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停电,我今天下班比较早。 我叫张伟。 我在一家名叫XL-制造的机器制造工厂?做车工,薪水还不错,就是工作 又脏又累,有些还得加班到很晚才能下班回家。 今天是周五,我上午11点左右就离开工厂了,平时我最少得到下午5点才 能回家的。 我知道我妻子李丽会很高兴看到我提前回家的,因爲我打算带她去凯悦饭店 吃午饭,然後,按照我的想象,她得回报我点什麽。 快到家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幸福的回忆。 我和李丽结婚已经20年了,她嫁给我的时候才19岁,我也只有21岁。 是啊,那时我们都还不太成熟,但我们还是急切地希望结婚,不像别人那样 只谈恋爱不结婚。 在我家门口的车道上停着一辆车,是一辆雪佛兰·英帕拉,我不知道那是谁 的车。 看来李丽有客人,但她在我们吃早饭的时候却没有提起过。 早餐时间总是我们交流最多的时候,无论生活和工作有多麽忙碌,我们总会 在早餐时间谈到很多事情。 既然她在吃早饭的时候没有跟我提起这个客人,那一定是个不期而至的临时 造访者。 我得看看这个客人是谁,怎麽不提前打招呼就来了呢。 客厅?没有人,我穿过客厅走向卧室。 我们卧室的门从来不关,我看到的场景让我几乎昏过去了,我妻子正被一个 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猛烈地奸淫着。 李丽的双腿被那家夥架在肩膀上,粗大的阴茎插在她湿润的肉穴?,光裸的 屁股前後快速耸动着,两个人肉体的碰撞声在屋子?回荡着。 突然,他们发现我站在门口,李丽尖声叫了起来:「张伟!」 没说一个字,我转身走出了卧室。 开着车来到我非常喜欢的一家酒吧,我需要借酒浇愁啊。 两个小时以後,李丽终于在酒吧?找到了我。 她走到我的身後,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叫了起来:「上帝啊!」 「真抱歉,打扰你了。」 她说道:「我们能谈谈吗?」 我转过身,气得通红的眼睛看着她,我的脸已经有些浮肿了。 看到我的那个样子,她意识到她碰到大麻烦了,看来再说什麽借口也不管用 了。 「肏你!」 我说道,带着讽刺意味。 「张伟,我非常抱歉让你看到了那样的事情。但是,坦率地说,那并不是我 们夫妻的世界末日。我和他只是性交关系,没有爱情,不会长期纠缠,也没有任 何承诺,除了做爱,再无其他瓜葛。」 李丽跟我说道。 站在10英尺以外的酒保一直在偷听我们的谈话,但却装做什麽也没听见。 「如果你不知道这件事,也就不会感觉受到了伤害。我从来也不会向你隐瞒 什麽,张伟,我永远都不会那麽做。那只是性交而已,因爲我希望得到比你给我 的更多的性高潮。我需要更多,就是这样。」 「那你他妈的干吗还跑到这?来?快滚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我说道,「你来之前,我一个人待着挺好的。你快离开吧,让我一个人待着 。快他妈离开我!」 「张伟,快醒醒!你喝醉了,不要说这麽可怕的话,拜托!」 看来她现在真的很担心我,我有点得意了。 但是她还远没有达到让我能够原谅的程度。 「我不会爲了那个男人离开你,也不会爲了任何男人离开你,你永远都是我 的男人。」 她说道,努力安慰着我:「我爱你,张伟,我会永远爱你。但是我也需要你 明白我到这?来找你的目的。我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甚至比以前更好,但我也 需要有自己的一点点小事情,好吗?」 我惊呆了。 我感觉非常受伤,也很想发疯!我不知道该怎麽发泄,也不知道该做什麽, 所以只是呆呆地看着她,然後说道:「你问我『好吗?』你他妈疯了吗?不,我 不好!我受到了伤害,充满了仇恨!我不知道该怎麽把我的心情表达得更清楚一 些。」 「张伟,我刚才已经说了对不起了。我的确、的确没有想让你看到那样的场 景。上帝啊,那样对你还说的确太残酷了一些。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粗心。 张伟,我求你了,跟我回家吧,求你了!现在,我要把你带回家,帮助你忘掉刚 才看到的事情。你会看到一切都很美好。来吧,把一切都交给我处理吧。」 她似乎说服了我,我也不再想和她争辩。 我的头脑、甚至灵魂都在无目的地游荡着,我想不明白怎麽会发生那样的事 情。 我得好好想想。 「把一切都交给你处理?我还会信任你吗?我不这麽认爲。」 我说道。 我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她给毁了。 她给我戴上了绿帽子,却希望我喜欢她给我这样的安排,至少希望我接受现 实。 而且,就像她刚才所说,她还会继续和别人做爱的。 我们夫妻有一个女儿,已经长大,现在和她丈夫及5个月大的孩子生活在东 海岸。 我非常担心我们夫妻之间发生的问题会影响到她,我怎麽能让女儿知道我现 在是个绿帽老公呢?不!让我的女儿珍妮知道这样屈辱的事情实在超出了我所能 容忍的范围。 我感觉非常迷茫、害怕、愤怒和悲伤,和我共同生活了20年的妻子已经不 爱我了。 她说她爱我,但是其实她并不爱。 她能跟别的男人上床,而且用那种口气跟我说那些事情,就说明她已经不爱 我了。 她出去和别的男人约会,却让我像小孩子一样乖乖地在家?等着,世界上哪 有这样的女人?我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我怎麽也想不明白,我怎麽就没有事先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现在想起来,以前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的。 我决定立刻给我的女儿珍妮打电话,我不能让她妈妈先把这事告诉她,谁知 道她会怎麽对女儿说呢。 珍妮必须明白,她的老爸并不是一个软弱、好欺负的家夥。 我心?已经很清楚,我们的婚姻算是完了,我妻子早晚也得明白这一点。 我还不能确定是否应该立刻从家?搬出去,这种方式往往是表示我们的婚姻 已经不可救药了。 但是,即使出现什麽奇迹让我们的婚姻可以继续下去,我深受创伤的心灵也 很难没有烙印的。 我已经决定,我再也不会和她做爱了。 她说我从来就没有满足过她,那麽她跟我做爱就是爲了尽做妻子的义务,让 我得到一些安慰,我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我不知道是怎麽回到家?的,我不记得是我开的车。 她跟我说第二天再去取我的车。 回到家後,我艰难地爬上楼,感觉那个曾经充满快乐的卧室现在就像个行刑 室。 「来吧,宝贝,让妈妈弄得你舒服一点。」 她说道。 我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个疯子。 「张伟?你还好吗,宝贝?」 我感觉胃?非常不舒服:「不,我不好,李丽。」 我轻声说道:「我……我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受到了伤害。是我伤害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麽告诉 我痛苦的心情。我会弥补你的,就在现在,我的老公。我会好好爲你服务的,亲 爱的。我向你保证。」 她笑着说道,似乎感觉到她能控制局势。 我能感觉到她的想法,也能看出来。 但是,她错了。 「李丽,就在半个小时前,你还说过,我从来就没有满足过你,你说的是真 的吗?」 我问道。 「张伟,我是说过,但那是欠考虑的说法。你当然能让我满足。那只是我需 要……」 「『你需要的比我给你的更多』,这是你要说的话吧?也就是说我不能满足 你喽?」 「嗯……」 「李丽,我不会接受你仅仅是因爲尽妻子义务而和我做爱的,我需要真正的 爱情和激情。今後,我不会再爲自己的性欲而打扰你了,不会再和你有不能满足 你需求的性爱了。」 我说道。 我是不是疯了?我已经毁掉了我和她之间联系的桥梁。 我告诉她我们之间的性生活已经完了,我不希望再和她有这样的关系。 但是,离婚,我真的要和她离婚吗?我爲什麽不能确定这个问题呢?她既然 这麽看轻我,那我怎麽能跟这样的女人继续生活下去呢?「张伟,我们当然还要 有性生活。而且,我们的性生活并不是因爲什麽怜悯之类的原因。我真的很爱你 ,我不爱任何其他男人,包括陈飞,他也明白这一点。你必须相信我。」 李丽说道:「来吧,我们上楼去,去卧室?,让我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你 会明白那绝对不是什麽尽义务的性爱,那是我们最激情最快乐的性爱。」 「不。」 我说道。 「张伟……」 「我说了,不,李丽,我说的是不,永远不可能了。我还有自己的一点自尊 吧,李丽。我再不想做你情人开玩笑的把柄,让那个被你带上我们床上的混蛋嘲 笑我得到的只你怜悯的性爱!」 说着,我提高了嗓音:「从现在开始,我就睡在我们女儿的房间?了。」 「明天就是周六了,我得好好想想,做出自己的决定。在过去和你生活的这 麽多年?,我爱你超过爱自己的生命。我觉得你也能感觉得到。现在,我觉得我 只做对了一半。」 我说道:「我怀疑,你和你的情人现在对我只有蔑视。总有一天,我要让他 付出代价的。你记住我的话把,李丽。等哪一天我找他算帐的时候你最好离远点 。我保证早晚会收拾他的。」 「张伟,陈飞是个很好的人。他和我只是身体上相互需要而已,我们之间并 没有感情,没有爱情。我一直在跟你强调这一点,你怎麽就不明白呢!他只是需 要我的身体,仅此而已!」 我真的不敢相信她说的话,结婚这麽多年,她可不是个愚蠢的女人。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她真的那麽愚蠢的话,她怎麽可能隐瞒我她偷情的事情 呢?那麽,就是我自己是个傻瓜了?是啊,我觉得我的确比她傻。 她想抓着我的胳膊把我拽上楼,但我甩开了她,转身径直朝後院走去。 路过厨房的时候,我从冰箱?拿了罐啤酒:「肏你!」 我骂了一句。 李丽似乎有点害怕,我想我的表情也的确够可怕的。 她不再纠缠我,也不在解释她的事情,但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可是我是背朝着她往外走,没有看到她伤心的样子。 发现李丽奸情的那个晚上,我家的房子?像死一样寂静。 到了早上,当阳光照进我女儿房间的时候,我才从似睡非睡的状态中彻底清 醒过来。 前几天李丽就把女儿房间的窗帘取下来准备洗了,可是这麽多天了她还是没 有洗。 刺眼的阳光让我无法再睡下去,只好起了床。 这时才6点5分。 李丽仍然沈睡着。 我很高兴,这样就没人来打扰我了。 这麽早起来干点什麽呢?还是先把院子收拾一下吧。 虽然天气很热,但我需要用汗水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需要用繁重而机械的 体力活赶跑我心中的烦恼。 同时,我也需要时间思考规划自己今後的生活。 当我坐在餐桌边喝第二杯咖啡的时候,李丽从楼上的卧室出来,走下楼梯, 朝我走过来:「张伟?」 「嗯,李丽,我骗不了你,我就是这样,是个怯懦的丈夫。」 我说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些。 「张伟,别说了。你并不怯懦,不论是对我还是对其他任何人,你都不是个 怯懦的人。张伟,你还好吧,我有点害怕。」 李丽说道。 「你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吗?」 我说道:「你从你说的那个好家夥陈飞那?得到了你需要的东西。从我看来 ,你没有什麽可以失去的。我和你在一起,你也可以有情人,我不和你在一起, 你也可以有情人。对吗?」 「张伟,不是这样的。」 她说道:「完全不是这样的。」 「哦?那是什麽样的呢?我说错什麽了吗?你会放弃他吗?还会去找其他男 人吗?我说错了吗?」 「张伟,你没明白我的……」 「行了,我还要去收拾院子呢,你愿意干什麽就干什麽吧。」 说完,我站起来,端着我的背子朝院子?走去。 对我来说,周六周日都只是个符号,已经没有任何温情的感觉了。 她待在家?,我也待在家?,吃饭的时候我们也不说话。 我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请了一周的假,但我并没有告诉我老婆这个不要脸的 婊子。 我知道我已经无法集中精力工作了,我都不知道该怎麽度过今後的日子了。 现在唯一让我高兴的事情是,现在院子已经收拾得很漂亮了。 到了发现妻子奸情的第三天,也就是周一,我感觉心情更糟糕了。 我继续在院子?干活,天气好热啊,干了一会儿我就口干舌燥,不得不躲在 门廊?休息。 就在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休息的时候,我听到了电话铃声,然後就听到我妻 子在厨房?接了电话。 「喂……哦……不,我不能跟你聊了……不,我们先别这麽热乎了……不, 不,我是说……他很伤心……真的非常非常伤心,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再跑去和你 做爱……不,你先自己照顾自己吧……自慰吧……不,我不知道……要等待多长 时间……但是,他……你听着,他下周才去上班呢……对,对,也许到那时…… 只是也许啊……我可不想失去这个家庭,所以你别这样逼我,你别多想……是他 在养活我,是你让我得到最大的性快乐……当然是生活最重要啊……」 我呆呆地站在那?。 挂断电话後,她从厨房的窗口看到了站在门廊?的我,一下用手捂住了嘴,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满身尘土,一身臭汗,满心愤怒。 我跑到楼上,收拾着我的行李。 等我跑下楼後,李丽跑过来拦住了我。 「张伟!你干吗啊?」 李丽气喘吁吁地说道。 我转过身,对她咆哮道:「叫你那个大鸡巴的混蛋和你一起生活吧!」 在我将行李装到我的小皮卡上的时候,李丽一直跟我叨唠着,试图劝说我别 走,但我根本不听她说什麽,只是一个劲儿让她别烦我。 最後,当我开车驶出我家门口车道的时候,我看到她流下了眼泪。 哼!那是贪婪的眼泪,绝不是悲伤的泪水。 我才不会被她所迷惑呢!来到我经常光顾的酒吧斯康德瑞尔,正好碰到我的 一个朋友。 「嗨,张伟,近来怎麽样啊?今天怎麽没上班?今天可是周一啊。」 他说着,拍拍我的後背。 「不上班,我请假了。碰到些麻烦。」 我说道。 我的朋友叫张盛,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他跟我坐在酒吧?一直聊到晚上,我 们一起大概喝了有一百杯酒。 最後,他爲我斟上最後一杯酒,说道:「张伟,最後一杯了啊。你也别想那 麽多了,女人就是这样。我之所以爱我的狗,就是因爲我知道它一定对我是忠诚 的,但女人就不是这样了。」 「是啊,我觉得你说得对。」 我说着,已经半醉了。 「你说说,女人和狗,哪个更爱你?」 「什麽?」 「你还不想承认吗?看看你的卡车,看看你在这个酷热的天气?都遭遇了什 麽就知道答案了。」 张盛说道。 「好吧,好吧,那你说说该怎麽办?」 「哈哈,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啊。」 我们都有些醉了,时间已经到了淩晨2点20分,虽然已经醉了,但我情绪 却很亢奋。 「想找点乐子吗?」 张盛说道。 这时他的酒吧已经打烊了,他走过去关大门。 「什麽?已经淩晨2点了啊。」 我说着,脚步有些踉跄地跟在他身後。 「我认识几个女人,她们後半夜也做生意呢。我想得给你找点快乐的事情来 抚慰你受伤的心灵。」 说着,张盛开始拨电话。 「哦,我肏,管他呢!走,我们就去找她们。得花多少钱啊?」 我问道。 「别担心,今天我请你。下次你再回请我好了。」 「那好,就这样定了。」 我回答道。 半个小时以後,门铃响了起来,张盛跑去开门。 我依然坐在桌子旁边,在喝着我的第三杯咖啡。 听见门口有几个人的说话声,接着就看见有两个妓女和张盛一起走了进来。 那个个子高一点的妓女看到我,脸上充满了怜悯的表情,对我说道:「你好 啊,先生,我叫凯丽。」 「你好,我叫张伟。」 这女人好漂亮啊,虽然并不年轻了,但依然非常美。 她身材苗条、高挑,大概有一米七左右。 黑色的头发,橄榄色的皮肤,也许是意大利裔的女人。 另一个女人显然是张盛的相好,是个金发碧眼的女人,稍有些胖,但非常性 感,乳房和屁股都很丰满,无疑是个非常吸引男人的女人。 几个人相互寒暄了几句後,张盛就把我们带到酒吧後面的一间卧室?,宣布 说,今天晚上我们要过通宵,明天的早餐时间是上午9点。 说完,他就大笑起来,每个人都跟着大笑着,也包括我。 这时,我已经不再考虑李丽的事情,因爲我已经完全被凯丽吸引住了。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更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新认识的女人身上。 凯丽吸吮着我的阴茎,骑在我身上拼命地耸动着,用她性感妖娆的肉体刺激 着我的神经。 尽管我已经几乎酩酊大醉了,但还是在她的刺激下得到了特别舒服的享受。 在和她做爱的过程中,我呻吟着、大笑着、吼叫着,彻底背叛了我那个不忠 的混蛋妻子,把我的满腔仇恨全部汇成汹涌的精液射进凯丽的阴道?。 完事後,我枕着这个漂亮女人的乳房,让她的柔情和性感的身体抚慰着我痛 苦的心灵。 在我的生命历程中,这样的夜晚是陌生的,这样的性交也是从未有过的。 这样夜晚将彻底改变我的生活,但我当时并不知道。 如上所述,跟张盛和那两个妓女狂欢淫乱的那个晚上改变了我的观念和生活 ,问题是我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夜晚将怎麽改变我。 凯丽这个突然和我有了性关系的女人,是那麽可爱、性感、迷人,但我和她 能有什麽结果呢?我还是个婚姻中的男人啊,我将怎麽面对那个仍然是我妻子的 女人呢?和她离婚吗?当然有这样的可能,完全有这样的可能。 也许不离婚?但我怎麽能容忍她和别的男人保持性关系呢?但是,张盛劝说 我还是回家去,去监视她和那个男人的无耻行经,而他和他的朋友将想办法帮我 教训那一对狗男女。 于是,我打算留心观察我妻子和她情人的动向,并在家?的电话机上安装了 窃听器。 在跟张盛和那两个女人一起玩了两天两夜後,我终于在周三的晚上重新回到 了家?。 我那不忠的妻子似乎很高兴我重新回到了家?。 她站在门口迎接我,她知道我要回来,因爲我事先给她打了电话。 「上帝啊!你终于回来了啊,张伟。你不会再走了吧?告诉我啊。」 我能看出来,她的身体在发抖,她真的很激动。 事实上,她肯定是害怕了,她害怕我离开她。 「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在和他肏屄啊?」 我说道。 「张伟,你别胡说!我一直在等你,一直盼望、祈祷你快点回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相信她,但我应该是相信了她,因爲她一定很害怕我不 再给她机会,所以这几天不敢跟那个混蛋联系了吧。 她受到了伤害,我想她一定非常担心我们的婚姻。 但是,我也受到了伤害,我的伤心她能理解吗?她过来拥抱了我,我没有拒 绝她,但她没有亲吻我。 我想她至少应该知道我没那麽好糊弄。 「我还不知道在不在家住,李丽,我还没决定呢。我回到家,就是想看看是 否还有什麽机会能否挽救我们的婚姻。」 我说道:「但是,我也告诉你啊,如果再让我发现你继续给我戴绿帽子,那 我们就彻底完了,连朋友也没得做。我已经请了一周的假,今天是周三,我还有 几天要待在家?呢。」 其实,我说「还没决定」 那只是个谎言,而且我也并不害怕告诉她我真实的想法,我没有直接说出来 ,只是觉得她和他那个混蛋情人伤害我那麽大,我也要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而且,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从她的态度我完全看得出,她和她的情人肯定 还有联系。 但是,管他呢,现在我也想跟他们斗斗,毕竟我也有了自己的支持者。 尽管李丽不愿意,我还是继续住在我女儿珍妮以前住的房间?。 李丽还是想用她的温情和美丽来打动我,而且她几乎就成功了。 说实在的,尽管到了这个年龄,她仍然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当年我第一次 见到她就被她迷住了,现在我依然很迷恋她。 时光在平静中度过,已经到了周五的下午,这时正好我一个人在家,有机会 在电话上做手脚。 我鼓捣了半天,终于装好了窃听器。 现在,不管她跟谁通话,不管她和别人有什麽打算,我都能在她不知道的情 况下得到情报。 当然,不是我直接得到,而是通过张盛的朋友亨利,是他给我提供的设备, 并通过他才能知道我妻子通话的具体内容。 周一,我去上班,整整忙了一天。 但我非常想知道那个窃听器录下了什麽情况。 问了亨利後得知,除了一些正常的来电外,还没有发现有什麽异样。 亨利叫我安装的那个小设备效果很不错,他是专门学电子通讯的,曾经在当 地的电信公司工作过。 回到家,李丽和我重新开始说话,但也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我觉得自 己也没必要非得装B不可,但我们之间的情感显然已经非常疏远了。 在後来的几个星期?,我们甚至还有过两次性生活,尽管打破了我自己不再 跟她有任何接触的誓言,但也没什麽好抱怨的。 那两次性生活事先也没有什麽心理准备,完全是偶然而爲之的,而且都是李 丽主动的。 但我的确也是个性欲非常旺盛的家夥,或者说我的意志比较脆弱,管他呢! 这天,我们坐在餐桌边吃饭,她开口说道:「喂,张伟?」 「什麽事?李丽。」 「张伟,你从上次跑出去後,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可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好 好聊过。现在能聊聊吗?你愿意吗?」 在我离家的那段时间?,也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回来以後,也一直和那个 叫凯丽的妓女保持着联系。 我和凯丽的关系已经相当融洽,虽然在那次跟张盛一起和那两个妓女疯狂做 爱後我和凯丽再也没有发生过性关系,但仍然见过几次面,在一起吃过饭,她给 了我不少心灵上的安慰。 我不以爲然地回答道:「其实我们已经聊过一些了,李丽。我知道,在过去 几周?,我们的关系有点紧张,所以现在聊聊也不错。」 但是,我们俩在餐桌前相对而坐,眼睛都看着面前的茶杯,都不说话。 可怕的沈默。 「说啊,李丽,你先说吧。」 「张伟,首先,我想再次爲我所做的事情向你表示歉意。」 她说道:「我的行爲是不道德和不可原谅的,包括我说过的话。但是,我还 想请求你的原谅,即使现在你不愿意,也希望你将来能原谅我。」 「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李丽。可是,我怎麽知道你以後是否还会和他後者 别的男人做爱呢?我是说,如果以後我还是不能让你得到性满足的话,那你怎麽 和我平静地生活在一起呢?你怎麽解释那天你跟那个男人在电话?说的话?你跟 他说我只是你的饭票而已。」 「哎呀,我的上帝啊,不是这样的,张伟。我不知道我爲什麽那麽说。噢, 等等,我也许知道爲什麽那麽说。我那样说的意思是,你是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照 顾我的男人,是你让我有安全感,是你给我提供衣服和食物,所以,我跟他说你 是我的饭票。但这些还不是我们婚姻的全部,张伟,你对我来说,对我们的家庭 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是最宝贵的。」 「那他呢?那个男人对你是什麽呢?」 「什麽都不是啊,张伟。以前他对我没意义,现在对我也没意义,我知道你 一定会明白这一点的。」 「可是,那天在电话?,你都跟他约好了再次做爱的时间了呢。你现在说你 不会去找他了吗?」 「对啊,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的丈夫,再也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 「那麽,如果我决定原谅你、忘记那件事的话,以後就再也不会发现你和他 或者别的男人发生任何不轨事情了吗?」 「是的,再也不会了。」 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大,震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到地板上。 她看我尴尬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我说了不会,绝对不会,永远 不会,我永远也不会背叛你的,张伟。」 我听着,思考着。 是的,我明白,有些男人大概不理解我爲什麽这麽痛苦,那是因爲他们不像 我这样爱之深,痛之切。 我的需要、我的情感、我的梦想都迷失在我如大海般波涛汹涌的泪水中。 我的心被妻子的出轨行爲撕扯成了碎片,但我不需要怜悯。 我在想,我应该再给她一次机会。 我伸出了手,她握住它。 我把她朝我跟前拉,她跪在了我的身前。 我双手捧住她的脸。 「李丽,我很想相信你,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否相信你,我也不 知道我能否原谅你,至少在现在还不知道。也不知道能否满足你……另外,我对 自己能否学会继续信任你而感到失望。但是从我自身来说,我还是爱着你的。尽 管现在发生了这麽多痛苦的事情,但我对你的感情却没有改变过。我想再做些努 力。」 我说道,感觉爱的情意重新回到了我的心?,但我身体仍然在害怕和惶惑中 瑟瑟发抖。 「噢,我的上帝啊!」 李丽尖叫了一声,大笑着扑进我的怀?。 我们亲吻着紧紧拥抱在一起,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 我们重新找回了爱情,至少我是这麽认爲的。 过了一会儿,我放开了她,因爲我还有些话要说:「李丽,我还需要多说一 句话,而你要相信我,你真的要相信我,李丽,李丽,如果我说错了,如果你背 叛了我……」 我停下来,盯着她的眼睛:「我告诉你吧,即使世界上最高的山峰都没有我 的复仇的怒火高。你听见了吗,李丽?我说清楚了吗?你相信我吗?我再也不愿 意受到像这次这样的伤害了,你知道吗?」 「是的,我亲爱的,我明白。」 她说道。 我知道,这个时候她的回答一定是发自内心的,但我不知道她以後在别的时 间、别的地方又会抵御不住别人的诱惑。 我心?存有疑虑,虽然充满希望,但还是心存疑虑。 第二天,我去找了张盛和亨利,我要他们暂时停止监视李丽,如果李丽不再 和那个男人联系的话。 但我让他们继续寻找那个男人的各种信息,我想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下那个 家夥。 「亨利,能找到所需要的东西吗?」 我看着他问道。 「那家夥确实是你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吗?」 他说道:「我当然能找到你所需要的东西。即使他胆敢在人行道上吐口痰, 我都会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的,他做了任何坏事都逃不过我的眼睛的。」 「雷得,虽然不该这麽说,但我还是要说。」 张盛说道:「李丽不是个轻易可以相信的女人,记住这一点,别再被她玩了。」 我看着他,一口喝光了杯子?的酒:「我明白,张盛。但我不知道下一步该 怎麽做。如果她不再有什麽出轨行爲,我会原谅她的。但是,如果她再背叛我的 话,我不会放过她的。」 我们三人端起酒杯,像即将出征的战士一样以酒祭剑,准备大干一场。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生活过得相当顺心。 我上班,回家,做爱,担负着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说起来,还是在家?生活比较舒服、安逸和幸福,也许更多的是宽慰吧。 同时,我仍然和凯丽保持着联系,我很依赖她,她却没有向我提出过任何要 求。 凯丽绝对是个善解人意、头脑聪明的女人。 周一的下午,我接到了张盛的电话,然後就去见了他和亨利。 「我们搞到那家夥的情报了。」 亨利说道:「那家夥同时在跟好几个女人鬼混呢,并不是只有你老婆一个情 人,张伟,而且,他所交往的大多数女人都比较有钱,其中有不少女人是付钱跟 他性交的。那些女人基本上都是和他性交易完後给他开张支票,而他却没有将这 些收入报交所得税。我有几个朋友在国家税务局工作,他们对这小子都挺感兴趣 的,很显然,这小子不仅玩弄女性,还涉嫌逃漏税款,他必须爲这事付出代价。」 我兴奋地搓着双手说道:「太好了,那我们赶快行动吧!」 我的两个朋友表情有些怪异,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後,张盛说道:「还有些事 情……」 说完,他沈默了很长时间,张盛和亨利似乎都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我的心一沈,心?明白肯定跟我妻子有关,就说道:「她不会又和他在一起 了吧?是吗?」 我的语气?充满了哀伤。 「张伟,真是抱歉。」 张盛说道:「我知道你非常希望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 他把一个大信封推到我跟前:「?面有一些照片。」 「你以爲我愿意看吗?」 我没好气地说道。 「不。把这些照片交给你的律师吧,这样就足够了。」 他说道。 我点点头。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愿意看那些照片,但是我绝对不原因当着我的朋友们看到 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非常感谢。」 我说道:「这事多亏了你们这些好朋友。」 「张伟,问个不相干的问题,你还继续联系凯丽吗?我曾经给她打过电话, 想和她约会,但她说她已经不干那一行了。她说她已经找到了一个她爱的男人。 当我问她那个男人是否是你的时候,她突然哭了起来,你知道是怎麽会事吗?」 「不知道啊,大概是个偶然的事情吧。」 我说道:「但我会想办法跟她多联系的。不过,现在这个时候……」 「是的,是的,我明白。现在我们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他说道。 我点点头。 「张伟,我们会继续帮助你的。我向你保证,那个混蛋早晚会爲他的行爲付 出代价的,事情还没完呢。」 张盛说道。 「还有她!」 我气愤地说道:「她已经毁掉了我对它的信任,毁掉了我留给她最後的机会。」 张盛默默地点了掉头,亨利也没有说话,只是又喝了一杯酒。 但是,我能看出来,他们都很同意我的想法,我们要让这个混蛋女人也付出 代价。 我回到了那栋房子,在几个小时前,这?还是我的家,我们的家。 现在,我感觉这?就像是个坟墓,一个让人心寒的坟墓。 已经是下午了,一般情况下这个时间我都在公司上班呢,李丽想不到我现在 会回来,她坐在後院的天井?喝着饮料,似乎心情很放松。 现在还不是跟她以及她情人摊牌的时候,所以我表现得极其平静。 我从冰箱?拿了瓶啤酒,和她一起坐在天井?,我决定让自己也放松一下。 再过几天,我们已经共同生活了25年的婚姻将不复存在,这是个非常可悲 的事情,但我并不觉得特别难过。 我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麽感觉——也许已经无动于衷了。 「你好啊。」 李丽说道,看着我那着酒瓶在她身边坐下:「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是啊,刚才出去办了点事,办完就没再回公司。」 我说道,暗暗惊讶自己撒谎是如此容易。 她已经欺骗了我很长时间、很多事情,我希望自己的撒谎千万不要成爲一种 习惯。 我的身体靠在椅背上,仰头喝干了瓶子?的酒,心?想着凯丽,不禁笑了起来。 喔,我现在感觉不错,虽然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但我的确感觉非常好。 「你今天过得怎麽样啊?」 我问道,心?在琢磨她今天是否和那家夥肏过。 「还不错。我打扫了房间的卫生,又洗了几件衣服,也没什麽特别的。然後 就坐在这?休息。」 她说道。 我没再接她的话,站进来朝房子?走去,她跟在我的身後。 夜晚和以往的许多日子没什麽不同,明天我就会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了。 首先,我要去找我的律师卡尔·费尔德曼聊聊,他是我们这个城市?律师界 首屈一指的,办离婚案子也非常拿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了卡尔的办公室。 我们认识已经很多年了,有事没事总是经常在一起聊天、喝酒什麽的。 我们的共同爱好是玩木马游戏。 「这麽说,你来找我是真的要离婚了?」 他开门见山地说道。 「是的,她出轨了,而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已经抓到过她一次,有几个 朋友在帮助我搜集她出轨的证据。」 说着,我把张盛给我的那个信封交给了卡尔。 他打开那个信封,看着从?面抽出来的照片:「我的老天,看到这些照片你 肯定气疯了吧?」 「我没看过。」 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说道:「聪明。除非你不在乎,不然最好不要看这 些照片。」 我点点头,说道:「不看我也能想象到那些东西,光是这样的想象对我来说 也已经足够了。」 我们仔细讨论了整个离婚诉讼的程序,作爲无过错的一方,我将在整个诉讼 过程中得到最大的利益。 我要把我的银行存款、汽车户头和保险帐户等等都确定放在我名下,首先我 要去银行办理相关手续。 在银行?,我把家?百分之九十的存款都转移到自己重开的帐户上,只留下 够今後几个月家用的钱。 我准备放弃现在所住的房子,因爲那房子给了我太多的痛苦记忆,而且那房 子的贷款也没有还完,如果她想卖掉那房子的话,也得不到多少钱。 接着,我又处理完了其他事项。 我还需要向女儿珍妮通报一下家?的变故,但还是等到和这个背叛的女人办 完离婚手续再说吧。 卡尔向我保证说,只需要三天,也就是到周五,他就可以准备好相关的文件。 等我告诉女儿这件事的时候,虽然不会太渲染她妈妈出轨的丑陋行爲,但也 会直言不讳。 我最後要做的事情,就是辞掉我现在的工作,这样我就可以不必向李丽支付 赡养费了。 我现在的存款足够我生活一阵子的了,而如果我再需要挣钱糊口的时候,我 就会离开这?,或者离开这个国家,也许会去墨西哥吧,但我想大概不需要跑那 麽远。 总之,一旦我们离婚,那个背叛者将什麽都得不到。 就让那个混蛋男人去照顾他吧——不过他得先去监狱?服刑。 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吧。 周五这天天气非常闷热,但对我来说,这一天是我新生活的开始。 午饭的时候,我约了凯丽·安德丝,我需要跟她好好谈谈。 「你好啊。」 她说道,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你电话的语气有些好玩,但现在你的表情看上去不那麽好玩啊。」 「是啊。」 我说道,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就在这个时候,我妻子就要收到离婚文件了 。」 「哦?我的上帝啊,你是说你要离婚吗?」 她看上去非常兴奋。 我的心?也很兴奋,但我尽量不让这种兴奋的心情表现出来:「是啊,她一 直欺骗我,前一阵我才发现了她的奸情。所以,我要和你……」 「是的是的,我明白了,张伟,我们只是露水之交。我先说几句,希望你别 误解我。先听我说,然後你再告诉我你的事情,好吗?」 「好的,你先说吧。」 我很高兴让她先说,因爲我正想着该怎麽跟她说我们之间的事情,所以很想 听听她的想法。 「张伟,我做这行已经6年了,现在你和你的朋友们分享着我的身体。如果 你的亲戚、特别是你的女儿知道了我,也就是说……我是个妓女,张伟,而且, 坦率地说,我是个非常好的妓女,我爲自己是个好妓女而骄傲,我从来也不认爲 卖淫是个邪恶的职业。对我个人来说,我并不相信上帝,如果有上帝的话,是如 人们所说的那般公正、慈祥,但那只是我的看法,别人可能不这麽看。」 「我不知道你将怎麽处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是说,是否要保持长期的关 系,但我并期待我们会有长期的关系,不过我挺喜欢和你在一起的,你让我感觉 很安全。有些时候我很需要这样的感觉,也希望这样的感觉能继续下去。但是, 如我刚才所说,我并不奢望这种长期关系。」 她说道,然後把双手抱在胸前,等着我开口说话。 「凯丽,我爱你。至于你的职业嘛,我觉得你做得是最好的,而别人会怎麽 想你,我一定都不在乎。如果你想保守你的秘密,没问题。如果你想把你的经历 告诉所有人,我也会全力支持你。说到我女儿珍妮,我觉得她一定会理解我们, 也会理解所有的事情。坦率地说,我知道她一定会理解的。」 「那……」 她显然被我说爱她而震惊:「你刚才说什麽?」 「我说,亲爱的甜心,我爱你,而你那一流妓女的经历也是我的无上骄傲。 我知道这麽说显得有些奇怪,但我就是这麽想的。」 我笑容可鞠地说道。 她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张伟,我最最亲爱的,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永远 永远,但我还要继续我的工作。」 「我知道,我知道。」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抱了很长时间。 她吻舔着我的耳朵和脖子,顿时让我激动起来。 但现在还不是做爱的时候。 「凯丽,有一件事我得说说,离婚的程序还需要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我 们的接触还是要小心,我可不想给我妻子抓到什麽把柄。」 我看着她说道,希望她能理解我。 「当然。」 她说道:「但我们不至于半年都不见一面吧?」 「不会。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只不过……」 「好的……我能坚持。我觉得等着你还是值得的……但是,我还是想再问一 次,张伟,就算是我给自己的一个测试吧,我问你,你对我们的关系有信心吗?」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关了它,铃声却再次响起。 我甚至没看一眼来电显示就知道是谁打来的,是什麽事情。 我知道战斗即将开始。 此时是下午3点,我接起电话。 出乎我意料的是来电话的并不是我的律师或者我的老婆,而是我一直忽略了 的女儿。 我该对她说什麽呢?我的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很显然,她妈妈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而且用鳄鱼的眼泪打动了她,让她和 她妈妈站在一起。 现在,我要告诉她事实真相,让她理解我。 「你好啊,孩子。」 我说道。 我们之间的通话持续了20分锺,谈话之我一直没有提起她妈妈的名字,我 只是说她已经找到了别的男人,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 我想,珍妮大概从我的语气?也能听出来事情并不那麽简单,但她并没有追 问我。 通话结束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将乘当晚的航班来看我,我知道她想再做些 努力劝我和她妈妈和好,但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和我共同生活了25年的妻子 已经无法得到我的信任了。 我们已经彻底完了。 最後,我终于等来了李丽的电话,告诉她女儿珍妮已经来过电话了,同意和 她在酒吧?见面谈谈。 虽然没有什麽着急的事,我还是很早就到了酒吧。 其实,我是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场合的,不想看到一些感伤的场面,但总需要 解决这个问题,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李丽20分锺以後才来,刚一在我对面坐下,就说了起来:「张伟,张伟啊 ,你怎麽能这样啊!你竟然让律师给我送来离婚协议。告诉你,财産我们至少得 对半分。至少我要得到百分之五十,至少!」 说着,她哭了起来。 我简直不敢相信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没有道歉,没有想办法挽回我们的婚姻,她只关心能分到多少财産。 她如此无情无意,出轨是早晚的。 「李丽,我警告你,我再也不想听你这麽胡扯了。」 我气愤地说道。 「张伟,我保持了对你的承诺,我承诺再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了,我真 的没再做过。从那次以後,我再也没有让陈飞来过咱们家,也没有再答应他和我 约会的要求,弄得他很生气。我这样做全是爲了你,爲了咱们的家,你难道不明 白吗?」 她认真地说道,但她自己也知道她在胡说八道。 「李丽,什麽都不要说了,事情是不会有什麽转变的机会了。」 「张伟,张伟,那我还需要一些东西,只一点就够了……」 「我知道,可是你要的东西我给不了你。如果你真的想继续和我生活,那你 不应该在我那次返回家庭後又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另外,我还做一件事情,是 关于你那个混蛋男朋友的,你叫他小心点,我早晚会找他算帐的。」 她惊愕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在问我:「是不是疯了」、「你真要那样吗? 他从来没有要对你做什麽啊!」 「李丽,别废话了,说他没做过什麽,你相信吗?你都不知道你们所做的对 我、对我们的家有多大的危害。至于说到他嘛,我真想杀了他。等我们的女儿珍 妮回来,你问问她是怎麽想的。如果你能说服她,那我也同意你的意见,也会给 你想得到的帮助。可是,肯定没有人会赞同你的,你知道吗?」 「可是,张伟,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以後我怎麽生活?你把家?所有财 産都拿走了。你的律师说你也失业了,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呢。你就这样对我, 让我以後吃什麽?让我以後怎麽生活下去?」 「我可以把房子留给你,你可以把它卖掉。然後,你去参加一些培训,再去 找份工作。对了,我还可以给你出个主意,既然你那个大鸡巴的情人那麽爱你, 那你可以让他支付你的生活费啊。那个混蛋用你的身体可比我用的多得多啊。」 我说着,声音?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张伟!你说得不对!当然是你用得多!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你 得到得最多!」 「你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你现在觉得我是第一位的了?可是,你不是说我从 来都没有满足过你吗?你说过的话深深地伤害了我,你知道吗?」 「张伟,你没听清楚那个电话的所有内容。在那个电话以後,我一直生活在 恐惧之中,你不知道我也被伤害得很深,我真恨不得死掉算了。」 「李丽,我发誓我已经够便宜你的了。你说你也受到了伤害,但你知道你对 我的伤害吗?告诉你吧,即使离了婚,我也永远无法抚平心中的伤痛。但不管怎 麽说,我仍然愿意最後再帮你一把。我有一个朋友经营着一家供销公司,还需要 一个接待员,他也曾问过我是否可以让你去工作。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跟他 说说,那工作一小时10美圆,你愿意去吗?现在就告诉我吧。」 李丽哭了起来,她知道刚才她所说的一切都白费了,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说 道:「一小时10美圆吗?好象待遇还不错,是吗?」 听她这麽说,我真觉得有些对不起她,她对工作方面的情况也太不了解了。 李丽是那种根本没有一点逻辑思维的人,简直就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那着这样定了。如果你不乱花钱,如果你生活有点计划性的话,这些差不 多够你用了。你还可以把房子卖掉,我想你的律师会提醒你,帮助你获得最大的 利益的。我估计你卖房子的钱完全够你支付律师费,还可以让你在今後一段时间 不会太拮据。没办法,你的通奸行爲会让你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其实,我现在并 不恨你了,李丽,但我们也已经没办法继续生活在一起了。现在,我帮你找份工 作,以後就靠你自己好自爲之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她又哭了一鼻子,然後我们就分手了。 就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又说道:「如果你真的要找他算帐的话,请别伤 害他太重,张伟,他真的不是一个坏人。」 李丽可能不知道,她的话让我非常愤怒:「你就别管他的事了,李丽。你最 好离他远点,不要再去找他。」 我说道,本来我还想说,如果她去找他的话,我连她一起打,但我还是忍住 没说。 一转眼几个月过去了。 这天中午,我跟我的好朋友亨利和张盛在水晶宫俱乐部的餐厅?吃了一顿美 味大餐後,他们先我一步离开,而我又在那?待了一会儿,希望看到凯丽,因爲 她常在这家俱乐部招徕客人。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李丽竟然走到我的桌子跟前,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李丽!你怎麽在这儿?」 我惊讶地问道:「我们不是一切都谈过了吗?」 「张伟。」 她很悲伤地说道:「我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我还想跟你再最後谈一次, 我是说希望你理解我,理解我的软弱,理解我女人的愚蠢。张伟,我一直在考虑 我以前做的事情,真是觉得很惭愧。我现在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可怜可怜我 。」 「你不是已经去我朋友的供销公司上班了吗?」 其实我知道她的情况,我那个经营供销公司的朋友金宝已经告诉我了,我知 道她在那?还干得不错。 「是啊,谢谢你啊。在那?上班的工资够我用了。」 她说着笑了起来:「那套房子我已经卖掉了,大概你也知道了,除了手续费 和最後一笔贷款,还剩下一万多美金。我想,我的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了,但是, 张伟,我不想独自开始新生活,也不想再找别人一起生活,我希望你回来,我希 望你和我重新一起生活。」 就在这时,凯丽走了过来,冲我笑笑,然後转过头看着李丽,说道:「我猜 你就是李丽吧?」 在这之前,这两个女人从来没有见过。 现在,我知道她一定知道我们俩刚才在谈什麽。 「是啊,你是……」 李丽满脸狐疑地问道。 「我叫凯丽,是张伟的未婚妻。我不得不说,李丽,你让这样一个好男人离 开你实在太遗憾了。」 李丽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她转够头去,不再看我和凯丽,说道:「我想, 我们之间真的该结束了,是吧,张伟?我的意思是,我们这麽多年的婚姻生活已 经彻底结束了。」 「你说得没错,李丽,你需要的生活方式是我无法容忍的。」 我说道。 「好吧,我认了。反正就这样了,我也无所谓了。噢,对了,顺便说一句, 我才不在乎你跟哪个骚屄女人肏屄呢,我知道你早晚会有大麻烦的。我和那男人 的事情你可能早就知道了,但你不知道的是,他把我肏得非常非常舒服。我觉得 非常享受……好吧。」 李丽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凯丽:「那我恭喜你们俩了,你可别学我的样子把 这个男人给弄丢了,别爲了一些愚蠢的想法就破坏了你们的幸福生活。」 「我不会的。」 凯丽说着,看着李丽站起来,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几个月以後,因爲我女儿珍妮的原因,我再次见到了李丽。 那天,珍妮是晚上到的,她给我打电话,说先去看看她妈妈,第二天再来见 我。 我觉得也不错,是该先让她去她妈妈那?看看,让她看看她妈妈到底是什麽 样的生活状态。 从生活上来说,我对李丽是既生气又担心,尽管爱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从我们离婚後,珍妮已经回来过几次,对于稳定她妈妈的情绪起到了很好 的作用。 第二天早上7点,珍妮就到了我住的地方。 我住在一套小公寓?,距离我上班的地方有四英?远,那是凯丽的房子。 实际上,凯丽拥有那座整栋公寓楼的産权。 刚开始我还不知道凯丽这麽富有,看来有些妓女的确可以获得非常不错的收 入。 从我自己说,我和李丽结婚那麽多年,才有十万多美金的存款,现在这些存 款都在我名下,李丽一分钱都没有得到。 亨利帮着我把我和李丽的绝大部分财産都争取到了我名下,这事也只有他知 道。 凯丽和我在珍妮来之前就起来了,忙着准备马蒂尼酒,我们俩都有些紧张, 握着酒倍的手都有点发抖。 「喂,凯丽,你手抖什麽啊?你这样弄得我也紧张起来了。」 我笑着说道。 「是啊。不过你说得倒容易,我这妓女身份不知道珍妮怎麽看呢。我真她看 不起我,也怕你会爲了女儿而离开我。」 「噢,我觉得她不会的。」 我说道:「不过,如果她鄙视你的话,也一定会鄙视我的。记住,我爱你, 我也知道你爱我,这就足够了。至于你的过去,还有我的过去,都让它过去吧。 」 门铃响了起来。 我和凯丽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锺,正好7点。 我们俩都没动,然後一起大笑起来。 我跑去开门,凯丽跟在我身後。 「嗨,老爸,你好吗?」 我女儿说道。 「好啊,好啊,我的小宝贝。」 我说道,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带进了门。 我把她介绍给紧张站在我身後的凯丽,但珍妮似乎和我们一样紧张。 她们俩只是相互点了点头,好象不知道该说什麽。 「乖孩子,我们准备了一些马蒂尼酒,我记得你是喜欢这种酒的。」 我对珍妮说道。 「太好了,老爸。」 我跑到厨房去,把酒和酒杯用一个托盘拿过来。 倒上两杯酒,送给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女人,然後再给自己倒一杯,我坐在了 凯丽的身边,希望给她一些安慰和鼓励,我知道这个时候她需要我的支持。 「珍妮……我能这麽称呼你吗?」 凯丽说道。 「当然可以啊。」 「好的,我得先跟你说……」 凯丽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想我知道你会怎麽看我 ……我是说……我从来没有……我是说……我不想试图……」 「凯丽,我知道,并不是你插在了我父母之间。我觉得,在我父母的矛盾斗 争中,其实我和你都是无辜的。」 沈默了一下,凯丽深深吸了口气,又说道:「是啊,是啊,你爸妈的分手跟 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我和你父亲的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让你知道。」 珍妮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凯丽爲什麽口气如此严肃:「好吧,你说吧。」 珍妮也严肃地说道。 「珍妮,我比你爸爸小10岁,但是,年龄不是问题,因爲我爱你爸爸,我 想和他结婚,而且,他也向我求婚了,我同意嫁给他。」 凯丽说完停了下来。 「很好啊。」 珍妮说道,知道她肯定还有话要说。 「我没结过婚,也没有孩子,甚至和亲戚朋友也没什麽来往。所以,在过去 很多年?,我交往了不少男人。」 珍妮皱着眉头听着,她有些不安,但有爸爸在让她稍微平静了一些。 「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你爸爸,他付钱给我,我陪他上床…… 我勾引了他。」 房间?一片寂静。 「然後呢?」 珍妮轻声问道。 「我是……我以前是……是个……妓女。我不想隐瞒。」 凯丽说道:「我爲了钱陪男人上床。这就是我要说的。」 凯丽说道,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了下来。 「喔?」 珍妮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那天晚上,我撞见你妈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珍妮,我非常愤怒,转身就 跑到酒吧去了。在那?,我遇到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就把我心?所有的烦恼都 跟他说了。然後他找了女人来安抚我。凯丽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来的,我马上就 被她吸引住了。凯丽爲我擦干了眼泪,在以後的几个星期了,我们接触得越来越 频繁,感觉也越来越好。简单的说,就是这样。」 我插嘴道。 「真该死。」 珍妮用难以琢磨的口气说道。 凯丽突然爆发了:「也许我该离开这?。」 她说道:「我觉得应该你们父女俩单独谈谈。」 很显然,凯丽认爲珍妮不同意我们之间的关系。 「凯丽,不,不,你别走。我没有反对你们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很惊讶。我 从来没和一个……」 珍妮犹豫地说道。 「一个妓女。」 凯丽说道。 「我真的只是很惊讶而已。我很高兴我老爸找到了一个可以照顾他的女人。 我希望我们可以做朋友,凯丽,我是这个意思。」 「老爸,她很漂亮啊。」 珍妮又转头对我说道。 屋子?原本凝重的气氛立刻轻松起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 我大声高兴地说道。 我们又聊了几个小时,凯丽和珍妮像谈甚欢,几乎已经成爲了好朋友。 事实上,我觉得这事蛮有趣的。 珍妮一直在我家待到淩晨两点才离开,她说她要去陪她妈妈,因爲她妈妈的 情绪比较低落:「老爸,我希望你能想办法让妈妈快乐一点,我希望她能很快从 愚蠢和悲伤中解脱出来,让她过上正常的生活,好吗?」 「好的。」 我说道:「我会好好考虑的。」 看到珍妮点了点头,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凯丽,看到她眼中赞许的目光,我心 ?一下释然了,觉得凯丽真是个宽容的女人。 离婚一个月以後,我和凯丽结了婚。 珍妮很真诚地祝福我们,并邀请了她妈妈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李丽爽快地带 着她一个当警察新男友来了。 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预示着我们都将有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对凯丽来说,曾经失去的美满家庭生活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 我们和李丽都过得不错,但那个勾引了李丽、破坏我家庭的混蛋的日子就不 那麽好过了。 通过亨利和他那个在国税局工作的朋友,我们找到了那家夥偷税漏税的相关 证据,将那家夥送进了监狱,他的财産也大部分被国家没收,让他变成了一个一 文不值的臭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