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一名挺着大肚的少女在不知名的森林内狂奔着,她的背后插着数只羽箭,紫色的血液,顺着箭头的血槽流出,沾湿了雪白的神官法袍。 「嗖!嗖!嗖!」三只羽箭急速的射上,箭头上带着被神圣魔法加持的过金色光芒。 「啊!」少女发出一声不似人该有的尖锐凄叫声,终於不知倒地了。 三名穿着神殿武士装的大汉从林中走出,其中一名顺手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插往地上尚在挣扎的少女心脏部位。 看着逐渐不动的少女,大汉露出了微笑,抽出了长剑,以少女的衣服擦拭去了上面的血渍。 「堂堂圣女不当,竟然甘心成爲魔王的女人。」持剑大汉不屑的说着。 站在一旁手拿银色长弓的大汉嘻笑,道:「你不知道吗?魔王有种奇特的能力,可以使与他交媾过的少女唯命是从,但又不像一般的催眠魔法会丧失自主意思。如果我也有这样的能力,嘿!嘿!」 「好了!别逗留了,听说魔王的后宫中还有好几位尚未破处的美女,太慢回去的话,到时被弟兄们给抢光了。」另一名大汉此时也开口了。 持剑大汉收起了长剑,看了地上少女屍体一眼,哈哈大笑的走了,其余的两名也迅速的跟上。 深夜里,银白色的月光照耀在少女屍体上面,乎地,少女的肚子发出了剧烈的蠕动,一株株肉芽不停的从少女的肚子内生了出来,肉芽不断的滋长着,越来越粗、越来越长,一直到肉芽将少女的身体完全包裹住,这才停止了生长,远远一看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肉球。 「噗通!噗通!」肉球宛如心脏一般,缓缓的跳动着,不时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味,林中的动物们,纷纷被这种香味给吸引了过来。 动物们越聚越多,彷佛着魔般的全围着肉球而坐,就在这个时候,异像发生了,一团团血红色的雾气从肉球体内窜出,雾气夹带的血腥味朝四周扩散而去,被雾气所笼罩住的动物们,就在瞬间成了乾屍一具。 这样的现象一值持续了一周,以往的虫鸣鸟叫,野兽们怒吼声,现在完全消失了,整座森林变得死气沈沈的,原本暗红色的肉球,彷佛吸满了血液一般,呈现出鲜红之色,表面上更是布满了宛如婴儿手臂粗的血脉,强烈的跳动着,彷佛随时肉球内的生物将破壳(肉?)而出。 就在肉球发生变化的翌日,一名少女走进了森林,少女名爲旖莉丝,在森林外不远的一座小村庄内开了间医馆,这天馆内的一种草药刚好用光,於是少女独自一人前往森林内准备寻找这种草药。 旖莉丝从进入森林就开始觉得万分奇怪,整座森林好像失去了生气一般,死气沈沈的,旖莉丝慢慢的走着,脚底下不时传来踩碎枯叶而发出的「啪哩!啪哩!」声。 「怎麽回事?爲何看不动任何鸟兽呢?」旖莉丝喃喃自语的说着,忽然她闻到了一股香味,於似乎她顺着香味而去。 「啊!」她被眼前所见吓到了,只见一个高约二尺、宽约一尺布满鲜红血脉的肉球正缓缓跳动着,而在肉球的四周躺着各式各样的动物乾枯的屍体。 旖莉丝缓缓的走向肉球,看的这恶心的肉球,旖莉丝脑海中一直有个声音要她立刻逃走,但不知爲何的,她的下意识却抗拒不了肉球,彷佛肉球对她而言有着无穷的吸引力,呼唤着她。 就在旖莉丝快要触摸到肉球之时,肉球快速的旋转了起来,并散发出了浓浓的血雾,血雾很快的就笼罩住了旖莉丝与肉球,肉球缓缓的升了起来,并越来越快速的旋转着,忽然「碰」的一声巨响,肉球暴了开来,血雾也逐渐的淡去。 后了不久,血雾终於完全散去了,旖莉丝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只见一名男人站在刚刚肉球的所在处,一米八的身高,宛如鲜血般的红色长发,石雕般的俏脸,血红的双眸,微微勾勒起的微笑,他绝对是位独特的个体。 「哈!哈!哈!哈!神殿那帮家夥,一定没想到我雷昂。萨斯会用这种借胎的方式重生吧!不过到可怜了我的孩子。」男人狂傲的笑声中,充满着凄凉与悲愤。他知道在那场大战中,他失去了一切与爱人,虽然他如今重生了,不过想要恢复当初了那傲势天下的实力,不修练个五、六年是不可能的了。 他看了看四周,这才注意到眼前躺坐在地上的少女,小巧的瓜子脸上坚挺的琼鼻,微微弯曲的月眉,一双水灵的双眼正透露着惶恐之色,雷昂。萨斯渐渐的往下望去,原本遮掩的衣服在先前之时已被血雾给溶解掉了,失去的掩饰,旖莉丝那凝脂白玉般丰满胴体,表露无遗。 看着那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的惹火娇躯,雷昂。萨斯涌起了无限的欲火,他,道:「女人,你叫什麽名字。」 「你是谁?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旖莉丝害怕的说着,他不知道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男人,到底有何企图。 雷昂。萨斯微怒的道:「女人,我是在问你,你-叫-什-麽-名-字。」 「旖……莉丝,我叫……旖莉丝,你……是谁,你到底……想怎……样。」旖莉丝那颤抖的声音,显示出了她 现在是如何的害怕 「旖莉丝吗?真是个好名字,你该庆幸才对,你有这个荣幸成爲我雷昂。萨斯的第一位性奴。」雷昂。萨斯缓缓的说着。 「不要啊。」看着雷昂。萨斯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迈进,旖莉丝大叫着,四肢拍打抵抗着雷昂。萨斯那伸过来的手。 虽然雷昂。萨斯现在只有全盛期的二成力量,但这也不是眼前这弱女子所能抵抗的了,毕竟那剩余的二成力量也足以让他在人界独霸一方了。 雷昂。萨斯用力的扳开她的双腿,握着那早已勃起的阴茎往她那乾枯的幽谷就是用力一插。 「啊……痛……不要啊!」旖莉丝凄厉的哭泣着,两颊更是布满了泪水。 没有淫液的滋润,而雷昂。萨斯的阴茎又是那麽的巨大,他用力一挺,刺破了旖莉丝的处女膜,鲜血顺着阴茎缓缓流出。 旖莉丝在那无比的破瓜据痛中昏迷了过去,由与鲜血的关系,雷昂。萨斯终於感觉到抽插的顺利了,他大力的抽插着,丝毫不顾身下那早已昏迷的旖莉丝。 等到雷昂。萨斯射出精液,已是二小时后的事了,在精液注入旖莉丝的深处后,旖莉丝的身躯发出了微微红光,等红光歛去,旖莉丝也清醒了过来。 她睁开了双眼,双眼里透露着情欲,她开口道:「主人,丝儿还要,给丝儿吧!」 「哈!哈!那有什麽问题。」雷昂。萨斯大笑着,下体也大力的摇摆着。 「嗯……主人……丝儿……好……舒服……好爽……主人……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 ……啊……喔……喔……爽死啦……好……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旖莉丝浪叫着,惹火的娇躯 也不时的扭摆着。 「喔……主人……好烫阿……你射好多阿……」再雷昂。萨斯第二次射出后,旖莉丝也在第五次高潮中泄了身,她嗲声道:「主人谢谢你的精液。」 旖莉丝缓缓的起身,发出了「啵」的一声,她转身,低头含住了雷昂。萨斯的阴茎,香舌清理着上面的精液与自己的淫液,不时的还挑逗着马眼处,再旖莉丝高超的口技下雷昂。萨斯又在她的嘴内发射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