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从事软件销售工作,毕业2年了,我的学校是一座垃圾民办学院,软 硬件设施都不完全,基本上所有选择这所学校的好学生,都会後悔,不过垃圾学 校也有垃圾学校的好处,平常学校管的不严,这样就造成了大量的情侣光天化日 之下卿卿我我,晚上更是旁若无人,走在学校的小树林,短短几十米,会惊起鸳 鸯无数。 大一就跑出去同居的学生也是大有人在,不过咱们暂且不说这个,我说的是 我跟我同学女朋友之间的事情。 我们这破学校,也不知道怎麽的,居然招了一大批省外的学生,比例基本能 达到省内4︰1吧,这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比例,其中,我们班就有3个江苏的 学生,我们宿舍就有1个,这男孩子叫张强,个不高,长的挺帅的,又能说会道 ,油嘴滑舌,一看就知道是个情场公子。 在宿舍第二天大家熟络一点了,就开始吹嘘自己高中搞定多少女孩子的艳史 ,我当时属于老实人,刚刚开窍,给我个女孩子,我都不知道插哪里的那种,他 说的做爱有多麽多少爽,听得我羡慕无比。 这一个学期,他又钓了我们班一个东北的女孩子,还是副班长,平常看着挺 开朗活泼的,不过张强说,这女的上了床,很是淫荡。 奶子很大,我还很不相信。 十一期间跟我们系江西一个风骚MM搞过国庆七天乐。 而我,很快就看上了我们班另一个东北的女孩子,这女孩子挺能聊天的,长 得一般,关键是特别善良,我很快就迷上了她,不过追了很久都没追上,其实想 想也是,一个从来没追过女孩子的乡下小男生,不懂情调,长得又不帅,也不会 说话,能追上才怪,追了有半年吧,没追上,也就心灰意冷了,我认他做了我的 姐姐,不要笑,往往学生时代都是这个样子,都想怎麽跟爱的人,搞得关系很亲 密,追不上也要弄个姐姐或者妹妹的称谓。 不过虽然没追上,在2年後的现在,前段时间,大约1个月前,跟我上了床 ,我们也不说这些事情,假如大家认为我写的还不错,关注的比较多,我在另开 一篇文章。 大学生活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寒假了,我跟张强相处的很好,过年的时候给 他打电话拜年,他告诉我,在家又找一个女朋友,小他一届,正在读高三,我笑 骂,「我日,高中生你也不放过?」。 他说,「我高中的时候不也没被别人放过吗?哈哈…」。 大一下学期,张强收敛了一些,没有在钓MM,一直跟高中那女孩子联系着 ,寂寞了就找我们那副班长出去乱搞一番(那副班长对他十分钟情,到现在还是 念念不忘。 )很快高考,那女孩子考了460多分,在江苏,已经大约可以上个挺好的 学校了,不过那女孩蛮痴情的,居然跟我同学来了我们这个破学校。 而且居然8月初就出发,自驾车边旅游边到的我们学校,我现在才有点明白 为什麽张强会一直对那女孩子那麽重视,原来家境那麽好,似乎她父母也是在政 府有点权力的。 女孩子的父母,在这住了几天,就回家了,于是张强就带着这女孩子来介绍 给我们这一帮朋友认识,初见曾晓琳,让我有种很惊艳的感觉,文文静静,不说 一句话,稍稍开句玩笑就脸红,说话跟蚊子哼哼似的,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长头发,拉直了紮个马尾,身高大约在1米6左右,不算高,不过挺瘦,身材比 较完美,我一向不喜欢波霸的类型。 只不过稍微有点黑,穿一个粉红色的T恤,白裙子,斜背着一个包,很是娇 小怯弱,能激起男人天生的保护欲。 张强请我们吃饭,席间我们让曾晓琳敬大家酒,曾晓琳唯唯诺诺,也不说话 ,我们也不好意思,就让张强代替了。 不过很快,让我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吃过饭之後,张强居然让我们帮他 搬东西,原来这孙子在校外租了房子了,打算同居,我很是纳闷曾晓琳那样子的 女孩子,怎麽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不过想到她不远千里,追随张强来到我们学校 ,那基本上什麽事情都可以解释了。 张强租的地方,是个我们学校旁边的小村子的一座小楼房,只有2层,上下 一共3间,上层隔开,一共是两间,下层一间大的。 张强想租1层的大房子,不过房东说,已经租出去了,所以只好住上层。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宿舍另一个同学,也交了个女朋友,住在了张强的隔壁 。 有一次,我这个同学神秘的跟我说,「张强他俩天天晚上都搞。」,我说, 「我操,你怎麽知道的?」 他说,「我天天晚上都能听到曾晓琳叫床,声音很淫荡……」 我说,「我日,你丫放屁,曾晓琳那麽文静的女孩子,能叫出口?」 他说,「我日,你不信哎,越是淑女的,在床上越淫荡,真的」。 这事情听过就过去了,我也没当真,只以为是他在YY,丝毫没打扰到曾晓 琳在我心里的淑女形象。 很快到了大二,我也交了个女朋友,于是我就跟我女朋友商量着出去外面住 ,主要是我很想尝试下做爱的感觉,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我女朋友终于答应我 的要求了,这时正好住在张强隔壁的我那个同学,跟他女朋友闹分手,搬回学校 了,于是我就顺理成章的搬到了张强的隔壁。 搬到外面的第一天晚上,我就把我女朋友破了。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曾晓琳,现在写下来,也写不出什麽玩意,所以就先不 写了,具体看我以後的文章吧)。 第二天,我跟张强,还有我们俩的女朋友,我们4个人在一起聚餐,在外面 忙活着买菜,做饭,我一向很喜欢做饭,所以我也下厨,做了2道菜,一个土豆 丝,一个丝瓜炒鸡蛋,张强做了一个水煮肉片,一个土豆炖鸡,我下去搬了一箱 啤酒。 吃饭的时候,曾晓琳偷偷在张强耳边说了几句话。 我就起哄,「有什麽话不能当面说啊,还玩耳语……」 张强笑着说,「我媳妇说你土豆丝炒的好吃」……这次轮到我不好意思了, 我说,「哪有,胡乱炒炒而已」。 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吃完收拾了一下,就睡觉了,我借着酒劲,把我女朋友 操了一次,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正睡着,忽然听见隔壁有依依呀呀声音,我突然就有点清醒了︰这 不是床动的声音吗?难道…果然,过了一小会,就听见曾晓琳小声说,「你轻点 ,有点疼」。 想来是张强半夜醒来,憋得难受,也没前戏,直接就插进去了。 我就在黑暗中,侧着耳朵,倾听隔壁的动静。 又过一会,果然听见曾晓琳「嗯嗯」 叫了起来,不过好像在使劲憋着(後来我才知道,她那时对我也很有好感, 怕我真的听见,没好意思大声叫)。 我听得鸡巴火烫,女朋友刚被我操完,没穿内裤就睡了,我侧身抱着她,由 于刚做完,很湿滑,一下子捅到了底。 我一边听着隔壁曾晓琳压抑的叫床声,一边狠狠操着我女朋友,脑子里想着 曾晓琳在被我干,一堵墙两边,春光无限,突然听见曾晓琳叫床声大了起来,原 来的「嗯嗯」 变成了「啊啊」 还附带张强的一些话「小贱人,爽不爽?」 「我操死你」(绝对真实!)也听不见曾晓琳回答,只是床晃得越来越紧凑 过了几分钟,听见张强长长出了一口气,慢慢的没了动静,想来是已经射了 ,我听见隔壁没了声音,慢慢的也就没意思了,幻想着曾晓琳,使劲操了几十下 ,射进了女朋友的体内,就搂着女朋友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突然想起,我操,坏事了!没带套,万一怀孕怎麽办…跑去药 店买了一盒毓婷,哄着女朋友吃下去才安心。 以後的日子,平淡而有意思,我女朋友跟曾晓琳结成了很好的姐们,我跟张 强关系也是越来越好。 有时张强开玩笑,「你俩晚上小声点,都吵的我们睡不着觉」。 我说,「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啊,明明是你们吵的我们睡不着好吧!」。 曾晓琳就低着头笑,慢慢的,曾晓琳在我面前,也没那麽害羞了,说话声音 慢慢也大了起来,不过还是没有什麽玩笑,也不怎麽主动说话,都是问一句,才 答一句。 也不知道张强还是曾晓琳的性欲很高,基本每天都干,有时候一晚上要来2 次才完,曾晓琳的叫床声音,也慢慢的不那麽压抑了,我才明白,原来我那同学 说的,越淑女的,在床上越淫荡的意思。 虽然我经常幻想着跟曾晓琳能发生点什麽,不过一直没有什麽机会,主要我 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也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 大三下学期,学校组织实习,我们是医学院,曾晓琳是护理系,课程很快就 学完了,提前很久就实习,于是我们4个人就报名去了同一家医院,也搬到了市 里去住,市里房子租金很贵,张强跟曾晓琳平时的花销很大,也不好意思总向家 里要钱,我们就租了一个老房子,二室一厅,不过很黑,白天也得开着灯,为了 平常回来能有人做好饭,我们4个人就分开了班,不在同一个科系实习,科系不 同,下班时间也不一样,有时候还要上夜班。 护理系实习的学生比较多,曾晓琳家境不错,以後也没打算当护士,也就不 经常去。 这样。 我跟我女朋友买了一台电视,曾晓琳他俩有电脑,也就没买,曾晓琳偶尔玩 腻了,会去我们屋看会电视,我也经常去她们那玩电脑。 很快夏天到了,房子很老,还是那种老式的保险丝,耗电量大的时候,保险 丝经常容易断,保险丝断了,屋里就一片漆黑,开始的时候很不适应,慢慢的也 就习惯了,有一次,张强跟我女朋友上班去了,我晚上上的夜班,正在休息,醒 来觉得肚子有点饿,就打算煮点面吃,我们做饭一直用的都是电磁炉,大家都知 道,电磁炉的功率非常大,我在屋里煮泡面,刚开开电磁炉几秒,突然听见啪, 一声,保险丝烧断了,同时就听见曾晓琳在厕所「啊」 的一声大叫。 我跑出去问,「怎麽了?」 曾晓琳回答,「没,没什麽,我洗澡呢…」 我说,「那你在里面稍微等一下,我换上保险丝哈,我不知道你洗澡的,我 开电磁炉煮泡面来…」,曾晓琳在厕所里说,「哦,那你换保险丝,能看见吧? 」。 我才想起来,外面漆黑一片,保险丝没法换啊,必须得一个人拿着手电筒, 照着才可以。 我说,「晕,我忘了,我试试」。 于是我找了2本书,把手电筒夹起来,固定在桌子上,照着保险丝的地方, 弄了好半天,还是没办法看清楚。 曾晓琳又说,「你等等。」。 然後,她也没洗完,就披上毯子,出来了,拿着手电筒,身上一股洗发水和 沐浴露的香味,让我心神荡漾。 很快把保险丝换上,开了灯,突然的亮光让我们很刺眼,曾晓琳赶忙用一只 手捂住眼,慢慢看清楚了,我突然砰然心动!原来很黑,曾晓琳只是围了一个毯 子,捂眼楮的时候,胸前没遮好,露出嫩白的春光一隅,头发上还有一点洗发水 的泡沫,湿漉漉的披在肩上,那一瞬间,怎一个性感了得!我目不转楮的看着, 曾晓琳也发现了,赶忙遮好,脸羞红了,低着头,我发现自己失态了,于是支支 吾吾的说,「你先洗吧,我等会再煮面条」……于是曾晓琳就又转身进了厕所, 前面说了,房子是老式的,很狭小,为了尽可能的利用空间,就把拐角的地方做 了厨房,房东的厨具都还在那里放着,我们不用,一般做饭都是在自己屋,厕所 正在厨房的旁边,中间有一条路通着,路上是个小水池,洗菜的地方,厕所有一 个窗户,被糊上了报纸,假如报纸有破的地方,从厨房应该可以看到厕所的情景 ,我突然想了起来,把鞋子脱了(光脚走路没声音),赤着脚蹑手蹑脚的走进厨 房,寻找报纸破落的痕迹,果然不出我所料,在玻璃的角落,有一小块没护住的 地方。 我瞪大了眼楮,慢慢的凑了上去……那一瞬间,真有流鼻血的感觉!曾晓琳 又重新抹上了沐浴露,正在洗头发,我很紧张,呼吸急促,有点晕眩的感觉,心 脏咚咚的跳,什麽都没看清楚,我仰起头来,深呼吸了一下,在慢慢凑上小孔, 曾晓琳正在往身上涂沐浴露,一双小手不时揉过奶子,腋窝和胳膊,她身材果然 不错!奶子不大不小,一只手勉强握的过来,两粒淡色的小乳头挂在奶子上,随 着手揉过,不时的颤动。 然後她又挤了点洗发水,洗头发,弯着腰,腰上没有一丝赘肉,小腹平坦, 下面延伸着一小丛的毛毛,我很想看看下面的桃源洞口什麽样子,不过很不幸, 跟别人写的偷窥的文章不同,根本看不到。 我眼楮不忍心眨一下,瞪着眼楮看,曾晓琳转过身来,屁股也不大,但是很 翘,身体的皮肤,很白很白,不像表面裸露的皮肤那样偏黑。 我的鸡巴,突突的翘起来了!但是我当时真的没想到去手淫,只是全神贯注 的欣赏这一副美丽的画卷。 曾晓琳很快洗完了头发,更喷血的事情发生了,曾晓琳用手在阪的地方小心 的摸了一下,放在鼻子上闻闻,然後接了一点沐浴露,涂在阴毛上,不时的用手 接点水,泼在钟的位置,然後又揉了几下咭,鼻子发出一点不可闻的嗯声,又放 在鼻子上闻闻。 我心想,这时候如果冲进去,把她摁墙上,操了她,她应该不会很生气,不 过想了又想,还是没敢,曾晓琳一直洗到估计是没有一丝异样的味道了,才结束 ,然後又开始洗大腿,弯着腰,奶子垂着,随着手的搓动,不断的晃动,跟着又 把一只腿放到马桶上,洗洁白的大腿。 我瞪大了眼楮,拼命想看大腿尽头的销魂洞口,可也只不过是看到更多一点 点的毛毛而已。 让我觉得稍微有点扫兴。 曾晓琳快洗完了,我怕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偷看,于是慢慢的退回去,地上 杂物很多,我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木棒,发出了很脆的一声响!我大惊!曾晓琳似 乎也听到了声音,不很确定,关了水,有一小会没动静,然後小声问了句,「谁 呀?」。 我一动也不敢动,估计是水的声音,让她听的不甚清楚,以为听错了,又打 开了水,我小心翼翼的挪回了我的房间,坐到床上,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心还在 怦怦的跳。 我插上门,开始撸起充血发红的鸡巴。 脑子里想着刚才的画面,很快射出了浓浓的一堆精液。 曾晓琳洗完了回到她的房间,过了一小会,她突然来敲门,问我「你对象的 直板夹,能不能借我用用?」 我说。 「当然没问题」。 曾晓琳一直看着我,似乎想在我脸上发现什麽痕迹,我一直笑着,她接过直 板夹,就在我们的房间,夹起了头发,看着她打扮的样子,我在心里想着,假如 能娶她为妻,这辈子得多麽性福啊,我肯定不会出轨!每天都得操她两遍,正胡 思乱想着,曾晓琳突然回头说,「你老看我干什麽啊?」 我大吃一惊,以为事情败露了,「啊?什麽?」 她小声说,「我夹头发,你怎麽一直看我…」 我才发现原来从镜子里,能看到我在看她。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什麽,看着你真漂亮。」 才放下心来,原来不是发现我偷看她洗澡了,她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 的吗?我怎麽没觉得啊」 我说,「你要是不漂亮,还有漂亮的人吗?」 她满脸通红,也不说话,笑了笑,夹完头发,就回了她的房间。 这件事情过後,我似乎明显感觉到她对我的态度,比以前好了不少,最起码 我是这麽认为的,以後大约很久,一直没有过什麽情况,直到有一天。 那天是闷热的星期六,我女朋友晚上有夜班,早早就去了,我跟张强他们俩 一起吃饭,张强出去买了一紮啤酒,我们边喝边聊天,曾晓琳也喝了不少,快9 点了,正要吃完时张强接了个电话,说,「有个学生有事,请假了,老师让我去 顶个夜班,你俩先吃,我走了」 我心里明白其实张强又犯了老毛病,跟他们科室的一个女实习生搞在了一起 ,曾晓琳不知道,就让他去了。 张强走後,气氛略显尴尬,曾晓琳收拾碗筷,我就坐在他们屋玩游戏。 曾晓琳可能喝的有点多,絮絮叨叨的开始说话,抱怨张强的不是,「张强平 时可气人了,总是要女孩子的电话号码。」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就随口说,「没事,他就那样,不会发生什麽的。」 曾晓琳又说,「平常也不知道让着我,什麽都跟我抢!」 我说,「是吗?」 曾晓琳说,「是啊,哪像你,什麽都让着你对象,他要是有你一半好,就好 了。」 我不好意思笑了笑,「没有啊,我脾气就那样,不会生气」 曾晓琳说,「还是你这样的脾气好,你对象真有福气」,我冲口说道,「呵 呵,你也挺有福气的啊,长那麽漂亮,要是我是张强,不知道得多疼你。」 说完就有点後悔了,怎麽这句话就冒出来了,曾晓琳脸红着低下头,「乱说 」。 沈默了一会,我说,「其实张强对你也挺好的啊。」 过了一会不见回答,我扭头一看,曾晓琳可能是酒劲上涌,躺床上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美目上,俏丽的脸庞被酒气蒸的微微发红,嘴唇微张,额头因 为有点热,有一点细细的汗珠,胸口随着呼吸,不断起伏,我看着她,心中涌起 浓浓爱意,突然就发现,我喜欢上她了。 就这样一直看着,我突然有一个想吻她的冲动,这个念头一旦想起,就如星 火燎原似的,借着酒劲,再也遏制不住,我想,就亲她一下,亲完就回我房间睡 觉。 我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坐到床前,缓缓低下头,吻了上去…柔软的 嘴唇,呼吸略带酒气,更是缭人,我直起身子,看着她,终于再一次忍不住,印 了上去,我轻轻将舌头撬开她微张的牙齿,伸进她的嘴里,找到了软腻的舌头, 吮吸了起来,她轻轻颤抖,我弯着腰很是不舒服,就除了鞋子,躺倒她身边,搂 住她,她突然睁开了眼楮,发现是我,瞪大眼楮,「啊」 的轻声叫了一下。 我心跳很快,似乎要蹦出来一般,就这麽看着她,她呆了一呆,伸手想推开 我,我突然用力抱住她,嘴又紧紧的吻了上去,舌头去翘她的牙齿,一点一点又 一次伸进了她的嘴里,找到了她的舌头,她推了几下没推动我,也就不推了,她 闭上眼,慢慢的也有了反应,开始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直吻到有点喘不开 气,才松开。 她睁开眼楮看着我,她眼楮里似乎有些哀怨,有些迷茫,还有些兴奋。 我开始轻轻脱她的衣服,才发现原本推我的那双手,居然变成了搂着我,她 一直看着我,也没有阻拦,夏天的衣服,虽然很少,但是她躺着,身体压住,也 不是很好脱,我手揽住她的腰,想将他抱起来一下,她自己轻轻抬起身子,让我 从容的把她衣服脱了下来,露出里面一个白色的奶罩。 我双手到她背後去解奶罩的纽扣,她突然紧紧抱住我,头埋在我怀里,我将 她奶罩脱下来,将她平放到床上。 她满脸羞红,闭着眼楮不再看我,洁白的奶子,乳晕不大,乳头颜色很淡, 有一股奶香味,比偷看她衣服时更清楚,我吻着她的嘴,一只手摸上她的奶子, 温热柔软的奶子,在我的手的压力下不断变换着形状,我放弃她的嘴,吻上另一 只乳房,舔弄她的奶头,她轻轻战栗,我突然吮吸她的乳头,她「嗯」 的一声轻叫,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将我的头使劲摁在她的奶子上,我右手撑着 床,左手沿着奶子向下,慢慢滑进了她的短裙里。 轻轻揭开内裤的一角,手触到了柔软的阴毛,她越搂我越紧,我慢慢的呼吸 有点不舒服,脖子用力,抬起头来,同时左手也触到了温湿滑腻的阴唇,她的淫 水早已泛滥成灾,我再次吻上曾晓琳的嘴,左手中指沿着阴唇,上下滑动,她嘴 被我吻着,发出一阵嗯嗯的压抑的声音,短裙很紧,勒的我手腕有点疼,我放开 她的嘴,右手把她裙子慢慢脱下,曾晓琳穿的是一件同样白色的小内裤,可以看 到磐庞灾地方颜色较深,明显湿透。 我一只手抱住她,另一只手开始向下脱她的内裤,她突然有点抗拒,我左手 用力向下一拉,露出了一瓣屁股,我右手也滑落下来,手指捏住另一边,再用力 一拉,另一瓣屁股也露了出来,曾晓琳似乎放弃抵抗了,屁股轻轻一抬,我两只 手便将她的最後一丝屏障脱了下来。 我自己也迅速跪在床上,三下五除二扒掉自己的衣服。 突然一道闪电,外面的天空被瞬间照亮,随着一声雷响。 闷热的一天,终于憋出了一场雷雨,大雨哗哗的下了起来,我本来心里还存 着的一点担忧,被这场雨彻底冲没,我想着张强这麽样的天,肯定不会回来了, 曾晓琳突然指指窗户,我哑然一笑,原来窗户还没关上,刚才别走了光,看看周 围窗户都黑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 我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回头将曾晓琳双腿屈起,也根本没想到欣赏她的旁 ,鸡巴对准缣口,身子一压,龟头就突破阴唇,插了进去,然後在用力一捅,整 个鸡巴直捣黄龙,全部插了进去,曾晓琳啊的一声叫,双手再次搂住我的脖子, 嘴开着摸索着凑上我的嘴来,我也没考虑到什麽九浅一深什麽的,鸡巴耸动,大 插狂插,曾晓琳随着我的插入,呼吸不断加快,从呼吸的急促声发展到「啊啊」 的大叫。 我借着酒劲,并没有想象中那麽快结束,虽然操的是朋友的女友,但是酒精 的麻木,让我的感觉不是那麽强烈,曾晓琳不停的叫,我想幸亏外面下雨,不然 邻居肯定听到了,我趴在她耳边问,「以前怎麽没听见你这麽大声叫啊,被我操 的特别爽嘛?」 我以为曾晓琳不会回答,没想到她居然说话,「张强不像你这样,一开始就 那麽厉害,真爽!」 我受到了鼓励,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 曾晓琳的屁股也开始慢慢的迎合我,蛋蛋打到她的旁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还混合的插入的淫水的咕叽咕叽声,让我听了更是兴奋,我直起腰,用手将她的 双腿抓住,看着自己的鸡巴在曾晓琳的旁玄进进出出,曾晓琳用手不断的揉搓着 她的阴蒂,口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我看着她这麽淫荡,抽插了几十下,耳 边听着她销魂的叫声,突然来了感觉,想射。 我不敢在继续这个姿势,于是拔了出来,曾晓琳闭着的眼楮睁开,迷茫的看 了我一眼,我揽住她的腰,让她跪在床上,让她屁股撅起,看到她骐围也稀稀疏 疏的长着几根阴毛,我觉得可爱,用手抚摸了几下,曾晓琳扭动屁股,不让我摸 ,示意我继续插,我扶正鸡巴,对准洞口,用力一捅,曾晓琳啊的一声轻叫,全 根没入,双手扶着曾晓琳的屁股,用力抽插起来,曾晓琳把头埋在枕头里,嘴里 呜呜大叫。 又插了一会,鸡巴变得又粗又壮,我意识到快射了,更加把劲,曾晓琳伸手 到後面来,抓住我的手摸她的奶子,我摸了几下,感觉鸡巴暴涨,缩手回来,双 手扶着屁股,疯狂的插了几下,顶住曾晓琳的小啾,精子全部射了进去,曾晓琳 双手抱住头,捂在枕头里啊啊大叫了几声,也是全身颤抖,曾晓琳趴到了床上, 我俯在曾晓琳身上,搂着她,鸡巴还插在她的小啾里。 又过一会,慢慢的滑了出来。 我们俩沈默无言,酒意早已随着刚才剧烈的运动散发了出来,过了一会,我 在曾晓琳耳边轻声说,「我爱你。」 曾晓琳慢慢抬起头来,侧着身子看着我,我才发现她居然满脸泪痕,原来已 经被我操的,兴奋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轻声说,「我也喜欢你。」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搂着她,她埋头在我怀里,轻声的啜泣,我慌了,「 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吧。」 曾晓琳说,「不怪你。」 我在搂着她,双手在她背後抚摸,她也抱着我,相对无语,慢慢的睡着了… 我不敢睡,怕一觉睡到明天张强回来,看见就完蛋了。 曾晓琳睡熟了,我轻轻将她放下,也没穿衣服,起身继续玩电脑,可怎麽也 玩不到心里去。 大约淩晨1。 2点,曾晓琳醒了,起身搂着我的头,我感觉两个柔软的馒头顶在我的脖子 上,很是舒服,站起来抱她到床上,又干了一次。 不过第二次并没有像开始那麽持久,很快就射了,我们把床单收拾了一下, 藏了起来,我说,「换床单,张强不知道吗?」 曾晓琳说,「没事,他那麽粗心,看不出来,改天我跟衣服一起洗了就行。 」 我看着曾晓琳漂亮的脸庞,想着平常的端庄淑女,文文静静,到了床上居然 那麽淫荡,当真是带的厅堂,上的大床,不由得更是怜惜。 後来又有点後怕,没带套,而且全部射进去了,万一曾晓琳怀孕了怎麽办, 又或者张强再让她生了下来,长的跟我一样,我日,那不完了!第二天,张强回 来偷偷告诉我,昨天晚上下大雨,他在医院把她勾搭的那个实习生干了,我讪讪 的笑了笑,心想,我昨天也把你老婆操了。 後来我也曾问过,假如我先于张强见到她,会不会就跟我在一起了,曾晓琳 说也不一定,没有张强,我根本见不到她,想想也是。 那次过後,曾晓琳晚上叫床也不避讳了,老房子隔音不好,我跟我女朋友都 清楚的能听得见,往往是曾晓琳叫起来,我也就把我女朋友摁倒床上操一顿,曾 晓琳性欲很强,有时晚上被张强干过了,白天张强和我女朋友上班了,还会跟我 操一场,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年多,直到去年末他们一起回老家。 前几天他们俩来找我玩,我又找机会把曾晓琳操了一次,曾晓琳说好久没跟 我做爱了,感觉很不错。 说他俩年底可能就结婚了,我有点伤感,她劝我说,我们本来就没什麽可能 ,我也就释然了。 于是就记录了下来。 总得来说,对不起我同学,不过他在外面玩了那麽多女人,我干了他的,也 有点心安理得。 不得不说,我跟我女朋友的性爱,完全没有跟曾晓琳那麽完美,她真是一个 完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