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小心地站上了房间的椅子,将书柜上的一个小木盒拿了下来。 木盒上有着一把黄铜色的小锁,似乎在说明里面的东西不能随便让人看到。 盯着手上拿着的小木盒吞了吞口水,女孩的双颊突然泛起一阵红晕。 她犹如要将脑内想法驱出的摇了摇头,接着将那小木盒摆在一旁的书桌上。 「姆…喉咙好乾」她打开房门去了厨房。 大口灌了一杯开水之後,涵向在客厅看电视的父亲道了晚安。 回到房间的她小心地锁起房门。 她的手指「啪」的按下电灯开关,四周变得漆黑又安静。 涵在昏暗的房间里摸到了小木盒,她轻轻地和它一起坐到了床上。 从门外透进来的电视萤光照不清楚少女的表情,不过她咚咚的心跳声却让人听得非常清楚。 涵抱着小木盒坐了一会儿诫诱誧诬,磁禡禚禛解下了她戴着的小银项链,原来项链的坠子便是小木盒的钥匙。 女孩打开了小木盒,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的摆在床上。 几捆麻绳、一副不锈钢手铐、一个马具式塞口球(不要问我这是什麽,附眼罩)、一根粉红色的电动按摩棒。 按摩棒当然不是拿来按摩的,好吧,某方面来说也算是啦。 国中正是对於性爱开始感到好奇的年纪。 涵开始自己发泄性慾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不过最近她觉得,如果只照以往的方式来好像有些无法满足。 在国三大考的压力下(起码她自己是这麽想的),她觉得自己需要一些更…激烈的方式,来发泄她的压力。 幸好这是个网路的时代。 涵立刻在网路上找了一家有人推荐的情趣用品拍卖,一边看着「便利商店取货,绝对不带情趣字眼…让您买得放心,拿得安心!…」之类的广告台词,一边甩着马尾点着她的头和右手手指。 过了短短三天,她就在小七打工仔的「谢谢光临」声中走出自动门,Mission Complete,涵在心中得意的笑着。 镜头回到昏暗的房间,客厅的电视声还隐隐约约的在门外喧扰。 涵心想自己房间的声音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注意力便集中到了摆在床上的那些…玩具上。 女孩慢慢褪下她粉黄色的睡裤,同时手指慢慢解开睡衣的钮扣,房间内冰冷的空气慢慢地降落在她洁白的肌肤上。 「果然还是有点冷呢…」涵的身体微微的颤抖,她感觉四周的冷空气像是一双双的顽皮的手,轻巧却温柔的爱抚她的每一寸肌肤,有些陶醉,有些兴奋。 内裤顺着修长的腿滑落,涵爬上了床。 看着床上的那些晚上的新同伴,涵不禁慾火焚身,刚才喝的水已经不知道蒸发到哪里去了。 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娇小的身躯,她的手指顺着细滑的肌肤由腰间滑向臀部,接着开始狂乱的在身体上到处游走。 大腿、脚踝、锁骨、乳房,每触碰到一个地方都让涵的慾火烧得更旺。 女孩由喉咙深处发出一串含糊的呻吟,像是在发泄在她体内不断滋长的欲望。 涵已经受不了了,她一把抓起身边的麻绳。 虽然在碰触到皮肤瞬间的刺痛让她犹豫了一下,女孩还是狠狠地用麻绳在她乳房上下各绕了两圈。 麻绳犹如蟒蛇捕捉猎物一般陷进了她的肌肤,布满了麻绳表面的小刺刺进了她白皙的肌肤,不过对现在的涵来说,反而像是被情人紧紧搂住一样。 涵将一条麻绳的中点贴在自己的後颈,麻绳绕过了涵纤细的脖子,在她的胸口划了一个X型後继续向下交缠。 涵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一边收紧小腹一边缓缓的呼气。 她将麻绳密实地在她盈盈堪握的纤腰上反覆缠了好几圈,缠到她的腰身好像被一只巨手掐住一样。 「呼…嗯哈…」涵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她将余下的两股绳头用大腿压住,接着两手在床上摸索着。 有了,涵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挟起了床上的按摩棒。 一丝丝透明的液体已经在涵的两股间渗出。 涵的左手轻柔的贴上自己私处,一边抚摸着洞口,一边将食指伸了进去。 「嗯啊…哼呀…」犹如一股电流从脚心直通到头顶,私处的快感让涵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她喘息着,手指慢慢的开始在里面搅动,用指腹按摩着,用她的指甲尖轻轻的搔刮着肉壁。 「哈….哈…」涵不顾被大腿压着的麻绳,双腿紧紧的纠缠、交结。 她纤巧的脚趾扭曲着,像一群不断受苦的犯人。 涵蜷曲着身子,她丢开了按摩棒,用她的手掌用力揉捏着那不太突出的乳房,她的手指搓揉着挺立已久的乳头,从上面传来的酥麻感让女孩心神欲醉。 但是,缠绕在胸部的麻绳一直摩擦着女孩白嫩的皮肤,弄的涵又痒又麻,她的动作变得更加狂乱,想要对自己乳房施加痛楚来驱散这种感觉。 无意间,她的指甲猛力掐住了她粉红色的乳头。 「好痛!…」从乳头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涵被快感支配的身体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向脖子紧缩的肩膀渐渐放松,有一种刚运动完後肌肉感受到的酸麻感。 她将背部靠在柔软的床上,如虾子般蜷曲的双腿也缓缓地舒展开来。 涵躺在床上喘息着,双手轻轻抚弄着刚刚被自己摧残的乳房。 她在乳头上摸到一个不算浅的指甲印,她按摩着那敏感的地方,感觉从那上面传来的些微刺痛和酥麻感。 突然她发现,将她紧紧綑着陷在肌肤里的麻绳弄的自己很痒、很痛。 咬在身体上的麻绳彷佛带着腐蚀性,慢慢地侵蚀着她的身体。 「还不够…不能就这样停止…」涵决定要赶在自己後悔以前,尽快的将束缚完成。 涵将滚到床边的按摩棒捡起来,一口气朝着自己的小穴插了下去。 「咿呀!…好像买太大了…」涵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虽然按摩棒还有半根露在外面,可是涵已经觉得自己的阴道被撑大了一圈。 小穴的肉壁感觉到这庞大的入侵者,不由自主地夹得紧紧的,想把这不速之客给推出去,但是没什麽用:因为涵的手指继续把巨大的按摩棒往里面推。 「呜…好辛苦…」小穴的深处被按摩棒无情的撑开,「好像顶到内脏了一样…」嘴上抱怨着,涵的双手还是抓起了刚刚缠在腰上的麻绳,张开双腿,将绳头穿过按摩棒底部的小圆环。 接着抓住绳子的手用力往上一拉,「恶咳咳咳呜…!…恶呃…」好像一把长枪捅进了下体的感觉,让涵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不过这样一拉之後,按摩棒也几乎整根没进了涵的小穴里。 涵忍着痛苦将从按摩棒底部伸出,像是两个粉红色触角的固定器小心的夹住自己的阴蒂。 最後将穿过股间的绳子仔细地在腰上绑好。 涵躺在床上,大腿几乎张成「一」字型的喘息着。 虽然说姿势挺不雅观,不过她也没有办法:只要一将两腿稍微合起来,小穴里面的恶魔按摩棒就会被挤压的更进去,就像快要贯穿涵的子宫一样。 「虽然我是不打算生小孩啦…不过也用不着这样吧」涵自嘲的哈哈一笑,听起来却像是重症弥留的病人,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呻吟声,与她平常的清澈声音大相迳庭。 休息了一会儿,涵终於忍耐着把双脚并拢,在膝盖及脚踝上横横竖竖地捆了好几圈。 脚踝上延伸出一小段的绳子,涵将绳子牢牢地绑在手铐中间的铁链上。 她两根修长的大拇指也被一根较细的麻绳绑在一起。 涵试着挣紮了一下,她的身体从头到脚已经被綑成了一根棍子,只能像只泥鳅一样的扭动了。 最後,涵拿起了头部的拘束具。 拘束具散发着淡淡地皮革香气,由几条可调整松紧的皮带组成,连结着红色塞口球和皮革眼罩。 它纵横交错的皮带可以包覆整个头部,将皮带收紧後视力和合上嘴巴的权利将被永久的剥夺。 涵拿着塞口球两端的皮带将它放到嘴唇边,不过红色的塞口球好像还是比涵双唇间的距离大了一些。 涵吞了吞口水,双手轻轻揉了揉她的下巴,接着用力将上下颚张开到极限。 塞口球勉强被推了进去,进去之後它就被牙齿牢牢卡着,涵的舌头也被紧紧地压在下面。 由於塞口球没有孔洞,涵开始发现就连吞咽口水,对现在的她而言也成了件奢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