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缘起
 
我是贵族中学高二的学生。就读贵族高中倒不是说我家里很有钱,只是我的成绩不错,中考的时候拿了全市第一名,学校免了我的学费还答应如果我的成绩保持在学校前三的话,每年还有不菲的奖学金,要不然以我家的条件,去贵族中学读书想都不要想。
 
虽然是贵族中学,但是里面一般的学生可不是享受贵族待遇,我们的校长是个相信「天将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的老学究,所以这里的管理特别严格,当然这种严格对某些学生是没有约束的。
 
这天真在上早自习,张昌对我说:「杨岳,快过来,有好东西给你看。」於是我们偷偷的溜出教室。上面说过了,严格的管理对某些学生是没有约束的,就比如我和张昌。
 
我是因爲成绩好,从入学到现在,每次考试都是第一,所以老师对我的一些小动作也就装作视而不见。张昌却是因爲家里太有钱、太有地位,所以没老师敢管,他老爸是全国知名的房地産老板,在我们市里面绝对属於呼风唤雨的人物。
 
我们走出教室,他带着我走进电脑房,就看到成可爲慌慌张张的站起来,看到是我们才松了一口气,埋怨道:「原来是你们,吓死我了。」
 
我的班主任王老师是成可爲的母亲,成可爲由於长得很胖,所以我们都叫他胖子。可不要小瞧了这个胖子,他在电脑上很有天赋,在这方面拿过不少大奖。
 
他有电脑房的钥匙是因爲电脑老师看他很有天赋,就乾脆给了他机房的钥匙,希望他没事多练习电脑技术,当然作爲死党我们也跟着从中受益,时常旷课到这里打游戏。
 
看到这个情况,我心想这两个人不是叫我来电脑房打游戏吧?还搞得神神秘秘的。我自以爲想清楚了那两个死小子的想法,我说:「你们两个无不无聊,一大清早就想打游戏。马上就要考试了,我还要复习,就不陪你们瞎混了。」然后又对成可爲说:「放心,王老师那里我会帮你掩饰。」说完转身就要出门。
 
张昌连忙拉住我说:「谁让你打游戏,是另外有好东西。」说完对成可爲使了个眼色,说:「胖子,快把门关好。」说着把我拖进屋子,一边说:「真是好东西,要不是兄弟的话,可不会叫你来,看了你小子绝对不会后悔。」
 
他把我拉进屋子,然后走到墙边推开一张桌子,一脸得意地对我说:「看,这是我和胖子发现的。」我走近一看,不由得心跳一下子加速,因爲墙上赫然有一个小洞,而隔壁就是女厕所。看女生如厕,对我们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的吸引力可是巨大的。
 
「我们昨天打游戏的时候发现的,昨天还看了好几个。哈哈!」胖子得意地对我说:「可比看毛片爽多了。」
 
「看了谁?」我也来了兴趣。
 
「隔壁班的那个李薇薇。漂亮吧?昨天我们可看到了。哈哈!」胖子说。
 
「隔壁班的那个李薇薇。漂亮吧?昨天我们可看到了。哈哈!」胖子说。
 
这个李薇薇可是我们三个公认的美女,虽然只是高二的学生,但发育得很成熟,每当她上体育课时跑步,胸前的两个大奶子就晃啊晃啊,每次都让我的老二硬得受不了。
 
「你们居然看了李薇薇?」听见我羡慕的话,两人更是得意地笑了。
 
我也不和两人废话,忙把头凑过去,隔壁厕所的构造是这样的,这个洞正好对着便池的侧面,厕位上是没有门的,也就是说应该能看到女生的半边身体。
 
这里必须要说明一下我们学校的教学理念:最好的学习条件和艰苦的生活。
 
最好的学习条件是爲了让学生学习优异,艰苦的生活条件是爲了培养学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以前觉得这个理念很傻逼,不过现在倒有点感激这个规定,要不然如果是个条件很好的厕所的话,关上厕所的门就什麽都看不到了。当然这种厕所是学生专用的,老师有单独的教员厕所。
 
我看了一会,一个人影都没看到,不觉有些兴趣索然:现在是早自习时间,当然没有人来上厕所。
 
「胖子去弄包烟。」我说。其实我虽然成绩好,但就不是读死书的书呆子,要不然也不可能和这两个家夥成了死党,抽烟我初中就会了。
 
「又是我。」胖子嘟噜道。
 
「你不是胖吗,就该锻炼一下,权当减肥了。」我说。
 
「去就去吧,反正也没有看的。」
 
胖子就是这点很好,挺好说话。胖子出去买烟了,我和张昌一边无聊的东拉西扯,一边等女生来上厕所。又过了一会儿,还是没人来,我都有点想放弃了,估计这大清早的还没到需要排泄的时间,於是想等胖子回来了,抽支烟就回教室复习。
 
突然,隔壁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咚咚」声,我和张昌一下子兴奋起来,忙把头凑过去,也没去考虑在管理严格的学校里怎麽会有女生会穿高跟鞋。透过小洞,我看见一个女生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再往上是肉色的丝袜、黑色的套裙、黑色的小西装,我的妈呀,这是女老师的装束!
 
不过在这个洞的视线内看不到脸,不知道是哪个倒楣的女老师,怎麽会跑到学生厕所来。不知道认不认识,要是认识就爽了,想起能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女老师光着屁股尿尿的情景,肉棒迅速膨胀,竟然比当时听到李薇薇尿尿的感觉强烈百倍。
 
那个女老师居然走到正对这个洞的厕位,真是天助我也,这个方向上我们能看得最清楚,如果她去两边的位置,可能我们就只有听听声音的份了。
 
这个女老师站到厕位上,双手放到套裙上慢慢脱下裙子,其实这个慢慢是对我而言的,这时我感觉时间好像变慢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脱下裙子!
 
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她终於将裙子褪到了膝盖处,一个雪白的大屁股一下子蹦到了我眼前。我感到我一下子不能呼吸了:雪白的屁股在黑色外衣的映衬下更加耀眼。我好像被使了定身法一样,动也不能动了。
 
她缓缓地蹲下,她的脸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天啊!是王老师,我们的班主任,胖子的妈妈。虽然胖子长得实在不怎麽样,可是她老妈却绝对是个大美女,以前因爲她是我的老师,我还没怎麽留意,现现在这种情况下,以前感觉她严厉的眼睛,现在也好像变成了丹凤眼,将我的魂都勾去了。虽然理智上我觉得她是我兄弟的妈妈,我不应该偷看,但是身体却动也动不了,眼睛也再挪不开了。
 
这时一股清流从她胯下激射而出,将我的视线从她的屁股拉到了她的胯部,由於大腿的遮挡,我不能看到她的私处,但还是看到有几根黑色的阴毛越过大腿的遮挡跃入我的眼中,好一个熟女。
 
突然,开门声传入我的耳中,我和张昌对视了一眼飞快地站起来,就要去挪桌子挡住这个洞。「不要紧张,是我。」胖子的声音传来,不过我们却更加紧张了,毕竟我们正在偷窥人家的老妈。
 
胖子关上门,对我们说:「怎样?有没有收获?」我反应过来,忙过去拉住胖子的手试图将他拉到旁边拖延时间,想等王老师上完厕所出去。
 
「有个屁收获,」我忙说道:「人都没见一个。胖子买了什麽烟?累了吧,坐这儿休息下。」也许是刚才太刺激了,我感觉我的声音有些沙哑。
 
胖子盯着我看了会儿,又转头看了看张昌。我心中大喊,糟了!因爲以前都是胖子跑腿买东西,而我们可从来不会管他累不累的。我这麽就多嘴说了最后一句呢,真蠢。而且我和张昌的脸都红得不行,加上刚才那句话,不等於是告诉胖子有事吗?
 
果然,胖子说:「你们不是有什麽事瞒着我吧?」我和张昌一时无语,毕竟刚刚看了人家的妈妈,心中有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