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男家教的各种磨练
男家教的各种磨练
冯虎的妈妈今天上班去了,她是个护士,平时工作也很忙。由于要谈生意的关系,他的爸爸也只是偶尔才会在家。只要家里一没人,冯虎就会放肆地将乐可按在在家里各个角落疯狂做爱,几乎每一件家具每一块地板都留下过淫液和精水的痕迹。尤其是这间书房,冯虎似乎非常喜欢在这里操他。桌子上、窗台上、沙发上、椅子上、地板上,想起自己当时淫荡饥渴的模样,乐可简直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里放,尤其是在面对学生家长时。

冯爸爸一言不发地看着手中的文件夹,乐可站在书桌旁,忐忑不安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男人和冯虎长得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加成熟厚重。虽然第一次见面时十分温文尔雅,但是身为家长的威严还是让乐可很拘谨。何况乐可除了前几次是在认认真真教冯虎功课以外,后来每次都是在用身体教他。

“冯虎和乐老师相处得还不错吧?”男人一边翻着文件,一边问他。

“恩…相处得很好,冯虎很听话很认真。”乐可连忙说。

其实他只会在乐可张着双腿,拨开肉穴说快点进来的时候才最听话。乐可比较着父子间的相似度,一边这么想着。后穴忍不住又颤了一颤,感觉精液快要流出来了,他使劲绷紧双臀。

“老师客气了,我儿子是什么样,做父亲的最清楚。”冯爸爸笑了一下。

乐可心虚地别过头去,冯爸爸似乎以为这样拆穿太不给面子,又安慰说:“不过我看了一下冯虎最近几次考试的卷子,确实是有进步的。希望你能一直教他。”

是教他怎么操穴吗?一想到这个,乐可的身体就开始不安分了,灌满精液的肉穴急切地蠕动着,想要把异物推挤出去:“过奖…了,您太瞧得起我了。”

“冯虎还是个孩子,年轻气盛,希望能多包容他。这孩子挺爱玩,以后有劳乐老师费心了。”男人转过头来,认真又诚恳地对乐可说。

“哪里,这是应当的,应当的!”乐可连忙说。男人的话让他负罪感强烈,尤其是现在,后穴中还装满了他儿子的精液。他一动不敢动,男人马上发觉了他的异常。

“你怎么了,乐老师?”男人凑近他,关切地说。

“没事…”乐可摇摇头,稍微的晃动就让他感觉快要失禁了,温热的精液正被挤出湿漉漉的穴口,滴到裤档里。而刚才,因为收拾得太匆忙,乐可竟没来得及穿内裤。

“浑身这么僵硬,是身体不舒服吗?”男人继续问。

“不…是…”乐可连话都快说不出了,他祈祷精液不会弄湿他的裤子。男人大概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非常难受但在刻意忍耐,二话不说起身将他抱起,放到靠窗的沙发上。

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乐可终于没能忍住。穴口一松,湿热的精液源源不断涌出来。他今天穿的是卡其色休闲裤,棉制的面料马上被沾湿了。连男人也感觉到了手中温热的潮湿,他惊讶地看着乐可。乐可脑袋里轰地一声,只觉得又羞耻又愧疚,恨不得去死才好。

“乐老师,”男人突然说,乐可已经做好被愤怒责骂的准备。

“冯虎其实和我各个地方都很像。不论是长相,脾气还是性格。”

并不像责骂的话,乐可不明白男人的意思,他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男人继续说:“甚至感兴趣的东西也一样。你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做家教吗?”

乐可摇了摇头。

“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你了。很多人发呆只是在想一些无聊的事而已,”男人凑近乐可,“而你发呆的时候在想什么呢?竟然是一脸失神的表情,是在回味这里被操得欲仙欲死的感觉吗?”

男人把手伸进乐可两腿之间,隔着着那片湿透的布料揉搓。乐可扭腰挣扎,被男人按住。

“所以我突然很想知道,这张可爱的小脸在高潮时会是什么表情。真可惜,被我儿子先吃到了。怎么样,他操得你爽不爽?”

乐可震惊地看着男人,连挣扎都忘了。男人脱下他的裤子,非常下流地舔着他的耳朵说:“乐老师,我想检查一下我儿子的作业。”

男人的手指挖开黏乎乎的穴口,高潮过后的花壁是娇艳的殷红色,糊满了白白的精液。男人将手指伸进穴内,在里面用力翻搅抠挖,精水连续不断地流出来,整个臀部和下面的沙发都弄脏了。

男人笑着说: “看来我的儿子已经做了很多作业。”他抽动手指,因为精水的关系,小穴里又湿又滑,不需要用力就可以插到很深的地方,“老师批改起来很辛苦吧?”

男人的手指又长又灵活,指甲搔刮内壁的感觉太刺激,乐可忍不住弯起腰来。虽然已经被操过太多次,但是眼前的状况还是让他不知所措。

居然被学生的父亲用手指插……而且…好舒服……他皱着眉忍受肉穴被抠挖的感觉。如果是冯虎或是那群男人的话,乐可早就摇着屁股,一脸春情荡漾地让肉棒插进小穴了。但是现在,他没有那个胆子这么做。

“冯…冯叔叔,请住……住手。”他压抑着已经到嘴边的呻吟,伸手想要推开男人的胸膛。衬衫下强壮的身躯让他浑身更加燥热,他不断躲避着男人插进小穴的手指,嘴里说着:“…冯叔叔,您…您是我的长辈,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乐可徒劳地挣扎着,试图让男人中止这种悖德的行为。只要男人停手,他就马上离开这里,而且绝对不会再来。但是早就兽性大发男人怎么会放过这鲜美的大餐,他抓住乐可的手,扯下领带绑在一起,同时大力拉开他并在一起的双腿,只看了一眼那里,男人就咧嘴笑了起来。

“还说什么不要不要,阴茎早就硬得流水了。乐老师,你果然是个骚货。”

乐可红了脸,男人用手指轻轻弹着花茎顶端,肉棒颤巍巍地晃动着,吐出更多淫液来。他不安地看着男人,心底最后的道德感让他想夺门而逃,但是日渐淫荡的身体却……他忍不住看了看男人鼓起的胯间。好大,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但是他仍旧不死心地小声说:“冯叔叔……别…这样……”

男人笑了一声,低头就含住了乐可的花茎。

“呜……”乐可捂住嘴,瞪大眼睛看着分身一点点没入男人口中。灵活的舌头刮蹭龟头,轻舔茎身,连下面的囊袋也被嘴唇吸吮。乐可被吸得全身发软,连连射了三次,被男人尽数吞下。

乐可直楞楞地看着男人,射精的感觉让他脑子一片空白。男人解开裤子拉链,抽出那根沉甸甸的巨物,乐可马上贪婪地看着它。

“乐老师,想不想来吸一下这根大鸡巴?”男人问他。

乐可犹豫地看着男人粗大的肉棒,手却鬼使神差般握了上去。又硬又烫,又粗又长,顶端还分泌出一点水来。好想快点尝一尝它的味道,好想快点被它捅到最深处。乐可来回撸动着男人的铁棒,双手沾满了顶端流出的精液。他俯下身,用舌尖轻轻舔了舔硕大的龟头,又咸又腥的味道让他迷醉不已,忍不住张嘴就吸了起来。

男人玩着乐可两瓣臀肉,又揉又捏,手指沿着股沟一直滑到穴口,分开臀肉,用两根食指轮流浅浅地抽插。插得乐可搔痒难耐,一边高高翘起屁股任他玩弄,一边更卖力地舔吸着男人的肉棒。

“乐老师的小嘴真会吸。”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赞叹,他按住乐可的头,使劲操干着他的小嘴,口水和分泌物将粗大的茎身弄得湿漉漉的。乐可被顶得快喘不过气来,不知道操了多久,男人闷哼一声,狠狠插进他喉咙深处,又激又猛地射了出来。

“唔!”乐可大口地吞着精液,几乎要被呛到。没来得及吞下的白浊从嘴角流下来,滴在沙发上到处都是。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垒了,男人将他的双腿扛在肩膀上,粗大的肉棒抵住湿漉漉的小穴,稍微用力,硕大的龟头就分开穴口挤了进来。乐可回过神来,拼命挣扎。他哀求男人:“冯叔叔!冯叔叔!不要,不能插进来!”

小穴里面又热又紧,还在微微颤抖,比上面的小嘴吸得还要爽。男人哪里管他说些什么,雄腰一挺,又粗又长的分身整根没入。

“不要!”乐可尖叫着大哭起来,插进小穴的阴茎彻底打破了他的道德底线,让他感到又羞愧又耻辱,然而身体却不受控制地亢奋起来,他就像被强暴的处女一样哭个不停。男人又动了动,插得更深。乐可崩溃哭泣的脸让他兴奋不已,他玩弄着乐可的乳头和再次挺立的肉棒,又揉又捏,有时还用牙齿啃咬红肿的乳珠。他狠狠地操干着这销魂的小肉洞,顶得乐可东倒西歪。

“好紧的小肉穴,果然是…天生销魂洞……”男人兴奋地喘着气,一刻不停地抽插着。乐可闭着眼睛,眼泪大颗大颗滚过眼角。男人伸出舌头,色情地舔走这些咸涩的体液。

“明明身体这么淫荡,还哭得像个被开苞的处女。”他放肆地操干着淫水直流的花穴。从来没有被干到这么深的地方,而且是用这么粗大的阴茎,乐可爽得浑身直哆嗦。

男人越操越兴奋,他翻过乐可的身体侧躺,肉棒越捅越深:“小骚货,哥哥的大肉棒操得你美不美?”男人一边猛干一边问他。

乐可倔强地咬紧牙齿,不说一句话,剧烈起伏的胸口和忍不住弓起的身体出卖了他。看见他的反应,男人低声一笑,换了个角度抽插,次次直捅花心。小穴被操得又酸又涨,好像要被捣烂一样。乐可不断喘息,被强烈的快感逼得五处可逃。

男人又故意放慢抽插的频率,浅浅地摩擦着花壁。这种轻微的抽插几乎让乐可发狂,小穴里面开始搔痒无比,饥渴地收缩着,他忍不住抬腰磨蹭着男人的肉棒。

“小骚货,哥哥的大肉棒磨得你美不美?”男人又问他。

“美…好美!小穴要被大肉棒操化了……”乐可终于丢掉了心中最后的羞耻,他扭着腰,嘴里不断吐出男人们教给他的淫词浪语:“哥哥……用力操,操烂…小骚穴……快……快点、小骚穴还要……哥哥把精液射进来……”

他的眼角还挂着泪水,此刻却比任何一个荡妇还要来得淫荡,他骚浪地摆动着腰,撩拨得男人兽性大发,拉开双腿疯狂操干这骚水直流的淫穴,结合处的精液在激烈的抽插下变成了白沫,沙发上到处都是淫水和精液。乐可无力地任男人操干着,男人的抽插又猛又快,在刮过花心的时候还会用力地磨一下,操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半张着小嘴,爽得口水直流。下体早就被射得一塌糊涂,甚至有一些还溅到了脸上。

看着男人把乐可插了又插,一直操到失神。在门外偷看的少 年终于忍不住了,他从男人把乐可抱上沙发开始看起,已经就着这幅淫乱的景象打了三次飞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