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的空虚日子
 
和男朋友分手那年我刚上大三,我们是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后来他被一个
 
长得没我漂亮,身材没我好,没我懂事,但是家里条件比我好的大一新生勾走
 
了。
 
室友打电话告诉我的,说看到我男朋友和一个女孩子进了一家很高级的酒
 
店。那种酒店我只是碰到家里有钱的亲戚结婚的时候我才去过。
 
我和酒店前台谎称我是我男朋友的姐姐,知道他在这里才开的房,找他有急
 
事,他手机关机了,想知道他在哪个房间。
 
前台无辜的服务员被我骗了,当告诉我他的房间号时,我在房门口犹豫了半
 
个小时才敲门,当我喊他的名字,他问是谁时,我整个人都快跨了。
 
他真的在里面,里面还有女人的声音,我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从告诉
 
自己说室友看错人了,男朋友不会背叛我,我们从高中起,有六年的感情,他不
 
会背叛我的。
 
敲了10多分锺的门以后,开门的是一个小姑娘,没我高、没我漂亮,化了
 
很浓的妆,头发淩乱。
 
当我走进房间,看到他一直躺在被子里,看着他们刚刚战斗过的战场,我想
 
死的心都有了,我气愤的把我那从地毯淘来的几十块的包砸向他的时候,眼泪再
 
也忍不住了,转身就走。只听见他喊了几声我的名字。
 
我一直在酒店门口等,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都没出来。
 
我的包还在他们的房间里,我的钱,身份证,钥匙,手机全在包里。
 
早上来到同学在外面租住的房子,坐在沙发上发了一天的呆,眼泪都哭干
 
了。晚上他托人把我的包送给我。
 
回到我们租的房子里,打开手机看到一条信息,他发的,信息内容只有三个
 
字:「对不起。」
 
我发了疯的给他打电话,发信息,求他不要离开我,但是他始终没有理我。
 
我死心了,稀里糊涂的熬到了快毕业,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从小家里条件
 
不好也不差,饿不死撑不死。但是我不想一辈子呆在小城市,我向往大城市的生
 
活,毕业以后我留在了读书的城市,在找工作的日子里,我第一次感到了缺钱。
 
我当时是一个人住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和男朋友一起住了两年,然后一个
 
人住了两年,我不能把房子退掉,因爲工作还没找到,我想到了合租,但是又怕
 
遇到坏人,于是在我发布的合租信息中,第一条就是只限女性。
 
很快,有人找来了,是一个90后女孩子佳佳,很小巧,很漂亮,很可爱,
 
打扮得很时髦,有点非主流。
 
一个礼拜以后佳佳搬进来了,佳佳没有固定的工作,从事形象设计,没事的
 
时候会去他朋友开的发廊帮忙赚点钱,但她大部分的工作是一些固定的老客户找
 
她化妆,弄发型,而且都是有钱的女性,所以佳佳出手也比较阔绰。
 
相互了解了一段时间以后佳佳突然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啊,怎麽每天都
 
是一个人?」
 
我把我的感情经历告诉了她,她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很正常啊,社会就
 
是这样的,有钱什麽都好办。」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我能带男朋友回来住
 
吗?」
 
我说:「带回来之前提前告诉我一下就好了。」
 
第二天晚上,佳佳就带了男朋友X回来了,X是个很帅气很阳光,笑起来有
 
点坏坏的,有点像陈冠希他们回来打了个招呼,然后带来一大包零食就直接进房
 
间了。
 
半夜我口渴,起来喝水,突然听到他们房间里面有声音,房间比较小,隔音
 
效果又很差,「啊……啊……啊……嗯……嗯……嗯……」是佳佳发出来的。
 
我突然明白了,他们正在战斗,听得出来比较激烈。
 
佳佳大声的说了一句:「快点,快点……」然后安静了。我也明白战斗结束
 
了。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脸红了,两年了,两年前我也曾经和他们一样疯狂,曾
 
经我也那麽的享受着性爱带来的快感,被他们这麽一刺激,我失眠了,我也想再
 
享受一次美好的性爱。
 
一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突然想起电脑里前男友曾经保存过几部日本的A
 
V,欲望驱使我打开电脑,戴上耳机,打开一部叫做小泽玛莉亚的,直接快进到
 
主题,脸红心跳在加速,我能感觉到我的下面已经湿润了,我把手伸到内裤里摸
 
了一下,内裤都湿了。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他会帮我脱下内裤,温柔的舔着我的下面,告诉我,
 
「你下面的水有点酸酸的。」然后会把舌头伸到我嘴里说:「你也尝尝。」
 
我会很乖巧的含住他的舌头,吮吸他的口水和我下体淫水的混合体。
 
他会骑在我胸口,把他那大大的弟弟塞到我口里,我认真的舔着、喊着、吮
 
吸着,能感觉到他满足的赞扬,只有让他舒服了,他才能让我舒服。
 
但是现在,我却只能自己摸摸自己的阴蒂,摸到舒服的时候,我好渴望他的
 
弟弟能插进去,我想把自己的手插进去,但是一种羞辱感让我停止了,我只敢摸
 
自己,不敢插自己。
 
最后强烈的欲望占了上峰,我把中指和无名指插了进去,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加快了速度,手指在阴道内游走,我知道哪里舒服,知道怎样能让自己舒服。
 
「嗯……嗯……嗯……」阴道内快速的摩擦让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能让自
 
己老高潮,我把另一只手快速的摩擦阴蒂,我咬住了下嘴唇,我知道高潮快来
 
了,我习惯高潮的时候叫出来,但是现在不行。
 
我闭上眼睛,想象他骑在我身上的样子,「嗯……嗯……嗯……啊……」我
 
的臀部颤抖了几下,手也停下来了。
 
两年来第一次享受高潮居然是自己给自己的,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叫出来,抽
 
了几张纸才把下面的水擦干净,床上还掉落了几根阴毛。
 
等我再次睡下的时候,感到了一种羞耻感,高潮过后很容易睡着,也就没想
 
那麽多了。
 
连续几个晚上,我都在他们在叫床声中手淫让自己得到高潮。直到有一天,
 
我们回来就开始吵架,具体什麽原因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有时候他们嗓门很高,
 
有时候又好像没什麽事一样。
 
直到深夜,听到佳佳说:「那我们就算是和平分手了,以后还是朋友,有什
 
麽事我还是会喊你帮忙的。」
 
X说:「好啊,我们以后做死党。」
 
「那今天晚上我们最后再疯狂一次?但是不能射里面。」
 
「那我就射你嘴巴里面去,让你补一下。」
 
「不行,绝对不行。」
 
在一阵笑声中,呻吟声又开始了。
 
真服了他们,明天就分手了,今天晚上还不浪费,还要做最后一次。
 
这一次,X好像比平时久一些。
 
「快点准备把嘴巴张开,我快要射了。」
 
「不行,绝对不行。」
 
「那我不管了,啊啊……」
 
「啊呀,全都弄我脸上去了,差点弄到眼睛里了。」
 
不久,门外有很轻的脚步声和笑声,看来他们是要去厕所洗洗了。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我偷偷的把门开了一条缝偷看。哇,都没穿任何衣服,
 
佳佳的身材很好,胸部很挺,没我的大,这我早就看过了,平时我们在家里洗澡
 
出来都不穿衣服的,但是X的弟弟好像很长,走路的时候还左右摇晃。
 
他们回房间以后就没动静了,我也就睡了。
 
第二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里,刚进厕所洗澡,听见开门的声音,我以爲是佳
 
佳回来了,也就没问。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什麽都没穿,就那了一条毛巾擦头发,刚走到客厅,吓
 
得我毛巾都掉地上了,X从房间里出来了。
 
除开我男朋友,X还是第一个看到我裸体的男人,我当时不知所措,缓过神
 
来才赶快往房间里跑,穿好衣服出来以后就问:「怎麽是你啊?佳佳呢?你们不
 
是分手了吗?你怎麽还来啊。」
 
X说:「我是过来拿我的衣服的,佳佳和她朋友出去庆祝单身去了,你怎麽
 
知道我们分手了?」
 
额,这一问我就不知道怎麽回答了,难道说昨天晚上偷听到的。
 
正当我不知道怎麽回答的时候,X笑着说:「看不出来丹姐身材这麽好啊,
 
丹姐是不是昨天晚上偷听到我们说话了?」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了。
 
X又说:「丹姐,借你电脑用下可以吗?」
 
我不知道他要搞什麽鬼,也没有理由拒绝。
 
X打开我的电脑,没想到他居然很熟练的打开了放AV的文件夹,随便打开
 
一部,「没想到丹姐也喜欢看这个啊,我也喜欢看。」
 
我马上关掉电脑说:「你东西都拿好了吧,你可以走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电脑里有AV了,上次用你电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
 
和佳佳昨天晚上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吧,好像昨天晚上你还偷偷从门缝里偷看我们
 
了,你看了我的身体,我刚才也看了你的身体,这下我们算是扯平了,不过说真
 
的,你的身材比佳佳好多了。」X一边说一边摸着我还没干的头发。
 
「你干什麽?」
 
「丹姐很寂寞吧?能告诉我你垃圾桶里的这些卫生纸是干什麽用的?」
 
我羞红了脸,不知道怎麽回答。
 
X用手轻轻的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就直接抱住了我,
 
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丹姐,我来给你安慰吧,我早就知道你晚上偷听我们了,
 
我也知道你忍不住会偷偷的自己玩自己,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你也玩玩我吧。」
 
我想把他推开,但是他力气太大了,他的嘴已经压在了我的唇上,有一种淡
 
淡的烟味,而且我能闻出是万宝路的烟味,因爲我男朋友只抽这种烟,我很喜欢
 
闻这种烟味,我陶醉了,我没办法抗拒。
 
我轻轻的打开双唇,他的舌头像小泥鳅一样滑进我的嘴里,我贪婪的吮吸
 
着,吮吸着他的口水和我所熟悉的烟味,现在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什麽都不
 
想了,我只想赶快享受一次性爱,我不想再用手了。
 
X张开嘴,舌头轻轻的触碰我的每一颗牙齿,他的口水顺着舌头留到我嘴
 
里,我吮吸着,好像在告诉他,我还要。
 
我们帮对方脱掉上衣,他熟练的解开我的内衣扣,双手握住我的大咪咪,淫
 
笑的说:「刚才没看仔细,原来这麽大啊,丹姐经常看AV,还手淫,等下我们
 
玩点刺激的吧?」
 
我没说话,任凭他的双手在我的咪咪上游走,他用牙齿轻轻的咬着我的乳
 
头,让我感到全身酥麻,舌头灵巧而快速的舔着我的乳头,然后迅速的把我的长
 
裤和内裤一起脱掉,再脱自己的牛仔裤和内裤,一把抱起我准备放到床上。
 
我说:「你先洗洗。」
 
他抱着我不放,直接进厕所。
 
我说:「我已经洗过了。」
 
「你自己没洗干净,我再帮你洗洗,你也帮我洗洗。」他坏笑着说。
 
厕所里,我们全身涂满沐浴露,抱在一起,相互抚摸。
 
他拿着我的手,慢慢的游向他的屁股,游向菊花处,坏笑着说:「帮我洗这
 
里。」
 
「啊?洗这里。」
 
「嗯,洗吧,到时候我们玩刺激点。」
 
我用手指轻轻的帮他洗菊花,他身体时不时的颤抖一下,他也用手指帮我清
 
洗菊花。
 
顿时,我明白了,他等下想走后门,我和男朋友曾经试过,但是没进去,我
 
心中期待又害怕。
 
来到房间,他直接把我丢在床上,举起我的双腿,温柔的舔着我的阴蒂,阴
 
唇,两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比自己用手摸舒服多了,我很享受,闭上眼睛安静的
 
享受。
 
突然他的舌头触碰了一下我的菊花,我赶忙抓住他的手说:「这里不要。」
 
他一把推开我的手,「没事,我已经帮你洗干净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传遍我的全身,害我老是把身体往上缩,这使得他更
 
加兴奋,直接把舌头前面的小部分塞进了我的菊花里,让我很期待,期待更进一
 
步。
 
在我正幻想的时候,他骑到了我的腰部,坏坏的说:「有没有试过乳交?」
 
我摇摇头。他把我的大咪咪挤在一起,挤出一条很深的沟,把我的鸡鸡塞在
 
沟里,来回抽插,还示意我地下头。我很配合的舔着他那紫红的龟头。
 
顿时我感觉到我征服了这个男人,我让他满足,让他感到舒服。
 
他身体往上挪,直接把鸡鸡放在我的嘴边,这次我看清楚了,他的鸡鸡没我
 
男朋友的粗,但是长很多,我张开嘴巴还不能全部含住。
 
他野蛮的在我嘴巴抽插,有时会顶到我的喉咙,但是他不管,很野蛮,在抽
 
插了几分锺以后,用力的顶住,全部塞到了我的嘴巴里,顶到我的喉咙了,抽出
 
来的时候我咳嗽了几声,他赶紧把舌头伸到我的嘴巴里。
 
两个人的口水还有不知道是什麽液体相互交融在一起,激吻过后,我嘴巴里
 
都是不知名的液体,我想吐掉,但是他要我吞下去,我照做了。
 
前戏完毕,准备进入主题了,他的鸡鸡在我的阴蒂上拍了几下,在我的阴道
 
口摩擦着,突然一下,很自然的滑进了我的阴道。
 
让人怀念的感觉来了,比自己用手舒服多了,鸡鸡很饱满的塞满我的阴道,
 
慢慢的抽插着。
 
我突然想到了两年前男朋友和那个女人,他们在酒店的房间里应该也是这样
 
疯狂的交欢。
 
我不自觉的用手摸着自己的阴蒂,十分享受。
 
他的手也没闲着,直接塞到我的口里,我能闻到他手上淡淡的烟草味,这使
 
我更疯狂的舔着,仿佛在舔他的鸡鸡。
 
他的另一手用力的掐住我的乳头,用力的甩,让我既痛又兴奋。
 
他加快的抽插的速度,我越来越舒服,家里没人,我也就能放肆的喊叫了,
 
「啊……啊……啊,好舒服,就会怎样,别停,别停,别停。」
 
他更加卖力了,每一次都使劲往里顶,好像要顶到我的子宫了,这是我男朋
 
友从来没有过的,他的鸡鸡太长了,顶得我好舒服。
 
大约10分锺后,他停下了,拔出来,躺在我身边,我知道要换姿势了,轮
 
到我上位了。
 
我骑上去,双手按住他结识的胸部,快速的上下插动,我的两个大咪咪也跟
 
着节奏上下摇晃,他兴奋的说:「你的奶子真大,真有弹性,一甩一甩的,看得
 
我好兴奋。」
 
这句话让我更加卖力。他坐起来,抱住我,手从我的背上往下滑,用力掐我
 
的屁股,后来向菊花靠近。
 
「啊……」我叫了一声。
 
「是不是很刺激啊?」
 
我没说话,只是卖力的摇动着。
 
「刺激吗?说话,回答我。」
 
「嗯,好刺激。」
 
「那还要我继续摸吗?」
 
「嗯,手继续摸,好刺激啊,啊……啊……啊……」
 
他的腰也跟着我的节奏一起摇动,用力顶我,手指突然塞进了我的菊花,一
 
边用鸡鸡顶我,一边用手指插我的菊花。
 
我菊花一紧,把他的手推开,头往后一仰,大叫了一声「啊……」然后整个
 
人都动弹不得了。
 
他也停了下来,「来了?」
 
「嗯。」我害羞的回答。
 
「舒服吗?」
 
「嗯。」我没力气了,只能嗯了。
 
他抱住我说:「我让你马上再来一次高潮。」
 
「不会的,我没有那麽快。」
 
「如果我让你马上再来了一次高潮怎麽办?」
 
「随你,我知道,我第二次不会这麽快来的。」
 
他把我放下,让我侧躺着,把我的一只脚太高,用舌头舔干净我刚才留出来
 
的淫水,然后把龟头在我淫荡口摩擦了几下,噗滋一下又进来了,用力一顶,这
 
次好像比刚才还顶得深一些。
 
他得意的说:「这个姿势是进得最深的,我和佳佳都深有体会。」
 
的确,他的每一次进入都让我感觉到了快感是那麽的强烈。
 
他加快了速度,一次比一次深。我有点受不了了,感觉到阴道内有点疼了,
 
但又不想让这种感觉停下来,我只能大声的叫着:「啊……啊……啊,不要,不
 
要啦……」
 
他越发兴奋,越发顶得深,每一次的的进入,他的腹部都碰到我的大腿,发
 
出啪啪的响声,不到两分锺,我就感觉高潮又快要来了。
 
他得意的说:「高潮快来了吗?」
 
「嗯,啊……」
 
「来了吗?」
 
「啊……啊……啊……」他问得越大声,我就叫得越大声。我实在是受不
 
了,「我受不了啦,我爱死你的鸡鸡了,我快要死了,快快快,用力插我。」
 
「姐姐别急,我这就让你爽到死!」
 
终于,在他超快频率的抽插下,我缴械了,全身无意识的颤抖了几下,彻底
 
的都不了啦,我又来了一次高潮。
 
「我说了能让你马上再来一次吧。」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
 
「舒服吗?」
 
「嗯。」我仅有的力气也只能说出一个字了。
 
「你已经舒服了两次了,那现在要轮到我舒服了哦。」
 
我没有理他,因爲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接连两次高潮我真的是舒服死了。
 
他再一次把舌头伸进我的阴道口,用力的吮吸我的淫水,然后把淫水慢慢的
 
吐到我的菊花处,轻轻的用手指塞进菊花里。
 
当时我害怕了,我已经筋疲力竭了,他现在爆我的菊花?那我能不能受得了
 
啊?我可是从来都没有玩过爆菊花啊。唉……就算我现在不想让他爆菊,那我也
 
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他轻轻的再次把龟头摆在我的菊花口,慢慢的送进去,不知道是他的龟头大
 
了,还是我的菊花紧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他摸着我的咪咪说:「别紧张,放松一点,这个更刺激。」
 
当他再一次强硬的把龟头往里塞的时候,我感到了菊花处一阵胀痛,好像下
 
面要爆炸了,痛得我大叫了一声。但是他没有理睬我,继续往里前进,差不多塞
 
进去一半的时候,我用力的掐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再进去了。果然,他抽出来
 
了一点,但是这只是缓兵之计,用力一顶,大半的鸡鸡都进去了。
 
「啊,痛死我了。」
 
他才不管那麽多,继续慢慢的抽插,我只感到菊花里面阵阵胀痛,但是这个
 
疼痛好像是在慢慢的减少。
 
他的速度越老越快了,淫笑的说:「这里面比你的阴道里面紧都了,我的鸡
 
鸡被包裹得好舒服啊,是你自己说的随我的,那我就玩点刺激的咯,接下来继续
 
听我的啊。」
 
我不知道他还会玩出什麽花样来。他的速度越快,我的疼痛感就没那麽强
 
了,反而觉得爆菊和插阴道里面一样能让我感到满足。
 
我望着他笑了笑,好像在告诉他:「继续,这样也很舒服。」
 
他也对我笑了笑说:「里面太紧了,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一边抽插一边用力抓我的咪咪,我第一次感觉到痛并快乐着,我们都很满
 
足。
 
他不敢太快了,我知道他也快要射了。突然,他像打了鸡血一样猛烈的抽插
 
着,腹部撞击着我的屁股,啪啪啪,速度越来越快,他把手伸到我的嘴巴里,
 
在我嘴里胡乱的搅动,最后一下用力一顶,迅速的拔出来说:「快点把嘴巴张
 
开。」
 
啊?我都没反应过来,他的鸡鸡就到我嘴巴边上了,然后强制性的塞进我的
 
嘴里。不到3秒锺,他的鸡鸡轻微的往上翘了几下,我能感觉到一股热流从他的
 
鸡鸡里喷射出来,射到我的口腔内侧,射到我的舌头上,射到我的喉咙根部。
 
我感到一阵恶心,反胃,好像要吐了,他却丝毫没有半点要拿出来的意思,
 
嘴里还发出满足的啊啊声,鸡鸡还不忘记来回抽动几下。
 
这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贱,第一次让别人爆菊花,自己还很享受这种感觉,
 
才从菊花里拿出来的鸡鸡现在却放在我的最里,还要射在我的嘴里,那恶心的精
 
液灌满了我的嘴巴,甚至喉咙,一不小心就会吞下去。
 
他慢慢的把鸡鸡抽出来,却把龟头放在我的嘴边说:「帮我把前面的舔干
 
净。」
 
我居然照做了,很认真的舔着,直到他觉得干净了,他才从我的身上下来。
 
他拿来一张纸,把我嘴巴边上擦干净,却淫荡的说:「不能吐出来啊,这些都是
 
我的精华,吞下去大补,还能美容,昨天佳佳没这个福气,没补到,今天让你补
 
了。」
 
我感到恶心,我准备下床去吐到厕所里,他却一把按住我,「你自己答应
 
的,我让你再来一次高潮你随我怎麽办,我现在就要你吞下去。」
 
我看着他那淫荡的样子,终于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闭上眼睛吞了下去。
 
他拿来一杯水,我连喝了几口。然后点燃一支烟递给我,我是不抽烟的,但
 
是我却接了,猛吸了一口,被呛到了,他笑了几声,拿过烟猛吸一口然后抱着我
 
去厕所了。
 
洗完以后,我很认真的跟他说:「以后你不要来这里了,别让佳佳知道今天
 
的事。」
 
「那我想你了怎麽办?或者说你想我了怎麽办?」
 
「到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那我随时等你哦。」他坏笑着说。
 
「今天可是我第一次让人从后面,第一次被射到嘴巴里,第一次吞下去。」
 
「怎麽样,很刺激吧,以后就习惯了,等你习惯了那我就要开发新的花样了
 
……」
 
那一晚,我没有留他过夜,怕佳佳回来,他却把我带走了,带到了一个小旅
 
馆,在那里,我们疯狂了一整夜,我都不记得我一共来了多少次高潮,不记得用
 
过了那些姿势,我只记得那一晚我很性福。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有力气回来,
 
我删掉了电脑里的AV,我不能做X的女朋友,因爲我知道X只是玩玩,那我也
 
只玩玩,而且还不能让佳佳知道。
 
直到几个月以后,X又换了新的女朋友,我们才很少联系,只有等X女朋友
 
不在的时候,我们才偶尔偷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