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双手在颤抖着,因为,它们正为我获取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脑袋正充满热血,因为,我完成了我长久以来的愿望。
 
我,我的双手正掌握着一对乳房,一对漂亮、尖挺的乳房,那对我姊姊的乳房。
 
姊姊用那迷蒙的双眼看着我,似乎一边享受着胸前的温热与快感,一边欣慰自己能替最亲爱的弟弟解决生理的需要。
 
今天是星期日,早上,我一如往常地叫姊姊起床吃我做的早餐,叫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姊姊应门。呵,我又有机会闯进去偷看姊姊穿的少少的睡姿了!这是我每星期日做早餐的目的!
 
姊姊今年读大二,大学多采多姿的生活使她成为夜猫子,每星期日,我都得先做好早餐,要不就得等着饿肚子,因爲爸妈周日一样要去市场工作,姊姊又晚起,附近又没啥餐饮店,不自己做,谁做?虽然自己做早餐麻烦,但是,我喜欢这麻烦。
 
姊姊晚起,星期日常常不吃早餐,可是,我以我精心制作爲理由,硬是要她吃我做的早餐,我和姊姊感情好,她又疼我,也就得每周日起来吃早餐。可是,她不太好叫,光是叫门有时根本没用,於是,姊姊就特地打了副她房间的钥匙,周六叫交给我,以便周日我去拉她起床吃我特制的精致早点。说真的,我为了这早点,真的用心,可看了好多食谱、点心书呢!
 
更精彩的是,我总是藉着进去叫姊姊起床的机会,先偷窥她熟睡的姿势。尤其是夏天,被子薄,姊姊又穿的少,一件小内衣以外,就可以直接看到她的胸罩和小内裤。如果她前夜睡的不好,翻来覆去的话,想由她胸罩的细缝中多看一些女性乳房的柔嫩完全没问题,有时连乳头都看的到呢!但是,她那迷人的肉体我却是一次也没碰过,在那种已经先吼叫过的情形下,动手简直是找死。
 
其实,就算姊姊起了床,对於我着相依爲命的亲弟弟(父母工作忙,总不在家),她根本也不防,一样是穿少少的起床,一点也不会遮掩或是赶我出去,只是这样,我就不能明目张胆地凝视她又人的肉体了!喔!那雪白又吹弹即破的肌肤,丰满尖挺又合乎身材比例的双乳、纤纤细腰、修长的双腿、迷人的脸蛋……我真羡慕我将来的姊夫,有这样的美女爲伴,岂不人生一大乐事!?
 
从小,我就怀疑我是不是爸妈亲生的?姊姊173,外表又亮丽,功课好,人又温柔但干练。而我?160,又其貌不扬,猥猥琐琐地,跟姊姊站在一起,一下子就会被认爲是白雪公主与小矮人,我唯一的长处,大概也只有功课勉强能和姊姊一拼了。
 
我装出不耐烦的表情,打开姊姊的房门,进入姊姊的私人世界……姊姊一如往常,在赖床。一如往常,把被子踢的老远。如果说有人说姊姊是完美的仙子,我会用她的睡相反驳……其实除了踢被子,也没啥可挑剔的,因为现在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熟睡的仙子,温婉的睡姿、安详的脸孔、性感的身材、不蔽体的服装……喔!姊夫我恨你!!
 
还是把握机会享受了视觉上的艺术飨宴……这次没看到乳头……我绕着姊姊的床,拼命贪婪地欣赏她小背心没遮住的的完美弧线……呼吸,一点一滴地加重了,手,颤抖着,伸了出去,停在姊姊胸前的半空中,缩回,伸出,缩回,伸出地挣扎了半天……收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呼,还好忍住了……」松口气,脱口而出。
 
「好个头!」应该在熟睡的姊姊竟突然说话了!?
 
「!!」……!!!!!
 
「这麽没胆,想当处男当多久啊!?」姊姊缓缓地睁开她水灵灵的双眼,轻启朱唇,说着不怎麽文雅的话语。
 
「!!?」……!!!!!????我还是说不出话……
 
「吓呆了?!没关系,不必说话,能动就行了……」姊姊用既怜惜又幽怨的眼神和语气说着。
 
她以贵妃卧姿抓起我刚刚缩回的左手,缓缓地放到她右边的乳房上,接触的一刹那,我的手颤抖,姊姊的身体,却抖的更大。我们,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神。
 
……我下定决心似地睁开双眼,并开始搓揉姊姊的右乳,姊姊则抖了一下,随即动也不动地闭上双眼,似乎是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一切。
 
我爬上姊姊的床,让姊姊躺平,随即以双手抚触姊姊的双乳,即使隔着小背心和胸罩,我一样能感受到姊姊乳房的柔软,和逐渐逐渐发热的体温。掀起姊姊的小背心,解下胸罩,姊姊十分温顺地配合我一步步地卸下她的防具。
 
现在,我仔细地欣赏着姊姊雪白的双乳,第一次,这麽完全直接地欣赏。然后,伸手爱抚它们,我双手的温热似乎另姊姊有些难耐,姊姊的双手现在紧紧地抓住床单,脸色,也比刚刚更加红润了。
 
也不知爱抚了多久,吸吮亲吻了多久,我开始卸下姊姊的小内裤。她完全没有反对的样子,原本夹紧搓揉的双腿,也配合地微微张开,然后,在我面前的,就是个全裸的美丽女子了,全裸的姊姊。
 
我伸手摸往姊姊的腹部,温热同样地令姊姊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可是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在忍着。於是,越加确定今天将与处男说再见后,我深入了姊姊美丽双腿间的私人花园。
 
「啊!」这次姊姊终於没忍住,娇喘一声,身体弓起,双手抓住我握住她私处的左手,双腿夹紧!「啊!姊姊你弄得我手好痛啊!」我也不得不出声抗议一下了!
 
「啊!对,对不起……弄痛你了……」姊姊一边说,一边把身体放软,恢复平躺,再慢慢地松开双腿。我们没再说什麽,一切继续,一切。
 
我继续爱抚姊姊的私处,我知道,要先让女孩子够湿润,进去的时候才不会痛。而且,我相信这点一定要做好,因爲,从姊姊原先的大胆主动,要之后的羞涩和不耐,我相信她是想装经验丰富,让我放心让她导引,结果却敌不过快感,整个身体都软了,所以,她应该还是处女。虽然我以爲向她这样的美女早该是帅帅多金的追求者不断,早该享受过浪漫性爱了说。
 
我左手持续地抚弄姊姊的私处,右手,则是不断地抚玩姊姊圆滑的香肩,双眼,扫瞄似地欣赏着这完美的艺术品,我不敢看姊姊的眼睛。
 
我停止了爱抚,这样的先兆,令姊姊会意似地点点头,轻声地嗯了一声。得到了最后的解禁令后,我开始褪去我身上的衣物爬上了姊姊的床,伏上姊姊的身体,伏在她两腿之间。
 
因爲身高的差距,我们轻易地避开了四目相对的凝视,我开始亲吻姊姊的乳房,右手则握住另一只乳房,然而,越是想转移注意力,越是感觉到双方交叠的下体的存在,对方下体的温软,更令人血脉贲张。
 
炙热硬挺的阴茎催促我快快突破心理的障碍,让它去到它早就该去的地方,我起身跪起,握着我的阴茎,轻轻地摩擦着姊姊的下体,亲姊姊的下体。这样的动作令姊姊有些难受,双唇紧闭,头则不住地向上擡起。
 
我停了下来……姊姊则看了下我,又躺在枕头上,咬了咬唇,说:「嗯,上啊!别客气!」一副事不关己似的。
 
我老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听到这句,立刻握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姊姊的阴道口,「嗯!!」地一声,「啊!」姊姊小叫一声,抿紧了双唇,忍受我的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