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晚餐时,我特意挨着婶婶坐。妈妈则坐在餐桌另一边。吃着吃着,我心猿意马起来,偷偷拉开了裤链。由於特别兴奋,阴茎一抖一抖的勃起着。 当我碰到婶婶那光滑柔嫩的胳膊时,阴茎大大跳动了一下。尿道口一痒,立即溢出了透明的粘液。婶婶还以为我有话要说,便转过脸来,却一眼瞥见了这个宝贝。 她立刻张大了嘴。然後慌忙的向对过瞟了一眼。妈妈正低着头喝汤,丝毫也没注意到这?。婶婶转回脸,狠狠瞪着我,示意我弄回去。 我毫不理会,反而拉住她一只手,向阴茎摸去。 本来婶婶是可以喝止我的。但她竟然紧紧咬住了嘴唇,一声也不吭。终於,手触到了火热粗硬的阴茎上。她禁不住全身颤抖起来。 我松开了手。婶婶如逢大赦般的伏到餐桌上,胡乱的扒起饭粒来。但事情还没结束。 当她斜着眼角,瞟见我把筷子扔在了地上,身子猛的一哆嗦。 桌底下,长裙遮住了婶婶三分之二的玉腿。肉色长袜使腿部线条如丝缎般光滑匀称。她紧紧夹着双腿,轻微抖动着。 我伸手抚上了小腿,腿肚立刻抽搐了一下。婶婶赶忙躲闪着。却让我死死的抓住了裙子。 手掌经过圆润的膝头,摸上了大腿。舌头也跟着伸出,来回舔着。视线划过她胯间。虽然光线不良,可也隐越看到了隆起的阴阜,数根调皮的阴毛不甘寂寞的从裤袜孔洞中穿出。婶婶大腿开始轻微的收缩起来。 我努力的把手探进她胯间,立刻感到了里面潮湿热烘的气息。温柔的手指在毛茸茸的草的和柔软的阴唇上来回抚慰,找着尖尖嫩嫩的阴蒂,轻轻揉弄起来。刹时婶婶全身连抖了几下。发出了只有我才听得见的喘气和轻哼。 绷得紧紧的大腿,柔嫩的熨贴着手掌。丝丝粘腻的爱液渗出了细薄的丝袜,沾湿了手指。 我竖起中指,隔着裤袜,猛的插入阴道。阴唇立时紧紧的吸住了指尖,细嫩的阴道壁收缩翻动着。婶婶轻扭起来,两腿左蹬右踹,时而夹紧,时而放松。也许是压抑的太久,她竟然高潮了。 “啊啊...!” 她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小腹深深起伏着,一股炽热浓稠的阴精喷出花瓣,糊满了手指。 “怎麽了?” 妈妈关心的问着。 “没……没什麽……” 婶婶娇喘着,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既要抵抗身体自然的反应又要装模作样的应付妈妈,果然是件很痛苦的事。 “强儿,你到底在下面干什麽呢?” 看来妈妈起疑心了。 “啊,筷子找到了。” 我坐回到椅子上,丢下脏筷子,又重新拿了双筷子,继续用餐。 “真没什麽,刚刚大概是给什麽虫子咬了一下。” 婶婶还在面红耳赤的掩饰着。 妈妈在我和婶婶间来回扫视着,忽然像是明白了什麽,脸也红了起来…… 餐後,婶婶抢着收拾碗筷进了厨房。 我假装要洗澡,进了浴室。等客厅响起了电视声,再偷偷遛进厨房。 婶婶慌得了不得,脸一下子又红了,清水眼转个不停,根本不敢看我,双手胆怯的抓着围兜,想说什麽又说不出。 我一把就搂住婶婶芳香柔腻的身子,撩起她长发在嫩滑的耳垂上吻了起来。 婶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吞了几口唾液。 “强……强强……别……别这样……我是……是你……你的婶……我们别…别这样……” 我调笑道:“婶,你在咽口水哪!” 说着,便堵上她嘴,长长热吻起来。 婶婶的唾液带点柠檬味,十分撩人,而她的香舌,则东藏西躲的在嘴里转圈圈。 我脸贴着脸,耐心十足的挑逗着她,下面又把手指插进阴道。 “你……你怎麽可以摸我的那里……啊……不可以……嗯……你不可以这样的……啊……我受不了啦……我真的受不了啦……啊……” 婶婶娇羞无限,媚眼微闭,做着表面上的抵抗,但臀部开始挺起,有节奏的上下耸动,带动阴唇摩擦着手指。 不一会,上下两张又滑又软的小嘴都被我搞得水汪汪的。 良久,婶婶方才把我的舌头顶了出去。胸部不断起伏,气喘嘘嘘。 “强强,咱们这算怎麽回事?这要让你妈知道了,那怎麽得了?” “她不会知道的,这是我跟你之间的秘密!” 我把湿淋淋的手指抽了出来,伸到她面前。 “你看,这是什麽啊?” 婶婶看着那亮晶晶、蛋清样的粘液,本就嫣红一片的娇靥更是羞得不能再红了,牙紧紧咬着下嘴唇。 “还不快给我舔乾净!” 她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但我把手指直凑到她唇边。 “不……太下流了……强……啊……强强……别……别这样……嗯……” 看实在躲不过去了,婶婶只好伸出粉红的小舌尖,轻轻触了一下,然後抿抿嘴。 尝味呢?我不客气了。把手指直捅进她小嘴。 婶婶闭上眼,嗯嗯两声,开始乖乖的专心舔手指,而且还不断变换角度。看来她对口淫是不陌生的。 我在她耳边说:“骚婶婶,你的水好吃吗?” “小坏蛋,你还知道我是你婶呀!有这样对婶婶的吗?” 婶婶吐出手指,不依起来。两只小拳捶打着我的胸膛。 婶婶竟流露出小女生的情态。 我心中一荡,往前一挺,阴茎紧紧顶在她平坦柔软的小腹上。 “别,”婶婶四肢无力的瘫在我怀里羞涩的藏起了脸,轻轻的说:“强强,时间久了,你妈会疑心的,以後……有的是时间。” 我开心的笑了,知道婶婶已落入我手掌中。 “婶,你明天不要出门啊。” 第二天。 我说要和同学聚会,一早就出去了。等再返回时,家里静悄悄的。 我快步来到婶婶的卧室,见她怔怔的看着窗外。 一切已尽在不言中。我们撕去彼此的衣服,手在对方裸体上激动的游走。 婶婶双眼紧闭,发抖的嘴唇漫无边际的吻着我,全是汗的两手狠命搂住我後背,从上到下抚摸着。亲了会儿,我握住一只鼓涨涨酥白的乳房,用力嗅着吻着,含住乳头,舌尖围着乳晕划圈。 “嗯……强强……真坏……吸我的奶奶……好舒服……喔……” 婶婶娇喘着,顽皮的将另只乳房轻轻拍打我的脸庞。 “小冤家,我爱死你了!” “婶,我也一样。” “别叫婶,叫心肝宝贝!” “不,我就叫你婶,这样才刺激。” 婶婶从披散的乱发中射出迷离娇媚的眼神。 “色狼,连婶婶都不放过,还有脸叫?肏……” “你说什麽,婶?” 我愣住了。 婶婶也呆了片刻,似乎也有点不敢相信她刚刚说了句脏话。 忽然,她哈哈一笑,以一种沙哑淫荡的声音说:“我说……肏!” 难以想像,这竟是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婶婶说出来的。 “你说,我们要干什麽?” 她凑在我耳边悄悄问。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傻瓜,你不是要用这雄伟的鸡巴肏我浪屄吗?” 婶婶用手指在龟头上一点。 我身子一颤,一阵快意袭来。阴茎跳动两下,撑得更加直了。 “还蛮有精神的嘛!” 她吃吃荡笑起来,把头发撩向脑後,色迷迷的舔着嘴唇,两手一前一後握住了久违的阴茎。 “哦!好烫。” 我看着她嘴边俏皮的红痣,也兴奋的在阴道,不,是浪屄里胡乱抠着。 “婶,你怎麽敢说这个?” “嘻嘻,跟你在一起我什麽都敢说了。来呀!用你的大鸡巴使劲肏我吧!” 婶婶已成了个十足的荡妇。 阴茎在淫词艳语的刺激下,在绵软温热、充满了弹性的纤手逐寸挤压、死命套弄下,又暴长了许多。龟头舒服得像要融化了。 “哇,又长了!今天我非得吃了你。” 婶婶娇媚的瞟我一眼,跪了下去,先在龟头上“啵”的一个香吻。 她双眼充满欲火的仔细端详着,痴痴的用鼻尖轻触着,使劲嗅着气味,既兴奋又害怕的满面通红。 尿道口渗出滴滴粘液,她赶紧伸出舌尖,尽数接了过去。 樱桃口相对於阴茎,确实显得小了点。虽然她很努力的吞着,龟头已顶到喉咙里,但仍有一小截留在了外面。阴茎把她小嘴撑得满满的。 婶婶很有技巧的用双颊吸住阴茎,嘴唇轻柔舒缓的摩擦着,舌头灵活的搅舔着龟头,舌尖不时轻点一下尿道口。嫩手也跟着上下套弄,力道恰到好处。鼻孔喷出一股股热气,拂在我小肚子上。 强烈的刺激让我不能自控,往前挺动起来,一边抓住了她的头发,开始迫使她的头与阴茎做相对运动。 每次冲击都深深刺进婶婶窄紧的喉咙?,龟头混搅着唾液,弄得她满嘴“吧唧吧唧”直响。阴囊悬在半空,摆动着拍击她的下巴。 婶婶被堵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不住的乾呕。她翻着白眼,边用鼻子呼吸,边呜呜的发出含糊的呻吟。 “呕……轻……点……好……涨……” 一开始,婶婶还拼命向後避开,试着抓住阴茎根部往外拽,可被我死死的按住。 没多久,她就放弃了抵抗。只能紧紧抓住我的臀部,脸庞通红,青筋微浮,弯弯的娥眉紧蹙在一起,鼻尖渗出细汗,舌头四处躲藏着,口水从嘴边“滋滋” 冒出,流满了酥胸,也流湿了阴囊。 真令人难以置信,我正用阴茎猛肏婶婶的嘴。 婶婶求饶的看着我,但偏偏眼神却是那麽的饥渴。这反而让我有了更加强烈的唱征服。 我抽出阴茎,一缕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龟头与樱唇间。 她倒在了床上,泉涌般的爱液已在雪白的大腿上形成了两道清澈的溪流,散发出浓郁的性味,阴毛不算太浓,但相当整齐,被浸得晶莹闪亮,半掩着阴道。 看起来相当的性感。 “婶,你都湿成这样子了?” “强强,我下面痒死了,快舔舔吧,我求求你了。” “婶,我为什麽要舔啊?” “强强,你要做乖小孩吗?你听婶的话吗?” 这是儿时婶婶常对我说的,但现在说出来,却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刺激。 我兴奋的说:“婶,强强听话,强强要做乖小孩。” 婶婶喘着气说:“那好,现在婶让强强狠狠的舔骚屄,听话快去。” 於是,我从她的脚开始往上舔,把腿上的爱液都舔净了。然後把脸埋进她股间。 轻轻分开阴毛,红豆般大的阴蒂凸起在阴沟上面,不停的跳跃。如花瓣的粉嫩小阴唇紧贴在肥厚的大阴唇上。阴道已洞开,可以看到内壁的嫩肉在蠕动。爱液涓涓的流出阴道口,往下汇集在的菊蕾处,逐渐凝聚成水珠,将绷的紧紧的褶皱浸泡得光滑油亮。 我伸出舌头,刚碰到紫红的褶皱。 婶婶猛的一颤,腹部快速抽搐了几下。 “哎呀!别……别碰……那个地方怎能亲呢?要命……” 後庭那麽敏感,看来还是处女地呢,待会我一定要破了它。 我於是转而用力舔起阴阜。 爱液更加猖獗的喷涌而出。 妇人就是与女生不同,既不失鲜美,又多汁水。 我大口大口吮吸着爱液,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 婶婶忍不住颤声吸着气,上身猛的擡起,表情痴迷的抓住我的头发,两腿用力夹着我的头,腰不停扭动着。 “啊……强强……你……你……的舌头……有……有刺呢……人家……不行了……受不了啦……酥了……我的屄……都被……舔酥了……哎哟……天呀…… 你……你是要……要我的命呀……” 她竟然哭了起来。 “婶,你怎麽了?” 我吓了一跳。 “强强,你对我太好了……我早就盼着……有个人能舔我的屄呀……以後我的屄……只让你一个人……舔……屄水……只让你一个人吃……” “婶,我以後一定经常舔你,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的。” “好……强强……我把一切都……给你……用舌头肏我……喔……我……快要来……了……嗯……喔……要……要…来了……啊……我……泄了……” 突然,婶婶闷叫一声,眼往上翻,脸颊扭曲着,浑身痉挛,双手死死抓着我的头发,一股浓浓热热的液体涌到我的舌上,顺势流进嘴里。 因为毫无准备,我呛得连声咳嗽。 婶婶把我拉到身上,舌头伸进我嘴里,分享着她的阴精。 “强强,我的小冤家,我还没被舔到过高潮呢,好舒服呀。我爱死你了!” “婶,你是舒服了,那我怎麽办呢?” “等会儿吧,我现在屄都麻了。要不,我给你乳交吧。” 於是她坐起来,一手托着一个乳房,使劲包夹住阴茎。硬挺的乳头顶在被沾满热汁的阴茎上磨擦着。 我扶着婶婶嫩白的肩膀,缓缓挺动。 温暖的乳房既柔软又富有弹性,再加上婶婶不断的挤压,简直有进入女体的错觉。 雪白的乳房在摩擦下发出诱人的红晕。阴茎进一步充血涨大,龟头都可触到婶婶的唇沿了。 “婶,你舔舔啊。” 婶婶果然探出细舌,挑弄起龟头。眼睛看着我,闪烁出热情的光芒。 刺痒的快感使我全身紧绷,肛门不禁收缩了几下,尿道口微微张开,渗出一条粘粘长长的液线,把乳晕乳头都弄得湿淋淋的。 玩了一会儿,婶婶有些气喘吁吁,动作也慢了下来。 “强强,我用嘴帮你弄吧?” “喔……婶……你再……坚持会儿……这麽弄……好舒服……” 婶婶又弄了一会儿,实在支援不住了,便往後躺下直喘。 “好强强……让我休息一下……再让你……好好的玩……嗯……” 我让她歇了一会儿,就抓着大乳说:“站到床边,我在後面肏你。” “隔山取火”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一方面是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阴茎在美臀里进进出出,带着後庭一张一合的;另一方面由於臀部的挤压,阴道收缩,使阴茎更增快感,同时还能在臀部上又捏又揉,真是绝妙的享受啊。 婶婶迟疑了一会,还是听话的站了起来,爱液又立刻顺着大腿直往下流。 她弯下腰,撅起丰满圆实的臀部,双手支着床沿,形成了一道美艳的曲线。 我摸着她的臀部,柔软的皮下脂肪撑满了手掌,手心彷佛有一种被吸吮的感觉。 “婶,你撅着屁股的样子真骚。” 我弯身亲吻起粉臀来。婶婶不禁发出欢快的颤声。 “我骚也是骚给你看的呀……噢……再舔几下……强强……” 我扒开两瓣臀丘,龟头沾着淫水,轻轻磨擦着阴道口。不多时,小沟就变成了小溪流,浸得龟头非常亮眼。 “婶,你下边的小嘴儿直嘬我鸡巴呢。” “讨厌,还不快肏?人家又痒了……啊……” 久旷的婶婶咬唇呻吟着,但等了许久也没见动静,便回头看,才发现我正坏坏的冲她乐。 “哎呀,你可真是坏透了。把人家的火浪起来,又不管了。” 她如蛇样扭着身子不依起来,笔直的长发在光滑的玉背上拂来拂去。 乘她撒娇的时候,我突然把阴茎用来力的冲进她体内。 “哎呀!妈呀!” 婶婶尖叫起来,紧紧抓住了床栏。 我先是短促快速的抽送,後又改为长抽猛送,四处搅动。 当阴茎慢慢向外抽出时,婶婶长长的吸气;再猛地往里插入时,她又咬牙狠狠的长哼一声。 阴囊一下一下撞击着阴阜。 “骚婶婶,扭扭屁股让我看看。” 臀部果真便大幅度的扭动起来,上下左右,看的我一阵晕眩。 我实在不忍心让它无事可做,“啪!”就结结实实打了一下。 丰腴的臀部随之颤抖跳动,白得发亮的嫩肉上,顿时淫秽的留下了红彤彤掌印。 手感非常棒哪。 “啊呀!强强欺负婶婶了。” “婶婶,爽不爽呀?” “爽……我喜欢你打我的屁股……使劲……使劲打我的大屁股……哦……” 我於是打得更用力了。“啪啪”的巴掌声回荡在室内。 “婶婶,你是不是骚屄,浪货?” “我是……我是……货真价实的骚屄……不知羞耻的浪货……啊……你肏死我吧……” “骚货,那就再叫大点声啊!你越骚,我越卖力。” 能骂自己的婶婶是骚货,实在也是够爽的了。 “啊……我的好强强……小冤家……你肏死我了……嗯……好爽啊……爽死我了……唷……我很骚……我浪……我要喝你的精……我永远都属於你……我的心……我的身……我的屄……我的大屁股……我的大奶子都给你……啊……用力肏我吧……我的小屄……好舒服喔……好美……嗯……” 婶婶不停的摇着头,肆无忌惮的大叫起来。 “婶,我是不是比叔叔好。” “是啊……你……啊……比你叔强……喔……你好会玩女人……我恨不得死在你身下……哎哟……” “说,你是我婶,你正被侄子肏!” “我是浪屄……婶婶……正在挨……挨我大鸡巴……侄子的肏……强强…… 你真会玩……大鸡巴……肏得婶……好浪……婶喜欢……让强强……肏……肏婶的……贱屄……我要强强的……大鸡巴……天天肏……屄……肏婶这个小浪屄… 淫荡的小贱屄……” 此时的婶婶就像揉不烂的面团,在蹂躏下发着浪叫,把臀部左右前後狂扭猛摆着,疯狂的套弄阴茎。 我们尽情缠绵着,已丝毫没了什麽伦理观念,只有忘情的男欢女爱。 我让婶婶叫我儿子,她果然就一个劲的亲儿子的喊。 我咽了口唾液,只觉得喉咙发乾,一股不可抑制的欲望从血液中升腾起来,腹部紧压在柔软的臀部上,疯狂的将阴茎往里顶,坚硬的阴毛挠着婶婶敏感的後庭。 “啊……肏……肏死你……肏死你这骚货……嗯……大鸡巴……肏穿你的骚屄……啊……看你还……浪不浪……啊……” 渐渐的雪白背部冒出了黄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於地,就连没有多少汗腺的臀部也湿霪霪的了。 “哼……儿子啊……小祖宗……小冤家……饶了我吧……妈真要被你玩死了……腿都软了……小屄屄被你的大鸡巴玩坏了……哎……哼……” 肏了会儿,婶婶实在是站不住了,只能哆哆嗦嗦的半趴在在床沿上,淩乱的头发披散在床上。 我手往前探,抓住了她一只乳房,像挤奶般使劲搓揉着。 “啊……痛……别……别那麽凶啊……妈快不行了……” 我全力捏起乳头。 “啊……别……别捏啊……好痛啊……坏……儿子……啊……好狠心……” 没想到在婶婶哀求声中,龟头竟然一烫。 我重重的给了她肥臀一巴掌。 “你不是很痛吗?怎麽高潮了?” 婶婶气喘吁吁,有气无力的说:“好痛……可是也好爽啊……” 我简直兴奋到了极点。婶婶真有被虐倾向啊! “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是……我是……一个淫……荡的妈……妈……啊……” “你是我的性奴妈妈。” “啊……我是性奴……啊……随时……随时……等着儿子的大鸡巴……来肏我……的贱屄……” “还有贱屁眼。” 我探出一根手指,在阴道口抹了点爱液,轻轻按摩着後庭,括约肌紧缩起来紧紧箍住手指。 婶婶连忙用手挡住,紧张的回过头来,惊叫着:“哎呀……你要干什麽…… 求你……妈後面可从没弄过啊……会痛死的……” 我抽出阴茎把龟头抵住了後庭,说:“那更好啊,性奴妈妈,亲亲小屄屄,就让主人开了你的後苞吧。” 婶婶被我抵得直颤,只好费力的扭过头去,呻吟着说:“嗯……儿子主人… 你要慢点……轻轻的肏呀……我怕……呜……羞死人了……” 我扶住她的胯部,龟头蠕动着,试探向内抵入。 初始很是艰涩,不亚于处女开苞,菊花蕾以剧烈收缩来抗拒,阴茎被紧紧箍住,甚是舒爽。 “太粗……太粗了……不要全部……进去……长……长啊……” 婶婶拍打着床,从喉咙里挤着颤抖的呻吟,娇嗔中带着羞赧。 “哎唷……妈呀……可疼死……我了……冤家……你要弄死妈啊……噢…… 轻点……” 她身子拼命扭着。大白屁股摇晃不已。 我伸手到婶婶胯下,玩弄阴阜,舌头探入她耳洞内。阴茎缓缓抽插,龟头使劲前探。 她不禁起了一阵抖颤,口中直喘。 在菊蕾涨缩中,阴茎慢慢的进了半截,在肠壁上磨旋不已。 “哎呀……别那麽快……好涨喔……肏死妈了……” 渐渐的,後庭有些松驰了。 但每次肏入,仍弄得婶婶苦苦哼吟。 她又回过身来,将手抵住我腹部,以阻止我用力的冲撞。 “小冤家,你的大鸡巴……怎麽还这麽硬……我腿都软了……求求你……饶了我……快射给我吧……我受不了啦……再来我会死的啊……不行……不行啦…… 我要死啦……啊……” “妈,叫得再淫荡点,我把阳精给你。” “大鸡巴儿子……妈的骚屄……太渴了……把精液……给小屄吧……我是骏骏的小屄……是淫荡的母狗……我整天想着肏屄……我是欠肏得骚货……嗯…… 我不想活了……” 我又紧肏了几下,用力往最深处插去。龟头一阵酥麻。阴茎强有力的收缩起来,接着放开,再更加有力的收缩,最後一股浓浓滚热的精液从尿道口飞快喷射而出,直直的撞击在大肠内,然後是第二股,第三股…… “啊……小冤家……好烫啊……我……又高潮了……” 我拔出阴茎,抱着婶婶躺到了床上。 她粉汗淋漓,嘴像脱水的小鱼般一张一合不住娇喘吁吁,口角还流着香涎。 我把舌伸进婶婶嘴中,卷住粉红香舌,她舌头无意识的回应着我的挑逗。 恍惚中,婶婶轻轻的开了口。 “强强?” “嗯?” “我们……这样……对吗……” 婶婶有些哀怨的望着我。 我吻着她的头发,反问:“你舒不舒服呢?” 婶婶害羞似的低下头,微微点了下。 “那还问什麽对不对的呢?” “那……以後……我们怎麽办呢……” 我没声了,也不知要怎麽回答。 婶婶像只受伤的小羊羔,蜷缩在我怀里开始轻轻啜泣,泪珠不断滴落下来。 我真有点心疼,轻轻吻她满是泪水的眼睛,柔声道:“别哭了,再哭这水就够我洗澡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婶婶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抹了把眼泪,然後紧紧抱着我。 “嗯……强强,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贱啊……” “唔,有点。做爱时你怎麽不克制一些呢?” 我用力捏了把她的乳房。 “喔,好哇,你笑我,看我怎麽对付你。” 婶婶又活跃起来,眼神魅惑的盯着我,一只手伸到我胯下搓揉,手指在被爱液弄湿的阴囊上游走,指甲轻轻刮弄阴茎根部。 忽然她开始舔舐我的乳头,浓密的乌发在我胸前移来移去。 我从没想到被女人舔乳是那麽舒服。 “刚刚肏我那很舒服吗?” “只要是肏你,哪里都舒服。” “坏死了,欺负人家……以後不许再肏那里了,现在都还疼……” “以後?今个还没干完呢,哈……” “对了,为什麽要我叫你亲儿子?” “啊……这样我更兴奋呀。” “哦,我的天,你可真行啊,胆子也太大了点,肏我的时候你在想你妈,是吧?” 婶婶好象有点吃醋了。 “其实我一直对你都很有兴趣的。” 我想岔开话题。 “真的?婶婶丑丑的,怎比得上你妈呢……” “没的事。” 我嘴上掩饰着,但阴茎却不听话的勃起,表白了心声。 “呵,还嘴硬呢,我一说就凶成这样子了。说实话,你要是真想,我可以帮你啊。” 婶婶不怀好意的娇笑起来,用湿淋淋的阴阜慢慢摩擦着阴茎,阴毛连带搔着我的下腹。 “怎麽帮?” “嘻,还说不想,不想就不要听了……喔,好可怕啊,这大家夥能进人家身子里好深呢。” 她星眼蒙胧的看看阴茎,呻吟声越来越大。 “小冤家,我好爱你呀!” “你到底爱它还是爱我?” 我吻着她的粉颈。 “你好坏,当然是……都爱!” “婶,你真是个百玩不厌的尤物呢!浪屄又痒了吧?” “痒了,痒了!都是你坏鸡巴闹的。” “想要我吗?” “嗯,想……” “有多想?” “好强强,我受不了啦,快给我!” “那你自己来啊。” “唔……” 她忙不叠的一手扶着阴茎,一手拨开阴毛,撑开阴唇,龟头对准阴道,臀部向下一坐。 可能是太猛的缘故,她马上把两排银牙合在一起,“嘶”长长吸了口气,鼻翼一张一翕。 “啊……天呢……好……好烫呀……顶到子宫了……涨死我了……” 我恶作剧的使劲向上挺起,让阴茎更深的肏进女人身体。 “啊……别……别……强强……太深了……啊……有些痛……啊……我自己来……哦……” 婶婶俏眼直翻,颤抖着哼吟出声,撑在我胸口上缓缓下坐着,腰身摆动着,很快就找到了兴奋点,专注的用龟头摩擦那个地方。 “强强……现在换我肏你了……舒服吗……” 她向後仰着头,半眯起眼睛,细细体味着体内每一丝快感。 我发现婶婶的脸色愈加红润,渐渐的整个躯体也开始发红,乳房像吹足气的皮球,大大膨胀起来,亮亮的直反光,乳头也变得血红,且不是圆圆的了,而是变得又大又长,突显出来。 我握住乳房,觉得又热又硬,手指轻轻夹住乳头搓揉。 婶婶呼吸紊乱了,臀部不再大辐度摆动,而是用阴道夹住阴茎,转圈磨着,粘滑的爱液在阴茎上涂了一层。嗓子眼?间断的发出哼哼声,偶而快而短的吸进一口气,然後长久的憋住用力。 忽然,火一般热的阴道狠狠抓住了阴茎。她喉咙里也挤出了长长尖叫。 “啊……唉……” 婶婶疯狂摇摆着头,乌黑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尾音拉得长长的。 她伏下身,紧紧搂住我。伴随着阴道的一松一缩,越来越软的躯体也在有节律地震动。 看到婶婶满脸陶醉的表情,我便用手撑在她胳膊下,猛地一挺腰。 婶婶正处於高潮刚过的迷谩☆态,一声闷哼,勉力睁开失神的双眼看着我。 “哎呀……你要肏穿我了……小坏蛋……小冤家……” 她嘴半张着,纤细的腰肢又拧了起来,好象是在抗议我的粗鲁,又好似在鼓励我来得更猛烈些。 我看见婶婶嘴里整齐的白牙和红润的舌头,便一口吻上去,用舌头顶开她牙齿,嘴唇吸住她小舌头,含在嘴里。同时胯下发力,挺着阴茎捅去,耻骨重重撞击着她的耻骨。 婶婶恢复了一些神志,使劲往下压。 我死死顶住她外阴,向里推进。 大小阴唇被强行的向内翻卷,紧紧的卡住了阴茎根部。 阴茎膨胀起来,填满了阴道深处每一分毫的空隙。 “舒服麽?” “舒服……” “怎麽舒服法啊?” 我在婶婶耳边轻问。 “嗯……讨厌……很涨……涨得难受……麻麻的……好象屄里塞进根木头… 哦……还一跳跳的……像要尿了一样……” 她披头散发,脸歪向一边,急促喘息着说。 我突然发现衣厨的穿衣镜正照着我们。 镜子里的她臀部向两边分开,股沟尽头一根粗黑发亮的肉棍不停进出,一股股白沫慢慢从肉棍拔出处溢出,在阴道口越积越多,逐步向四周泛滥,一路顺着肉棍流下去,消失在浓密的黑毛里;另一路则流出股沟,一滴一滴向下淌着。 她发现了我直盯着後面瞧,赶紧也回头看。 “妈呀!你个死鬼!坏蛋!羞死人了!” 婶婶忙要用手去挡自己的臀部。 我连声说:“好婶婶,就让我看看吧。” 一阵扭捏後,她抽回了手,羞羞的说:“你真下流呀!” “谁下流了?你看,流的都是你的,没我的。” “哎呀!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弄,哪会有水?以後再不理你了。” 婶婶也来了兴致,撒娇说:“我也要看!” 我把她调过头去,悄声说:“婶,看你是怎麽挨肏的!” 镜子里的婶婶,满脸涨红,眉头紧皱,咬着嘴唇,秀发甩前甩後,两只乳房非常动人的飞舞着。她向後仰靠在我肩膀上,胳膊支在我大腿上,臀部上下套弄着,两腿大大岔开,湿漉漉的阴毛和粉肉翻飞的阴道一览无余。 她两眼直勾勾盯着镜子?的交合处,用手抚摸着阴囊,淫浪的呻吟着。 “啊……大鸡巴全进去了……把我的浪屄塞满了……啊……好舒服……我好喜欢强强的大鸡巴喔……” “好婶婶,强强的鸡巴粗不粗?” “粗。” “长不长?” “长。” “硬不硬?” “硬。” “肏得好不好?” “啊……肏……肏得……我浪屄……爽歪歪……了……啊……” “婶,没找错人吧?” “嗯……没找错……强强……啊……你真的好棒……我真……真想永……永远这样……喔……” 我逗她说:“那就这样等妈回来吧。” “你……你想怎麽……就怎麽样……哼……我也顾……顾不得了……” “好婶婶,嫁给我吧!” “你会要……要我吗……那是乱……乱伦呢……” “乱就乱!” 我挺动阴茎加快了节奏。 “啊……那强强……我嫁给你……只要你不嫌弃……你……就娶了你的小屄婶吧……今後我就是你的妻子……老婆……是你淫乐发泄的床上用品……只要你愿意……我的屄随时都给你玩……” 婶婶动情的喊了起来。 “婶……你现在就是我老婆了……我要叫你名字……宋媚娟……媚娟妹妹… 小美人……喜欢吗……哥哥的鸡巴……肏……肏你……爽不爽……啊……” “嗯……喜欢……我的好强强……你是我会肏屄的……小老公……好丈夫… 亲哥哥……啊……我喜欢强强叫人家名字……媚娟……媚娟是强强的老婆……是强强的妹妹……嗯……哥哥……你喜不喜欢媚娟妹妹……啊……我真幸福……好舒服……好棒啊……好美喔……强强哥哥……媚娟妹妹……爱你……嗯……” “好老婆……我的心肝宝贝……我要肏死你……” “哦……对……肏吧……你用力肏吧……啊……我要你的大鸡巴……大鸡巴使劲……肏我……媚娟妹妹这个浪货……我欠肏……我的屄……张开嘴……正等着你……肏呢……我的屄……痒死了……肏妹妹……上天……吧……” 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扭动细腰,寻找更刺激的角度。 每当我肏到婶婶身体最深处时,她就会翻起白眼、大张着檀口。 “哎呀……我……我的天……强强……哥哥……你……你可……肏死媚娟妹妹了……啊……你……你怎麽不……不说话……哎呀……这麽大……大劲儿…… 你是不是要……要射了……” “想不想喝精?” 我抽出阴茎,上面沾满了晶莹的爱液。 “肏!给我,给我,宝贝……” 婶婶回过身,张开嘴,探出粉嫩小舌,舔在龟头上,吮吸着。 我猛的肏进去,又快速抽弄了百多下,蠕动的喉咙让下体传来越来越难以克制的快感。 猛的大股大股白稠的阳精以强猛劲道从尿道口喷射出来,灌进了樱桃小嘴。 “呜呜……嗯嗯……” 婶婶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脸上却荡漾着极满足的淫媚神情。 她紧闭美目,用力吮吸,舌尖舔着尿道口,拼命吞着精液,但还是有许多精液随着嘴角流到了修长圆润的脖子、黑色长发和高耸雪白的乳上,伴随着她的哼叫诱惑极了…… 傍晚,妈妈和小姨回来了。婶婶到厨房准备晚餐。还藉口要帮忙,把我也拉进去了。乘炖汤的功夫,我们又抱在了一起。 婶婶风情万种的对我说:“强强,我还想要你。” 她飞快的从裙子里脱下衬裤。 “你不要命了?” 我紧张的几乎出了一身汗。 婶婶转身将门锁上了,喘着粗气咬我的耳垂。炙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濡湿的舌尖不停的在耳洞中钻进钻出。 “这不是很刺激吗?快点,我等不急了,我要你肏我!” 我只能扶起婶婶的腰,把她抵在墙上。阴茎顶在阴阜上,尿道口流出一丝润液,沾在阴毛上。 婶婶把裙子撩到腰间盘好,踮起脚尖,向外撇着大腿。 我趁势向前一挺,龟头已顶进了阴道。 一股害怕夹杂着兴奋的心情,似乎让阴茎涨得更大了。 才肏了两下,她就开始大声呻吟起来。 我吓得连忙用嘴堵住婶婶的嘴。 她紧闭着眼睛,鼻子?发出压抑消魂的“嗯……”声,柔滑舌尖伸入我嘴?不停翻腾着。 我细意咂吸,啜饮着蜜汁。 我们无声有力的亲吻着,生殖器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嗯哼……没想到乱伦这麽刺激……快点……用力肏我……” 婶婶尽量压低声音叫着。 “叫老公……” “老……公……老公……” 她带着哭腔轻唤着,朦胧的眼中泛着泪光。 “我来了……来了……啊呃……” 婶婶头高高的擡起,嘴张得大大的,喘着粗气,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鞋底狠劲跺着大理石地砖直响,亮晶晶的滚烫阴精流湿了她的大腿,滴落在地。 我想收场。可强烈的刺激反而使婶婶更疯狂了。 她紧紧箍住我,狂野的回旋臀部,挺动阴阜。阴道壁猛烈绞着阴茎。肥白的臀肉“啪!啪!”的拼命撞着墙面。 又肏了会儿,我使劲掐了她一把,差不多了吧。但阴道里的嫩肉依然用力箍住了龟头。这时我才体会出什麽是“如狼似虎”。 我深埋入那如云的秀发,吻着婶婶的圆润耳珠,轻声说:“好老婆,这次就算了吧,下次保证让你满意。”她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阴道。 这时,我突然兴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便拿过杯子,松开精关,将阳精全部灌到杯中。然後顺手拿了个冰块,塞进婶婶阴道里。 婶婶立刻全身剧烈抖了起来。 “不许拿出来。还有,等会儿吃饭时,就喝这,知道吗!” 我把那杯子装满果汁,搅匀了,递到她跟前。 “嗯……强强……你怎麽这样……好变态啊……” 婶婶双眼漾着浓烈春意,恋恋不舍的握了握我疲软下去的阴茎,神情有说不出的淫荡。 饭好了,我和婶婶把菜一道道端了出去。 最後婶婶红着脸把一盘饮料放到了餐桌上。 还没等分配,没想到妈妈一把拿过那杯果汁,喝了起来。 婶婶想要阻止,又不知该说什麽,只能瞪大眼睛,看着我。 哇!我却差点没叫起来。妈妈正在喝我的精液! “咦,这果汁是不是坏了?味道怪怪的。” 妈妈咋着嘴说。 “哦,是吗?我尝尝。” 小姨接过了杯子。 我心中又一荡。连小姨也要喝我的精了! “很好啊。姐就是嘴巴刁嘛。你不喝给我喝好了。” 说着,小姨又喝了一大口。 我看着小姨印在杯上的红唇印,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说:“这是我买的一种新牌子果汁,可能妈还喝不习惯。” “哦,是吗?” 妈妈将信将疑的不住瞟着婶婶和我。而婶婶那种想笑但又使劲忍着的表情,也许让她怀疑我们是在搞恶作剧呢…… 以後婶婶就不再去古玩市场了,理由是她已无兴趣。但实际上是她要乘妈妈出门这个机会,和我疯狂的性交。即使妈妈在家,我们也会在独处的房间、看不到的拐角,亲吻抚摸。 有人在时,她是我庄重的婶婶,我是她的乖侄子。但无人时,她马上就会成为我赤条条、白嫩嫩的荡妇。 我们都爱上了这种迷乱的感觉。 的确,鬼鬼祟祟的偷欢,要比明目张胆的宣淫更加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