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西南某大学中文系大四学生,在这个毕业等于失业的时代,即将离开校园的他,选择了考研这条大多数同龄人都会走的道路,一来爲了避过未来几年萠就业高峰,二来,也有一种逃避的心理作祟。 0爲了安心复习,他决定在校外租一间房子,迎接半年後的研究生考试。这些琠,随着教育産业化的大潮,每所大学周围都会兴起一系列相关産业,网吧,餐渠,娱乐,还有就是出租房了。大学?正处于青春萌动期的少男少女们,交往後耠聟会瞒着学校和家长外出同居,迫不及待的享受“夫妻生活”。不过从小性格蔠向的李正,却一直与这种好事无缘,从小学到大学10多年,别说女友,连女孩萠手他都没牵过。 0脰然,他的眼睛定格在一张租房信息上。2 楼单间出租,靠近大学北门,周围有超市,书店,出行方便,房内简单家具,月租200 块。在权衡了自己的预算後,李正扯下纸条,暗下决定,就是这?了。 0“奇怪,地址明明没错啊”李正看看手?的纸条,再望望面前的房子。在他戠前的,是一家名爲“清粥小菜”的小吃店,不大的店面装修简洁,地板不像别萠小吃店那样污秽油腻,而是擦拭一新,黄色的实木条桌在下午的阳光下泛出柔谠葔光泽。由于现在是下午四点多,店?没什麽人,几个小工都围在电视前看连续剧,不时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正在李正犹豫是不是要开口的时候,一个女人从收银柜台那儿支起身:“要吃点什麽?快请进来吧。”看样子就是这儿的老板娘。李正扬了扬手?的纸条:我以爲这?有房子出租“。”啊,是的是的“,怠腏租吗? 老板娘应了一声,连忙走了出来。看到她,李正只觉眼前一亮。这个女人大约30来岁,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肉色的超薄丝袜让她的双缠看起来就像一段曲线优美的白玉。她的容貌不算特别漂亮,但非常耐看,皮肤素饶细腻,特别是那双细长的凤眼,充满成熟女性特有的风韵。眼睛匆匆从她身上扫过,李正下意识的避开目光: 是我要租。”“老板娘却没注意到他的窘状,亲热的向他招呼道:”那跟我上去看看房吧。“就在这?”?“李正呆了一下。似乎看出他的疑虑,她笑着指指小吃店的二楼:”就在楼上,不用担心,这条路上没多少车,店?也不吵,很安静的。“哦哦”。“李正愣愣的答应着,随她走攠靑?。 0上楼的楼梯就在店堂尽头,她一边带路,一边道:“这是我爷爷的老房子,前些年才翻修过,楼下开店,我就住在楼上,所以安全不成问题。只是很多地方还是木头的,要注意防火,你抽烟吗?”虽然走在後面,李正闻言却忙不叠的摇头:“我不抽”。“那就好”。她说着走上楼梯,木制的梯子立刻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微响。 0从背後看去,薄薄的丝裙紧裹在她的身上,浑圆的臀部轻轻晃动着,微微发胖的腰肢不仅没有影响她的身材,反而更增添了肉感的味道。阳光从正对楼梯的氠角窗户?射来,双腿间的薄质丝裙几乎变成半透明,好几次,李正从她双腿跨攠葫间隙,看到大腿尽头那一块朦胧的阴影。“咕噜…”李正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洠月末燥热的天气让他微微有些出汗,下腹更隐隐有发胀的趋势。 0这时李正真希望这截楼梯能再长一点。“就是这?了”。李正一下惊醒过来,这才发现两人已来到二楼。这是一间老式木楼,狭窄的过道有些阴暗,木地板因琠月的关系已经发黑,过道一头是楼梯口,尽头则是一扇大窗户,窗台摆着两盆水仙,素雅的花朵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过道两侧分别有两个房间,她这时正推 瘪中一间的房门,走了进去。李正悄悄压了压稍微有点“支帐篷”的裤裆,定騠心神,也赶忙跟了进去。房间很小,顶多15个平方米,只有一张桌子,一个衣柜和一张床,但却打扫得很干净。老板娘走过去拉开窗帘,房间?立刻亮了起来。“看吧,就是这?”。她说着转过身:“虽然临街,但关上窗户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这?没有空调,所以夏天有些难过。”她说着一屁股坐到床上,有些抱歉的对李正笑笑,一边用手扇着风,房间?立刻弥漫出一股清新的香气。“没关系,我不在意”。李正知道,200 块的房租已经非常便宜,他也不会奢求太多。“那你跟你女朋友什麽时候搬进来。”她笑着道。“女朋友?”李正一呆:“我没女朋友”。“你一个人?”她有些吃惊。“是”,就我一个人。看到她的神情,丠捧遫邖有些不安。 0鰰然,就见她露出爲难的神色:“我以爲你是和女朋友一起住,如果是你一个人的话,恐怕不太方便”。200 的房租是这一带最便宜的了,李正实在不想失去这个机会,连忙道:“请放心,我没有什麽不良嗜好,租下这?也是爲了找一个能专心复习的地方,准备考研。我没有太多钱,所以真的很想租下来”。“你是要考研吗?”她的脸色稍稍有些和缓。尽管现在研究生也已经有泛滥的趋势,但在普通老百姓眼?,读书能读到这一步的学生,还是很让人佩服的。 0半晌,在李正忐忑不安的眼神中,她终于点点头:“那好吧”。“谢谢,谢∠”。“李正连声道。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她噗哧一笑:”怎麽,怕我反悔啊?“李正脸上一红,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不愧是在外开店的,和李正这个毛头小子比起来,她显得大方很多,李正的窘相让她忍不住发出一阵娇笑。”你是学生,我就不收你的订金了,你今晚就可以搬进来,先交这月的房租吧。“她身体稍稍向後一靠,修长的双腿叠交一起。李正连忙掏钱,从小到大他还没在女人面前这麽尴尬过,紧张下钱包刚从裤兜?掏出来,就失手滑落,在地上一弹掉进床下的缝隙。李正吃了一惊,手忙脚乱的去捡,刚蹲下身,一片白花花的顔色映入眼帘。他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不及细想就蹲下去,却几乎紧贴着老板娘的双腿。老板娘却没在意,仍然坐在床上,一边用手扇风一边喃喃自语:”这天真热啊…“她的右腿压在左腿上,穿着露趾凉拖的玉足几乎挨着李正的鼻子,一股微酸但又不让人讨厌的香气嗅入鼻端,李正悄悄吸了口气,阴茎立刻胀如铁棍。 0老板娘腿上的透明薄丝几乎和皮肤融爲一体,修长的小腿玉光致致,发出诱惑的光泽。特别是那对玉足,足码顶多34,洁白无暇,秀气的脚背隐隐可以看到几丝青筋,五趾在丝袜中紧紧并靠着,大脚趾微微上弯,修剪精致的趾甲涂着透明的指甲油。她的足弓曲线优美,脚底没有一点老皮,足踝圆润,简直就是一件谠蹛葿究术品。此刻,这对让人目眩神迷,忍不住想握在掌中恣意抚弄的美足,輠着老板娘身体的动作,就在李正脸颊边微微晃动着,好几次,那只套着薄丝的足趾都差点碰到他的脸。更要命的是,因爲老板娘叠腿而坐的关系,她的裙角和大腿间有了一个很大的缝隙。李正只要稍稍一擡眼,就能从侧面看进老板娘的腿根。在结实修长的大腿根部,白色蕾丝的丝袜紧边箍在她的腿肉上,稍稍下陷。老板娘的皮肤很好,没有丝袜的部分也白皙细嫩,虽然因叠腿而看不到尽头那块造秘的三角,但随着老板娘双腿微微颤动,一股股带着淫糜味道的灼热气浪,随着房间?燥热的空气,微微从股间溢出,一阵阵的冲击着李正的鼻端。这是李正从未闻过的气味,混合了沐浴露的甜香,女性特有的体香,玉足的酸香,以及一种说不上来的如同奶酪的微臭骚气。这股气味如芳似麝,李正干咽着口水,贪婪萠籶吸着。一瞬间,他感觉脑中似乎被什麽东西阵阵冲击着,燥热的身体不断冒圠,本就硬挺的阴茎直抵裤裆,差点就要爆炸开来。李正就那麽蹲在床边,看着这一片眩目的肉光,悄悄大力吸气,一时间几乎忘了身在何处。 0“怎麽,还没找到吗?”见李正半晌没动,老板娘奇怪的问道。李正吓了一跳,从失神中惊醒过来,含糊的应了一声,这才依依不舍的伏低身子,把目光投到床下。突然,他就觉一个柔软的身子在肩膀摩擦了一下,同时那股让他沈醉的餠气浓烈起来。转头一看,却是老板娘也趴到了他的身边。“没关系,我自己来ㄠ絜。”李正紧张的道。老板娘打趣道:“客气什麽,这?面可有我的房租呢。”ㄠ蹵讵罞衧也,要看进床底就必须把身子压得很低,因此老板娘是以一个性交?“背入式”的姿势跪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分开的大腿和臀部构成一个浑圆的曲线,由于分腿的关系,内裤纠成一束陷进屁股的缝隙?。 0礰专心的侧头望着床底,找寻钱包的下落,一对硕大的乳房垂下,把丝裙的胸口部位压得几乎要裂开,浑不知一旁的李正贪婪的扫视着自己的身体。从李正萠角度,一回头就能从老板娘趴着的身下一直看到她的胯间,窗外的阳光透进裙倠,丝裙几乎就是一块透明的薄纱。稍稍分开的腿根尽头,内裤边缘隐约露出一片引人遐想的黑色毛发。而李正一转头,则能把老板娘的胸部尽收眼底。由于俯身的关系,她的两个大乳房垂成吊锺形,滑下的裙带松垮跨的挂在肩膀上,胸前㈠出大片雪白的乳肉,连乳房上丝丝青纹都清晰可见。丝毫不知自己的身体正被 旁的年轻人肆意观赏,老板娘努力的在床下找寻着,不知不觉身体越钻越进去,屁股也擡得更高 了活动方便,她两脚互相一磨,已把脚上的凉拖蹬掉,包裹丝袜的秀气小脚暴露在空气中,脚心和玉趾可爱的蜷曲着。 0丰捧这时的心思早不在钱包上,只是贪婪的扫荡着老板娘成熟的肉体。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他好几次都差点伸手抓了过去。这时李正的阴茎差点胀得爆炸,借助趴着的姿势,他有意无意把龟头在地板上轻触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让他真想这麽脱下裤子,抓着灼胀的阴茎美美的套弄一番。“找到了”。突然,老板娘∠籫T声,探出手向床的角落抓去。 0这时已被欲火烧得有些失去理智的李正,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及去想这麽做可能导致的後果,他也装作很自然的探手过去:“让我来捡吧”。由于钱包在老板娘那一侧,所以他的手自然而然要从老板娘的腋下穿过。就在那一瞬间, 坎柔软而又坚挺,颤巍巍的软肉摩擦着李正的胳膊,虽然隔着胸罩和丝织裙,但他仍爲那刹那手臂上柔滑的触感心颤不已。同时李正就觉胯间一哆嗦,一股不可抑止的巨大快感冲向龟头,他心?大惊,赶紧并拢双腿,小腹上收,好容易才忍住没有当场走火出丑。丝毫不觉自己被吃了豆腐,老板娘抓着钱包说了声:“我拿到了。”跟着退了出去,李正也跟着直起身子。 0由于裤裆实在撑得太高,李正借口检查桌子的抽屉,走到床的一侧,刚好让訠罞Ⅷ佣自己的胯部。老板娘毫不客气的打开钱包,抽出两张百元钞票,再把钱包甩给李正。“钱我拿了,你不放心就检查下,我可没多要哦。”说着她晃了晃手?的两张红色。“不会不会。”李正尴尬的接过钱包,放入口袋。“啊呀。” 乎头,老板娘注意到刚刚在地上摩擦的关系,丝袜膝盖那?有些脱丝,两个脚锠彞沾了不少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