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是由我第一次去见我女朋友的父母那天开始﹐我当年19岁﹐女友的妈妈37岁﹐我们几乎一见面立即坠入淫慾的致命吸引力中 她约160公分高﹐拥有一双我所见过最美丽漂亮的双腿﹐穿着一件非常好看的超短迷你裙﹐斜躺在躺椅上双脚也搁在上面﹐让人看得热血沸腾﹐淫慾高涨 我好想站到有利位置﹐以便偷窥她的裙下风光﹐可是又不能做得太明显﹐真让人心痒痒的好难受。 几个月後﹐我和女友一家人(尤其是妈妈)混熟了﹐有事没事就往她家跑﹐又过半年﹐她父母离婚﹐妈妈搬到一间公寓去居住。 真盼望能常到公寓和她独处﹐可是一直总是无法称心如愿。 幸运的一天终於来临﹐女友妈妈的T.V.萤幕不清﹐她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帮她修理她说当晚她要参加晏会﹐修好後我可以留在公寓﹐直到她要去参加时﹐这段时间她会留下来陪伴我。 我在下午五点抵达﹐她开门让我进入﹐可是直到六点﹐她都没有离开去参加晚会的意思﹐她问我要不要喝一杯﹖ 我跟她说我只喝烈酒﹐不喝啤酒﹐她对我的回答非常讶异﹐但还是倒了两杯威士忌﹐我们很快喝完﹐她又将俩人的酒杯倒满﹐这时她说她应该换衣服了﹐可是她却待在那儿和我穷磨菇的又喝了两杯﹐才慢慢地走回房间。 我开始一面收拾工具﹐一面注意在走道尽头的卧室﹐发现卧室门半开﹐悄悄地走过去窥视﹐走到门口往内一望﹐她的衣服已经穿好﹐正在把黑色的裤袜拉上腰部﹐脚配一双黑皮鞋﹐穿着搭配的非常得体﹐让她看起来更性感。 黑色裤袜在足踝的地方缀有亮片﹐当她俯身整理时﹐我发现她裙?没穿内裤﹐这正是我盼望能够看到的情景﹐不过好景不「长」﹐一下子她就站起来﹐裙内风光也不再﹐但这一瞥却让我呆若木鸡难以回神﹐以致她朝门走来我都没能发觉﹐当她拉开房门发现我时﹐要躲已经来不及了﹗ 我的脸红的发胀﹐窘的几乎无法呼吸﹐思索如何解释﹐否则她一定会告诉女友的﹐她说﹕「怎麽样﹖窥视的高兴吗﹖」 我能说什麽呢﹖我想﹐如果我诚实的招供﹐也许她会原谅。 ? ? 我﹕「我──我只有看到穿裤袜以後而已﹗」 她的第二个问题更让人绝倒﹐她说﹕「你喜欢吗﹖」我再次感到诚实是最上策(尤其听到这种问题)﹐我说﹕ ? ?「我喜欢看你穿衣﹐尤其是穿裤袜的情景﹗」 听到我的话﹐她用手将裙摆拉到腹部﹐以另一只手拉我的手去摸她的大腿﹐当我的手摸到她的大腿时﹐立刻血肉翻腾﹐老二胀硬﹐不过﹐摸向她的腿根时﹐她立刻将我的手拨开﹗ 仅只是这样﹖她是在试验我吗﹖当她拉我往床边走时﹐我的害怕心理完全飞逝。 ? ?「躺下﹗」 她说着﹐同时坐在我身旁抚摸我的大鸟 ? ?「喜欢吗﹖」 秉持诚实原则﹐我说﹕ ? ?「喜欢﹗好喜欢﹗」 她拉下拉炼﹐脱下我的裤子﹐我的大鸟早已穿出BVD内裤﹐硬胀的在一点一点﹐好像在对她敬礼﹐然後脱下我的衬衫﹐我在想﹐如果她能脱掉她的衣服该有多好﹗ 不过我只能保持沈默﹐因为搞不清楚她想要做什麽﹗ ? ?「你喜爱我的腿﹖」 她说「你喜爱我的裤袜﹖」 ? ?「好﹗我给你﹗」 走向衣橱﹐拿出另一件裤袜﹐我开始怀疑她要变什麽把戏﹖ 当她为我穿上裤袜时﹐我变得好兴奋好兴奋﹐尤其穿到腿部时﹐我自动擡高臀部让她把裤袜穿上我腰部﹐这让我兴奋的真的无法以言语来形容。 她俯下身来﹐就着裤袜舔起我的大鸟﹐舔了很久﹐让我非常肉紧﹐然後一手摩擦我的大鸟﹐另一手玩我的卵蛋﹐当她的另一手移去抚摸我的屁股时﹐用舌头轻戳我的卵蛋﹐ 我觉得我快要泄身了﹐她也察觉到﹐立刻停止动作﹐说﹕ ? ?「你不可以出来﹗我不想这麽快结束﹗」 她站起来让我冷却自己﹐以便进行下一个动作﹐当时我真的好想泄出来﹐但是我清楚的明白必须忍耐﹐才会有甜头吃﹗ 果然当我冷静下来时﹐她说﹕ ? ?「来吧﹗看你怎麽跟我女儿玩﹐就怎麽跟我玩﹗」 我滑到床沿﹐以双手抓住她的双腿﹐我希望扳倒她到床上﹐不过她不希望如此﹐她希望一步一步慢慢的来﹐比较有罗曼蒂克气氛﹐我将手移到她的胸部﹐将她的乳房翻到外面﹐开始揉搓它 她的奶头像我的大鸟一样的硬立起来﹐当我搓揉她的奶头时﹐她开始轻声的呻吟﹐我扶着她倒向床上以方便我玩她﹗ 轻舔她的奶头﹐直到她的呻吟声告诉我﹐她想有进一步的动作﹐我才把她的衣物脱下来﹐发现她已经慾念高涨的连裤袜都湿了一大片 我跪到床沿﹐舔她的肥穴﹐她用手抓住我的头发﹐用力的往穴上压﹐我一面抚摸奶子﹐一面舔穴洞﹐当时我唯一渴望的就是大鸟能马上插入穴?。 当她抓着我去舔她充满淫水的淫穴时﹐我却故意移开﹐去舔她裤袜的腿根﹐我希望教她了解再淫浪再怎样﹐也要配合男人的需要﹐我也知道这正是她所要的﹗ 舔到穴洞四周时﹐我决定让她为刚才戏弄我付出一点代价﹐故意只在四周游憩﹐就是不舔穴口﹐激昂她的淫慾。 ? ?「你要我舔你的穴洞吗﹖」 ? ?「要﹗要﹗ 要﹗」 她一面呻吟一面急遽的点头。 ? ?「那你要求我﹐而且要称赞我才可以﹗」 喔﹗老天﹗她真的低声下气的恳求我﹐称赞我﹐并且说从未有一个男人让她如此恳求赞美﹐我移到穴口﹐用舌头舔戳她的穴洞﹐她的穴有一种特殊的香味﹐那种味道让我淫慾更高涨。 我一边舔穴﹐一边伸手抚摸她的屁股﹐那种软嫩富弹性的感觉真是棒透了﹗ 此时她伸手欲脱下裤袜﹐我立刻阻止她﹐我宁愿隔着裤袜舔她﹐因为她穿着裤袜看起来是如此性感﹐如此令我淫慾高涨。 我用中指在穴口将裤袜戳一个洞﹐当我戳洞时她兴奋的大声呻吟﹐现在我可以直接以舌头抽插她的淫穴﹐这个动作带动她的淫慾飞涨﹐兴奋的情绪越来越高﹐我选在她到达最高点前停止动作。 我站起来﹐她立即也坐起来﹐伸手撕开我大鸟前的裤袜﹐拉出我硬涨火热的老二﹐我再也无法忍受﹐将她推倒到床上﹐骑到她上面﹐她自动伸手扶正老二﹐正对穴洞﹐我毫不犹豫的往下挺进﹐让整只大鸟完全插没入穴? 我们在短时间都达到高潮﹐泄出精来﹐但是我没停止﹐继续抽插﹐而且推起她的脚﹐一边插穴一边抚摸大腿﹐同时用嘴吸吮脚趾头。 我们都感到非常愉悦﹐并且气喘嘘唏﹐她伸手抚摸我的臀部﹐我继续抽插﹐直到再次泄精﹐才伏到她身上喘气﹐休息一会儿﹐我滚身到床上﹐躺到床上才想这是真的吗﹖ ? ? 这种艳遇竟然能让我得到﹗ 那晚我留在那?过夜﹐她没去参加晚会﹐我们又玩弄抽插两次﹐才疲累的拥抱着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望着身边的她 ﹐真的感谢老天爷﹐让我有此艳遇。 此後我们时常在她的公寓约会渡夜﹐当然﹐我也继续跟她女儿约会性交﹐我常常在想﹕ ? ? 如果能够说服她们母女同时跟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