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注视下的疯狂 穿着暴露的小玉做在自己的办公隔断里,看着眼前的一个文件夹发愁。这个文 件夹是老於送给技术部主任金凯的,自己十分钟之前就应该将其送过去了。但现在 小玉却依然没有起身的意思。 小玉不愿意去技术部,并不是因为自己几个星期前,在总经理办公室高潮时的 淫叫被金凯听到了,而是因为现在自己下体的两个洞中插着两个粗大的假阳具,更 主要的是小玉害怕去技术部会碰到自己的老公,而现在这样暴露的穿着是万万不能 被老公看见的。 突然,本来处於关闭状态的两个按摩棒,猛的运转了起来。即便已经这样插着 按摩棒上了好十几天的班了,这样猛烈的刺激仍让小玉难以消受。小玉使劲咬住下 嘴唇,还用双手摀住自己的小嘴,生怕体内喉咙间那股逃命的叫声逃出来。 但就在小玉准备向往常一样迎接高潮到来时,那两个牢牢控制住小玉身体的假 阳具又停了下来。小玉不由的失望的叹了口气,竟然发出了声音:「哎……」引起 了同事们的瞩目,老於也走了过来:「别唉声叹气的了,赶快工作。」 「知道了,我去把这个文件夹送给技术部金主任。」小玉把文件夹夹在胳膊下 面,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微不可闻的「啵」的一声,让小玉的後庭暂时摆脱了按摩棒的折磨,小玉收紧 小穴,向门外走去。 老於坏坏的一笑,说道:「夹紧,别掉到地上。」同时衣兜里面的手将假阳具 调到了低档。 小玉身体一抖,连忙把双腿加紧,快速关上办公室的门消失在了走廊里。小玉 路过洗手间时,真有跑进去把小穴里的假阳具拿出来的冲动。但刘总威胁过她,让 她老老实实的听话,否则一定要她好看。小玉只好加快碎碎的小步,向技术部走去。 技术部离办公楼大概有十分钟的路程。伴随着水晶高跟鞋的轻响,小玉举步维 艰的走着。肉洞中的假阳具一会高速旋转,一会低速震荡。小玉怕它们掉出来,只 得使劲收缩小穴,并把两条腿夹紧,使得震动的感觉更加强烈。 还好一路上没有遇到熟人,只是有几个不认识的男职工一直色色的看着自己。 不过小玉并不反感这样的视奸,因为暴露狂的本质使小玉在被异性用色情眼光顶住 时会感到异常兴奋。 好不容易走到了技术部,此时的小玉已经满脸通红气喘吁吁了。这时她看见了 一个洗手间,一咬牙钻进了一个隔间,坐在座便器盖子上,撩起短短的裙摆,叉开 流满淫水的大腿,看着被假阳具撑开的小穴,用双手抓住假阳具低端,慢慢的将其 拉了出来,嘴里忍不住发出了淫叫声:「啊……」小玉将假龟头卡在小穴口,停了 下来,闭上了眼睛。 难道小玉不怕刘总的惩罚吗?显然不是。 小玉双手用力,猛的将假阳具又推了进去,同时身体挺直,屁股高高擡起,全 身抖动着,嘴里发出诱人的淫叫:「啊!啊!高潮了!」 高潮过後的小玉显得更加诱人,她瘫坐在座便器上喘了一会气,便收拾了一下 衣服,插着那根假阳具,向金凯的办公室走去。 金凯的办公室是在办公大厅中专门用半人多高的磨砂玻璃隔出来的单间,但并 不和办公大厅共用一个门出入,小玉站在金凯的办公室里刚好把头露出来。小玉在 金凯色迷迷的眼光中把文件夹交给他,然後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她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也看见了她。在 办公大厅另一端的刘飞看到在磨砂玻璃上缘露出来的小玉的脸兴奋的走了过来。 小玉则吓了一跳,心想自己这样万万不能被老公看到。小玉情急生智,把身体 靠近磨砂玻璃,只露出一个脑袋来,对正在快步走过来的刘飞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刘飞没有觉出任何异常:「亲爱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刘总派我去南京研究所 主持工作。工资也给我提高了许多。」 心思敏捷的小玉立刻察觉到这次工作调动的异常,这次调动显然跟自己被老板 玩弄有关,但却无法跟老公表达,只得假作兴奋:「真的?太好了,这可是一次重 大的晋陞啊。」 「是呀,不过明天就要去上任。不能每天和你在一起了。」刘飞兴奋的神情有 些暗淡。 小玉身着极端大胆暴露的短小衣衫,下体插着两个不断嗡嗡震动的按摩棒,仅 靠这块半人多高的磨砂玻璃挡住老公的目光,以便守住自己的秘密,也避免老公的 伤心。她内心紧张极了,但看到老公的黯然神色又颇为心痛。小玉鼓足勇气,轻轻 在老公脸蛋的啄了一下,小声道:「别难过,还有今天晚上。」 刘飞被小玉在大庭广众之下的热情举动羞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先 去忙了。你也去、去忙吧。」便跑开了。 小玉看着刘飞离开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却不得不为老公离开後的日子有所担心。 小玉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终於又在痛苦与快乐的地狱里熬过了 一天。想着今晚和老公的亲热,刚刚高潮过一次的身体不禁又有些兴奋。 突然老於把一张纸条扔在了小玉的面前,上书:「下班後,去厕所把衣服脱光, 全身赤裸,许不穿戴任何东西(包括些与假阳具),来办公室找我。我已经让保安把 摄像头关掉了。」署名是刘总。 就在小玉认真看纸条时,老於一把拿走了小玉放在手旁的手机,嘿嘿一笑:「呵 呵,别着急,我会给你时间让你跟你老公说明情况的。」 「叮铃铃……」随着下班铃声的响起,小玉收拾好东西便向厕所走去。在厕所 里,小玉等了十几分钟一直到整个办公楼都安静下来,便脱光所以衣服,又把那两 根让她又爱又恨的拔了出来。在离开女厕所前,小玉心中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但小 玉自我安慰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要紧张,赶快应付完刘总,回家还要陪老 公呢。 一想到在家里等待自己的老公,小玉心里立刻温暖起来,大胆的拉开厕所门快 步跑到了刘总办公室。 「当当当,刘总我是李小玉,我可以进去吗?」小玉轻轻敲了敲门问道。 没有回音。 小玉心里一惊,伸手去拧动门把手。 锁住了。 小玉立刻慌了神,快速向女色所跑去。 也锁住了。 小玉更紧张了,一咬牙,便想往男厕所里钻。 令小玉万万想不到的是,男厕所的门也被锁住了! 就在这时,小玉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在办公室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 声,还有同事们聊天的声音。众人只要拐过一个弯,便会看到全身赤裸的小玉惊慌 失措的站在走廊里。 小玉顿时被惊出了一声冷汗,但快速的心跳为大脑提供了足够的氧气,使小玉 想到了在老板办公室对门的公共会议室。脑到脚到手到,在短短的一秒钟之内,小 玉便躲到了公共会议室里。小玉背靠着门,好像刚刚跑完马拉松一般大口喘着气, 但刘总的声音却使小玉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到了啊,去会议室开会吧。」 就在会议室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小玉也把自己光滑笔直小腿收回了会议室大圆 桌的下面。 这个会议室的结构很奇怪,整个房间四四方方,中间放着一个能坐十几个人的 大圆桌,看起来这个房间更像饭店聚餐用的包间。不过幸好是有这样一张大桌子, 小玉才可以把整个身子都藏在下面。 随着日光灯的闪烁,昏暗的会议室顿时变得明亮起来,连桌子下面的情形都能 看的一清二楚。小玉紧张的卷曲着身体,看着二十四条穿着西裤皮鞋的腿围在自己 周围。桌面上开始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讨论。 就在小玉紧张的等待这个莫名其妙的讨论结束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深到了桌子 下面,不断的来回抓着什麽。这只手小玉非常熟悉,就是每天都会玩弄自己一番的 老於的手。小玉虽然极力躲避,但毕竟桌子底下的空间就这麽小,而小玉又不敢有 太大的动作,不一会便被老於抓住了肩膀。老於使劲一拉,把小玉拉到了自己的脚 下。 这只咸猪手更是顺着小玉的曲线摸到了小玉丰满的乳房。更让小玉难以忍受的 是老於竟然脱掉了皮鞋,用臭烘烘的大脚趾头挑逗小玉的菊花。 但小玉现在却无暇抗议,因为桌面上的讨论竟然转到了自己身上。 刘总开头到:「其实咱们今天谈论的主要内容是关於李小玉这个骚女人的。」 同事们顿时议论纷纷,不知道刘总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小玉这个骚婆娘最近一直穿的非常不要脸。还时不时的在办公室里叫春。看 着真想干她啊。大家说是不是?」老於突然非常粗鲁的说道。 「是啊,今天在我们技术部,竟然在办公大厅里和刘飞接吻!」说话的竟然是 金凯。这大大出乎了小玉的预料,她本以为这里开会的只是秘书处的那几个男同事 加上刘总而已。 刘总继续道:「我听说这个臭女人特别喜欢暴露,经常三更半夜里脱光衣服在 公园散步。」 「这个臭婊子,乳房那麽大,看着真想捏两把啊!」老於边说便用手使劲捏了 捏小玉的乳头。 小玉在桌子下面听着老板和老於的羞辱,加上老於的挑逗,身体竟然在这麽紧 张的情况下兴奋了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摸到了自己的阴唇上,开始轻轻的刺激。 老於不知道在哪掏出来一根假阳具扔给了小玉,并塞给小玉一个字条:自慰到 高潮! 此时的小玉已经相当兴奋了,再加上有了多次在刘总办公桌底下一边给刘总口 交,一边自慰到高潮的经历。现在也并不是很害怕,於是便慢慢的抽插起来。 刘总继续主持会议:「别光老於和小金说啊。大家也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平时最会巴结人的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同事说道:「李小玉每天扭着大屁股,真 想捏一把啊。」 「捏一把不过瘾,要插进她的小穴才爽!」另一个男同事说道。 「不知要插她小穴,还要插她的小嘴才行。」第三个人说。 「我要插她的臭屁眼!哈哈哈!」一个平时以豪爽着称的男同事大喊道。 经过这几个人一说,会议室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十个大男人你一言我一语 的不断羞辱着小玉,谈论着小玉是多麽的性感,乳房如何大,屁股如何翘,好想干 小玉之类的话题。 小玉躲在桌子下面听着这些淫秽的语言,越听越兴奋,乳房和後庭不断被老於 挑逗着,一只手捏着自己的阴蒂揉捏,一只手抓着按摩棒不断的抽插。大脑里仅存 的一丝理性让小玉咬紧牙关不发出淫叫来。 连平时最文质彬彬的一个男同事都开口了:「李小玉这麽喜欢做爱的话,真应 该去做妓女啊。」 另一人接茬道:「对啊,这个臭婆娘去做了妓女的话,咱们就能真正干到她了, 不用这样乾巴巴的只能看,却吃不到肉了。」 老於突然神秘道:「你们猜猜这个妓女现在在干什麽呢?」 金凯回答:「她肯定回家和刘飞搞了。明天她老公就掉去南京了,今天不喂饱 这个骚货,小玉这骚蹄子还不痒死啊!」 老於却不以为然的打趣道:「谁知道呢,没准只靠刘飞满足不了她,现在找男 人打野炮去了呢。」 「是啊,可能那婆娘正全身赤裸的骑在小流氓身上不断淫叫呢。」 「没准她光溜溜的跑到哪个男厕所,找了一个陌生人就撅着屁股给人家干呢。」 「也许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下班之後就去某个妓院做兼职小姐呢。咱们有空应该 去各个妓院找一找啊,哈哈!」 「我想她最喜欢的是暴露,她应该会跑到医院去,给那些实习的妇科大夫做免 费教材!」 「依我看啊,这些肯定都满足不了她的三个臭洞了,她肯定会跑到建筑工地的 民工棚里,让几十个民工轮奸。轮完三遍她还不满足,然後被民工抱着,下面的臭 穴插着几个月没有洗的臭鸡巴,绕着工地转圈啊!哈哈!」金凯说道。 此刻小玉受语言刺激而兴奋的特点暴露无遗,她在桌子底下听到这些话兴奋的 要死,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已经达到了几个小小的高潮。现在体内的快感正在急速 的积攒,准备来一个迅猛的爆发。 此时,刘总故作神秘道:「其实我知道李小玉这个骚的不能再骚的婊子现在在 什麽地方,在干什麽。」 「在哪?在干什麽?」同事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此时的小玉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头脑中闪过了无数的想法,但在内心的暴露欲 望和身体快感的双重刺激下,最终的决定竟然是:即便被曝光於天下,也要达到这 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就在我们下面!拿着假鸡巴正在捅她的烂逼!发骚呢!」刘总大叫道。与此 同时,老於猛的将小玉拉了上来,扔到了桌面上。 只见小玉两只赤裸的玉足踮着脚尖在桌面上支撑着整个身体。大大的撇开沾满 淫水的大腿,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早已一片泥泞,有些红肿的小穴口大大张开着, 不断飞快的吞吐着一个布满颗粒的粗大按摩棒。而这个按摩棒的尾段就抓在小玉一 只雪白的小手里。另一只小手则在使劲抓着自己的乳房,大拇指和食指用力揉捏着 自己挺立的和大个葡萄一般的乳头。小玉的头使劲的後仰,脖子因为兴奋而变得潮 红,脸蛋则红的和透出血来一样。两片红唇大大张开着,从嘴角流下一丝唾液。小 玉双眼上吊,舌头胡乱摆动着,从喉咙里发出来自内心的呼喊:「啊!啊!啊!啊! 啊!」 小玉在众人的注视下,在十二张嘴的哗然声中,达到了她这辈子从来没有体验 过的高潮。 高潮过後的小玉嘣的一声仰面摔倒在了桌面上,双手双腿无力的摊开,眼睛也 轻轻的闭上了。在这个大圆桌上,小玉赤裸的女体,好像一盘丰盛的大菜,任由男 人们品嚐。 当男人们纷纷把手伸向高潮过後任然不断抖动的肉体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小 玉闭合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悔恨的清泪。 男人们显然不会放过眼前的美味,即便最文静的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男生也凑 了上来。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的小玉只得颤声请求道:「求求你们,今晚放过我 吧。我老公还在家里等着我。」 「哈哈哈,给刘飞打个电话吧。」老於讲手机丢给了小玉。 小玉看了看周围的色狼们,知道自己逃不过此劫,刚刚打开手机却被刘总拦住 了。 刘总脱下裤子躺在桌子上,指着自己早已挺立的肉棒说道:「骑在这上面。」 小玉悲哀的闭上眼睛,跨坐在刘总身上,用自己还没有来得及闭合的肉穴将刘 总的大鸡巴吞了进去,刘总一挺,小玉不由的发出一声淫叫:「啊……」引得周围 的色狼们一阵惊叹。 小玉这在拨号时,老於也爬上了桌子,把小玉往前一推,对准小玉撅起来的大 屁股,一下子就讲粗大的肉棒插进了小玉的後庭。小玉只得叫一声:「不要。」却 又无计可施。 电话接通了,听筒里传来了老公有些失望的声音:「亲爱的,怎麽还没有回家 呢?」 小玉刚想说话,刘总用力一挺,小玉的话变成了这样:「哦!抱歉,今天工作 太多了,我要加班。晚一点才能回去陪你呢,对不起啊。」 「不能放在明天再做吗?」老公的口气不太高兴。 这时老於也使劲顶了一下,小玉连忙说道:「啊!恐怕不行呢。老於刚刚催我 呢。」 这句话则引发了周围色狼们的笑声。 「你旁边怎麽这麽乱啊?」老公奇怪的问。 「他们都干完活了,正聊天呢。我也要赶快做啊。」这时刘总和老於同时用力 顶了起来,「啊!不聊了。我马上回去了!一定要等我啊!啊!」小玉不等老公反 应便赶忙挂掉了电话。 在这样香艳的刺激下,刘总和老於很快就交了货。其他同事则争先恐後的想要 干小玉。 这时刘总发挥了他的组织协调能力:「小金你躺在地上,小玉你骑上去。」金 凯欢天喜地的躺好,小玉也无奈的跨了上去,小玉顿时感觉到一个细长的肉棒直接 插到了自己的花心。 刘总大手一挥:「你插她屁眼,你插她小嘴。你用她左手打手枪,你用她右手 打手枪。」那两个用小玉嫩手打手枪的同事虽有些不甘,但刘总发话也不敢不从了。 小玉身上三个洞全都被插上了大鸡巴,两只小手也被有力的大手把持着,被迫 在腥臭的肉棒上套弄。小玉感到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受到刺激,这个全方位、 铺天盖地的快感让小玉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身下的只有动物的本能,在众多雄 性生物的奸弄下疯狂的扭动着自己单薄的身体。 一刻钟过後,十个人已经都发射过一次了。小玉的小穴、後庭、嘴里、身上都 布满了精液,好像刚刚用精液洗了个澡一般。 小玉可怜巴巴的望着刘总祈求道:「刘总,让我回去吧。我受不了啦。我…… 我回去还要和我老公……做爱啊。」 刘总没有说话,老於却大笑着说道:「哈哈!小玉啊,你的潜力远不止如此啊, 即便再来十二个精壮的小夥子,也不一定能喂饱你啊!不过我今天不难为你,你再 让我和刘总舒服一次。我们就让你走了。」 小玉一听,条件并不复杂,便撅起屁股乞求道:「求求你於主任,快点来插我 这个空虚的小穴吧。」 老於得意的一笑:「呵呵,进步很快嘛!你已经学会怎样祈求主人的肉棒了啊! 我这就奖赏给你。」 老於抓住小玉的屁股用力一插,黑红色的肉棒便整根没了进去。老於用力在小 玉屁股上一拍叫道:「趴下!」 小玉听话的四脚着地趴了下来。老於还不满意,又在小玉屁股上一拍:「去办 公室,让同事们都看看你平时喜欢做什麽样的椅子。」 「不要……」小玉痛苦的回过头祈求道。 老於面色一寒威胁道:「那你还想不想回家见你那个等着干你的老公了呢?」 小玉无奈,只得屈辱的迈动四肢,爬出会议室,在办公楼走廊里快速的爬行, 背後则是老於不断的抽查。众人跟随小玉来到了平日大家工作的办公室。 老於把钥匙丢到小玉面前:「用嘴开门。」 小玉只得和一条狗一样叼住钥匙,费力的插进锁孔,打开了办公室熟悉的门。 这道门小玉开过无数次,但无疑这一次是最困难的。 一行十三人来到办公室小玉的办公隔断旁边,老於命令道:「把盒子掀开。」 「不要!求您了!」小玉自然知道盒子下面是什麽,痛苦的祈求道。 老於猛的用力一拱,双手用力在小玉乳房上一拧,喝道:「快点!」 小玉「啊」的叫了一声,只得顶开盒子,盒子下面赫然立着一个粗大的假阳具。 而通过椅子表面上一圈圈的水渍可以看出小玉平时淫水之丰富。 「哇!」十个色狼顿时发出了惊呼。同时开始了纷纷的议论:「我说这荡妇怎 麽总是闲着没事叫春呢,原来下面插着这个个玩意啊。」 「真他妈淫贱啊,上班的时候竟然用这个自慰。」 「我说这段时间空气中怎麽总是有一股怪味,原来是这个骚婆的淫水啊。」 …… 小玉听着这样的议论,看着自己淫水的痕迹,再加上老於的抽查,小穴又开始 了强力收缩。 老於显然也感觉到了小玉的兴奋,大叫道:「这婊子高潮啦!这婊子听到别人 骂她就兴奋啊!啊!小穴真他妈紧啊!夹的老子都痛啦!哇!出来啦!」便将腥臭 的精液射进了小玉已经被精液填满的小穴里。大量精液无路可去,只得逆着老於的 喷射,反喷出来,哗啦啦的掉到了地面上,在地面上摊了一摊。 老於在小玉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有些不甘心,命令道:「把地面上的精液舔 乾净!否则我就把它们留到明天早晨上班时。让那些女同事看看你的杰作!」 小玉心里一惊:虽然现在自己的淫乱已经被同办公室的男同事知道了,但对女 同事还是要保密的。想来想去,不能让女同事们知道自己的淫荡,因为女人的嘴, 实在是世界上最好的宣传工具了。 小玉只得把脸贴在地面上,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在男人们的讥笑声中将地面 上的精液舔食乾净,心里则想着如何应对刘总的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