点穴功夫一定十分独特,否则以龙姑娘的武功,怎麽会冲 不开被封的穴道呢?心中顿时胆壮了不少!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手绢…那是前几天他在花丛撞破小龙女和杨过练功後拾到 的,上面粘有小龙女贴肤的香味,几天来,一直让他魂不守舍。 他仍有些胆怯,怕被小龙女发觉是他,便先俯伏在地上慢慢向小龙女爬过去。 一近身,他赶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手绢蒙住了小龙女的双眼! 小龙女仍然一动不动,只有胸口在微微地起伏,一时间令尹志平看得痴了! 他还从来没有在这麽近的距离看过心中朝思暮想的女神,於是大着胆凑近了小 龙女美丽的脸庞,细细地欣赏着…… 龙姑娘真美啊! 她一定比那位号称“中原第一美人”的郭夫人黄蓉更美上百倍千倍! 饶是用尽世上所有的词句,也不能形容龙姑娘那绝世的风华! 那是一种惊人的美,超凡脱俗的美! 世上的美人虽多,若在她面前一比,便都成了泥土。 世俗的美最多令人沈迷,但龙姑娘的美却美得不可比拟! 任何人看她一眼,在惊为天人之余,目光会马上收回去,因为你会为她的圣洁 高贵而胆怯。 尤其在她眉梢、眼角凝聚着的那一种混合了孤傲、清幽的气质,使得她的美真 、真无法形容! 望着小龙女那张清丽的秀脸,尹志平心头突然一阵微妙的跳动,周身血液也登 时加速,眼中射出一股欲的火焰! 他壮着胆子将双臂一围,抱住了小龙女! 只见小龙女全身一震,吓得他心要跳了出来,全身都僵住了。 但稍等片刻,尹志平见小龙女仍是一动不动,加上小龙女身上散发出一种汇集 了百花精华的兰馨幽香…… 一时间更是意乱情迷,便斗胆将嘴吻在了她的面上! 正昏睡着的小龙女娇躯被人紧抱,立时惊醒过来!眼上微觉有物触碰。 她黑夜视物如同白昼,此时竟不见一物,原来双眼竟被人用布蒙住了。 她想擡手去揭蒙眼之布,却是酸软无力,那手全似不是自己的手了,随觉有人 张臂抱住了自己。 这人相抱之时,初时极为胆怯,後来渐渐放肆,渐渐大胆,但觉那人以口相就 ,竟亲吻起自己脸颊来! 小龙女惊骇不已,欲待张口而呼,苦於口舌难动。 她初时只道是欧阳锋忽施强暴,但与那人面庞相触之际,却觉他脸上光滑,决 非欧阳锋的满脸虯髯。 她心中一荡,惊惧渐去,心想原来杨过这孩子却来戏我,不禁羞急交加,一时 间不知如何是好? 尹志平抱着了小龙女,双臂与半个身子都与她紧紧相贴,耳鬓磨,幽香缕缕, 有一种如玉如冰的感觉。 尤其是小龙女吹气如兰,芬芳沁脾,令他仿佛沈浸於温香之中而为之颤抖,欲 火渐渐上升,便放胆在小龙女的面上乱吻起来! 小龙女感到一股热呼呼的气息吹在脸上、额上,感到一阵昏眩,心中喃喃叫着 :过儿,不要!不要……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出声,”杨过”的嘴已重重封住了她的双唇。 她将嘴唇紧紧闭着,紧张地提防着他的亲吻。 其实她用不着提防,他只是用嘴唇笨拙地碰触着她的双唇,在上面轻轻滑动着 ,摩擦着…… 她紧紧抿着小嘴试图抗拒,想别开头去回避他进一步的探索,可是她象被绑架 一样,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情势不利於她…… 虽然小龙女内心仍旧倔强不屈,可是“过儿”那紧搂住她的双臂让她开始觉得 昏眩,无法喘息,那两片饥渴吻着她的双唇使她晕选热,柔弱无力。 她被迫向“过儿”屈服,放柔了双唇,启开了贝齿,让“过儿”把舌尖伸入, 在她芬芳的口腔内探索,一次又一次,那条灼热的大舌头扫巡、卷裹、吮吸着她的 舌尖…… 吻着吻着,尹志平感到小龙女的鼻息渐渐加重,呵气如兰,他鼻中尽是小龙女 扑鼻的体香…… 他只觉血流一下子冲向脑门,双手开始在小龙女全身上下不停抚弄着。 当接触到她起伏的胸脯时,他更是感到全身血气如沸,心中乱作一团。 最後他一咬牙,伸手去扯小龙女的腰带…… 小龙女不知“过儿”今日为何突然变得如此轻佻放肆起来,不但将她搂在怀里 ,双手不停在她全身上下抚摸着…… 而且他的双手越来越不规矩,竟将手抚向她的乳部,并逐渐往下摸去,开始替 自己宽衣解带! 不!少女的本能令她在心底急叫了出来。 小龙女此时很矛盾:欲拒之,可是全身乏力﹔欲从之,又感到“过儿”今日的 举动着实有些古怪。 可是她此际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其所为,不由得又是惊喜,又是害羞,那彷 徨与羞赧的双重反应令她无所适从。 就在这似愿还羞的情形下,任“杨过”上下其手,宽解罗衣,轻分衫带! 尹志平那蠕动的手指触及到小龙女的罗带,心跳得却越发厉害,几乎要脱腔而 出! 一抖之下,他将手又缩了回来。 虽然他每日每夜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就是获得龙姑娘的青睐,可是真当他可以 如愿以偿时,却开始胆怯了。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极力设法安定下跳动的心神。 虽然闭上眼只是一瞬的时间,然而他却觉得漫长得无法忍受。 杨过和欧阳锋就在不远的山後,而且错过今宵也许就再无机会了,他忽然壮起 胆来开始行动了…… 小龙女放平在草地上,就象将圣女摆上祭坛一样的庄严。 他轻轻解开了小龙女的腰带,然後轻轻翻开了她那雪白的衣衫,露出一件月白 色的内衣。 他又缓缓剥开她的内衣,象是剥茧子那样轻柔而细心。 夏天的衣裳是非常简单的,很快,内衣也被他徐徐揭开…… 罗衫轻揭,首先展现的是那美玉般的晶莹削肩,往下看去,内衣之下是个杏黄 色的肚兜,一双晶莹如玉的雪臂露了出来! 在那冰雪般的左臂肩下三寸,一颗猩红的守宫砂眩然入目! 尹志平虽是清修道士,但道家并不忌学房中之术,他又是重阳首徒,对医道有 极高造诣,一看这颗猩红的守宫砂便知,这分明意味着龙姑娘仍是冰清玉洁的处子 之身! 他想使自己冷静下来,然而眼前那颗猩红夺目的守宫之砂却令他如遭雷击,心 中一阵颤抖,禁不住又闭上了眼睛! 他迟疑了片刻,小龙女体上那一缕缕的处子幽香令他一颗心不自禁地怦怦而跳 。 他睁开眼来,双手微微发颤,伸到小龙女纤细的颈後,小心解开她肚兜的细带 结,然後颤抖着双手,揭去了小龙女的贴身亵衣! 像冰雪一样眩目的雪白肌肤和乳酪般的胸脯马上暴露在他眼前! 他痴痴地凝视着,却怎麽也不敢用手去触摸了…… 小龙女一直秀眉双蹙,紧紧闭着双眼,又羞又怕地感觉着“过儿”为自己宽衣 解带! 虽然她久居古墓,心如净水,全然不懂世俗间的那些礼教观念,可是她想到自 己是过儿师傅的形象将要被破坏,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她几次想扭动腰身,意欲挣紮,却总感到全身乏力,动弹不得。 突然间,她感觉一阵微风吹在自己的胸上,颇有些寒意,意识到自己的前胸已 然赤裸了,一急之下,昏了过去! 尹志平被眼前见到的景象惊呆了。 朗朗月色照映着龙姑娘那绝美无伦的处子躯体,雪肤凝脂,柔骨冰肌,美丽得 象一朵出水的白莲! 那长长的脖颈,白皙细腻闪烁着柔光,双肩削瘦而圆浑,纤臂如藕,一搦可握 的腰肢如弱柳迎风…… 连同那高高耸起的俏丽乳峰和凹凸有致的玉腹,腻白如雪的柔嫩肌肤,形成了 圆润光滑的身体曲线,无不闪烁着青春少女所特有的美丽之光。 尹志平虽然从未见过女人的胸乳,但他敢肯定龙姑娘的乳房是世间女子最美丽 的! 小龙女的胸脯不算很丰满,可是凝脂如膏,显得丰润雪嫩。 那一对俏丽可人的乳房不大不小,紧凑而饱满,尖挺挺的弹性十足。 那柔滑的乳肌白得象凝脂一般,而酡红的乳尖上,淡红而化开的乳晕象两朵衬 在雪峰上的红梅,极美…极动人。 两粒娇小的乳头呈现的粉红色,仅有绿豆般大小,衬着小铜钱大的乳晕,在溶 溶月色照映下,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尹志平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双腿在小龙女身边跪下,将小龙女的身子在草地上 摊平,用手指轻轻抚弄着她的四肢,她的长发…… 直到抚平最後一络发丝,然後慢慢伏下身体,开始一寸肌肤一寸肌肤地吻着小 龙女的身体,象吻着花瓣一样轻轻地用唇触碰着…… 小龙女渐渐回过神来,朦胧之间,隐约觉得椒乳上湿润微温,有物含住鸡头肉 不停地吸吮,顿时芳心一惊,玉掌握紧! 她暗暗心忖:过儿他怎可以如此放肆? 一时间燥得粉脸滚烫,秀颈红??热,却又动弹不得,只好任由他摆布! 她完全迷乱了,一种母性的温柔,使她不忍去推开“过儿”,何况她要推也推 不开。 另一种女性的本能,却使她身体自然有了反应,全身开始发热发抖。 过儿将头伏在她酥胸上不停地吸吮,舌尖软绵绵的贴紧在玉肌上,每一次吸吮 都震荡到她灵魂的最深处! 像是绝妙的乐手,拨动着她每一根纤细的心弦,那感觉又苦楚又舒泰…… 她身下的青草柔软而细嫩,而“过儿”的亲吻却是炽热而贪婪,他的舌头滞涩 、柔软,百般逗弄,不存在丝毫的怜悯。 一阵阵的奇痒和酥麻令她全身微微颤竦起来,燥热而难过,这种奇妙的感受是 她从未体验过的,足以令她若痴若醉,意乱情迷。 她不知怎麽办才好,简直恨不得一掌将“过儿”推开…或是让他压到身上来。 她扭过头去,似想埋到草丛里,双手紧紧攥住了草叶,绝望的喘息近乎啜泣, 玉腿开始不安地微伸又缩…… 尹志平见小龙女的身子随着他的摆弄象发高烧似的不住地颤抖,呼吸也渐渐粗 重,却并没有对他的轻薄进行抗拒,胆子顿时壮了许多。 他更加清楚,龙姑娘的这种敏感反应证明她还是个蓓蕾未绽的黄花少女,她与 杨过那小子确实没有苟且之事,甚至可能连亲吻都不曾体验过。 现在自己有幸能成为第一个与龙姑娘亲热的男人,真是福从天降…… 他一口含住小龙女的鲜嫩乳尖,手掌开始在乳房上大力地抚摸挤揉,欺霜赛雪 、象绸缎般腻滑的香肌雪肤,几乎被他揉破! 小龙女感到“过儿”的每个指尖都象通了无比的热流,这热流透过手掌,汇成 一股强烈火焰,燃烧着她的心口,燃烧着她全身的各部分…… 她又羞又恨又急,想到自己任由轻薄,一阵委屈,星眸半启,数点珠泪粘湿了 蒙眼的手绢…… 尹志平感觉自己的阳物已胀得很大,在裤子中顶得很难受,处於亢奋状态的他 猛地把手从小龙女的胸脯上滑下去,触向了她的裙缘…… 小龙女嘴里发出呜呜的喘息声,秀臀微扭,柳腰乱摆,似在乞求他不要再继续 …… 但此时尹志平不再犹豫,任由小龙女在他的膀臂内扭动挣紮,右手径直向下探 去! 他在小龙女的裙带上搜寻着,摸索着,终於寻到了带结,立刻不加思索地解开 了系在腰间的绢带! 这时候,小龙女最後一丝力气也没有了,她闭上眼睛,瘫软在草地上,一任“ 过儿”摆布了…… 尹志平把心情敛定片刻,徐徐回手,轻轻褪去了小龙女的下裳,一缕奇香马上 迎面扑来! 清新的世外桃源开始吐露,他看到了那白皙修长的玉腿,桃红色的小衣…… 这一刻,他完全忘乎所以了,近乎疯狂地将手伸到小龙女胯间,快捷地揭去了 小龙女身上最後剩下的那件小衣,揭开了一个根本不属於他的秘密…… 月光照来,一尊玉雕冰琢的少女迷人胴体敞开在茵茵草地上。 曲线玲珑,凹凸分明,纤臂似藕,玉腿修长。 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 一痕微透,双峰并挺,那一对新剥的鸡头肉粉白相间,宛如两点红玉﹔平滑的 小腹,窄窄的腰身,还有那渥丹微吐的销魂地带,半隐半现…… 尹志平眼直心跳,被这美妙而从未见过的景色迷住了。 他定定地瞪着小龙女的处子幽境,那细滑幼嫩玲珑剔透的桃源秘境,就象是用 宝石雕刻的,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美景呀! 小龙女身材有些瘦,但是也并不算太瘦,骨很小,而应该丰满的地方却很丰满 ,尤其是盘骨附近。 玉脐浑圆,镶在平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一双玉柱交汇处,桃绽堆起,红沟毕现 ,双扉紧闭! 那淡淡的柔毛仿佛娇嫩的雏草,很整齐,很纤细,由最幼细的,几乎是丝一般 的柔毛组成。 那茵茵的柔丝十分听话地覆盖在两片花瓣一样娇嫩的粉色肉唇周围,微微隆起 的花蕾含苞待放,一条小溪将花苞一分为二,直通幽谷,浅沟之中,正沁出淡淡的 清香…… 小龙女第一次懂得了,当一个女子裸露出身体躺在那里面对一个男子是什麽感 觉。 虽然她心中还隐隐约把过儿当作个孩子,可是她突然又想起了当年答应孙婆婆 的诺言,这些日子来,她在心底已暗暗将过儿当作一个可以托付的男人了。 虽然她对“过儿”今天的行动隐隐有些不快,但更多的只是感到有些突兀,有 些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她微闭双眸,沈浸在无限的幸福中,默认了“过儿”的肆 意轻薄。 这是一种真正敞开自己,接纳对方的感觉,一种准备把自己奉献给对方的感觉 ,一种象醉了酒晕乎乎的感觉…… 尹志平看得呆了,但觉心跳加速,全身火热,凝视着伊人不语。 此时,原本就美貌动人的小龙女,在他眼里更是赛过了广寒仙子,月里嫦娥。 一时间他心猿意马,欲火中烧,胯下那根长枪早已高高举起,点头示威。 激情之下,他开始更加疯狂地亲吻小龙女的身体,同时双手也在她身上游动起 来,翻山越岭,探幽访微…… 小龙女只觉“过儿”的手就象一团火一样,凡是他手掌所抚之处,莫不有一种 酥麻的感觉,从胸部游移到腰部,又滑过了她的小腹,紧跟着,竟向自己的胯间探 去! 它在她的大腿内侧激起一线无法描述的热流流遍全身,使自己的心脏产生了一 阵阵的悸动,一声情不自禁的呻吟冲出了她紧咬的唇角…… 她感到“过儿”的手指在她的小腹下部和双腿根部游绕了一会後,突然深入了 她从未有人碰触过的禁地! 双腿已被分开,她就是想夹也夹不紧了…… 她只觉“过儿”的手指如游龙戏珠般曼妙而奇异,在自己一向视为禁地的私处 不断游移,使得自己如醉如痴! 她的心在飞扬着,甜蜜着,震颤着,她感到羞涩,感到委屈。 然而她自信自己是完整的,且让他慢慢验明身子罢,这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 刻! 然而她却没能想到,一向对自己敬畏有加的“过儿”今天为何会变得如此轻佻 ,放肆,大胆! 尹志平听见了小龙女咽喉里产生的断续的声音,感觉到龙姑娘的身体在他的抚 摸下产生的颤抖,两腿在他的抚摸中动了动又放松下来,胆子更壮了! 此时此刻,就算用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会停下来了。 他注视着龙姑娘白嫩嫩的小腹下粉色纯洁,紧紧闭合着的处子肉缝,手指渐渐 游移了上去…… 他试着用手指轻轻挑开龙姑娘的美丽花瓣,但一松手,花瓣又重新紧紧合上… … 他只有用两指轻轻分开那两片美丽的花瓣,然後用另一手的中指试探性地一点 点深入小龙女那未经世故的花瓣中…… 他看见龙姑娘那清丽的娇躯猛地抖了一下! 她虽然不能动弹,不能言语,但他猜想她一定也是很舒服的。 因为他看到龙姑娘鼻息渐渐加重,呵气如兰,浑身上下都浮现出一种荷花一样 的粉色,感觉到有滋润的液体浸入他的手心…… 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指再深入半寸,停在小龙女那娇嫩异常的贞膜前,呀!那种 紧凑的感觉令他兴奋不已! 他看到清凉的处子汁液自龙姑娘的秘穴潺潺泌出,食指粘满了珍奇的琼浆玉液 …… 他兴奋地抽出指头,用舌头舔了一下,那蜜液比上次龙姑娘扔给他的那瓶玉蜂 浆还要香甜…… 即便象小龙女这样久居古墓,清心寡欲的少女也再无力抵御这女性的本能反应 ,娇躯一阵酥麻,如身落波涛汹涌的急流中,快要被狂涛吞没了! 她十指胡乱抓动着,想要抓住什麽,不使自己被冲走,可是她仅能揪到身下的 青草,这是她唯一可以依凭的救星了! 突然,她感到双腿又被分开了,同时,她感到“过儿”那厚实热烈的嘴唇竟然 重重地压到了她的隐秘之处! 而且她感到他的舌头也伸出来了,一如蛇信般妖异地在自己那羞人的地方追逐 翻滚,令人无法自持! 不…她感到委屈而羞愧,脆弱而无助地在心底低喊…… 她好怕!但“过儿”的索求更加激烈大胆! 一个比一个更疯狂滚烫的热吻吻得她浑身轻颤,双颊红醉人…体内似有一股猛 烈的火苗就要爆发…… 尹志平将头埋在小龙女暗香袭人的胯间,双手珍惜地捧住了她的秀臀,只见龙 姑娘那娇嫩异常的花瓣之间,水汪汪的秘穴深处,隐隐有一粒红可人的小红豆,正 在微微颤动着…… 他越看,心里就越是动荡,伸出舌头在那颗小红豆上舔了一下,只见小龙女全 身猛地一颤,蜜穴更是猛地收缩一下! 他越发兴奋了,俯下头去,火热的双唇疯狂地在龙姑娘的神秘花园辗转摩挲, 舌尖不住地往那柔软甜蜜的花唇上反复舔动着,吮吸着…似在品尝人间第一等美味 般不忍离去…… 他心中十分矛盾,一方面庆幸自己终於获得了和梦寐以求的女神交合的难得机 会,一方面理智又告诉他这是丧尽天良的兽行,真是两难呀! 他想到自己是全真教的大弟子,将来极有可能荣登掌教大位,可是天人般的龙 姑娘那白如冰雪的玉体正毫不设防地横陈在他眼前,又着实令人心痒痒的…… 随着他的急促呼吸,一种生理上的冲动战胜了理智的压抑,他很快地将全身衣 服脱光。 下面的阳物虽非兼人之具,却早已硬挺挺地不停跳动! 他再也无法抑止多日来内心对小龙女的仰慕和幻想,那神秘的禁区就象一团雾 ,象一块磁铁,深深吸引着他。 他突然一改往日的胆怯,粗暴而专横地伏到了小龙女的玉体上! 他粗暴地分开小龙女的双腿,不住地喘着粗气,然後将阳具伸向少女那最神秘 的地方,寻找着方向…… 尹志平虽是渔郎初问津,好在此道原本就无需传授,找了半天,那颗小头终於 找到了入口。 只是入口太小,双扉紧闭。 他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拨开了双扉,将阳具顶在了小龙女的阴户上!此时小龙女 抖颤得更加厉害了。 她感觉“过儿”向来轻怜蜜爱的态度蓦地消失了,粗暴而野蛮地向她压了下来 ! 她想推拒,她想喊救命,她想…… 但是…这一切都来不及了,他的身子已丝合缝儿地压在了自己身上。 当她的双腿被分开时,她更加恐惧了,一颗心紧张得几乎要跳了出来…… 她感到自己的下体被一根又硬又烫的异物摩擦着…… 突然,那根异物向自己羞人的地方推进了…顶住了…… 她猛觉自己那从未被人光临过的洞口被那根硬硬的东西捣撞了几下,一股从未 有过的酥酸立即袭上全身! 尹志平无师自通,却也不敢莽撞,而是轻轻地掀起小龙女的双腿,跪在她的两 胯之间,小心翼翼地校正着位置,将阳具顶在小龙女的阴户上…… 等那两片紧闭的花唇含住了他的龟头後,才开始慢慢研磨滑动起来…… 小龙女全身猛地一震!被掀起的双腿不住地颤抖! 她感觉自己的羞人之处被塞住了,有颗象蛇头一般滚烫火热的东西挤进来了! 老天!钻进来了…… 她恐慌极了,惊颤极了,她那美丽的秘处经过这大军的洗礼,血液迅速地流动 ,激成了高度的充血状态。 随着孤军深入蠕蠕而动,她渐渐感到有些酥痒,忽然有一种花蕊被金针挑破的 感觉,不由:啊!的一声轻呼! 经过一番轻研慢磨,尹志平感到尘柄就象被一团有湿度有热暖的软棉花擦得酥 痒难当,几乎就要喷射而出。 他强自长吸了一口气,运气丹田,方勉强使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 待继续前行,一片极具弹性的暖热障碍阻住了他的推进…… 他忽然领悟到,那一定就是道家所说的处子玉理(处女膜)了! 一时间,浑身的热血涌向尘柄,他再也无法保持理智了! 他正想直捣黄龙,真正进入小龙女的身体之时,却看到小龙女浑身颤栗,双手 轻擡似欲推挡,口中更是发出了仿佛央求他缓一缓的呻吟…… 他心中突然生起一种罪恶的快感,因为心中的女神就要被他真正占有了! 与此同时,他心中又升起一丝歉疚,一丝怜惜的念头,再一次控制住自己的急 切。 一边轻轻压服对方的双手,一边以一种更雄健更克制的方式反复试探着,开拓 着,尝试着…… 每一点点退退进进中完成的推进都那麽细腻,那麽敏锐,在小心翼翼中完成着 对小龙女的进入! 小龙女恐惧而又紧张地感觉着下体象有条蛇在急切地钻入!被钻了一次,两次 …… 她已数不清了,她只感觉到有浅有深,时快时慢! 昏晕、痉挛、飘荡、快美、痛楚、酥痒兼而有之,一齐聚拢了过来。 这奇妙的感受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她不禁紧张地绷紧了身子,让那敏感而又隐 隐的疼痛一点点被克服,一点点被突破,象一张被撕开後又被粘上的白纸,再一次 次被撕开…… 这时尹志平已是情潮高涨,再也顾不得小龙女的感受了。 他猛一挺腰,在小龙女一声疼痛的,不能克制的,压抑的呻吟声中,最後一个 突破实现了,他一下子将整条阳具都插进了小龙女那又紧又窄的小小玉洞里! 小龙女从小在古墓里长大,师傅和孙婆婆又都是未经人事的老处女,故她对男 女情事所知实在有限。 正当她以为男女云雨之事就是那浅尝即止的顶撞之际,突然感到下体仿佛被猛 地撕裂了开来! 紧接着,她感到自己那羞人的地方象是被插进了一条粗大而又滚烫的蟒蛇,长 长的直达自己的身体深处! 一阵剧烈的,从未经历过的刺痛从下体传来,小龙女不禁发出了一声痛楚的呻 吟,情不自禁地擡起了原已软弱无力的一双玉臂,紧紧抓在“过儿”的背上,一时 间香汗淋淋…… 尹志平感到随着自己的全部进入,龙姑娘在自己背上抓出了血痕,然後又骤然 松开,一种艰难的呼吸从她的口中带着叹息长长地吐出。 再低头看去,皓月的光辉把龙姑娘的下体照得通明,斑斑落红染在白玉般的下 体四周,犹如散开的牡丹…… 他为自己终於占有了心中仰慕已久的女神而激动不已,紧紧地搂住了小龙女颤 抖着的身子,两人的汗水印和在了一起…… 他把阳具固定在小龙女的身体深处,然後激动地吻着她那泪水与香汗混在一起 的湿淋淋的秀脸,在她那俏丽的双峰上大动其手! 在一种大海颠簸般的狂荡之中,他觉出了龙姑娘身体的苗条、柔韧和青春饱满 ,觉出了龙姑娘在接受中隐含的对抗。 正是在这种生机勃勃的对抗中,女性生命的全部气息迸发出来,象一朵娇的鲜 花正在绽放。 在平伏、压迫这大海般的起伏中,他感到了自己的强壮有力,体会到了自己重 量的优势,体会到了占有的兴奋和快感。 这使他更加雄健,更加勇猛起来! 他再也顾不上龙姑娘的感受,开始疾速抽动起来! 小龙女被“过儿”刚才那用力一顶,已把从未经人事的花径撑得满满的。 她虽觉体内胀痛难抑,可是为了不扫“过儿”的兴,只好暗暗咬紧牙关,屏息 含羞忍受下来了。 但她的花房内本已是空前爆满,突经“过儿”疾旋抽动起来,立即被扯动出一 阵阵的裂痛,疼得她的额上立即迸出了香汗! 云雨之欢本是人类生命的本能,可是此时对於小龙女这位冰清玉洁的古墓圣女 来说,却是一种极端痛苦的摧残! 她呻吟在“过儿”那狂热欲火的摧残下,羞苦地流出了两行泪水! 几年来朝夕相处孕育的,深藏在她内心的对“过儿”的感情,摧使她迷失了原 有的灵智,此时她已完全失去了主宰自己的力量,任凭这一场暴风雨的摧残、扫荡 ! 但可悲的是,她并不知道,正在她身上肆虐的并不是她的“儿”…… 尹志平一次次地进入小龙女的身体! 在他的抽动下,小龙女发出了一声声微弱的呻吟,高低跌涨,断断续续,听来 十分的悦耳。 尹志平在这种含着泪水的呻吟中焕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 使他象脱的野马一样在小龙女的胴体上更为狂烈地驰骋! 他的每一次插入,小龙女那两片娇嫩的花唇便被撑向两边,他的龟头摩擦着小 龙女那温暖而细腻的内壁,擦得他酥痒痒的,那滋味儿直由龟头传到他的心坎里… … 而他的每一次抽插都紧擦着小龙女的阴壁进出,他的阳具被小龙女奇窄无比的 花径夹得紧紧的,入去尽根,记记贴肉,每一插进都撑得满满的,不留一分在外! 小龙女的婉转娇啼在“杨过”的猛烈抽插中化为了浅浅的抽泣,她感到阴中疼 痛不已,不禁咬紧了牙根,微扭娇躯苦苦忍受着。 她的胸部剧烈地起伏着,面色苍白,香汗淋漓,泪水象泉水般流淌……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泓清泉,容纳着“过儿”的全部力量和野性! 终於,她在下身的一阵痛苦抽搐中,禁不住叫了出来! 尹志平狂热地在小龙女身上亲吻着,咬噬着,下身疯狂地抽动着! 他已全然顾不得怜香惜玉了,紧紧搂住了小龙女的纤腰,将阳具尽根插在小龙 女的花巢深处,上下左右、全无章法地狂冲乱撞,直插得小龙女的花房“啪啪”连 声,抽搐痉挛…… 突然,他只觉眼前一黑,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将他那肮脏、粘腻、热烫的阳液 全都喷射进了小龙女那纯洁的处子花房里…… 正在经历着人生从未遭受过的痛楚煎熬的小龙女感到身上的“过儿”突然发出 了一阵哆嗦,紧接着,一股激越的热流在她体内爆开! 她发出了一声无力的惊叫,立即觉得全身泛起一阵酥、酸、麻、痒的复杂感觉 …… 她心中一阵慌乱,无意识地抽泣着,但她的痛楚已很快地在“过儿”那疯狂的 喷射中转变成奇特的、无法自控的生理高潮…… 她羞愧地扭动、喘息、融化在“过儿”的狂风暴雨中,疲惫地睡着了…… 尹志平恋恋不舍地从小龙女体内抽出渐渐软缩的阳具。 月色如水,透过花丛照映在草地之上,洒下一片皎洁的莹光。 小龙女那白如羔羊的玉体横陈在一堆零乱的白绫衣裳之上,那雪白的裙带间, 粘染着斑斑血痕…… 他真想再来一次,但阳具偏偏却又软软的总硬不起来。 他害怕杨过和欧阳锋随时会回来,赶紧匆忙地为小龙女披穿上衣裳,然後慌慌 张张地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