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科,林科!」一阵叫声将我从睡梦中吵醒,我睁开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 的是我属下的科员张正(假名),他满脸关切的问:「林科,你感觉怎麽样?」 我用力晃了晃脑袋,昨晚的宿酒已醒了大半,头脑也清醒了很多,於是对张正 说:「我没什麽事,再睡多一会就应该好了。今天上午的培训我就不去了,你一个 人去吧。」?? 他说:「我还是留在这儿照顾你吧。」?? 我说:「没事!我又不是第一次喝醉酒,没事,你去吧!」?? 张正於是不再坚持,出门去了。省行在珠海举办了一个为期七天的「计算机网 络安全与技术防范培训班」,要求全省各分行的对口专业人员参加,我作为科长, 於是带了属下的一个科员张正前来与会,住在大会安排的大酒店,殊不知大会才开 了三天,昨晚就餐时就被中山分行的几个人硬灌了半瓶五粮液,结果我当然被灌醉 了,昏睡了一晚。 张正(假名)走後,我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什麽时候,一阵门铃声把我 吵醒,我爬起来准备去开门,门却从外面开了,进来一个女服务员,她是这一层楼 的服务员,前几天都是她帮我开的门,她还主动跟我聊过几句,因此也略微有点熟 ,我知道她叫雪儿。但是现在的场面却很令人尴尬,我大醉刚醒的从床上下来,忘 记了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而且短裤还因为阴茎的晨勃被顶了个半高。雪儿看见我 这副模样也楞了。 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说道:「林科,你怎麽没去开会?」 我也清醒过来,赶紧睡回到床上,答道:「我昨晚喝多了,直睡到现在。」 她说:「我还以为你们都去开会了,就进来整理床铺。」 我说:「那你就整理张正那铺床吧,我这铺就不用了。」她於是边干活边和我 聊天,我也侧过身去边看她干活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她。 这时正是夏天,她们的工作服都是白衬衫配黑短裙,而她们整理房间、床铺是 要不停的蹲下或是弯腰,於是我就大饱眼福了,当她蹲下时,我就从她张开的裙间 看见她雪白的大腿和里面粉红色的短裤。 当她弯腰时,我要麽从她衬衫的领口处看见她深深的乳沟和黑色胸罩里面包着 的两个雪白的大奶子,要麽就从她翘起的屁股後面看见她白花花的玉腿和仅包了半 个臀部的粉红色短裤。这一切强烈的刺激着我,激起我漫天的色慾,尤其是我刚刚 睡了一个大觉醒来,专家说这时男人的慾望是最强的。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问:「你们酒店晚上不是有很多鸡吗?怎麽白天一个都不见?」这是实话, 前几天在酒店的歌舞厅里面就不停的有鸡婆来挑逗我们,甚至晚上还有鸡婆打我违 规,举报我!到我们房间来骚扰,可惜碍於周围都是同行或同事,我不敢轻举妄动 。我因此这麽问。 她笑咪咪的说:「怎麽?你想叫鸡呀?」 我说:「是呀。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个来,我顶不住了!」 这是我想起中山分行的李科长对我说的话,他说这酒店里有一些女服务员本身 就是鸡婆,那眼前这个是不是呢? 她问:「你要什麽条件的?」 我决定试一下,於是跳下床,走到她背後,双手扶住她翘起来的大屁股说:「 像你这样就最好了。」这一试果然试中了,她没有立刻回答,继续弯腰干她的活。 我知道她心理有些犹豫,便弯下腰去,一边伸出双手抓住她的两个奶子,一边 挺着硬绑绑的阴茎顶住她的臀沟一下一下的顶着,说:「雪儿,前晚是不是你打我 违规,举报我!来骚扰我?」 她挣扎说:「不是我。」 我得理不饶人:「怎麽不是,那声音一听就是你!」说着,我一把将她按倒在 床上,然後把她翻转身,我紧紧地压住她,在她耳边说:「你要多少钱?」 她终於露出了真面目,说:「两百。」 我说:「两百就两百吧,不过你要做够一个小时哟。」 她点点头答应了。我於是放开她,去关好房门。 然後,我们脱光衣服,走进卫生间放水洗澡。我给她洗,她就帮我洗。说实话 ,她真不愧叫雪儿,浑身上下雪白雪白的,腋下几乎没有腋毛,肚脐深陷,小腹很 结实,呈一个弧度深凹下去,阴毛非常稀疏,阴阜高鼓,阴唇微微张开,我低下头 去,用两根手指慢慢的抠进去,她顿时发出呻吟声。 抠了一会,她的淫水汩汩的流了出来,我的阴茎也胀得难受,於是让她单脚站 立,一只脚打开踩住浴缸边,我站在她面前,用手扶着阴茎,对准她的阴道,顶了 进去,接着开始大力抽插起来,抽了一阵,觉得有些累了,便叫她双手扶住浴缸边 ,翘起屁股,我的阴茎就从她背後插了进去,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雪儿也很是淫 荡,伊伊呀呀的大声呻吟,不久,我感到一股精液喷涌而出,深深地射进了她的子 宫里面。 随後,我们坐在浴缸边上,用花洒洗乾净了身体。又来到床上,我躺下来,雪 儿就跪在我的大腿中间,用手扶住我软绵绵的阴茎,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很快, 我的阴茎又挺了起来,她就更加卖力的含住我的龟头,一吞一吐的吸吮着,我的欲 望又给她挑逗起来了。於是我示意她面向着我,张开玉腿,坐在我的阴茎上面。 我一边伸手揉抓着她的双乳,一边不时挺起阴茎狠狠的往上顶去,一直顶到雪 儿的子宫口,她立刻大声嚎叫起来,淫水顺着阴茎流了下来,一直流到床上。这样 插了十来分钟,雪儿浑身一阵颤抖,软倒在我身上,她也达到高潮了。我顿时觉得 威风起来,把她放倒在床上,在她臀部下面垫了两个枕头,将她的阴阜托高,分开 她的双腿,我跪在她腿间,扶着粗大的阴茎,对准她红嘟嘟的阴阜,大起大落的抽 插起来,雪儿在我身下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呻吟,我也发疯般的一插插到底,一抽抽 到尽,没多久,我下身一挺,阴茎紧紧地顶住雪儿的子宫,射出了滚烫的精液,我 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休息了一会,雪儿起身到卫生间再洗了一次澡,穿好衣服,接过我给的钱,出 去继续干活了。在离开珠海前一天,我在开会中间偷偷溜出来,又找雪儿干了一次 。真是不虚此次珠海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