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生意人,四海为家,自然见识过不少类型的小姐。不过最让我惊心动魄的还是在北京遇到的一位白领小姐。 前年夏天,小弟到北京一家着名学府附属的制作广播电视节目的公司打工挣钱。当时接了一个电视剧的後期制作,需要采购大批录音设备,於是找京城一家尅录音器材的公司联系,结果算下来至少要80万,那是我们预算的两倍。实在谈不下来,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报告我们的经理。 经理姓白,听说之後笑笑也没说什麽,只是拍着我的肩膀说,他和对方的王经理很熟,知道那个人有一个弱点,让我星期六晚上和他一起去陪那姓王的吃饭,再谈谈这件事情。我知道他是想用这个机会教教我怎麽做生意,就很高兴地准时赴约。 晚饭自然在东三环一家着名的酒店吃。对方只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经理王松柏,另外一个则是他们的会计姓楚。我们的白经理则带来了两个年轻的小姐,都刚刚20出头,都很漂亮。一个叫汪X晶,稍微丰满一点;另一个姓刘X玲,看上去还像个高中生,脸盘真漂亮,可就是身上瘦的像排骨,又瘦又高。 介绍之後我才知道,这两个小妞都是我们公司所属的那所学校的着名校花,也经常在我们公司打零工,和白经理都是多年的朋友,刚刚分到电视台去工作。 这一顿饭吃得很畅快,在座的四个男的都是生意人,自然很快混熟了,两个小姑娘不但不认生,而且非常外向泼辣,什麽笑话都知道,频频向那个王经理放电。我心里想︰不就是美人计麽,人家久经商场,难道还不知道这个?果然,对方虽然表现的对两位小姐很感兴趣,却也没什麽纰漏。 饭後,自然是去歌厅唱歌,歌厅的门厅里站着一溜坦胸露背的小姐,一看我们自己带着姑娘来,都露出很惊讶的样子。我心里想,真没意思,去歌厅还带女孩,又这麽好的小姐也不能叫,虽然那两个校花长得不错,也很外向,毕竟不能带上床。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歌也就唱得不痛快,而且弄得每个人都心里面痒痒的,出门的时候,我看那个王经理的眼楮在三陪小姐的胸前和下身转来转去的。 於是伏在白经理耳朵边上建议一会先送两位姑娘回家,然後去洗浴城玩玩。谁知道白经理一口拒绝。我心里颇为不高兴,心说还老江湖呢,连着点都看不出来。 出了门之後,白经理说大家好就没见面了,一起去打几圈麻将再玩一会,他借了一个朋友在郊区的别墅,很安静,不妨去玩麻将。大家立刻点头同意,我也放下了心,觉得通过麻将送给对方点钱,也不失为一种做法。於是一直向北,开车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一个高档别墅区,一栋栋独立的小别墅隔得很远,不必担心彼此打扰。 我们走进了其中的一座,打开灯一看,真宽敞,楼上楼下足足有将近500平米,二楼的一件屋子专门用来打麻将,一张能自动洗牌的麻将桌,宽大舒适的椅子,吧台酒柜,各种名酒,一应俱全。大家都很喜欢,立刻拉开桌子打牌。白王两位经理和两位姑娘上桌先打。我则趁他们商量规矩的时候给大家倒好了酒。这时候大家的酒量已经发挥了十之八九,说话声音也大了,说什麽也没有顾忌了。 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快喝高了。我正在到九的时候,白经理若无其事的来到我旁边,一边大声地说话,一边迅速地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把一些白色粉末到进两个酒杯里,轻轻地对我说︰“别紧张,是兴奋剂。”等到粉末彻底融化在酒里,才端过去,一杯给了王经理,一杯给了楚会计。 我正在纳闷,大家已经一饮而尽,我急忙再斟酒。这四个人嚷嚷了半天,大概是王经理想打得大一些,而两位小姐却说没那麽多钱,要打小一点。又喝了大概两杯酒的样子,还没有争论出结果,最後白经理一挥手说︰“那就这麽办,我和王经理100块一底,两位小姐20块一底。”两个姑娘还是说没那麽多钱,白经理立刻又加上一句话“没钱可以先欠着,凑够了1万块整数一还。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两位小姐已经占了大便宜,到时候要是还不出来,可得脱下一件衣服抵账。”王经理立刻大声叫好。 两位小姐半推半就声中,事情就这麽定局了。我知道好戏开演了,就很知趣地把楚会计引到另外一间屋子,让他看成人电视节目,自己走到其他房间躺下休息。 等我一觉醒来,看看表已经半夜两点了。偷偷向隔壁房间里张望,只见那个楚会计一边盯着电视上的裸体女人,一边偷偷地把自己的掏出来揉搓。别看他已经40岁了,在兴奋剂的刺激下,一根足足有一尺长,鸡蛋粗。正当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手淫的时候,静悄悄的楼上忽然传出了一声女人的尖叫。那个姓楚的吓得一机灵,赶忙收拾起自己的,向楼上跑去。 我立刻闪身藏在拐角处,没让他看见。只听见他呼地推开麻将室的门,一阵女人的哼哼声和男人的喘息声立刻清楚地传了下来。我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走上楼梯,只见屋子里面早已经成了搏斗场。两男两女捉对厮杀,王经理把体态丰满的汪X晶按在麻将桌上,两个人都已经一丝不挂,汪X晶双手分别抱住自己的膝盖,两腿分开,王经理站在桌子旁边,挺起的正好插进女人的阴门里,腰部一挺一挺地干得正欢。 再看里面的沙发上,也是一对光溜溜的男女。那个刘X玲趴在皮沙发上,屁股高高翘起。白经理则跪在她的後面,双手扶住她那瘦骨嶙峋的小屁股,一下接一下地狠狠捅进去,干得那小妞气喘吁吁的,真不知道白哥那麽粗的是怎麽插进那麽紧的阴道里面的。 看着这个场面,本来就春心荡漾的楚会计立刻绷不住了。就在这时,白哥也看见了我们,立刻招呼︰“一块来呀,这两个小妞上半身还闲着呢。”那姓楚的立刻脱光了衣服,跑到沙发上,双手捧起刘X玲的脸,把自己的往她嘴里插进去。那小妞开始後不愿意,摇晃着脑袋躲闪。可是她那小瘦脖子哪里拧得过男人的胳膊,几下子就被按住插了进去,本来就不大的嘴被堵住大半。 这下子,那女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立刻变成了呜呜的闷哼声。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白哥加快了频率,一下下地直插到底,每一次拔出来的时候都发出“波波”的声音。最後干脆半蹲起来,就骑在那小妞的瘦屁股上,硬梆梆的向斜下方的角度快速抽插,又插了几十下,猛地一插到底,眼看着上的血管暴涨,浑身抖动不已。那趴在沙发上的刘X玲也随之浑身哆嗦,插着的嘴大张着,“哈哈”地喘着粗气,口水顺着沙发的皮面直往下流。 就这麽僵持了半分钟,白哥轻轻地拔出,发出“砰”的一声。然後走到在门口呆呆观看的我,轻声说到“我的後车厢里有个小摄像机和数字照相机,你去拿来拍一些作纪念”。我说,“那人家让拍吗?”他却很轻松地说︰“没事,这两个家夥吃的兴奋剂会让他们对这一切全不在乎。 那两个女孩虽然没吃药,但是她们天生就是荡妇,把性交当成享受。你就是不给她们钱她们都干,何况还能赚钱。她们还在学校上学的时候我们就这麽一起玩过好多次了,那次都比这个刺激、比这次人多。你放心吧。” 我急忙从撤离拿来了摄像机。这还是我第一次拍毛片,感觉真刺激。我一口气拍了两盘带子,把这几个人的各种姿势都拍了下来。那两个男的果然一点都不理会,专心致志地玩女人,两个女人更不在乎,不但摆出各种姿势,还对着镜头挥手浪笑。 到最後,我也忍不住了,放下机器扑了上去。这时候汪X晶早已经被3个男人轮番干得受不住了,就那麽光溜溜四仰八叉地躺在麻将桌上昏睡过去,精液从叉开的双腿之间不住地往下流。 没想到那个瘦骨嶙峋的刘X玲居然还挺得住,而且好像越干越精神。於是四个男人自然围着她轮番大干。这时候只见她那中学生一般青纯的脸上露出痴痴的淫笑,一边笑还一边用力地配合着男人的节奏扭动腰肢,只见雪白的皮肤下面骨骼乱动。我先後在她的嘴里面和逼里面射了3次。 眼看就要天亮了,我们四个男人也觉得有些疲劳了。於是决定抓紧时间最後再干一次就上床睡觉,不过这次不是轮奸,而是大家一起上,看看这女人到低能同时玩多少根。精心研究之後,让刘X玲趴在地毯上,王经理仰面躺在她的身子下面,从下面插进刘X玲的阴道;白哥跪在她的屁股後面,由後向前,从肛门里插进去;楚会计跪在王经理的脑袋旁边,捅她的嘴巴。这样一来,就没有我插的地方了,只好让我跪在她的身边,让她腾出一只右手来给我打飞机,同时我还要拿着摄像机近距离拍摄。 也许是干了一宿太累了,也许是这麽干实在太刺激,刚刚开始没几分钟,刘X玲就开始浑身颤抖,一边吸吮一边发出“嘶嘶”的喘息。再干5分钟,这女人已经支持不住了,右手一松,用双手撑住身子还不住地抖动,那个姓楚的只好伸手托住她的脑袋,王经理也躺在那里一边玩她的奶头,一边撑住她的身子。 又过了片刻,那女人的身子越来越软弱无力,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原本茫然的眼楮渐渐地直翻白,一直淫笑的脸上也变得面无表情。突然之间,从刘X玲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啊—啊—”的野兽般的呻吟,雪白的皮肤上渗出一层桃红色,同时全身各处开始流出大量的汗水;一会功夫,只见这女人无神的双眼渐渐瞪圆,鼻孔大张,嘴里急促的喘息也停住了,口水、鼻涕、眼泪一起花花地流了下来。原本因为干了一夜而松弛的阴道肛门也在这时猛然收缩,紧绷了片刻之後随即松开,尿液和淫水喷涌而出,同时刘X玲紧绷的全身瘫软下来。 这突然的刺激让大家都感到极其刺激,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节奏,全力冲刺後进行了一起齐射,把已经不多的精液全部射进女人深处。 只有我坚守岗位把这一切都拍了下来。当3位精疲力尽的大哥回房休息之後,麻将屋里只剩下昏迷不醒的两个光溜溜的女人和依然硬挺着的我。 从小就听说如果勃起却不射精对身体有害,於是我也不管那麽多了,放好了机器就开始干。 刘X 玲的阴道里面已经灌满了大家的精液和淫水,我刚刚插进去就听到“波”一声,一股黄白相间的粘稠液体混合着空气,一下子从我的刚刚捅开的阴门里面涌出。不过又这些东西也有好处,就是又湿又滑,一点都不费劲。刘X玲像死了一样瘫在那里,任凭我抽插,随着我的动作不停地晃动。最後的紧急关头,我没能及时拔出,只好就这麽射进她的阴道深处,随即就趴在她的身上睡着了。 我们就这麽在这所大宅子里面鬼混了3天,最後那笔生意以40万成交。大家也都混熟了,後来还搞过好几次这样的聚会,一直到我离开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