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床边的六百元钱,听着男人下楼的脚步声,再看看丢在床下的那些用过 的卫生纸,我的嘴角轻轻的一笑,钱来的是这样的容易。 ? ? 自然我想起三年前的情景……面对好多的幻想,最後一年的高中,十九岁的 我决心奋斗一博考上重点,改变自己家庭艰辛的命运,不知疲倦的我学习学习再 学习,然而命运好像就是与我过不去,记得那是下午的第二节课,数学老师把我 从教室里喊出来…… ? ? 当我知道父亲出事後,好像天塌下来了。 ? ? 自从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後,维持正常的生活日益艰难,同时也要忍受嫉笑和 挖苦:「看那,我们班的大美人一顿吃了三个大馒头,哈哈哈。」 ? ? 「哎,都来看,我们的校花穿的裤子都露屁股了。」 妈妈没有工作,我们只好靠爸爸单位的几个补贴勉强糊口,数月之後就是这 唯一的经济来源也中断了,我和妈妈陷入了困境,哭――是我和妈妈唯一的作为。 ? ? 那是晚自习後的一个傍晚,我因为有点不舒服,提前离开了学校,当我轻轻 的打开房门的时候,听到妈妈房间里传出一种怪怪的啊……啊声,我偷偷的从门 缝里看到妈妈赤身裸体的仰躺在床上,一个高大的男人正用力的一上一下的爬子 妈妈的身上,我的脸红到脖子。 ? ? 男人走了,妈妈披头散发的走出屋来,她知道我看到了细声细语地说:「燕 子,我不瞒你,我们没有办法,给……这是你明天要交的校服钱。」 ? ? 我没有埋怨妈妈,只是和妈妈紧紧地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场。 家庭的困难,妈妈的付出,同学们的嘲笑和谩駡,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常常被老师狠狠地批评道:「没出息了,考什麽重点,有时间准备下年吧。」我 下定决心辍学了。 在短短半年的时间,我做过不下十几种工作,不但一分钱没挣到,反而常常 被调戏,想起妈妈的得付出,我感觉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多麽的艰难,谁会帮 帮我和妈妈?没有,这个社会太现实了。 妈妈的客人逐步的多了起来,我们的生活也在改善,不管怎麽说,有钱财是 硬道理,我好像慢慢的觉悟了。 晚上十一点钟,我躺在沙发上在看电视,妈妈的一个客人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看了我足足有好几分钟,回头给妈妈一个手势,妈妈摇摇头,那男人说了一声: 「唉!」 ? ? 我似乎知道那男人说的是什麽。过了好一会,妈妈轻轻的对我说:「燕子, 你虽不大,但也不小了,找不到工作也不能老在家里玩啊,也该想法挣点钱了。」 过了好一会,妈妈好像考虑了好久才下了决心对我说:「燕子,我看你就狠 狠心也下海吧,管他那,这个世道要想吃好的,穿好的,不被人看不起,有钱就 有一切,不是妈妈教你坏,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你年轻漂亮,来钱来得快,我 们有钱了就再想别的门路。」 ? ? 我脑子很乱,看到妈妈的脸,我很迷茫,考虑了一会,我对妈妈点点头说: 「妈,我听你的。」 ? ? 妈妈长憾一声:「唉,明天我叫对门你刘叔叔来,你的第一次,一定找个温 柔一些的人。」 ? ? 过了没有几天,对门的刘叔叔就来到我家,和妈妈说了好长时间,临走他还 轻轻的拍拍我的肩旁。 ? ? 吃过晚饭,妈妈告诉我:「你刘叔叔给你找好人了,十一点半来,说好了见 红给你一万元,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半小时的。」 ? ? 「啊,那麽多的钱,一次就给一万,天哪!」我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太不 敢相信了。 「时间快到了,你也要准备准备了!」 「准备什麽哪?」我有些不懂的问妈妈。 「先洗个澡。」 「我今天下午就洗了啊。」 「那就再把你下面洗一次,洗完我再对你说那。」 我潦草的洗了几下,就说:「好了,妈……你要说什麽?」 妈妈说:「你是第一次,可能有点疼,还会出点血,要忍一忍,女人第一次 都这样,不管他怎麽玩,都要坚持,过去第一次,以後就会舒服的,来――脱下 裙子,躺倒床上,对,就这样,把两腿分开,记住,当男人的鸡鸡顶住你的穴时, 你要用鼓气,那样痛得就会差点。」 都快到十二点了,妈妈说的人还没有来,我刚要说谁会那麽傻一次出那麽多 的钱,啪……啪两下敲门声。 ? ? 刘叔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进来们,刘叔简单的和妈妈说了几句话,就叫那 人进了妈妈的房间,妈妈对我说:「燕子,去吧,耐心点。」 ? ? 我向刘叔和妈妈点了一下头也进了妈妈的屋,身後的门不知给谁关上了,我 知道这时妈妈和刘叔叔都坐在沙发上不安的等待着。 我机械的站在那里,那男人好像很兴奋,几下就把我的衣服脱光了,他自己 也是三下两下的脱的一丝不挂了,我第一次见到男人腿中间的那个东西是那样的 大,我觉得有点怕,他好像不是那样的太粗鲁,但是一会把我抱在怀里,一会把 我压在床上,嘴里不停的说着:「你好美,你好漂亮,你好年轻。」 ? ? 门外妈妈和刘叔说话的声音听得很清楚,十几分钟热过後,我感觉到他的那 根长长的东西在顶我,我仰躺在床上,他把我的双腿劈得不能再大了,随後他用 右手拿着他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口前摩擦了一会,只觉得他腰一挺,臀部一顶,就 像一根棍子插进我的肚子里,我不由得大叫一声……啊,我知道,我的处女时代 结束了。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是妈妈和刘叔跑道门口来听情况了。 男人走了,妈妈来到床前,我仍无力的躺在床上,妈妈问道:「燕子能走路 吗?」 ? ? 「没事的,就是痛得厉害。」 ? ? 「那你就躺一会吧,我给你收拾收拾一会。」 ? ? 我起床下来了,一团带血的卫生纸好像特别的显眼。 ? ?? ?? ? ************ ? ? 冬去春来,妈妈和我做起了无本生意,钱不再是一种奢望,而是一组数字了, 妈妈和我的客人也不像以前那样,有钱就接了,我们更多的是挑选客人了,有时 候妈妈和我会同时上钟,刘叔仍是我家的客人介绍人。 有次,我把客人领回家,说好是过夜的,刚进家门,就听到妈妈屋里传出, 「啊……啊……啪……啪……」叫床声和皮肉的撞击声,客人吓得不知所措,我 说:「是我妈妈,没事的。」 ? ? 客人一笑说:「好刺激。」 ? ? 我和客人在沙发上看了好一会电视,妈妈房间里叫声就没停过,客人说: 「你妈妈好厉害啊!」 ? ? 我说:「男人厉害我妈妈才厉害啊。」 ? ? 客人好像给妈妈房里的声音刺激的受不了,要先做一次,我这才发现我房间 里的避孕套没有了,我让客人先等一会,我在妈妈门口喊到:「妈妈,你房里有 套子吗,我屋里没有了。」 ? ? 「呜……呜」,妈妈没有回答,只有呜呜声。 「妈妈,我要套子。」我又喊了一次,仍是「呜……呜」声,我推开门才看 到,是那个男人紧紧地抱住妈妈的头,阴茎插进妈妈的嘴里,所以,妈妈说不话 来,只好发出呜……呜声,妈妈用手指指床头上,我看到一包避孕套放在那里, 妈妈下身不住的往外淌着液体,男人见我来好像特别的兴奋,抽插的速度快了一 倍,随着一声:「啊……啊……嗷」,一股白色的阴体射在了妈妈的脸上。 ? ?? ?? ? ************ ? ? 不到半年的时间,我和妈妈就把房子装饰一新,应该有的家电一样不缺,只 要是看上眼的衣服想买就买,我这才真正的领会到妈妈说的话,是多麽的明了: 「有钱才是硬道理啊。」 天色不晚,心情特好,接起客来也十分的顺心,尽管这个男人的要求和花样 多的有点烦人,我还是笑脸相迎,快一个小时了,仍不见客人有射的前兆,我的 下面被他插的火辣辣的痛,阴部红肿,我仍在努力的叫客人满意。 ? ? 嘟……嘟……嘟,正在激烈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笑着对客人说:「先生, 对不起啊,我的手机响了,我能接一下吗?」 「当然能了,你接就是了,哈哈哈。」看来并没有影响他的情绪。 「那我接了,在我说话的时候,你可不要弄出大的响声来啊,哈哈。」 ? ? 「放心吧,我不动就是了。」 ? ? 「当真啊,那我接了。」 ? ? 果然,他停止了抽插,但是紧紧地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他的阴茎狠狠 地插到了我的阴道最深处。 「谁啊?」 「燕子,我是玲玲。」 ? ?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她是我初中的同学,人张的是漂亮,就是学习 差劲,每次看成绩单从後面最好找到,大二就辍学了,早就听说她在外面很花花, 不想我们今天成了同行。 「是我,玲玲,你现在在哪里啊?」我的话里有点惊喜和激动。 「我昨天晚上回家来了啊,你现在在那里啊?」 「我在家,不,啊,我在……在外面。」我有点慌乱了。 「哈哈哈,怎麽啊,怎麽说话慌里慌张的,是不是正和男人做着那,哈哈哈, 别生气啊,我说着玩哪,哈哈哈哈。」 ? ? 「讨厌阿,玲玲,你不是在外面做事啊,怎麽回家了啊?」 「你那里真的没有人吧?」 「没有啊,你说吧。」我显然在说谎。 ? ? 「我来月经了,就要休几天啊,等着几天过去了就走啊。」 「噢!」我不知道说什麽好了,男人好像也等急了,用力做了三下,啪…… 啪的声音很响。 「你在哪里啊,怎麽那麽响啊,我去找你玩好吗?」 「好啊,一个小时後到我家吧,我等你,真的好想你啊。」 ? ? 「好啊,你可在家等我啊,不见不散,拜拜。」 挂上手机,我立即对客人说:「对不起啊,让你等的太久了。」 ? ? 「你的同学还是同事?」男人问道。 「原来的同学,她早不念了。」 ? ? 「那你们就是同事了,都是鸡了,哈哈哈。」男人说出了难听的话。 「是啊,要不哪有你这个嫖客啊,哈哈哈。」 我的话激起了男人的性趣,他把等待的时间都发泄到我的身上,嘴里不停的 又是说又是骂:「你个骚逼,我今天非把你个浪妮子操昏不可,非把你的小逼操 烂不行。」啪……啪的响声我想在楼下就能听到。 「操啊,你的吊有本事就不要软,操啊,小妹妹今天就陪你到底了,看谁先 服气啊,哈哈哈。」 男人突然从我的身上跳起来,我还没明白是怎麽回事,就见他把那根红的发 紫的阴茎插进我得嘴里。 ? ? 「呜……不……呜……不。」我挣扎着,想把他的阴茎从嘴里吐出来,几次 都没有成功,只感觉到一股又急又腥又粘的液体把我的嘴灌的满满的,他射了。 ? ?? ?? ? ************ ? ? 啪……啪……啪,三声敲门声,我迎来刚才捣乱的玲玲,她一进门就给我一 个专业的热吻,「该死的,你把我当成嫖客了,哈哈哈。」 ? ? 我打了她一拳,「燕子,听说你也不上学了,怎麽,也当『记者』了?」 「什麽啊,没钱逼得啊,你看你穿的,就跟没穿衣服一样?」 「哎,习惯了,我在那穿的比着少得多那,一天穿衣服的时间不多。」 ? ? 「在家总不能那样啊!」 「哎,怕那个干什麽,干都干了,还怕人家说,就是有什麽用,你看我们一 块的那个能开上小汽车,哈哈哈,爽阿,开心,燕子,说实话我刚才给你打电话 的时候你是不是正在挨操?」 「去你的,说话难听死了,是又怎麽样啊!」 「不要忘了我是师傅啊,我不用仔细听听就知道你在做那事,说,爽吗?」 ? ? 「爽什麽哪,那个客人好猛,一个半小时就没停过,我都不敢走路了啊,现 在还痛得很啊!」 ? ? 「那就是你的本领不到阿,不管多猛的男人,在我的身上只要我叫他放出来, 用不了五分钟就缴枪,哈哈。」 ? ? 「吹吧,又没有人作证。」 ? ? 「不是吹,我真有经验啊。」 ? ? 「那说说看,你能叫我信服吗?」 「当然能,但你要请客啊,我不但叫你信服,还要教你真本事那,怎样,请 我的客吗?」 「那好啊,我请。」 ? ? 两个女孩哈哈哈笑的前仰後合,好像做了一件很开心的事。 「玲玲,别慢悠悠的了,快说说你在外面怎麽做的啊。」 ? ? 刚吃过饭我就急不可待催着我这个不可多有的同事了。! 「好啊,从哪里说起呢,就从一些有趣的事说给你听听吧,行吗?」 「当然行了,你就快说吧!」我又一次崔着她。 「就从我们洗浴中心的培训开始说吧。」 ? ? 「什麽,这种事还要培训啊?」 ? ? 「是啊,不培训你怎麽会那麽多的花样,你知道在那里都是客人挑小姐的, 每天除去来月经的,有事的,生病的,上班的也有三十多人,都等在专门的一间 房子里,个个都漂亮,不漂亮的就没有客人点你,不长时间就会自己离开,我去 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参加了一次集体培训,就是把小姐们集合到一间有大床的房间 里,被叫出的小姐和本店的少爷当面做爱,让你学习各种各样的技巧。」 ? ? 「玲玲姐,你不会第一次参加就叫上去吧?」 「没有啊,事先谁上,叫做哪些技巧都有事先的安排啊,我记得是我去後一 个多月的时候,前一天带班的经理安排我明天上午我的课,哈哈哈,吓得我一夜 没有睡好,第二天上午有二十九八个小姐把房间里的大床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 我脱光上床的时候都傻了,还好,那天和我配戏的少爷很老到。」 ? ? 「说说阿,那天你表演的是什麽技巧啊?」 「就表演了三个动作,第一个好像是背後性交,主要是看男人的动作,我就 趴在那里;第二个好像是尿尿,就是站在床上分开腿把尿尿到男人的嘴里。」 ? ? 「哈哈哈,当着那麽多人你尿得出来啊?」 「是等了好一会,不过还是尿出来了,把那少爷射了一脸,哈哈,开始没对 准他的嘴啊,哈哈哈。」 「那你表演的第三个动作是什麽?」 「第三个我记得很清楚,变态工具性交,经理叫我上的时候,说要我穿上那 双十二公分高的高跟鞋,我当时还想穿着鞋做爱也很有情趣,结果不是啊。」 ? ? 「那叫你穿那麽高的高跟鞋去做什麽呀?」 「说来那次惨阿,就是叫那个少爷把我的高跟鞋在鞋跟上套上避孕套,往我 阴道里插,我好紧张,还好几次都很顺利,不过就是不舒服,最後还要把鞋子插 进去站起来,好尴尬阿,哈哈哈。」 ? ? 「你说得我下面都出水了,玲玲,你真的浪到家了,哈哈哈。」 ? ? 「你出水了,我看看。」 ? ? 「不吗,就不叫你看,哈哈哈,往下说阿,我还听上瘾了。」 ? ? 「你要想听,就叫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出水了,要不就不说给你听了。」 ? ? 「就不叫你看,好姐姐,你说下去吗。」 ? ? 「你啊,那好!」哈哈哈哈,两个女孩大笑着抱在了一起。 两个女孩闹了一会,又回到了沙发上,电视虽然开着,但是她俩都不知道播 的是什麽节目。 「玲玲姐说说你遇到的最开心,最讨厌和最尴尬的事吧。」 「你真地想学啊?」 「当然啊,你不想教我啊,要我上当後骂你啊!」 「哈哈哈,那就说给你听听,但不要告诉别人啊。」 ? ? 「放心啦死丫头。」 ? ? 「那好,就说给你听听。先说开心的事吧:那是去年天还有点春冷,晚上客 人最多的时候,没想到我要接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横竖一样尺寸的人,猛一看还 以为是一只水桶进来啦,我的心里好烦啊,但是有规定,什麽情况下都不许拒客, 唉,没办法就自认倒楣了,心里想反正就一个小时,进房间後那小子又是摸又抱 就是不上身,他那鸡鸡我一看小的就像小手指,哈哈哈,你别笑,真的,我几次 叫他上来,他总说先玩玩,还说他是一个大老板,多麽有钱有多少万的车,我把 鼻子一臭,他看到我不信,就说『你不信阿,你敢把逼毛卖给我吗?』『我说怎 麽不敢,你买的起吗?』,『他说你出价吧』,『我说哼!你就是说说大话』他 急了……『说:你的逼毛不会超过一千根把,就按一千算,拾块钱一根,不就一 万元吗,卖不?』,『我说你买吗?他说不想成交的是孙子』。十一点半我下班 後,果然看到他在门口等我;在他的汽车内,他真的给我一万元,之後他用自己 的刮胡刀把我的阴毛剃光带走了。哈哈哈,你说赚不赚,我转眼就挣一万,逼毛 一个月不就又长出来了。」 ? ? 「玲玲姐,你也真够大胆的,哈哈哈。」 「不过以後也不是那麽爽阿,毛长出来的时候紮的大腿内都红了,带了一个 月的卫生巾阿,哈哈哈。」 「那你说说遇到的最讨厌的事是什麽呀?」 「最讨厌的事啊,那次我不太舒服,本想要走了,可是有个客人要打双飞, 当时没人了,带班的就让我上,我刚进去那客人就把我按倒在床下面,我还没来 得及脱内裤,他就射了,而且全部射在了我的头发上,耳朵里还有眼睛上,害得 我不得不洗澡,吹风,结果重感冒了,你说他讨厌不讨厌啊。」 ? ? 「唉,是很讨厌的,不提这事了,那你说说遇到什麽尴尬的事了。」 ? ? 「嘿嘿,说起来还真的是件尴尬事。」 ? ? 「那你快说说啊,别老喝水耽误时间啊。」 ? ? 「看吧你急得,你可千万不要外说阿。」 「看你罗嗦的,说吧,我不会给你上电视台的,我的大小姐。」 「那次真实尴尬透了,你记得大三我的班长那个女孩吗?就是她爹,那时侯 我们经常去她家玩,都认识他爹。你说我在那麽远的地方就能遇到他,而且还点 上我。」 ? ? 「真的吗?他认出你了,你接他了?」 「进屋後他就认出我了。说你是不是玲玲,我也认出了他,真的好尴尬,他 说不做我,说说话吧,但是有规定,客人不射精就算服务不好,就要扣分扣钱停 活,没办法,我给他用手没做出来,叫他上身吧他不愿意,最後我只好用嘴才做 出来,真是没法说啊!」 「放心吧,他也不会回来说的,他更怕丢人啊,你说对吗,玲姐。」 ? ? 「我也知道他不会说的,但是老是心理别扭。」 ? ? 「那就不说这事了,有钱了比什麽都好,我的内裤都湿透了,哈哈哈。」 ? ? 「我看看,我看看。」 ? ? 「不吗!」 ? ? 「不让看就不跟你说了,再说我还有好多经验没有讲那。」 ? ? 「我有点难受了,你要看了不要笑话我。」 「好的,好的,把你的内裤脱了啊。」 ? ? 「坏姐姐,我脱就是了。」 哈哈……哈哈哈,茶几上堆满了两个女孩吃过的瓜子皮。 「你别扯啊,我自己脱还不行啊。」 「那你快点啊,哈哈哈,真的出水了,你看你的阴唇都分开了,是不是想挨 插了,水还好多阿,都顺大腿往下淌了,哈哈。」 ? ? 咯噔……咯噔,楼梯上传来上楼的高跟鞋和踏踏重脚步声,好像是男女同时 在上楼,声音越来越响。 「快,玲玲,我妈妈回来了,我们躲一躲吧。」 「躲什麽啊,我又不是不认识你妈妈。」 ? ? 「不是阿,肯定是妈妈带人回来了。」 ? ? 「那也不怕啊,我们在这里说话也不影响她们啊。」 ? ? 「快点吧,妈妈带人回来时做那事的,客人看见那麽多人在家不好。」 ? ? 「哈哈,是那会事,那就快点藏起来,待回我们也偷看看你妈妈的表演啊, 哈哈哈,快点,藏哪里啊?」 「到我的房间里去。」 ? ? 一阵忙乱,我俩把自己关进了我那间绣房了。 门开了,是妈妈不错,她身後有男人的说话声:「你家里收拾得很乾净阿, 是不错,在这里做爱很有情趣。」 ? ? 「进房间吧,哎,是这间,那边是我姑娘住的。」 ? ? 又是关门声,我和玲玲面面相视。 ? ? 「我们去看看你妈妈怎麽做。」 「不吗,多不好意思,不看啊,好不好玲玲。」 ? ? 「看看怕什麽,再说都是那麽回事。」 ? ? 「再等一会阿,不要出声了。」 ? ? 「也是,现在你妈妈也不会开始的,哈哈哈。」 ? ? 我在玲玲的肩上轻轻的打了一下:「该死的,多嘴啊。」 不一会,隔壁传来啪……啪……啪,嗷……嗷声,「开始了,走,快去偷看 看。」 ? ? 「你自己去看吧,我不去,多丢人。」 ? ? 「我们一块看啊,看出问题我教你怎麽改阿,走快,要不做完了。」 ? ? 「可不要出声啊,叫我妈妈和客人看到都不好。」 我俩赤脚悄悄的来到妈妈的房门前,从门上没有拉好的帘缝里看得一清二楚, 妈妈趴在床上,一个三十多岁男人跪在她的後面用力的往前顶,每顶一次,妈妈 都发出啊的声音,不一会那男的将妈妈翻过身来,我们这才看到男人的那根几巴 足足有十九八公分长,粗的和我的胳膊差不多,我吓得吐吐舌头,玲玲对我做出 了一个伸腿的动作,我俩差点笑出来。 「你个浪逼,你个骚逼,我今天非操死你不可。」男人在骂妈妈。 ? ? 「用力操阿,把我的逼操烂阿,好舒服,用力。」 ? ? 啪……啪……啪啪,嗷……嗷,皮肉的撞击声和叫床声交织在一起。 「你妈妈真的好浪阿,功夫也不错。」 ? ? 「吁……吁」,我示意玲玲不要弄出声音来。 男人好像是累了,仰躺在床上,那根阴茎直直的朝天,我真为妈妈担心,太 吓人了,妈妈穿上了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在男人扶着慢慢的将阴茎插向自己的阴 道,一寸……两寸,那根又粗又大的几巴全部插进了妈妈的体内,妈妈开始上下 活动,高跟鞋的弹力帮了妈妈不少忙,我是第一次见到妈妈穿着鞋子与人做爱, 真的好有情趣,玲玲把手紧紧的捂在嘴上。 突然,男人一个翻身,把妈妈按倒在床上,我们以为他又要趴在妈妈的身上 做了,谁知男人迅速的脱下妈妈右脚上的那只高跟鞋把自己的阴茎插进了鞋内, 「啊……啊……嗷」,男人一阵颤抖,把精液射进妈妈的高跟鞋内。 我俩看傻了,还是玲玲拉我一把:「结束了,我们快回去。」 我这才回过神来,但我们的说话声音太大了,妈妈和那个男人都向房门这边 看来,我们被发现了,急忙跑回我的房间里。 妈妈送走了客人,直接来到了我的房间,我和玲玲都在捂着嘴发笑,妈妈并 没有生气。 她笑着说:「玲玲,不好意思啊,刚才的事叫你们看到了,我不知道你来啊, 哈哈。」 ? ? 玲玲笑着说:「姨,你的功夫不错啊,比我们懂得多,有时间教教我啊,哈 哈哈哈。」 ? ? 「死妮子,笑话我啊。」 ? ? 「不是阿,姨,那个客人刚才要做你肛门你怎麽不让啊。那样才能多挣钱啊, 再说做哪里还不会怀孕啊?」 ? ? 「做肛门有好几个客人提出过,我想那里太脏了,就不同意,要是叫你做, 你愿意啊?」 ? ? 「当然愿意了,我们在那里经常作啊,那还是一个主要项目那。」 ? ? 「你不嫌脏啊?」 ? ? 「做的时候当然要先做灌肠了,灌肠後就很乾净了,做起来就很爽的。」 ? ? 「怎麽灌肠啊,然後怎麽做,你教教我和燕子好吗?」 ? ? 我也急忙说:「是啊,教教我们吧!」 ? ? 玲玲把头一歪说:「那你们要请我的客啊,不过灌肠後要立即做,可是没有 男人啊?」 ? ? 「妈妈,叫刘叔来好吗?」我这时想到了隔壁的刘叔叔。 ? ? 妈妈说:「对啊,我去叫他。」 ? ? 刘叔叔很愿意做我们的模特,只见玲玲把一个类似洗阴器的东西插进妈妈的 肛门内,然後再叫妈妈排出来,反复五六次,最後妈妈排的就全是清水了,玲玲 又把一个小瓶里的液体注进妈妈的肛门内,妈妈发出轻轻的哼哼声,眼睛微微的 闭着。 这时玲玲说道:「可做了。」 ? ? 等在一旁的刘叔叔早已是提枪待阵,听到玲玲的命令,很顺利的就将阴茎插 进妈妈的肛门内,肛交的快感可能刘叔叔从没有过的经历,我和玲玲还没有看明 白,就听到刘叔叔「啊……嗷」一声长嚎,双手紧紧地抓住妈妈的腰部,又慢慢 的倒在床上,妈妈直起腰来,一股白色的液体顺着妈妈的大腿内则往下流。 我和妈妈确实跟玲玲学了不少见识,有些事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看来要做的 花样是无止境的啊。 ? ?? ?? ? ************ ? ? 中午,刘叔叔与我和妈妈同吃了一顿午餐,顺便提到了有一个南方的大老板 可出大价钱和我们母女做六个小时,具体数额没说,客人只是说百元钞票一只手 一次能拿多少就给多少,刘叔叔同时也提到了这个客人很会玩,有时候他会用上 性爱工具。 妈妈什麽都没有考虑就说:「那好啊,真是大老板,我这只手一次能抓五六 万没问题的吧,哈哈?」 ? ? 刘叔叔并没有笑,他说:「客人说给这麽多,这是基本的,高兴了说不定他 还会在加那。」 ? ? 「这就不敢想像了,这事能成吗?」妈妈露出盼望的眼神。 「我想只要你和燕子同意就能成啊。」 ? ? 妈妈立即回答说:「那没问题,不就是六个小时麽,怎麽也能做完了啊,就 看你能联系好吗?」 ? ? 「联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要说清楚,客人很会玩,有时候要用工具,必须 是你们母女双飞。」 ? ? 「燕子没问题吧?双飞就双飞,不就是那麽几个小时吗?不管用什麽工具和 动作,但不许伤害身体啊?」妈妈强调。 「当然不会有任何的伤害啊。」 ? ? 「那好就这样定了,燕子,没问题吧?」妈妈问我。 ? ? 我有点不相信会有人一次出这麽多的钱,虽然是要我们母女同上,但出的价 钱也有点离谱,不过我还是点点头,事情就这样定了。 太阳刚刚落山,刘叔叔就带着他说的客人迈进了我家的门槛,我偷偷瞟了这 个男人一眼,年龄三十五六,正似虎狼之年,大概有一米八的个子吧,长的很有 男子气,我心里一喜,能接到这样的男人不给钱也不亏阿。 妈妈准备的酒才不多,但不是很小气,妈妈、我、刘叔叔和客人围着那张不 大的茶几坐下来,刘叔叔和客人坐东面,我和妈妈坐西面,稍作介绍就打破了尴 尬的局面,说笑声不断,六个小时要求就这样开始了。 半个小时後,客人说有点热,脱去了外套,刘叔叔给我和妈妈递眼色示意我 和妈妈也脱一件,脱掉外衣後客人打开带了的皮包,从里面拿出整整十捆百元钱, 让我去拿,也就是报酬,我不是太用力只拿了五捆(说实话我能拿到七捆不成问 题的),客人鼓励我在张大的手,不好意思了啊,真的不敢相信这麽容易的事。 我们见客人脱一件衣服就跟着脱,不到半个小时,妈妈剩下乳罩和那个小小 内裤了,我因为没有准备只有一件内裤护身了,当一瓶白酒快要喝乾的时候,我 看到客人从包里拿出两片红色的药片放在了嘴里,事後才知道这是壮阳药啊。 我们四个人都裸体後,客人起身把妈妈拉到他的怀里,双手抚摸着妈妈的乳 房,我看到他下面那个发泄的东西慢慢的起来了。 「来姑娘,吃一口奶我看看。」 ? ? 我这才发觉客人真的很会出题目,要我吃妈妈的奶,虽说小时候吃过,但这 时候在两个男人面前去吃妈妈的奶,我的脸在发烧,我还是想起了妈妈的话,坚 持六个小时。来到妈妈的胸前,张开嘴,我把妈妈的乳头含在嘴里,客人发出了 哈哈的大笑声。 妈妈回到沙发上,客人让妈妈把腿分开,双手扶在膝盖上,妈妈的阴部一览 无疑,我看到妈妈那个男人经常放进东西去的洞洞开始出水了,我心里还想,幸 亏没有叫我这样,要不多难为情,还没容我多想,就见客人来到了我的身边,把 我的腿分开,一股白色的剃须膏喷在了我的阴毛上,不一会我就成了白虎,客人 把我被刮下的阴毛用塑胶袋包好,放进了他的皮包内。 ? ? 我还没回过神来,妈妈也遭到同样的对待,我看到被刮掉毛的妈妈的阴部比 我的黑得多。 在一边的刘叔叔,看来有点难忍,不时地用手把鸡鸡往下按。 白虎的妈妈和我得到了不一会的安静,客人就在沙发上把那根又粗又长的阳 具插进了妈妈的口中,并同时要求妈妈用吸管喝下那杯啤酒,每当妈妈要往下咽 的时候,客人就会狠狠地往里插,几次妈妈都憋得喘不上起来。 不一会,客人又出一个题目,让我把尿尿在啤酒杯里,我费了好大劲才尿了 半杯,客人拿起就喝了下去,逼得我不得不又尿了一次。 本想他不会再有新的花样了,可是没想到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男人的假阳具, 我还在想,你个男人本来就有,还拿这个假的做什麽? 客人叫我妈妈把假阳具带在身上,让我仰躺在沙发上,原来他是叫妈妈用假 阳具和我姓交,真的我想到没有想到,当妈妈把阳具插进我的阴道中,慢慢的抽 动是,我看到妈妈的脸上大汗淋漓,勉强的笑容有点後悔不该接这个活,但为时 已晚,只好继续,客人大喊着,叫妈妈加快速度,我只觉得阴道中火辣辣的疼, 真的不如与男人的那东西做快活。 看看时间过去快五个小时了,客人仍在不断的出花样,我和妈妈简直有点坚 持不住了。 客人把我和妈妈拉到屋里的床上,这时他才放弃了所有的工具把自己的阴茎 用上了,首先让我仰躺在床上,头向外,让妈妈趴在我上面头向内,真正的69 式,当他那根粗大的几巴在妈妈体内来回抽动的时候,带出的液体不断的滴在我 的脸上,妈妈阴道口的红肉被他抽插是带进带出,粗大的阴茎好像把妈妈的阴道 口撕裂,不一会妈妈就发出:「啊……啊……啊啊……嗷,啊……啊……嗷。」 ? ? 看来妈妈有点享受感了,当客人让我和妈妈换位後,那根大家夥使我发出: 「啊……啊……痛啊。」的大叫声,我这才体会到,我的穴比妈妈的小多了。 半个小时的煎熬,客人让刘叔叔把盘子拿来,我们不明白他要做什麽的,时 候,突然那根粗大的阴茎从我的阴道中拔出,一股有点腥味的液体射进了刘叔叔 拿来的盘子中,我回头一看,天哪,足足能装满一大杯子啊,要是射在我的里面, 还不都挤到子宫里去。 ? ? 妈妈、我和客人回到了沙法上,妈妈用卫生巾帮客人在擦鸡鸡上的粘液,当 刘叔叔将盛精液的盘子端过来的时候,客人要我和妈妈一人一半吃下去,几次反 胃,那些白色的东西才进到我得肚子里。 看看还有不到十分钟就要结束这难熬的六小时,以为这场戏就要结束的时候, 客人又从包中拿出一头一个的跳蛋,分别塞进我和妈妈的阴道中,当客人把跳蛋 的电源打开时,我的阴道中好像有个东西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