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使的娃娃 就当洛唯逐渐的逼近目标时,那个黑色的人影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开始往会场外的露天阳台走去。洛唯心里感到一阵可笑,逃到那种空旷无人的地方,只是让他更好下手而已。 他赶紧跟在后面追了出去,一伸手拉开遮蔽的黑色绒毛布幔,只见眼前的人影让他吓了一大跳。那是个年纪大约十、十一岁的可爱小女孩,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迎风飘逸的融在夜色之中,精致的五官和清秀的脸庞,美丽的像是一个制作精美的大型洋娃娃。 她美丽而稚气的脸上,微带着一种高傲倔强的冷漠表情,只是那一双深邃清澈的秀丽眼眸,却透着一种无与伦比的深沈哀愁。她绝对是那种,有恋童癖好的变态最想染指的目标,因为洛唯看到她的第一眼的感觉竟不是杀了她,而是一种想要得到她的想法。 那小女孩穿着一袭制作精美,质料高贵的黑色丧服,手中还搂着一只外表老旧的兔子玩偶。 小女孩冷冷的看着他,美丽的脸上毫无恐惧,她用稚嫩清脆的童音缓缓的说:“你是来杀我的吗?” 她的话让洛唯感到一阵惊讶,他沈默的没有开口,慢慢的掏出手枪对着她的额头,却始终没有办法扣下板机。 在洛维的杀手规范当中,虽然有从不杀害女人和小阿的自我约束,可是这种自我的行为约束,却不是他现在无法下手杀人的最大原因。 “我……我是怎么了,怎么没办法下手杀她呢,是…是因为她还个是小阿子吗?”其实洛唯的心里感到一阵恐惧,那小女孩美丽的容貌,似乎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让人觉得如果杀了她的话,就好像毁掉一件稀世奇珍的艺术或宝物。 “你不杀我吗?如果不杀我的话,那就……救救我。”小女孩说了这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后,就缓缓的走开了,只留下手中握着灭音手枪的洛唯,呆愣在那里。 洛唯脑中一阵混乱,刚刚发生的事情宛如一场梦幻,他望着楼下川流不惜的车潮和夜景,颤抖的点起一根香烟抽了起来,慢慢的整理自己的情绪。 “看来这个委托是失败了,虽然有点对不起希利亚,但是也只有作罢了。” 洛唯心里好笑的想着,自己干了这么久的兼职杀手,竟也会有心软下不了手的时候。 就在他自嘲自讽想的正出神时,一只粗壮手臂忽然搭上他的肩膀,笑着说:“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一个人发呆啊!” 洛唯吃惊的回头一看,是他的老朋友海湾市警官—卡歇尔?古蓝达,他的年纪比起洛唯要大上十几岁,是他以前还在当警察时的上司,对他相当的照顾。 卡歇尔虽然并不算是个操守清白的好警察,可是他也并不是那种,会倚仗权势去欺负平民的坏警察,真的说来他的个性比较像是个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奎苏区有许多穷困的贫民,或是开店的商家,都曾或多或少接受过他的帮助。一些勒索保护费的黑道流氓,也多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不敢太过嚣张的欺压奎苏区的居民。 洛唯在当兼职杀手的事,卡歇尔也是知道内情的,有些难以处理的委托,或是一些擦屁股的动作,几乎都离不了卡歇尔的帮忙。甚至有些杀人的委托,根本就是他拜托洛唯去做的。 因为在卡歇尔认为中,有些外表道貌岸然的坏丕子,虽然在法律上无法公正的处置他,但是至少也不能容他逍遥法外。所以他们合作至今虽然也做过不少交易,但是至少对象都是罪有应得的坏蛋。 卡歇尔是个中年发福的大肚黑人,他在黑暗中咧嘴一笑时,雪白的牙齿就像星星一样闪耀。他看着洛唯微笑的说:“我就猜想说,今天晚上的杀人行动中,一定有你的一份。” “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是要来杀人的!惫有人知道这个事情吗?” 洛唯满脸的疑惑着说。 卡歇尔皱眉的说:“你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不满你说我接到秘密线报,有人在许多的杀手信箱中,委托说要悬赏五亿元杀死今天晚上的目标。因此不光是你,今天晚上混进会场上的杀手,我敢说铁定不下七八十个。” 洛唯微笑着说:“那你还有空待在这里跟我聊天,还不赶快去抓他们。” 卡歇尔无奈的说:“该防范的措施我都已经布置好了,他们要有办法混进来,那我也没有办法了。你看看你自己,还不是照样想办法进来了,所以我说啊,既然防不胜防那我就照章办事,领多少钱做多少公家事,反正今晚来参加的那些有钱人,我瞧着都不是些个好东西,最好都一起死了乾脆!”他越讲越高兴,呸的一口浓痰往外吐去,刚好掉在一辆高级轿车的车顶上。 “你有委托者的资料,或是这次暗杀目标的资料吗?” 卡歇尔摇摇头说:“很遗憾,委托者的资料非常隐密,他是从其他国家的网路上,透过层层自动转寄的电子信箱发送的。我们的电脑刑事课追了很久,还是没有办法揪出他的真实身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方绝对不是个普通的角色,因为他对每个杀手都预付了五百万的通用货币。算一算他光是今天晚上所花的钱,就快不下四亿了。” “有试着从银行的对汇单位追查吗?”洛唯提出了建议。 “当然有啊,你以为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是白干了啊!我们追查汇款的单位,发现那是个设在瑞士阿尔发国家银行的秘密户头,户头持有人已经死了几十年了。不过他临终前登记的契约内容表示说,只要有人持有正确的提款密码,不管对方身分是谁金额多大都一律照付!” 洛唯陷入一阵沈思,神色不安的说:“照我以前遇过的经验判断,这种不记名户头有几种可能性,例如国际黑手党用来支付毒品的买卖,不然就是恐怖份子用来交易军火用的,但是他们看上去都跟这件事扯不上干系。比较有可能的是… …国安单位的海外秘密支付帐户。“ 卡歇尔脸色紧张的制止他说:“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其实你说的推断我都想过了,只是我很害怕往那方面想。老实说我压跟就不相信盖滋?比雷恩是悴死的,他的财富那么庞大,区区几个恐怖份子或是黑道流氓,他又怎么会对付不了,要想弄死他的话,除了政府里头那些专干龌龊事的肮脏家伙外,世界上又有谁能够做的到。” “你有今晚告别式的座位名单吗,我想知道这次暗杀的对象是谁。”洛唯想知道那位小女孩的真实身分。 卡歇尔将一份纸张拿给他,洛唯非常仔细的看了一遍,最前面两排的来宾,都是一些知名的政商名流,唯独最左手边的位置,却没有任何安排。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名字?” “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电脑里输出的名单就是这样,连紫软集团的人也不清楚。” ? ? 就在他们谈话之间,会场里已经涌进越来越多的人潮,每个人都井然有序的,被服务人员带往名单安排的座位上。没有多久整个会场摆压压的,都是前来参加告别式的贵宾,但是只有第二排左手边的座位,却始终没有人去坐。 肃穆吵杂的会场虽然非常热闹,但是一股无形的杀气已经散播其中,卡歇尔咽了口口水,他敢发誓现在这个告别式的会场上,至少有七八十双眼睛盯着那个目标位置,今晚不管是谁坐到那个位置上,包管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洛唯看那个小女孩没有坐在位置上,不知为何心里竟感到一阵放心,但是他的放心持续没有多久,因为那个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美丽小女孩,竟又忽然出现走进会场,慢慢的朝向那个致命的位置上走去。 “傻瓜!那个位置不能坐啊!”洛唯心里着急的呐喊着,他甚至有一股冲动想要跑过去把她拉开。 就在这时候,一位全身珠光宝气戴满了首饰的胖妇人,突然气喘喘的冲了过来,她毫不客气的往那个位置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她拿起一条名牌的丝巾擦着汗水,一边高兴的嚷嚷着说:“真是累死我了,居然将我的位置排得那么后面,像我这种身分地位,至少也得坐在前面几排啊。” 小女孩呆站在原地看着胖妇人,神色漠然的没有表情,她站了一会儿后,就默默的走到其他空着的位置坐下。洛唯放松心情的喘了口气,心里暗笑这下可有好戏瞧了,会场里大概除了他以外,没有人知道今天晚上的真正目标。 丧礼一开始先是庄严的牧师祷告,接着是一些政商名流轮番上台致词,然后又是紫软集团的经营干部,大刺刺说着盖滋生平是怎样伟大的经营屁话。一阵让人瞌睡的演讲过后,接着是放映盖滋的生平事蹟与紫软企业的广告简介。这时四周熄灯暗了下来,巨大的三D 电子萤幕,交织的播映着令人目不遐思的立体影片。 整个会场除了看台上的立体影像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一片黑暗,洛唯虽然没有戴着夜视功能的伪装眼镜,但是他感觉的出来,无数凶狠的杀手,已经用惊人的速度展开一场激烈的杀人竞赛。 瞬间高压电击器、电冲脉波枪、真空切割刀、脑波震波器这些高科技产品,都是适合无声的暗杀工具。短刀,毒针、灭音手枪,勒颈钢丝这些古老的武器,也是不退流行的最佳选择。 摆暗中不只是针对目标的消灭竞赛,排除可能的竞争对手,也是他们列入考虑的重要因素。夹杂在介绍盖滋生平的环绕音响中,武器交接声、受伤的惨呼声、不甘心的咒骂声,还有临死前的惨叫声,都被掩盖在震耳欲聋的广播音效里。 洛唯不禁庆幸自己放弃这次的任务,不然要同时面对七八十个竞争对手,他实在没有那种必胜的把握。十分钟后会场的灯亮了起来,四处都是血迹斑斓的杀手屍体,而原先坐在那个位置上的胖妇人,更是死的惨不忍睹。她的身上一片血肉模糊,各种暗杀武器所造成的伤口,简直数也数不清。 尖叫声在会场上此起彼落,慌乱的人群开始四处狂奔,想逃出会场的来宾,和想趁机脱身的杀手都一起涌进四面八方的出口。 卡歇尔预料到会有事情发生,但没想到事态竟然会这么严重,他对着洛唯说:“这里太乱了,我要留下来维持现场不能走,你的身分不适合留在这里。我的车停在警卫用的停车场,你可以先开我的车子回去,明天我再跟你连络!” 洛唯知道他是一片好心,怕自己会被牵连进这个事情,他接过卡歇尔递来的钥匙,就混进慌乱的人群走出会场。 来宾的汽车和警卫的汽车是停在不同的地方,现在整个紫软大楼的警卫,都忙着往告别式的会场维持秩序,所以停车场里空荡荡的,也不用和其他人争车道出去。 洛唯轻松愉快的打开车门正想进去时,他的衣服却被人出其不意的拉了一下,他猛然回头一看,那个美丽的小女孩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他的身后。 “救救我………”小女孩冷冷的说。洛唯看着她那副期待的脸孔,不知为什么竟然没有办法拒绝她的要求。 “上车吧………”洛唯打开另一边的车门让她进来,他催动引擎车子就缓缓的浮了起来,然后飞快的往奎苏区的方向开去。 车子慢慢的离开了市区,也远离刚才那个充满是非的会场,那小女孩的话不多,一直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好像看得非常入神。 洛唯好奇的开口说:“小妹妹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我的名字叫做洛唯?史宾斯,职业是个私家侦探,嗯……偶而也会兼职当杀手啦,啊……不过我杀的都是坏人喔。” 小女孩低着头沈默了一会儿,小声的说:“我……我没有自己的名字,不过盖滋先生都叫我罗菈。” “你的身分到底是谁?盖滋?比雷恩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人出那么多钱想要杀你呢?”洛唯心中充满了疑问。 罗菈用那双清澈美丽的小眼睛看着洛唯,她沉默了一会儿一脸认真的说:“我……我可以相信你吗?你和盖滋先生一样,是个好人吗?”她的话句句都像一把利刃逼视着洛唯,让他不知如何回答。 洛唯仔细的想了一下,叹息的说:“嗯……我是不是好人我也不大清楚,可是我自认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因此都活的非常心安理得。再说,我刚才不是有机会杀你的吗,但是我却没有痛下杀手,现在还带你逃出那个会场。而且……你不也是信任我,才会叫我救你的吗。” 罗拉静静的凝视着他,过了半晌好像终於下定决心般,她语气和缓的说:“其…其实我是个生化玩偶,盖滋?比雷恩先生是我的前任主人。” 听到“生化玩偶”四个字,洛唯惊讶的方向盘差点失控,他曾经听过这个名词,却从没亲眼见过这种东西,而且那些渴望的拥有者,替她们取了一个好听的名称,那就叫做—“天使娃娃”。 “看来……我真的是遇上一个大麻烦了。”洛维苦笑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