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宝马、奥迪,是目前国内公认的三种高档车,其中,奔驰车注重於商 务、宝马车注重於驾驶、奥迪车注重於政府交往,从我对车多年的了解来看,尽 管宝马男很嚣张,但从实际使用来看,奥迪和奔驰完胜宝马,可以这样说,宝马 车,除了5系和7系还勉强过得去,3系的宝马,基本就是个垃圾车,不改装, 实在是赶不上同级别的奥迪A4L和奔驰C级。 说到奔驰C级,就不得不说说小雯的故事,小雯这个女孩,是个奔驰车的粉 丝,为了得到一辆奔驰车,她竟然通过出卖初夜的方式进行了交易,这让我至今 说起这个事情,都感慨不已。 小雯对奔驰车的偏好,不仅是奔驰车流线型的设计、精致的做工、大气的车 标,更主要的是,奔驰车曾经撕裂了她原本就很脆弱的家庭。 小雯的母亲是个美女,过去是一个模特,在她母亲年轻时,因为身材和相貌 都是上品,很多老板为了得到她而前呼後拥,当然,模特的结局都是一样,小雯 的母亲後来被无数老板玩腻了以後抛弃,就在这个期间,小雯出生了,小雯的父 亲到底是谁?小雯的母亲也说不清楚,在小雯五岁时,小雯的母亲终於下嫁了小 雯的父亲,一个中学的普通老师。 小雯的父亲是个语文老师,因为喜欢在论坛上发表一些飘逸的文字,很得女 孩子喜欢,他父亲的网名叫浪漫猎手,可惜,他只能暂时猎得女人的身体,却抵 抗不住人民币的压力,终於,在小雯10岁时,小雯的母亲被一个富商看上,赠 送了一辆奔驰车,她母亲自己离开了这个家,小雯至今还记得,当天,一辆奔驰 接走了小雯的母亲,浪漫猎手领着小雯,站在路口,愣愣的望着远去的奔驰车, 浪漫猎手一直喃喃自语一句话:「奔驰,我们的感情都不如一辆奔驰。」 小雯那时看着他父亲痛苦的模样,傻傻的问道:「爸爸,奔驰是什麽?」 浪漫猎手悲伤并怜爱的看着小雯,他蹲下身,对小雯说:「小雯,你记住, 你将来长大了,一定要自己有一辆奔驰,不要学你妈妈,为了奔驰,家都不要了。」 小雯当时说:「长大以後,我一定要自己买一辆奔驰,好好的带着爸爸出去 旅游,好好孝敬爸爸。」 浪漫猎手听到这些话,泪如雨下,她一把把小雯抱在怀里,连声说:「好… …好……我的小雯长大了,开奔驰车带爸爸去旅游。」 不知道为什麽,说起旅游,浪漫猎手竟然不知不觉的想起了「大理」这个城 市,也想起了国庆期间在大理旅游时与一个少妇的疯狂,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心 里想:「等我再去大理的时候,小雯那时该长大了吧?小雯不是我亲手女儿,那 时,我就可以再写一个系列——国庆期间我和养女……」 想到这里,浪漫猎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对自己说:「要操,也要操 乾女儿,养女,永远都不碰!」小雯被浪漫猎手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她虽然年龄 小,但对於「操」这个字,多少朦胧的知道一些,红着脸跑回了房间。 转瞬8年过去了,小雯也出落成大姑娘了,尤其身材已经出落成一个标准的 美人,胸大、腰细、长发,皮肤白皙,美目传神,只不过她因为被浪漫猎手严加 看管,一直没有交男朋友,还一直是一个处女,当然,每次她看到马路上的奔驰 车急速驶过,骑着电单车的她,都会想起她的母亲,还有她拥有一辆奔驰车的儿 时愿望。 管制,是一把双刃剑。有时看着很有效,其实就是在压制着本应爆发的力量, 就像房价一样,越管控,越上涨,甚至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政府越限购的时 候,越应该买房,因为房价是政府帮助按着呢,一旦政府松开手,房价就会直线 上升。这句话,和管控的反面效应是一个道理。浪漫猎手对小雯的管控很严,但 身体已经成熟的小雯,面对异性的渴望,只能通过自我欣赏来实现,於是,小雯 喜欢了自拍。 小雯自拍的照片很多,有时,她洗完澡,回到房间,看到自己又大又白的乳 房,禁不住自己心里感慨:「这麽好的咪咪,不知道将来会被哪个男人第一个吻 呢?」看着自己的乳房,她拿出手机从不同的角度拍了不少。 还有,女性都喜欢情趣内衣的偏好,小雯也不例外,对於那些情趣内衣,小 雯喜欢两种颜色,一种是黑丝,一种是白丝,那种网格状的,让私处若隐若现的 感觉,连小雯自己看到了,都很痴迷,她有时模仿一个男人把她黑丝的内裤和胸 罩扒掉一部分,露出下体的毛毛和乳房进行自拍,她的那张照片,她曾经用男性 网名传到一个论坛上,马上被很多网友惊叹和渴望,看着那些文字,小雯在电脑 前笑了,她知道,她的身体,足以征服任何男人。 浪漫猎手因长期出去寻找少妇风流,家里不是很宽裕,有一次,因为有一个 少妇移情别恋,浪漫猎手想约她出来开房,她不同意,浪漫猎手心里苦闷,在家 里喝酒,这时,小雯打电话给他,他很不耐烦的接了电话。他说:「雯雯,找爸 爸什麽事啊?」 小雯说:「爸爸,我看上了一套衣服,想让爸爸给我买。」 浪漫猎手一听,又是要钱,心里虽然有火,但毕竟是自己的养女,於是问: 「需要多少钱啊?」 小雯带着期望的语气说:「需要2200元。」 浪漫猎手一听就火了,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终於失控了,於是愤怒的说: 「你成天不知道好好学习,就知道研究衣服,难道你要走你妈妈的道路,以後依 靠勾引男人来养活你自己吗?」 小雯在电话这边,感受到了养父的愤怒,她弱弱的说:「爸爸,你不要生气, 你要是不给,我不买就是了……」她说完,眼泪直接顺着脸颊就滑落了下来。 浪漫猎手感受到了小雯的哭泣,他更是愤怒,他在电话里吼着说:「你知不 知道这个月你都花了多少了?补习班3000元,电话费600,演唱会门票8 00,4400元了,我一个月才赚6000元,你知道我有多难吗?开口就要 2200元买衣服,你以为你爸爸很有钱吗?」 小雯这边感到特别委屈,她在电话里解释道:「电话费600元,是为了预 存送话费,演唱会门票,是我们两个一起去的,补习班,我不想上,你硬逼着我 去的,怎麽都怪到我一个人身上了?呜呜……呜呜……」 浪漫猎手想到现在不仅拿不出钱来养家,更拿不出钱来出去和少妇潇洒,喝 了一口酒,在电话里大声说:「你哭能哭出钱来?你有种给我哭出一辆奔驰车出 来,也没算我白养你!」说完,浪漫猎手狠狠的挂掉了电话。 奔驰车,这三个字,再次让小雯回忆起了小时候妈妈坐在奔驰车上离去的身 影,她自己现在在学校里,虽然长的漂亮,但穿的是普通牌子,戴的是那些普通 的装饰品,奔驰车,让小雯感觉是个很遥远的梦。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准备回学校,结果一转身,差点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这个人是她的同班同学影若曦,只见影若曦穿着黑色的T恤,很阳光的站在她的 身後,影若曦看着她,笑着对她说:「怎麽了?花钱花多了,被你老爸吵了?」 小雯看着这个影若曦,他知道,影若曦因为社会关系广泛,尤其经常出入一 些上层社会召开的酒会,认识不少大老板,看到影若曦,小雯竟然有个奇怪的想 法,她想通过影若曦认识一个有钱人,从而实现她儿时的梦想,她也要有一辆自 己的奔驰车。 想到这里,她给了影若曦一个笑容,说:「你这个人怎麽偷听别人电话啊? 这麽没有礼貌!」 影若曦比较尴尬的说:「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路过,看到你一边打电话,一 边在哭,所以我想看看你到底出现什麽状况了。」 小雯看到影若曦比较紧张的在这里解释,她凄美的一笑,说:「我有一个事 情,想让你帮忙,你愿意帮忙不?」 影若曦看着小雯楚楚可怜的模样,赶紧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帮,一定全 力以赴。」 小雯说:「我想找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听到小雯这句话,影若曦的心里很痛苦,其实,他注意小雯很久了,这个女 孩,清纯、简单,身材和长相都是上品,影若曦曾经无数次在梦里梦到他追小雯 成功,把小雯搂在怀里亲热的情景,但,小雯的这句话,让家境也是一般,同样 是学生的他,心都碎了,拜金,竟然无情的出现在他魂牵梦绕的女孩身上,小雯 的这句话,彷佛一下子把影若曦和小雯之间的种种可能性都否定掉了,他心情沉 重的说:「我认识很多有钱的朋友,来,我们去商场前面的那个长椅上坐一会吧。」 於是,影若曦带着小雯来到了一个大型购物广场人行道旁边的长椅上坐了下 来,他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很沉重,小雯也没有说话,她也在等着影若曦开口。 终於,还是影若曦首先开口了,他说:「我有一个朋友,家里特别有钱,我可以 把你介绍给他认识,但是他是否能看上你,就看你们的缘分了。」 小雯当时没有说话,因为她确实不知道该对影若曦说什麽好,她点了点头, 算是对影若曦这个建议的回答,影若曦表情沉重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好友君上的 电话,电话接通,君上那边好像很吵,影若曦说:「君上,我是若曦,在忙什麽 呢?很久没见你了,给你打个电话。」 君上在电话那边回答道:「我在K歌,要不要一起来啊?我刚泡了一个妹子, 你要不要也带个妹子一起来HAPPY下?」影若曦想起这个花心的公子哥,又 看看带着期盼目光的小雯,在电话里说:「是这样,君上,我们学校的小雯想认 识几个像你这样的朋友,所以我想到你还没有固定女友,就想到你了。」 君上一听是这种事情,非常开心,他马上说:「那就直接带来一起K歌,如 果双方都有好感,就可以尝试着交往一下。」影若曦知道,尝试着交往一下,其 实就是操一下,想到这里,他看了看正在等待的小雯,心里很痛苦,因为他要把 自己喜欢的女人,去送给朋友鉴赏,但是小雯这种物质女,也不是影若曦想要的, 於是,影若曦释然了,带着小雯去了钱柜量贩KTV。 一进包房,影若曦就看到一对男女正抱在一起唱歌,正是君上和刚泡的马子 在亲热,影若曦咳嗽了一声,君上才把手分开,於是双方做了自我介绍,君上看 到小雯,眼睛上下扫了几次,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拍了拍影若曦的肩膀, 眼睛看着小雯,只说了一句:「若曦,你真是好兄弟。」影若曦清楚,这句话的 意思是:「你把这麽好的妞给我送过来操,真的是好兄弟。」 小雯进入KTV以後,看到了君上,马上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开心的和 大家一起聊天,一起唱歌,影若曦本来心里稍稍有些苦闷,後来也开朗的一起聊 天,唱歌,包房里,两对男女,好像是两对情侣,其实谁都不知道,包房里是一 男拥两女,另外一个是那个男人的哥们。 君上,是一个房地产商的公子,家境殷实,之所以取名君上,有将来一统商 业帝国之意,君上对泡妞只有一个要求——必须是处女,在与小雯闲聊时,当听 到小雯还没有交过男朋友时,君上笑了,因为这个女孩符合要求。 在KTV唱歌结束时,君上对影若曦说:「小雯这个女孩不错,我准备要了。」 说完,君上搂着自己带来的女孩,驾车离去,影若曦知道,他是去开苞去了,看 着小雯,他想到小雯也很快就变成刚才那个女孩一样,被开苞,然後被甩,然後 拿点补偿费,影若曦心里有些难受,对小雯说:「走吧,我请你宵夜。」小雯高 兴的跟着影若曦到了一家西餐厅。 小雯点了一个软炸套餐,开心的在那里吃着,尤其她拿起一个炸鸡条,横着 在那里啃,让影若曦看到以後,竟然不知不觉的想到了小雯横着舔他小弟弟的情 景,影若曦心里感慨,这些物质女,为什麽就对钱那麽看重,难道一点点感情都 不讲吗?於是影若曦开始询问小雯:「小雯,你为什麽要找个有钱的男朋友啊?」 小雯把事情的经过以及圆儿时梦想,对影若曦说了,说完,小雯说:「我想 开一辆属於自己的奔驰车回去见爸爸,带着他出去旅游。」想起浪漫猎手两鬓的 白发,小雯的眼眶湿润了。 影若曦听到小雯这个愿望,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决定自己要了小 雯,同时帮助她买一辆奔驰车,但一辆奔驰车需要几十万,去哪里去找钱呢?影 若曦也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思考很久,影若曦郑重对小雯说:「这样,小雯,你等我去找钱,我马上给 你买一辆奔驰车,但是你要把你的第一次给我。」这种很直接的直白,让小雯又 惊又喜,因为影若曦帅气,但是平时在学校根本看不出他非常有钱,但从他的谈 话语气来看,他确实是能实现小雯的梦想,小雯一下子紧紧的抱住影若曦,泣不 成声。 影若曦拉开了小雯的手,说:「你先回学校,等我买完车,就给你电话。」 於是小雯高兴的骑着她的电单车离开了西餐厅。 到哪里找钱呢?影若曦望着小雯离去的背影,脑子里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想起家里的一件镇宅之宝,碧玉貔貅,这是唐代的一个古董,价值至少100 万,拿这个到典当行,可以迅速套现50万,但是这个貔貅,已经传了几代,想 到这些,影若曦心里非常矛盾,但小雯的身影依然在他脑海里不断的出现,驱使 着他不由自主的回家拿了那个貔貅,拨通了君上的电话,影若曦说:「君上,我 想把祖传的貔貅抵押,借点钱,你看你那边方便不?」 影若曦家里的祖传貔貅,在影若曦的朋友圈子里早就出名,君上也曾经打过 这个貔貅的主意,曾经出价130万,被影若曦一口回绝,这次影若曦主动把貔 貅送上门来,这让君上欣喜不已。 君上一边欣赏着刚被破处以後在钱柜一起唱歌的女孩,他用手轻轻的粘了一 点那个女孩下体慢慢流出的处女血,一边说:「你那个貔貅,你想要多少钱?」 影若曦说:「70万」 君上毫不犹豫的回答:「多了!」 影若曦这时有些着急,他说:「你上次还开价130万呢?」 君上电话里笑着说:「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你这个貔貅,我最多出5 0万,你不同意,就算了。」影若曦电话里听着君上很熟悉又很陌生的声音,只 有声音沙哑的说:「算了,50万给你,我要现金。」 君上笑着说:「碧海咖啡厅外面,不见不散。」 二十分钟以後,君上带着现金来到了碧海咖啡厅,影若曦早已经在咖啡厅外 面等着君上,他在决定成交之前,心里非常痛苦,他拿起蓝色的酒杯,把洋酒一 饮而尽,喝完,他对君上说:「成交!」 小雯在学校正在上课,她根本不知道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刚才为了她所做的最 痛苦的决定,但是她在上课的时候,也是有些精神恍惚,她睁着无神的眼睛,脑 子里一直想着影若曦说的那句话:「我给你买一辆奔驰车,但是你要把你的第一 次给我。」 第一次,是什麽感觉?小雯不知道,但是只要把第一次给了影若曦,就可以 得到一辆奔驰车,这种力量足以让小雯承受任何代价,她心里惴惴不安的而且有 些期待的等着影若曦的电话。 果然,当她接到影若曦的电话,她知道,她要献身出去了,为了奔驰车,电 话里,影若曦只说了几个字:「车已买好,洪海宾馆716房间。」 小雯赶紧骑着她的电单车来到了洪海宾馆,进了房间,只见影若曦穿着红色 的T恤躺在床上,他手里举着一个奔驰车的车钥匙,他说:「用你的名字办的, 奔驰C级,我已经做完了我需要做的事,小雯,把你给我!」 小雯来到影若曦的身边,她想起了很多片子里做爱的前戏镜头,於是她靠在 影若曦的身上,解开影若曦的裤子拉链,掏出影若曦的小弟弟,慢慢的揉捏,影 若曦一开始本来不准备动的,但是被小雯这样一抚摸,禁不住小弟弟直立90度, 想起这个女孩是一辆奔驰车换来的,於是影若曦直接翻身把小雯压在身下,没有 任何前戏,就把小弟弟插进了小雯的身体,小雯只感到一种撕裂的痛感传来,禁 不住张口叫了一声:「啊……」 影若曦压在小雯的身上,来回抽动着,他知道,他每抽动一次,就等於花掉 人民币几千元,这种昂贵的逼,以前没有玩过,这次,一边破处,一边消费,这 种复杂的心理感觉,让他战斗力惊人,深插了小雯20分钟,毫无出水之意。 小雯身体很痛,因为缺乏前戏抚慰,她肚子特别痛,她甚至心里後悔做出这 样的交易决定,於是她在影若曦继续深插她的时候,她强行把自己的身体从影若 曦身下挣扎出来,慌乱的穿上衣服,跑出了宾馆,在宾馆大门旁边,她肚子太疼, 忍不住疼的蹲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影若曦没有追出宾馆,他看着床单上斑斑处女的血迹,他很满足,尽管小雯 没有让他射出来,但小雯这个女孩的第一次,就这样交给了影若曦,影若曦俯身 闻了闻床单上血迹的腥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第二天,在小雯骑着电单车到达学校时,她接到了影若曦的电话,他说: 「奔驰车在学校停车场,你去看看吧,车牌号是2618,奔驰C200,我一 会安排人把钥匙给你送去。」,小雯将电单车骑到学校停车场,终於看到了影若 曦为她买的奔驰车,奔驰车,这个让她儿时就想拥有的东西,在她付出女孩第一 次以後,终於得到了,坐在这辆车前,小雯感慨万千,同时下体阵阵的疼痛,也 让她知道,任何事,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不一会,一个校工送来了奔驰车的车钥匙,然後离去,小雯用钥匙打开车门, 进了属於自己的奔驰车,看着行车证上自己的名字,她笑了,她终於圆梦了,启 动车子,播放音响,浑厚的音乐响起,小雯的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她有了 自己的奔驰车,她是如此的喜欢她的车,以至於她晚上都舍不得离开,她当晚, 就睡在自己的车里,睡的很香。 当晚,学校毕业PATTY,灯红酒绿,霓虹灯闪烁,在喧嚣的人群里,没 有人注意,这里少了一个曾经也很活跃的美丽女孩,只因,在疯狂的音乐声中, 人性、友情早已不在,剩下的只是都市中的交易和沉沦。 小雯的屍体是第二天被校工在车里发现的,因为小雯晚上睡在车里,开着空 调,一氧化碳中毒,她穿着红色的小衫,静静的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她好像 是睡着了,她的嘴角,依然带着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