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晚上九点多,我伏在老婆身上激战正酣,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正要去接,我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不悦道 :「你干什么?」 「接电话啊!」 「接个鬼啊?肯定又是你妈妈!」 「是又怎么了,她现在打给我,肯定又急事的!」 「再急能有我现在急?」我边说边用力挺了下腰。 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冲我笑了笑,还是扭腰扯开我抓着她的手,接通了电话,果然是丈母娘的——那个母夜 叉!平时讨厌就罢了,这么打电话也不挑个时候!MD!我边想边气,老二居然慢慢软了下来。我赶忙抽出来,扯掉 套子,气呼呼地坐在身边。等她打完电话,我刚要发火,她突然很严肃的对我说:「我去我妈那儿一下,你睡吧! 记得看着那边的小宝,小心他蹬被!有什么事就电话联系!」然后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起身穿起衣服便走, 搞的我哭笑不得。 说起我这个老婆,那就顺便介绍一下她和她的家人吧。她出身工人家庭,有一哥哥一姐姐,老丈人和丈母娘年 纪都不小了。她随她爹,高大,模样不算难看,但也绝对不能算美女,而且脾气相当暴躁。她老公——也就是鄙人 我——在区里一个清水衙门上班,虽然是小干部,但没钱。 她姐姐小莉就蛮好,随她妈妈,个子不高,却很苗条匀称,模样也秀气的多,可惜脾气和她妹妹一样的暴躁。 姐夫在区里一个国企当中层干部,年收入十多万。平时姐夫虽然不爱多说什么,和我们在一起很是随和,但她 姐姐——也就是我大姨子——却高调的不得了,动辄「我家志刚在国家的公司当经理」云云,搞得我们好像都没他 们家有本事一样。我自然是懒得理会,我老婆就不干了,动不动地跟她姐姐吵闹,所幸不是真吵,也没什么发生。 闲话不扯,回到主题。我正一边呆坐在床上看着电视抚着老二,一边等老婆回来「再续前缘」,手机响了—— 尼玛,居然写着「你睡吧!我住我妈这儿了!」气的我闷头就睡,懒得理她! 第二天晚我下班回来,老婆已经回家,正抱着儿子小宝做作业。我转身居然发现大姨子小莉在我家书房,老丈 人和丈母娘也在,都阴着脸,不作声。我一看,也懒得出声,去厨房做饭,暗骂这是做给谁看呢,又不是死人了。 我正做饭做的开心,老丈人叫我:「三啊,过来一下!」 我又暗骂,我又不是你儿子,叫的这么横,当自己是哪根葱啊!但嘴上不好说出来,仍是慢慢踱了过去。 「跟你讲个事,你不要跟别人说啊!」老丈人见我默认,继续像死人一样慢腾腾地说道,「你姐夫昨天一大早 被区纪委的人请去了解情况,现在还没回来,你可不可以打听一下,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立刻要跳起多高,尼玛,你们以前把我当什么的?现在才把我当人看啊!我刚扭头想找借口拒绝,突然看到 小莉的眼睛,已经哭得肿的高高的,我心一下子软了,想了想,道:「好的,我现在去打个电话!」很快就打听到, 姐夫真是被抓走的,而且不是了解情况,而是区纪委正式立案了。听到这个消息,小莉瘫倒在书房沙发上,老丈人 和丈母娘也呆了。我随口说道:「没什么的,我去问问纪委的朋友,看有没有办法把他先搞出来!」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他们三个突然用渴望的目光看着我,老丈人更是一把抓住我的手,「那就拜托了 你了!还是你有本事!」丈母娘也附和道:「我就知道我们家三有本事,认识不少大干部呢!我们家小芳嫁给你, 就是我同意的!」我一边暗骂,一边排着朋友关系,不知道这事这么收场——这可是纪委立案的事啊,哪能说处理 就处理啊!唉,嘴贱的下场。 然后大家「愉快地」吃了顿我亲自下厨做的简单的晚餐。他们走后,老婆小芳服侍小宝睡着后,进房一把勾住 我的脖子:「老公啊,你这回一定要帮她啊,唉,出这样的事!」 「哎?你不是总和你姐姐斗吗?这么要帮她?」 「再斗也是亲姐妹啊,何况又不是深仇大恨!你就帮帮她,哦?」说完抛来个媚眼。 我心神一荡,老二又抬起了头。小芳发觉了,扑哧笑出了声:「昨晚不是做过了吗?」 「啊?说你冷淡你还不承认,我们才开始三分之一不到,你就接了电话跑啦!根本没有做完!你还好意思说! 你是不是不想再做了?」 「啊呀,人家忘了嘛,好嘛好嘛,补偿你一次嘛!」说完一把抱住我。 我温柔地「复习」着昨天的动作,从她的粗腰上移,转到胸前,一阵搓揉,她骨子都软了,瘫倒在我的怀里。 我一把脱下她的衬衫和胸罩,把她抵在墙角,一手抓着乳房,一边吸着她另一边的乳头,慢慢地把它吸大吸硬。 她的呼吸也越来越重,腰也扭来扭去,一边抱着我的头晃来晃去。我手伸进她的裙子,发现一向干干的阴部这次居 然湿漉漉的,可见这次真动了情,心中暗喜,褪下裤子,提枪便上,结果老二被她一把抓住。我恼了:「你干什么 啊?」 「戴套子!」 「不带不行吗?我射外面啊!」 「不行!」 我无奈地戴上了套子,一下把她抱起扔在了床上,一插到底。她也全力承受我的冲击,双腿紧勾着我的腰,让 我插的更深。果然女人很实际啊,用到你的时候,百般迎合,如果觉得你无用,最多象征性地配合你一下,已经是 很给面子的了。我感觉到以前没有过的味道,一向木讷的她,在今晚阴道都好像会咬人似的,咬的我龟头很快就有 酥麻的感觉。我刚停一会,想等这阵酥麻的感觉过去以后再战。她却不肯罢休,腰扭来扭去,搞的我实在无法忍受, 马眼一松,射了出来。 我无力地的躺在床上,她也满足地靠在我的胸脯上:「今晚我的表现好嘛?」 「嗯,棒极了,都不像以前的你了!」 「讨厌!我也不知怎么的,今天特别兴奋!哎,你今天也好硬啊!」 「谢谢!」 「谢你个头!哎,我跟你说哦,纪委的事你赶紧去办啊,人民关天啊!」 「哦!」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到单位就开始联系朋友,这才知道这次区纪委其实早就盯上了姐夫他们部门,趁他外出 考察的时候搜集证据,然后等他一回来,就立即把他和部门的其他7 个人一并带走。这个部门的工作基本瘫痪也在 所不惜,因为据说公司的几个副总也脱不了干系。朋友劝我,这是条大鱼,纪委会轻易放掉吗?何况区委书记那边 都是挂了牌的,谁敢造次? 我心里一颤,自觉脸有点发烫,那边的牛皮是吹出去了,这么办呢?想来想去,心一横,给大姨子打了个电话, 把实情讲出,特别强调此事是区委书记的主意,实在没办法云云。她口气明显很失望,但还是客气地谢了我。回到 家,我也是如此一番说辞,小芳也没怪我,知道我尽力了。一晃过了几天,我觉得这个事快过去的时候。某日傍晚 回家,小芳正陪着小莉在客厅闲扯,见我到家,立即拉我到了书房,很严肃地说:「三啊,纪委到她们家翻东西的, 万一把我姐抓到,一定会问出更多的事的。这样,我姐住我们家几天,我等会就和我爸爸、哥哥去省城找大领导, 你替我好好照顾她好不好?」我还能拒绝吗?只得答应。 小芳走后,我尴尬地冲小莉笑笑,请她带着我家小宝看会电话,然后出去买菜。看着她那么失落,以前对她的 那些厌恶之情一扫而空,买完菜回到家,把牙刷、香皂、牙膏、两条毛巾递给她的时候,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感激, 我权当没看到,忙去厨房做饭。她边看着小宝,边夸我能干。我只当是失意女人的奉承之言,一笑了之。 饭后让她先洗完澡,在次卧睡了,然后我才洗澡。在隔壁小房间哄好小宝睡觉,我也累了,躺在大床上看电视。 正有点昏昏欲睡,突然感觉一阵温香袭来,我眼睛一睁,大吃一惊,小莉居然钻进了我的薄被,扑在我的怀里, 抽泣了起来。我忙闪躲,她却不依,我窘道:「大姐,你这是做什么?」 「打雷了,我怕!」 这时我才听到外面隐约有雷声,暗叹:到底是女子啊,养尊处优惯了,家里又突然出这么大事,一下从天堂到 地下,难怪如此。但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被老婆看到,非掐死我。我忙安慰道:「大姐,那你也不用这样啊,让小 芳看到了不好!」 「我害怕!」 好吧好吧,对这样的弱女子,我还能再说什么。反正小芳去省城了,何况小莉确实比她妹妹好看些,我又不算 吃亏。我又不做出格的事,怕什么?虽然总觉得不妥,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加上又太困,我就这样让她抱着睡 着了。正睡着突然听到她在哭,我又醒了,一看她居然是在梦里哭的。正准备再睡的时候,突然发现一股子女人特 有的幽香直往我鼻子里钻。掐指一算,和老婆又有一个多星期没有爱爱了,老二又情不自禁的硬了起来。这时她好 像惊醒了,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也开始有些不自然。我尴尬地咽了咽口水,却发现她好想下定决心似的突然一把 抓住了我的老二,轻轻地抚摸。我呆住了,完全不知所措,然后看着她脱去了自己的睡袍,扯着我地躺了下去。 血气方刚的我还能怎么办?只好趴了上去,一边吃着早已发硬的乳头,一边将手游离在她的前胸和肚皮上,然 后抚到了她的腰、臀、髋,然后我就这样滑进了她的身体。我几乎从没和一个女人这样零距离接触过,小芳是死活 不会同意我不戴套就进去的,安全期也不行。对了,除了和小希,就是这次和小莉的了。她里面滑滑的、热热的、 湿湿的,相当的舒服,我情不自禁地抱着她的大腿开始抽插,她也忍不住放肆地呻吟,听的我如痴如醉,让我更加 卖力的挺动。 说实话,她虽然结婚10多年了,但是阴道一点没有松,甚至跟小芳的差不多紧,十分难得。就在我忘情地冲刺 的时候,突然她一颤,我感到龟头好似被咬了似的,然后她开始不停的颤抖——她居然泄身了。我静静地等待着她 渡过高潮,然后吻着她继续抽插。她无力地含着我的舌头,享受我的冲击。她的嘴里好像有些许口气,但这不重要, 只要下面她汪洋一片,任我驰骋,就够了。最后,我又忘情地把精液射在了她的身体里,再次大惊,事后被告知她 上了节育环才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