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发生在今年的8月份,那时候我在钢厂里当机修,我哥那时候是我们厂
 
的保全科的部长,由於我刚到厂里上班,所有大小的事还都是我哥一直在照顾我,
 
我嫂子呢是我们厂,厂办医院的护理部主任,刚30岁,体态丰盈,全身充满了
 
少妇的风韵,我哥哥不时的中午叫我和扫嫂子一起去他办公室里吃饭,有时候赶
 
上心情好,我们哥俩就整几杯,我的艳遇,和我哥的绿毛帽子也是因为这几杯滋
 
生出来的。
 
记得阴历八月十五,我和往常一样去单位,刚进屋,电话响了,我一接。
 
「阿松呀,中午来我办公室喝点来,刚厂电工刘成给我两瓶部队特供五粮液,
 
你过来尝尝。」
 
「嗯,行,我一会就过去,正好我这还有点果仁,我带着。」说罢我放下电
 
话,收拾下手头的工作,向保全科那面走去。
 
「阿松,你不上班去哪?」我转身一看,嫂子在我後面了。
 
「哥说有两瓶好酒,让我去过去喝。」
 
「我说呢,我一会也过去,尝尝。」
 
「那我俩等你,我先过去了,嫂子」我说罢继续向前走去。
 
中午,保全科里,我,我哥,刘成,我嫂子,我们四个推杯喝酒,不大会,
 
两瓶酒就没了,嫂子喝的有点多了,说先回去。
 
「阿松,你送送你嫂子吧,我和你刘哥在喝瓶二锅头。」我哥这时候说话都
 
不利索了。
 
「成,别管了,我扶嫂子走。」我一手搀起嫂子,像厂护理部走去,嫂子此
 
刻,微红的脸颊显着格外的漂亮,身上散发的体香,让我此刻不知道是醉在酒中
 
还醉在嫂子的美貌上。
 
「阿松,我要去洗手间。」
 
我扶着嫂子向洗手间走去,还没到门口,「哇」的一声,刚吃的东西吐了我
 
一身都是。
 
「松,不好意思,你来我办公室吧,我拿毛巾给你擦擦。」
 
「没事,嫂子,我一会洗洗就行。」
 
「你来吧,今天十五,她们都回家了,里面没人。」
 
这句话到後来我才明白是什麽意思,来到她办公室,嫂子进去拿了条毛巾,
 
慢慢帮我擦着,忽然,我感觉,她的手停在了我的双腿之间,我本能一柱擎天。
 
「松,你的原来那麽大啊?」嫂子伏在我耳边说。
 
「嫂子,别,别这样,我会受不了的。」我极力的控制自己。
 
「松,嫂子,早就喜欢你了,你难道不喜欢嫂子麽?松,回答我,你喜欢我
 
麽?想操我麽?」嫂子咬着我的耳垂说。
 
「我。我喜欢」这种情景,估计,广大狼友没有说不喜欢的吧。
 
说着,嫂子的手伸进我那神圣的地方,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她就扒掉了我的
 
内裤,已经瞬间弹了出来,还没等弹到最高点,嫂子的樱桃口就吸住了它,顿时,
 
我的全身犹如电击过一般,全身酥麻。
 
「阿松,你的真大,比你哥粗一倍,长好多,我爱死它了。」
 
「松,快点抓我的奶子,扣嫂子的穴。嫂子穴好痒。」
 
嫂子的淫荡话,勾起了我心中那原本星光般的罪恶,并将它点燃成熊熊烈火。
 
「惠(嫂子叫李惠),还让我叫嫂子?你个骚比。」说吧我将中指狠狠的插
 
进她的穴中,嫂子的穴早就已经淫水泛滥了,两片黑透了的大阴唇,说明没说被
 
我哥操。
 
「啊……啊……亲老公,我爱死你了,我是你的」嫂子已经开始乱语了。我
 
藉机把食指也加入了中指攻城战斗,双指插B。
 
「骚货,谁是你老公?」我喊到。
 
「你……你是我的亲老公,亲丈夫,我就爱你一个。」
 
「那我哥是你什麽人?」我故意的调戏着她,此刻我加大了,手指的抽插速
 
度,并且讲原本的两只手指扩展到三只。
 
「啊……啊……冤家,他是个王八,我就要给他带绿帽子,快……用大鸡巴
 
插我。」
 
说罢,这嫂子自己拿起我的鸡巴就插进了她的B里。
 
「好大,我充实,亲爷们,快用力操我。」
 
「想让我操你,快喊爸爸,喊爸爸,爸爸就操你。」我此刻觉得自己的占有
 
欲异常的膨大。
 
「啊……啊……亲爸爸,快用里操女儿B,女儿的B就是为你而操的。」
 
我顿时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快感,我抓起嫂子的大奶子,用力的每次抽插都
 
插到子宫的尽头,随着,嫂子淫穴内的骚水喷出,我将我亿万的子孙注入了她的
 
腹腔。
 
「亲爸爸,女儿还要。」说着这骚货从抽屉中拿出双透明丝袜,本来嫂子的
 
腿就很白嫩,再穿上丝袜,顿时我的老二又站起了军姿,英武挺拔着,接着她又
 
穿上了护士装。
 
「我操,制服诱惑呀,骚货,是你爷们干的你爽,还是爸爸干的爽?」我点
 
燃了只烟。
 
「当然是亲爸爸,那个绿毛龟,就会那几个动作,鸡巴跟眼线似的,怎麽能
 
和爸爸的大炮比。」说着,嫂子跳起了电臀舞,圆润的丰臀不断的在我身上蹭来
 
蹭去,我的老二将军,又膨大了一倍。
 
骚货,看准了时机,一口咬着住了我的阴茎,不断的吞吐,时不时齿唇轻咬,
 
弄得我欲生欲死,我一把将嫂子拽起,热吻起来,嫂子嘴里还残留着精液的味道,
 
嫂子按着我的头亲吻她的双乳,我目测她双乳要有E- CUP,我从乳房边慢慢
 
吻起,时不时的用舌头拨弄着早起勃起的乳头,嫂子慢慢开始了呻吟,我也把全
 
部的精力集中在乳头,开始大力亲吻犹如婴儿般在吸食母乳。嫂子也尤呻吟变为
 
浪叫,双手按着我的头我慢慢的向下放吻去,终於到了神圣的地方,我刚要舔,
 
突然一股阴精射出正好弄了我一嘴,原来嫂子高潮了,高潮後的嫂子双脸颊更加
 
的红润,美丽,芳物不可多得。我伸张开我的长舌,尤两片黑色大阴唇舔起,大
 
阴唇性神经少,我有舔慢慢变为轻咬,嫂子也又一次开始淫叫。我逐步的伸进小
 
阴吹,不停的用我的舌头轻拨着,嫂子这时候将双手放到了我的头上,我知道,
 
此刻的她正在冲往高潮的路上,我将长舌抽出集中力量舔食她的阴蒂,嫂子的双
 
手开始用力的将我的往她的阴部按,阴精再次喷出,嫂子有一次高潮了。
 
「亲爹,女儿不行了。」嫂子开始要投降了。
 
身为党人的我怎麽能半途而废,我又一次的开始轻咬阴蒂,可能由於刚才二
 
次高潮过後,嫂子这次来的很慢,我又将我的长舌伸进她的阴道,谁知道,由於
 
本人的舌头较一般人长,正好触碰到嫂子的G点,我用力的拨弄嫂子的G点,嫂
 
子不断的喊。
 
「亲爹,女儿,快死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没有理会她,继续用舌尖拨弄她的阴蒂,终於,高潮再次来临,此刻的嫂
 
子全身瘫软在办公室的休息床上。
 
「你是爽够了,爹还没爽呢!」说罢,我拿她的丝足,放在我的阴茎上,嫂
 
子也很配合的上下搓擦着,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女人的玉足涂上黑指甲油後穿
 
白灰色的珍珠丝是最迷人的,只见她足上五趾依次成一条斜线,嫩白无比,犹如
 
日本那位叫村上里沙明星的玉足,不过比其有过之而无不及,嫩白的玉足上一点
 
死皮,硬皮都没有。随着她玉足的搓弄,我的阴茎不断的膨大着,龟头开始变的
 
黑紫,我将阴茎尤她脚下抽出,放进了嫂子的嘴里,她舔弄着,我开始玩弄她的
 
菊花。
 
「别,老公,别碰那。」
 
「去你妈的,你的前面的处让别人破了,後面的当然给让老子破了。」我狠
 
狠的扣弄着,嫂子不在说话,只是用心的舔弄我的阴茎,我感觉时机差不多了,
 
将阴茎抽出,正好她的护理部里有黄油,往阴茎上摸了点黄油,慢慢插进她的屁
 
眼,虽然我的不断插入,嫂子的不断的喊着:
 
「疼,慢点,亲哥哥」
 
我根本不顾她的喊声,继续深入,终於我完全插了进去,慢慢的我开始抽插,
 
嫂子也有刚才疼的紧皱眉头的表情转为呻吟,我的手也没有闲着,拿起旁边我的
 
内裤开始往她的淫穴里塞,她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我开始快速抽出插入,随着
 
我的高潮来临,我将又一股精液射入她的屁眼。
 
嫂子此刻完全摊在床上,我的内裤也完全的塞进她的B里,我也感觉到全身
 
无力,也趴在了床上。
 
这时,嫂子的手机响起了,是厂子来的电话,原来刚才我哥和刘哥喝酒,两
 
人又一瓶二锅头喝完後,一起去洗澡,我哥无意中踩到肥皂上,摔倒在浴池的墩
 
布池,磕中了要害,厂子让嫂子过去医院看看,嫂子答应了声。然後目光像我投
 
来。
 
一年後,嫂子生了个女儿,可是至於孩子是谁的?只有我和嫂子还有在看帖
 
的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