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靠近熟睡的少女,他是有备而来,他猛然把少女紧紧地搂在怀中,跟着, 他的嘴唇也紧紧地压在少女惊惶失色的芳唇上。同时,他也把一粒红顔乳塞进少 女的樱口?,当少女哽噎着把药丸吞下去的时候,他便知道他已经成功地把少女 的生命抓牢了。 红顔乳是他精心调制的春药,和一般的春药不同,无论女子是处子还是已经 有过生育的少妇,一旦服下红顔乳後,就会陷入一种昏迷的狂乱而性欲髙潮,乳 房很快会不停歇地分泌奶汁,而且如果红顔乳服用过多,女子将会虚脱致死。即 使当女子死後,红顔乳也会在女屍的体内産生异常奇妙的作用。 芳劫 惊醒的少女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她拼命想推开他,反被他搂得更紧,吻得更 深。 在一阵狂吻之下,少女差点透不过气来,她唯有欲拒还迎,屈服在他的缠吻 中,而且全身软弱无力,一切能力和理智似乎都消失了。 逐渐地少女不再挣紮,也不想逃避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纯然出于本能 的感觉。 她只感到男人的嘴唇正在缠绵吮吸她的乳房,似乎是要吸尽她胸内的精髓似 的。 她闭上眼睛,想排斥这陌生而恼人的感觉。但是当他的舌尖侵入她唇内进一 步探索时,她整个人都几乎熔化了。 他的舌头又在另一个更敏感的地方活动着。 他啜住了少女的乳尖,并用舌头在少女的乳晕周围绕着圆圈,他感觉到少女 的乳头在他的吮吸下变得坚硬,她的乳房正在逐渐肿胀。起初,少女的感觉是那 麽难受,但渐渐地,她已感觉到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享受,简直是欲仙欲死。 最敏感的地带都受到了他无情的刺激,使少女进入了疯狂的状态,她不断扭 动着身体,发出像哭般的呼叫,像是无法承受。她双手乱抓,像想抓到什麽可以 使她逃避的东西似的。 同时,她体内有一种空虚,渴望着得到充实的填满。 少女的身子疯狂地耸动着,过了不久,她就全身通过电流似的,剧颤起来, 她不能再忍受他的舌头,因爲实在太敏感了。 她的酥胸的胀痛使她的整个人软了下来,她甚至能够感到自己冰雪般的双乳 ?充满了乳汁,而他却正在吮吸着她的温香的奶液。 她渴望自己娇柔的乳房能够在烈火中熔化,她所有的美丽与清洁在僵肿的乳 房?化爲芬芳的乳汁,任他品茗。 少女体态轻盈,百媚千娇,她轻柔得什麽都不想做了。 男人从少女身下钻出来,并且把她的身子翻转,使她仰卧。 少女的两个乳峰秀丽的向上耸起,散发着只有处女才具有的淡淡的乳香,而 他正在完全的呼吸着她的芬芳。 少女感到他的嘴含住了她的乳头,她的乳头坚硬如石,娇傲的向上挺拔。 他的牙齿正在轻磨她的乳尖,她已麻木了,软软地任由他摆布。 扭动、扭动,直至她再也忍不住,腰部向上拱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呀……」 她整个人剧烈地抖颤,然後,她就软了下来。 男人的阴茎慢慢前进,她发出梦呓似的呻吟。这是另一种享受,刚才的只是 外表上的享受,现在的却是深入其内的享受。 他前进了大约三分之一,便可以感到有阻力。他仍不停顿,稳步前进,一时 之间,那个女孩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是略爲痛苦。 痛苦积聚,那阻力亦积聚,後来就忽然之间攻破了。这也使他的前进猛的一 急,一下子就进到了尽头。她又「呀……」的叫了起来,然後反应又强烈了。 他已经到进了尽头,不能再进,便退後,但又不会完全退出,只是退一部份, 又继续前进,到达阴道尽头。 少女很快就达到髙峰,并且已经承受不住这样厉害的进攻,感到异常疼痛, 她哀求起来「不要,不要了……我受不了啦!」 而那男人却不管她的感受如何难受,他是只图让自己得到最後的享受,热情 狂妄,又使她抖得整个人都像要散开来了。 她一下子就痛得窒息过去,呼吸也屏住了。 ************ 处香他的右手紧握少女的右乳,手指尖拔弄她坚实凸起的乳头。少女雪嫩的 乳房滑腻初凝,充满弹性,散发着少女特有的奶腻香甜。 他的手稍稍下移,在少女酥胸的左部,靠近少女心室的地方,紧紧捂住她的 乳房。 少女娇嫩的乳肤在他的掌下象一块初凝温滑的奶脂,吹弹即破。 他把耳朵紧贴在少女的左乳下面,却听不见她心脏的搏动。可是她雪般的乳 肤依旧温暖而柔软。 男人更加兴奋与狂烈,他压迫着她的胴体,两股相媾,她的身子一下子被他 狂烈的精泄射得僵硬起来。 少女的胸脯向上髙髙地隆起,两枚小巧而圆润的乳头不住的乱颤,许多粒汗 珠从她乳峰的红晕周围渗出来,越来越密,凝结成一颗颗大大的淡黄亮丽的水珠。 她的乳晕上流出的汗液,散发着阵阵乳香,就仿佛是少女那肿痛的乳房?再 也容纳不了的奶汁,从她暗红色峰尖的乳孔?一滴一滴被挤出来。 就象少女的初奶。从乳孔渗出的汗液痒痒地刺激着她,她急促地喘息,而更 多粒带着腻香的汗珠从她的乳孔渗出,如同一位年轻美丽母亲的初奶。 一时间,少女的玉体香汗淋淋。 她的汗越出越多,而香气却越来越浓。少女僵直的身躯似乎已没有了灵魂, 杏目圆睁,眼球也不再转动,她美丽如温香暖玉的胸脯愈加髙耸,身体成明显的 弓形,却没有痛苦的感觉了。 她知道自己正在逐渐走近死亡,她的肉体正在被性欲的疯狂进攻导向崩溃。 而这时少女却不知道她的美丽正在如花一样娇艳,她痛苦的挣紮和紧蹙的眉 头对于男人来说是如何的吸引,如何的诱人,如何的光彩夺目。 也许每一个女孩在临死之前,都是这样美艳迷人的。 少女对于他的暴虐却无动于衷,没有感觉,她依然僵硬的直挺着,一头秀发 早已被香汗浸湿,一双灵眸早失去了明亮,只有从她眼眶中如泉水般流淌的冰冷 的泪水还在证明她的生命还没有完全消失。 她此时的娇躯却又是如此的轻柔,一切女性的曲线和美感都在她渐渐僵冷的 胴体上展现出来,这时的她已不再是一个稚嫩的少女,而如同一个美艳少妇般迷 人,令人心恸。 ************- 脯腻少女特有的淡淡奶香刺激着他,他轮流用舌头舔舐着她的双乳。 他紧紧咬住少女的僵硬的乳头,饥渴地吮吸从她乳孔间渗出的酸涩的体液, 仿佛要吸到深藏在少女胴体?的初乳才肯罢休。 她的乳房娇嫩却丰腴,这男人正在不顾一切地撕咬,蹂躏她的玉体,少女淡 红色的乳峰上被他的牙齿、指尖弄出了一道道血痕。 少女雪白亮丽的乳房终于愈加僵硬起来,而且胀痛得厉害,像是用手指头轻 轻一戳,就会把乳肤戳破一个洞,她乳峰内肉艳甘甜的生命汁液就会如溪流般涌 出。 他的动作更加大了,他已经被她的身子姿态,她的神情模样勾引得疯狂,他 用牙咬着她的薄而性感的芳唇,而她的双唇一直是半张的,?面只有出的气,没 有进的气了。 男人用手掌握了握少女的左乳,感觉到红顔乳在她体内産生的作用并不如自 己最初设想的那麽强烈,她还处在刚刚涉世的处子年龄,也许只让她服一粒是远 远不够的。 他的舌头伸进她还残留着一丝温暖的樱桃小嘴中,舐食着、品尝着她芬香的 津液。他也把又一粒红顔乳喂进少女的口?,需要多几粒红顔乳才能在芳龄二八 的少女体内发生作用。 他自己同时也服下一粒,红顔乳对于男人来说却也是少有的强猛性药,而且 没有任何致命的副作用。他立即感到阴茎暴胀一圈,塞满了少女窄紧的阴道。 少女的玉体在红顔乳的药力下渐渐滚烫,她身子修长,冰肌胜雪,处子的幽 香越发浓郁,温软的胸脯上不断渗出汗珠,体香袭人。 ************- 妇初男人不知足地用力揪起她湿漉漉的长发,把她的头扯得仰起,嘴唇在他 的脸上,脖子上,胸脯上如雨点一样落下。 他阴茎的进攻一直没有停顿,只是她早已没有了知觉。 他激烈射击的阴茎令少女的胴体象落叶一般抖动,那少女的娇躯也更加的僵 直。 她白玉样的酥胸紧紧的贴在他身上,挺拔的乳蕾重重地摩擦他的胸膛。 弥留时刻的少女落叶一样的贴在他身上,他紧紧噬咬着她的乳蕾。 少女原来丰满的乳房逐渐膨胀,红顔乳的催乳药力集中在她的胸脯,她的乳 腺迅速成熟,催长着她的双乳。少女的乳房更加丰腴美丽,肌肤雪白细腻,充满 弹性,她的突起乳头也竖直起来,葡萄似的乳蕾上乳孔凹陷,发散出甘浓的奶香。 她芬芳的乳房同时也肿痛得令少女的酥胸难受之至,她的娇躯不住挣紮,泪 如泉涌。她感到自己胸部的肌肉像被许多刀子割破似的绞痛,突如其来的巨痛从 乳房深处很快蔓延到整个胸部,乃至全身,而乳房?也似乎有体液流动,在汇向 乳峰的最顶部,乳头麻痒难当,疼痛欲裂。 少女下意识地用疲软的纤手挤压自己的乳房,她立刻觉察到自己刚才吞下的 药丸正在给她的乳房催乳,而她即将産奶。少女惊恐万分,不住地呻吟「不要— —让我——産奶——不要吃——求求你——不要吃我的奶水——我不能喂奶给你 ——不能——我的奶——不是给你——我将来的小孩——丈夫——吃奶——」她 语无论次,惊痛交加,玉体抽筋,然後昏死起去。 失去感觉的少女倒在男人怀中,乳峰上的汗水不停地从体内流出,汇成一道 道细流淌过全身。 他丝毫不理会少女刚才痛苦的语言,他只管自己如何才能干得痛快,反正这 少女最终还是将死在自己手?,他现在已经能够对少女的身子爲所欲爲,她的感 受对男人而言都是多余的。 他已经准备好享用少女的乳汁,他咬住少女的乳房,一边吞咽一边吮吸,舌 头也不住地舔少女嫩滑的乳肤,品尝她的香汗。他的一只手揉捏着少女的另一个 乳房,挤奶似的在她的乳房和乳头之间来回挤弄。 他已经能感到少女的乳房?已经有了乳汁,但乳孔好象是被堵住了,以至于 乳水不能流出。男人于是更加用劲的吸咀乳头,少女的乳头被他吸得反凸出来, 坚硬如石,不少汗水也被他咀进嘴?,而他却仍然努力地吸,因爲他知道,如果 他不能即时吸出少女的奶汁,少女的乳房就会不断産出新奶直至她因香胸疼胀而 死。而现在还没到让少女死去的时候,虽然那是他最期待的事情,他是打算让少 女在自己达到最最满足的那一刻再亲自结束她香艳如花的生命。 突然,他的口中一甜,一丝滚热的细流从少女的乳孔流进他嘴?,这是少女 略带清涩的初奶。他擡起头来,欣赏少女的乳汁,她的初奶白?透着金黄,芳香 无比,正一滴滴从她的乳头?渗出,他用手轻轻一捏少女的乳房,奶水流得更畅, 汇成一条线从她的胸脯流下。 他用手掌把少女的奶水一抹,尽数涂在她的乳房上,沾满奶汁的乳房更加香 艳动人。他又低下头,把另一个乳房的初奶也吸了出来,把流出来的乳汁敷满她 的全身上下,涂抹乳汁的少女更显得晶莹剔透,但见她梨花带雨,玉体微颤,身 上同时散发着汗香与奶香。 少女也随着初奶的流出而惊醒,这本应是她将来爲人妻室,生儿育女时用来 哺乳的乳汁,却喂给了第一个强奸自己处子之身的男人。少女的心潮跌荡,香胸 起伏,她不住地喘息「咳咳——这真的就是我的乳汁吗——我的乳房竟然溢出奶 了——这不可能——咳咳——我的奶——女人的乳水——是我的吗——」 少女心中一阵慌乱,两只玉手紧抓住男人的头发,不自觉地把他的脑袋摁在 自己的嫩胸上,她粉红的乳蒂塞进男人的唇间,热乎乎的乳汁立刻从乳房深处涌 进他的嘴?。 她乳孔?的渗出的汗液混合着被他吸出的体液和淡淡的初奶,任凭他如饥似 渴地吸进嘴?。 他啜住少女的乳头,不住地吮吸,少女滚胀的乳房塞满他的口腔。 他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个精致的大容量奶瓶,捏着少女的乳头对准在瓶口, 另一只手不住挤奶,仔仔细细地把她的初乳挤进瓶?,略带淡黄的雪白的奶水随 着他有节律的挤压慢慢充满了整个奶瓶! 他摇晃着盛满少女初乳的奶瓶,还能感觉到乳汁的余温,他心?突然冲动异 常,忍不住举起奶瓶,品酒似地呷了一口。又仔细舔净了溢出在瓶口周围的奶迹, 这才叹了口气,用一个逼真的奶嘴紧紧套实瓶口,再把奶瓶放进一个密封的着塑 料袋中,轻轻搁在一旁。 ************ 艳虐少女躺在床上疲软地喘息,汗流夹背,肉香芬郁。 男人含着少女的乳头,双手摸抚少女艳丽脸庞,把从乳房?挤出的乳汁涂抹 着她绯红的双颊,少女本来雪白的娇面更显得晶莹透明,楚楚可人。 一股滚热激流从他小腹深处直冲出来,阳具一阵大盛,骤然兀长,近半尺长 的阴茎直抵住少女的子宫,并撞击着子宫朝少女体内的更深处挺去。他直想把身 体完全地深入进少女的身体?,充盈她的小腹、胸腔、五脏六腑,让俩人的躯体 彻底媾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他的阴茎以前并没有如此雄壮,正常人的没有两样,但自从多次服用红顔乳 後,他的阴茎渐渐变得硕长粗大,如今他只要稍微性兴奋一下,阴茎就会雄起, 长至过膝。 随着男人最後也是最凶猛的一次冲击,他的全身也如同电流击身般颤动不已。 那少女却是如大梦初醒般,圆睁秀目,髙耸那诱人的乳房,两手支撑着地, 仰起头,声嘶力竭的惨叫一声。 他知道这是那少女临终前的最後一阵悲吟,他随势紧紧搂住少女的乳峰,把 头深深埋进她的酥乳,而他的精水同时也射向少女僵直的玉体。 少女的初奶从她的乳孔?流出来,清涩香甜。 他紧紧叨住少女圆滚而粗糙的乳头,品尝她玉体流淌的清涩的汗液以及少女 甘腻的乳汁。 少女的胸脯随着她的一声悲吟剧烈地隆起,少女稠腻的初奶和滴滴香汗却更 流畅地从乳孔渗出,而她自己的香躯也在这一刻停止了娇喘。 少女早已无法承受他狂暴的欲望,她的身子不住痉挛,汗如雨下。 她剧烈起伏的胸房猛地髙髙隆起,像两座性爱的香坟,埋藏着少女久酿的奶 水,黏腻的乳浆。 在性欲奔流的时刻,少女胀痛的乳房内沸腾着烈焰的冲击,红肿的双峰上两 颗乳头坚硬地竖起,大的汗珠从她芬芳的乳房上渗出来,附着少女清甜的初奶味。 ************ 弄乳少女在他疯狂蹂躏的巨痛中苏醒,美丽的身子早已经淋淋汗透,她的樱 唇微啓,从娇躯深处沈重地喘息,她的胸乳随着她低缓的呼吸起伏不停。 她的酥胸香汗淋沥,少女已感到自己濒死的呼吸。 她不想坦胸露乳的死去,殆尽她的初奶与体香,她需要即使是一方手巾遮掩 少女那饱胀的乳肤。 少女无力的纤手伸向床头的一条紧身内衣背心,挣紮着套上自己的香躯。 她神经质抽搐的酥胸因痛苦而巨烈地颤抖起伏。 在他疲累得喘气的间歇,少女的胸脯已套上背心,而这件薄薄的丝棉内衣是 如此的紧绷,使她美丽的胴体凹凸毕现。 她青春玉体的丰满的乳房,醉人的乳沟,姚窕的蜂腰,透过紧身的内衣轮廓 分明。特别是少女一对饱胀的乳房,还在红顔乳的药力下继续膨胀,仿佛就要撑 破本已十分紧绷的内衣。 少女香汗不止,胸脯更加剧烈的抖动,她的内衣很快就让淋淋的汗水润湿透 了,全部都紧紧的黏在她的乳间,蒸发着少女玉乳的天香。 她的乳房僵挺,玛瑙般的乳蕾僵硬地顶着汗湿的内衣,透过湿漉得半透明的 内衣,少女深褐色的乳尖清晰可见。 她的整个乳房在内衣下伴着喘息不断起伏,如同少女初奶的体液渗出乳孔, 在紧黏着乳头的胸衣间,散发浓腻的乳香。 少女玉白的香躯汗如雨下,她洁白的内衣湿得就象泡在水?一样。 男人把少女的身子翻转,使她的胸口朝下,他的手却从少女腹下伸进紧绷的 内衣,一直摸到她的乳房。 他一把抓住少女的乳房,不顾少女湿漉漉的香汗,不停的用力搓捏。他微微 擡起少女朝下的胸口,让少女的双乳离开床面,并使劲地用指甲捏掐她凸突的乳 头。 少女的乳房自由地向下低垂,紧绷透湿的内衣在她胸前勾勒出整个乳房的写 意,而那两点浅红的乳晕上,鼓突起的乳头更如破衣而出似的,不住乱颤,少女 整个上半身的汗水都顺着这?流下来,夹杂着乳水,散发着幽幽的体香,滴洒在 湿漉漉的床上。 眼前的景象令他回想起以前看过的女工挤牛奶的场景,他的双手伸在少女的 内衣?分别捏住她的两个乳头挤奶,不断在她的乳晕到乳尖来回运动,并把她的 乳头向下轻拨,任凭流出的乳水粘黏着他的双手顺着手臂流出来。 少女的乳汁不断流出,淌在她的薄衣上,再从胸口最低处的乳尖位置流下, 她胸前正下方的部分床单明显地积存着两滩雪白的乳汁,而且还在逐渐朝四周扩 散。她的内衣早已被奶水和汗水润得湿透,随便一拧她的薄衣,都可以拧出一滩 雪白乳香的水渍。 他已经不耐烦这样温柔的挤乳,他的两手分别粗狂地抓住少女的整个乳房, 挤牙膏似地握着乳房从少女的乳根处向唯一的出口挤压,更多的奶汁从乳孔挤出 来,流在床上。一些乳汁已经透过了床单,顺着床角淌到地板上。 少女虚弱的玉体并不是能够容纳这许多乳汁的,她的身子?也没有如此多的 水份,但她的香胸却在红顔乳在药力下源源不绝地分泌着甘甜的奶,她的身体已 不再需要补充分毫营养,奶水也会止不住地流出,就象这些奶并不是她自己産的, 可是这乳汁的确是从她的乳房?流出的。 她还不知道自己到此刻分泌的乳汁早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个女人一生的産乳量, 假使她有好几个待哺的婴儿,她的乳水也足够喂养。而如今她的乳房还在继续産 乳,只爲供男人独自享用,直至她死去之後,她的乳汁也还会从自己的遗体内不 绝流出。她更加不会知道自己死後的屍身是否还如生前同样娇美,女屍乳房?的 奶水又是怎样的滋味,是自己遗体散发的腐涩还是薄命女子的幽怨暗香? 少女的胴体也没有因爲体内乳液的大量流出而枯瘦憔悴,相反她的肌肤似乎 更加完美、娇嫩、光滑,她的胸脯更加丰满、充实,双腿修长结实,小腹光滑平 坦,蜂腰肥臀,凄艳无瑕。 男人终于松开双手,把手臂从少女的内衣?抽了出来,少女的酥胸又重新伏 倒在床上。 少女内衣?的乳房在她胸间紧压在床上,床铺早已经被她的香汗润得透湿。 她无助地喘息着,粉堆玉琢的俏脸上早已分不清泪水和汗水,她小巧的嘴角 由于躯干痉挛与巨痛而禁不住抽搐,淌出几缕香甜的津液。 少女由于肿痛的乳房一阵巨痛,不自主地用双手撑着床铺,把自己的玉胸髙 髙支撑起来,想借此减轻一些乳房的痛楚。 随着她的身子向上擡起,少女的双乳圆滚滚地垂下来,虽然还是被内衣包裹 着,但是她美丽动人的乳蕾透过汗湿的内衣清晰可现。 少女胴体内腻香的汁液顺着娇美丰满的乳肤淌下,渗出她的内衣,从她滚烫 的乳头滴落。 ************ 衔玉男人顺势把头从少女的纤臂下钻在她的胸前,把双手绕过少女的两肩, 紧紧搂着她。 他的舌头在少女内衣的乳蕾位置上舔舐,在她的乳晕周围绕圈。 他一仰起头就隔着薄衣衔住了少女的圆滚的乳头。少女的乳头滚烫,她的香 乳不断从乳孔渗出,他便如同婴儿般把脸埋入少女的白皙的香怀,吮吸她的乳汁。 少女「哎欧」的一声娇叱,纤手一软,整个酥胸就向下压在男人的身上,而 少女的乳房正好压在他张开的嘴上。她的乳汁由于自己身子的挤压立刻透过薄衣 一下子射进男人张大的口?。 他兴奋地咬着少女渐渐僵硬的乳房,虽然是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衣,他也要一 口一口把她的初奶吃完。 他的阴茎继续向少女的体内射去,被性欲蹂躏的少女逾加僵直。 少女完美的乳房在他的吸食下渐渐红肿,奶汁被他从乳孔挤出,滴落她单薄 的内衣,乳香和汗香使少女的全身透湿着出浴後的甜腻滋味。 少女在他的无情的践踏昏厥过去,她的双颊通红,脸上却失去了温度。 她的杏眼紧闭,樱唇微啓,口?的津液从嘴角流出。 他乘机对昏过去的少女疯狂发泄性欲,他把少女内衣的肩上部分向她两边肩 头拉开,并往她的手臂处向下扒。 他把少女的内衣从她的颈部往胸房扒开,一直扒到少女的两个乳房以下。 ************ 品酥少女裸露的胸脯温暖而又僵硬,她的乳房丰满,充满弹性,两个坚硬的 乳头挺突着,连同那两块小巧的乳晕,好像是粘贴在乳房上似的。 少女的乳尖粗糙,像有裂纹的樱桃一样,粘在她冰凉、光滑如玉的乳房尖端。 少女雪白的乳峰透着淡淡的红色,已经香汗漉漉,她的奶悬在僵挺的乳尖上, 晶莹乳白,香艳得眩目。 几滴乳汁从她的乳峰上和着汗液淌下,落在少女被卷到乳根以下的内衣上, 少女体内巨痛的痉挛令她的乳房僵硬异常。 少女的双颊却如火炙般灼烫,她的秀眸翻白,只有娇丽的奶峰还偶而反射似 地抽搐一下。 他把玩少女那一对坚挺的乳房,他疯狂地吮吸那两颗小巧、坚硬的乳蕾。 男人的双手在少女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搓,和面似的在刚成形的圆滚芬芳的大 馒头上揉搓。 少女一对美丽的乳房在他的手掌下被搓得变形,乳汁也随着他的挤捏从他的 手指间渗出,他便把这些乳汁均匀涂抹在少女晶莹剔透的玉体上,让她全身肌肤 如同在奶水浸泡过一样,浑身飘着乳香。 少女湿漉的身子弄得他手上黏腻腻的,他的嘴也在少女的胸上舔着那黏稠的 奶汁,她的奶水也和着香汗被他吸去。 少女在他最後的享受中坚挺,她已经殆尽了少女的全部初奶,在他狂烈阴茎 的冲动下,她僵冷美艳的奶房已不能孕育新的乳浆。 他醉心于少女的夭亡时刻,在她将死的同时尝尽她的香乳。 他的冲动在少女体内奔流不休,在少女僵挺之时吸吮她最初也是最後的乳汁。 男人又取出一粒红顔乳,用手扳开少女半啓的樱唇,把药塞进去。他立刻感 到身下的女体一阵发烫,少女的玉体象是被电击一样剧烈地抽茎,上下剧抖,然 後一次次背部弹离床面,身子成反弓状僵直。当少女向上僵挺的时候,除了头部 和脚跟,她的全身都髙髙地挺立,她的双乳更是在最上方来回不住晃动,乳波荡 漾,奶水也四处滴洒。 他的下体也只有随着少女的僵挺上下摆动,他的阴茎始终没有离开少女的阴 道,在少女的体内来回抽动,射精不止。 ************ 体纳少女美丽的僵挺更令他心动,他知道这是她临死的僵挺,他加紧享受她 的胴体。 少女僵硬的小腹猛地痉挛,他感到她的阴道剧烈紧绷,令他的阴茎一阵挤胀, 又一股精液射向少女。 他和少女的下身紧紧地贴着,少女的死亡却是令他那麽兴奋,他粗大狂泄的 阴茎在少女冰冷的阴道中重重磨擦,来回奔射。 男人此刻也是精疲力竭,但他的阴茎却亢奋得不由自主,把滚烫的精液射入 少女的子宫?。少女优美的胴体令他如饥似渴,他把手按在少女平滑小腹上最接 近阴唇的部分,用全身的力量压迫着她柔弱的下体,少女立即痛得俏脸一阵扭曲, 嘴角渗出白沫,身子却瘫软在床上。 红顔乳的效力已经完全溶解在少女体内,削磨着她美丽年轻的生命,她全身 脱力,苦痛万分,如等死的羔羊般任人宰割,但她的性器却和这残暴的男人一样 兴奋不已,在她临终之时还在不住伸缩,迎合着男人硕大的阴茎,享受男女媾合 的疯狂。她的思想已经停滞,呼吸也时有时无,但是她吐气如兰、遍体生香、乳 浆四溢、肌肤如玉,却都是红顔乳的药力在发挥着作用。 少女僵冷的阴道逐渐收缩,他的情欲却丝毫不减。 他的龟头浸淫在少女阴道分泌出的黏液?,当少女的阴道壁一阵痉挛,他感 到少女的阴道紧紧地挤压得他的阴茎。 一大股滚烫的热流从他的小腹内直冲龟头,令他的阴茎猛然暴胀,在少女那 狭窄的阴道?麻痒难耐,终于再也忍受不住。 他的阴茎长久地坚挺,直戳到少女阴道的尽头,重重地抵住少女的子宫壁, 一股沸水般的精液向少女阴道的最深处激射过去,直到充满少女的子宫。 他感到少女娇弱的玉体在他的射精中最後一次猛烈地僵硬,又逐渐地松弛。 少女的玉体早已如同一团火般灼烫,她感觉到他的阴茎好像一根烧得红红的 铁棒,灼烧着她的阴道。 少女的阴道也承受不住他这样粗大的阴茎和这样狂暴的精水,她只感到一股 沸腾的液体从铁棒中射出,穿过阴道,在子宫?灼伤着她的胴体,而她的子宫就 快被他戳穿了。 少女的能够感到男人的阴茎如烧红的火棒翻搅着她腹内的子宫,无休止地射 着精水。 少女觉得他的精水已经从阴道中渗了出来,溢满了自己的腹腔、胸腔,如沸 水一般,烧煮着她冰清玉洁的香躯。 她甚至感到自己玉体?全胀满他沸腾的精水,她的双乳因此肿胀不已。 她体内的翻滚的液体涌向她的乳房,在她的玉乳?变成同样灼烫的乳汁,把 香汗淋漓的乳房胀得透明。 少女清甜滚烫的奶水绵绵不绝地从酥乳流进男人的嘴?,他兴奋地吮吸着少 女丰腴乳峰?无穷无尽的鲜腻的奶汁,阴茎也无止歇地狂射着精液,他的精水和 少女的乳液都源源不断地从自己身体内奔流而出,没有止尽。 就在他的龟头在少女子宫内狂射的同时,少女的被火焰烙炼的阴道如一条绳 索般紧缩,缠住他的阴茎,而少女的下体也把他的阴茎夹得紧紧的,不让他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