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手忙脚乱,扯了几张纸巾,胡乱给她抹了几把。然后抱起她,让她依靠在我身上,我的手有点颤抖,因为我可以说是从道义上讲,奸污了她。 她半躺在我怀里,身体软软的,一动也不动,在我再三的追问下,她才幽幽的开口讲述她的遭遇: 她在湘西的山村长大,她母亲两年前得癌症去世了,留下她父亲和她三个姐姐。 她母亲的去世对她父亲造成沈重的打击,他开始酗酒,赌博,家里日渐衰落,她父亲为了钱,居然先后把她们姐妹四个卖给了人贩子! 到了人贩子手里,几经转手,她和几个女孩子一起被卖到了这里,被几个小混混控制,让她们到酒吧卖淫,为了让她们取悦顾客,还强迫她们学习口交,不学就要体罚! 难怪我看她身上怎么会有几处不太明显的淤青!只不过我欲火上攻,没有太在意。 她的眼泪又流个不停,可是我却没有什么言语来安慰她,因为,对她伤害的最重的那个混蛋就是我呀! 拐卖人口,胁迫卖淫,这对我来说都是很遥远的事情,我以为不会发生在我身边。 每次去玩小姐,她们都是笑脸相迎,做爱的时候给人感觉也是享受无比。我以为是那些爱财的好色女才会去卖淫,没想到,有多少小姐表面上在笑,内心里却是在哭啊! 讲完之后,她已是泣不成声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想了想,做出一个让我自己都感觉意外的决定: “兰兰,我给你赎身吧!我要还给你自由!”这也是我对所做的一切的补偿,尽管有点晚! “真的?”她兴奋的坐起来,脸上还挂着泪水,可是眸子里却闪烁着欣喜的光彩!“可是,要很多钱的!” “这你不用管!”从读大学开始,我就和几个哥们开始做盗版图书,狠赚了一大笔钱,后来收手不干了,因为风险太大,稍不小心,就住监狱去了。 但是毕业的时候我们早已腰缠万贯,我回来在这个西北最大的都市开办了一家网路公司,几年搞下来,才29岁的我,已经是鼎鼎有名的集团公司老总了。 把兰兰从鸡头手里赎出来,那几个钱对我来说根本不放在心上,况且钱赚到一定程度,再多也没有用处,所以我出手很大方,这也是我和客户关系很好的原因之一。 “我说话算数,明天一早就去办!”我信誓旦旦。 兰兰非常开心的抱住我,红红的小嘴唇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结果,不少眼泪蹭在我脸上。 她急忙扯纸巾准备给我擦拭,我说:“不用,我自己来,你去洗个澡吧!” 洗完出来,又是一个乾净漂亮的小姑娘了,就是眼皮还是肿肿的。 她笑靥如花,跳上床,扑进我怀里,似乎被她感染了,我懊悔的心情稍微减弱了一些。 我说,太晚了,睡吧,就拥着她,让她安静的在我的怀抱里坠入梦乡. 我却难以入眠,说实话,还是比较懊恼,想想当初开过的雏,是否也有是被迫的呢? 唉,看来将来上天堂是没门了……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早上忽然我觉得胯下有点异样,习惯晨练的小弟弟好象痒痒的。 睁眼一看,天哪,兰兰正俯在我下身,双手握住我的肉棒,专心的舔弄着! “哇,你……你做什么呀?!” 她见我醒了,冲我娇媚的一笑,笑容里少了些许忧郁,多了少许快乐,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娇小可爱。 “对不起,你对我这么好,可是我昨天却没有让你舒服,现在我补偿你,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一下坐起来,把她拉进我怀里,这小鬼呀,明明是我伤害了她在先,可是她却对我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傻孩子,我永远都不会再碰你了!” “喔。”她平静的答应了,神色间却见不到喜悦,只是乖乖的趴在我怀里,好象一只乖巧的小猫。 闲话不说了,我带着兰兰找到成哥,让他帮忙办这件事,那些小混混巴结成哥还来不及,再说我肯出钱,又不是强行抢人,所以很顺利的办妥。 从成哥的酒吧出来,我点上一支烟,兰兰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这才反应过来,兰兰的去向呢?我只考虑给她赎身,可不是把她买下来呀! 难道让她跟着我?我一个单身男人,突然多了个小女生在身边,像什么样? 但是我又能让她到哪里去呢?一个小姑娘,无依无靠,回她湖南老家,肯定又被她父亲卖掉。 拉开车门坐进去,我问她:“兰兰,你今后该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哥哥,我就跟着你呀!” “可是我一个单身男人,带着你一个小姑娘,算什么事呀?”嘴里的香烟不小心掉下来,差点烧到我的裤子。 “你把我赎出来,又不管我,你是不是嫌弃我?”她的眼睛有点红了! “嫌弃倒没有,就是不方便!” 她的眼泪刷的就冒出来了,大颗大颗的泪珠滴在她胸前的T 恤上,她猛的拉开车门,跑开了。 我急忙下车追上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她用力的想挣脱我,我问她:“你准备去哪,你一个小姑娘无依无靠,能到哪里去?” “我不要你管,你不肯要我,就让我饿死在外面吧!” 我哭笑不得,她身无分文,只有个装衣物的小包包,不饿死才怪。但是她拧着非要挣脱我的手,紧要关头,咱不能见死不救吧! “好好好,我留下你,好了吧,别孩子气,啊!” 她居然破涕为笑,高兴的扑进我怀里!小女生,真让人搞不懂,哭笑之间转换的真够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