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老婆和齐教授
老婆和齐教授
婚后的生活是紧张而快乐的,我们享受着爱情带来的欢乐,不管是柴米油盐还是风花雪月,旖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妻子,我在她的影响下告别了以前那种没日(台北情色网757H)没夜打电脑游戏的生活,变得上进起来,慢慢的在系里也占到了一定的学术位置,旖对我感情上的依赖是明显的,就算再忙,每天晚上都会早点回家陪我,当然,偶尔也会失踪一个下午,呵呵,每次回来都是脸色红扑扑的,惹的我心照不宣的笑。

  端午节又到了,系里发了各种各样的饮料和副食,还有棕子什么的,我搬着两大袋东西早早的回到家里,昨天在科技街买零件为旖的同学家里装了两台电脑,也给自己装了一台,晚上打算好好调测一下,毕竟是家里的第一台电脑,桌上放着旖的字条:「老公,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齐教授找我去聊些事,你去饭堂买些回来吧,冰箱里有我中午煮的饺子。」

  齐教授是旖的研究生导师,好象才四十岁不到,在行业里非常有名,学校里也是出了名的业务尖子,四十岁不到就评上了教授职称,并成为了博士导师,唉,人和人是不一样,想起自己,我摇了摇头。

  吃完晚饭,我碗也没洗,抓起工具,投入地干(台北情色网757H)了起来,最近科技街出的零件好象都不太稳定,随然我习惯了帮学生或亲戚调试电脑,但今晚总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烦着我,而且不知道怎的,心神也有点不定,老想起旖,唉,也许习惯成自然了,养成了依赖性,她不在身边总有些不安定的感觉。

  抬头望了望钟:「九点了?!」时间可过得真快。旖怎么还没回来?

  「铃……铃……」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了旖的声音:「嗯……老公……我可能要晚点回来……你先睡好吗?」旖的声音有些怪怪的,微微有些喘着。

  「你在哪儿呢?」我心里突的一跳了一下:「是小刘那儿?」

  「嗯……哎哟……」旖咯咯的笑了一声,电话里传来了若隐若现的悉悉娑娑的声音,似乎还有一个低低的男声在小声说着什么,然后旖咯咯的又笑了:「人家在齐老师家嘛……乖……乖乖先睡……我一会就回来」

  旖的娇喘更加厉害了,滋的一声响,只听到电话里的她长吸了一口气:「嗯……好坏哟,……你!老公……我不和你说了……晚上回来再说,好吗……别生气哟……亲一口!」

  电话里「啵」的一声:「我爱你!」

  放下电话,我再也坐不住了,心里象千百万蚂蚁爬着似的,痕痒无比,一会儿又象是一头小鹿乱撞,突突直跳。脑子里满是旖的样子,想起她这会儿正在做什么,我兴奋的呼吸急促,小弟弟也一阵阵的在裤子下跳动着。

  接下来的时间怎么过的我几乎不记得了,几次出错后,我放弃了手上的工作,一会儿象个困兽一样满屋子游走,一会儿又坐在床上呆望着卧室里的座钟,钟滴滴达达的响着,我的心也扑通扑通的跳着,弟弟突突的也好象随着闹钟一快在跳,撑得难受,我索性把外裤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大门轻轻的「硄」的一响,她回来了,高挑的她软弱无力地依靠在卧室门口,一头漂柔的卷发有点散乱,显得特别妩媚,脸上的是我曾经熟悉的红云,娇羞的眼角含笑的望着床上的我,我也笑了,心里异样的兴奋刺激着,我们心照不宣的暧昧让整个房间里散发着不寻常的情调。

  「还不过来给老公陪罪!」我笑着说。

  「ying……」一声娇呼,她把手袋一丢,鞋也踢了,扑到我怀里来。
  「嗯……你坏……你坏……我知道你想什么……」旖的手捶打着我的前胸,娇喘着嗔着。

  「旗……怎么把裤子脱了……刚刚是不是自己在……嘻嘻……」旖的玉手一把把我的底裤拉下半边,把早已是怒发冲冠的肉棒拉了出来。

  「谁坏谁坏?小恶人先告状……刚刚谁在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啊……我要看看!」我的手不老实的也伸进了她的小底裤下面,不出所料,底裤几乎全湿透了,而且粘呼呼的,一塌糊涂。

  「噢……」旖真敏感,一碰她就象过了电身子一样挺了起来。

  「粘呼呼的,小坏蛋!从实招来!那是什么!」我笑着问。

  「……是……精液……」旖吃吃的笑着。

  「刚刚你嫉妒了?……嘻嘻……还是觉得刺激得受不了?」旖嘻笑着问,「我一直想象着你听了我的电话后,会不会在床上自己……嘻嘻……」她兴奋的象个小女孩一样,眼里满是新奇。

  「我才不会呢!哼……我本来要拉旁边的周老师过来的一起睡的」

  周老师是隔壁教音乐的老师,我顺口把她拉过来刺激一下旖,「嗯……」
  旖听了呻吟了一下,兴奋的浑身颤了起来。「很久没和你说这些了……想不想听听我刚刚的事?」她在咬着我的耳朵轻声问。

  「你跟齐老师……」我捏着她的乳头,刚刚一边说一边已经把她上身的扣子揭开了,半边乳房跳了出来,我们拥抱着半躺在床上,互相对望着。

  「是啊……我一直在他家,今天师母去北京开会去了……下午走的。」
  「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他的啊?小坏蛋……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我手指大力的捏了一下。

  「噢……你坏……你自己想听……却又来折磨我!」回忆起往事,旖的眼神有点暗淡,悠悠的叹了口气:「旗,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做爱吗?」我的脑海里涌现了那天晚上校园门口煞白的水银灯,「那天晚上,我其实先去了齐老师家」。
  「最后一次和他说分手……因为……我有了你」。

  我想起了她的迟到,她的乱发以及那原本白晰的脸上的红云。心里一阵激动,抱着她的手紧了一紧,突然,我又想起了什么:「难怪呀……嘻嘻……那天晚上你一开始就这么湿……」

  「坏老公!……你坏死了……嘻嘻……是啊……我心里念着你在等我,但是他偏偏要做最后一次,他又会挑逗人……加上……」她羞涩的越说越小声。
  「加上……你自己也想……对不对!」我笑着……更加起劲的柔起她的乳头。
  「嘻嘻……后来就有了很多个最后一次?……是不是?」

  见她的目光躲着我,我愈加觉得好玩,眼神抓着她逃避的目光,手里继续挑逗着。

  旖的喘声越来越重:「人家……人家……心好乱嘛……加上……嗯……你又不反对……对吗……好人儿……」。

  「说……小坏蛋……今晚又怎么了?不说我要罚你……」

  「噢……你好坏……我说……我说……他打电话给我,说师母去了北京,叫我过去,晚饭也别吃了……抓紧时间……」

  哗!难怪现在的旖这么敏感,从五点到刚刚,六个小时,他们做了多久?!
  「我们做了七八次,我也不记得了,他很强的。」旖羞涩的回答了我的疑惑。
  我的淫荡老婆啊!我一翻身,一把把她的小底裤扯了下来,哗!只见大小阴唇象是一朵怒放的红牡丹,中间拱着一粒肿胀的红豆,一切藏在了雪腻的长腿肌肤中间,显得异常的妖艳欲滴。

  也许是我的纵容让她更加放荡了,这时候旖竟将骚屄扭着送到我的面前,细
  声呻吟道:「旗……给你吃这个……安慰一下她好吗……她给一个大坏蛋欺负了一晚上了。好可怜哦!」

  一股异样的香气和着体热扑面而来,熏得我有些飘飘然。

  「那个大坏蛋是怎样欺负我的小骚屄的?」我一边滋溜溜的添着肿大的红豆,一边好奇的问。

  「他今天好直接好变态,一进门连我的裙子都不脱,直接把鸡巴插了进来,一开始有点痛,……嗯……好痒……但是我又好喜欢,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就把我按到了墙上,一下一下重重的插,也不管人家……老公……小骚屄受委屈了……嗯……但是小骚屄感觉又好好哦……插得她……把墙上全喷湿了……」
  我这时候已经心痒难耐了,爬了上来,把肉棒对准了骚屄,慢慢的按了下去,旖长长的吸了口气,开始在我身下摇了起来,我们都会意的笑着望着对方,一丝丝的淫意弄的两人心里都特别痒。

  「第二次是在地板上,他好喜欢我的小骚屄,但是又喜欢虐待她……嗯……好美……他最喜欢就是把小骚屄插的翻出来了……好羞哦……然后一会儿就要用纸巾把小骚屄里里外外全部吸干(台北情色网757H)……干(台北情色网757H)干(台北情色网757H)的再一下用力插到底……噢!……好爽……」

  「第三次是在阳台上……」望着她那红颜欲滴的美丽脸庞,怎么也想不到会变的如此淫荡,我心念一动,悄声对着她的耳朵:「宝贝……小骚屄……好浪哦……」

  「是啊……哥……你不知道……小骚屄对很多男人都这么浪的……谁叫……谁叫她痒呢……嘻嘻……」旖娇媚的笑起来。

  「旖……我们叫多一个小骚屄一起来浪……好吗?」说完,我迟疑了一下,毕竟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旖美丽的杏眼里露出了兴奋的光芒:「好啊!旗,我早就想和你说了……怕你生气……真的好期望……看到你和别人做爱的样子,我好喜欢看到我心爱的小弟弟怎么去插骚屄的……好心动!」

  我心里一荡,肉棒加快了速度,插的旖几乎大叫了起来:「噢!……插到底了……插到花心了!好美!哥,两个小骚屄……一起喂你……好吗?一定哦……啊!……」

  这一次做爱让我确定了旖也不反感我找别的女人,甚至她对我们同时和其他女人做爱表露出了浓厚的兴趣,这种感觉让我俩都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