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外国来的老师
外国来的老师
我的第一次献给了住在我家的荷兰 au pair【法语,『换工者』。即外国来留学的年
 轻人到主人家居留,以做轻微的家务和照看家中儿童换取在主家的食宿和少量 的零花钱】。那是在两年前,当时我13岁。
 
  我家的 au pair名叫萨宾,法裔荷兰人,当年26岁。已经结婚,在一所荷兰著名的学校做老师,来法国做两年的交换学习,学习美术史,嚯,她真是个尤物。
 
  齐肩的麦秸色金发,清澈的蓝眼睛,再加上极端性感的红唇。自打萨宾住进 我家,我便天天做着白日梦,想象亲她那肉感的嘴唇是何等美味;如果它裹住我 的大鸡巴,那是怎样的惬意。
 
  你要问:我怎么知道我的鸡巴大?很简单。那是因为在体育课后大家在更衣 室比大小时,我总是得第一。我不是『同志』或者甚么变态。但是一个小伙子应 该知道自己那儿有多大的本钱。
 
  我必须承认,我有点自恋。我喜欢自己的模样和身段。我长的金发碧眼,有 一张唱诗班男孩那样逗人喜爱的娃娃脸。我的身子仍然瘦长,但是已从学校的体 育运动中得益,开始增长肌肉。身上的皮肤,除了被三角游泳裤遮掩的部位,通 体被晒成健康的金黄色。我有一对瘦小结实的屁股,和一根18厘米粗壮的鸡巴。 
  少量细软的金色短阴毛是我可以向同伴傲然展示的又一件专利品。其他的少 年中,只有一两个在那儿有点绒毛。
 
  萨宾有一对天生的结实的32D 的大乳房和两个直立的大奶头。它们总是在她 穿的紧身上衣胸前支起两个圆点。她只穿紧身的超短裙,让她修长、晒成金黄色 的美腿一览无遗。
 
  大概从十一岁起,我就开始『打手铳』。起先只是好玩,鸡巴舒服。当萨宾 来我家工作后,我便开始幻想同她上床。这使我『打手铳』的次数更多、更频繁。 
  而且玩起来感觉更强烈、更舒畅。
 
  萨宾来我家工作大约两个月,便吃了我的『童子鸡』。
 
  那是一个初春,天气反常,气温突然升高。我决定脱光了到游泳池边进行当 年的第一次日光浴。萨宾也穿了一件泳装从屋子里走出来。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 种几乎完全暴露的比基尼。白色泳装上边的两块小布头儿勉强兜住她的一对大咪 咪。这样一来,胸前两座大山的北坡和中间的沟壑都暴露无遗。它们被晒得同身 子其他暴露部位一样的颜色。我的目光然后溜过她平坦的腹部上晒得金黄的皮肤, 到达三点式比基尼泳装的下一点。那是用白色半透明细料做的遮羞布。前面是块 不大的小三角,后面的窄布条勉强遮住萨宾一对肉感的屁股蛋儿中间的深沟。我 经常见她那绷在超短裙内高跷的一对圆球,现在是第一次看见几乎完全裸露的屁 股蛋儿。它们同样也是被晒成金黄色。
 
  不消说,满目的春光立即让我游泳裤前面爆出一条山峦。我连忙转身俯卧压 住勃起的阴茎,假装是到该晒背的时候了。直到血液消退,阳物软了,才又转过 身来再晒前面。
 
  「如果我脱掉乳罩晒半裸体,你在不在意?」萨宾突然含笑问。
 
  我结结巴巴半天,才吐出一个「不」字。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去掉上身的泳装, 露出一对颜色均匀的大乳房。它们是那种天然的肥美和坚实,而不是流行的人工 隆乳。萨宾显然是经常半裸体日光浴,乳房的颜色和上身一样是健康的金黄色。 
  只有一对竖起的大奶头呈棕色,周围环绕一圈颜色略深的乳晕。
 
  萨宾在刚解脱的乳房上抹上防晒油,让它们同身体其他部位一样油光铮亮。 
  我的双眼已经完全粘到她那一对性感的乳房。所幸的是我带着一副深色的太 阳镜,她不至于看到我色迷迷的眼光。我很快又再度勃起。只是眼前的美景实在 难以割舍,我不愿转身遮掩。而是寄希望于萨宾没有发现我裤裆里的变化。 
  过了大约20分钟,她转身晒背。要我帮她往背上抹防晒油。我简直不敢相信 自己的幸运,我将要有机会摸她。虽然那只不过是抹防晒油。我夹着腿朝她走去。 
  尽量让紧身的『速比涛』游泳裤把坚挺的阴茎困住贴在小腹,而不是支起帐 篷。
 
  我往手掌倒些防晒油,然后开始向萨宾肩部涂抹按摩。一股电击像从我手指 发出直冲我游泳裤中悸动不安的鸡巴。我稳定心神,继续工作,把滑腻的液体抹 到她后背和下腰。但是在摸到她臀部前停止。
 
  「你能把我腿也抹上么?」萨宾请求。
 
  我自然万分乐意。由她右脚开始往上,经小腿而大腿直到屁股,在离她腿叉 差一点的地方停住。我在她那儿嗅到某种奇特的异味儿。然后对她的左脚如法炮 制。停到萨宾胯部时那种骚味更加浓烈。
 
  「你漏掉了一处,」她意味深长地说。伸手到后背掰开两个翘起的屁股蛋儿。 
  我很是吃惊。难道她真的希望我摸她那儿?那处我日思夜想的妙处?我有些 犹豫。但是我马上就鼓励自己抓住机会,不然她一后悔就晚了。我把防晒油抹在 萨宾屁股上开始按摩。她的屁股肉非常结实,而表层的皮肤又非常柔嫩。我承认, 我在故意拖长时间慢慢磨蹭。可是她并没有说话。直到我自己也以为我可能做的 有些过头了,才恋恋不舍地停下。
 
  萨宾扭过头来感谢我。
 
  「哇,老天爷!是不是我让你成了这样?」她瞪着我被困在小游泳裤里的肉 棍绷紧的轮廓,故意问。
 
  「你是个大男孩,」她又加上一句。一根手指沿着游泳裤上鼓起的峰脊轻轻 下滑。这像电击一样从我龟头传到卵蛋。我站住那里呆若木鸡,一动也不敢动。 
  我不敢相信萨宾竟然一出手就摸我那儿。啊,上帝,他现在是五个指头全体 出动,上下来回了。哇,这比我自己弄可是舒服多了。妈的,她正在拉下我的小 裤头儿!
 
  游泳裤刚拉到耻骨,我直径5 厘米、长18厘米的初中生嫩阴茎立即从来裤腰 弹出,一柱擎天。(附带说一句,以后十年内,我的鸡巴又长了近10厘米。到我 不再长个儿时,它是28厘米长、10厘米粗。对一个白人来说,算是很不错了。) 
  「嗯-呣,了不起。才刚到长个头儿的年纪,鸡巴就已经长得和成人一样。 
  女孩儿们将会对它爱得发疯。「萨宾高兴地咕噜,抓住我鸡巴就套弄,就像 我自己经常做的那样。
 
  「在这以前还有其他人弄过它吗?」她又问,嘴里的热气儿直接呼到我肿胀 的龟头上。
 
  「没……没……没有,」我完全被13岁的少年鸡巴上传来的不敢想象的刺激 淹没,结巴得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但是我敢打赌,你一定经常自己打手铳,」她微笑说。一副不依不饶、早 已知道的样子。萨宾诱人的脸上捉狭的笑意,羞的我一时满脸通红。
 
  「别人替你弄比自己打更有劲儿,对不?」她还没个完。
 
  「嗨-嗯,」是我唯一能做的反应。因为我可以感到阳精已经在卵蛋里躁动 沸腾。她说的不错。这样弄远比自己打手铳强一百倍。
 
  萨宾继续套弄了一会儿,目光从我的阴茎转移到脸上。她对我甜甜一笑后, 转而低头亲我鸡巴头儿。我紧张的不敢喘气。肉感的红嘴唇同龟头接触后张开, 推着包皮后翻,裹住龟头从顶端滑到肉蘑菇的后沿。她包住肉楞子开始吸我龟头, 舌头在它敏感的表皮上转悠。那种感觉实在无法形容。
 
  我自己套弄时,马眼总是溢出很多滑润的亮液。现在它流出的更多,萨宾似 乎一点也不在乎。哇,她嘴唇正在继续下推,一段鸡巴已经进到她嘴里。肥嫩的 嘴唇包裹鸡巴的感觉,比刚才她用手套更舒服。哎呀,操,她竟然把我18厘米长 的肉棒完全吃进嘴里。我只有不多细软的阴毛,萨宾的鼻子正拱在金色的短毛丛 中。
 
  现在,萨宾的嘴唇紧箍在我悸动的少年鸡巴粗大的根部,舌头则在舔肉棍的 底侧。鸡巴在她炙热而湿润的口腔中无比的舒服。就是在最淫荡的春梦中,我也 没有能想象到让女人吹箫会是这样的美妙。
 
  唔,她又往回滑了。她在用嘴唇来套弄我颤动的肉茎。哦哈,最舒服的还是 她的小嘴一边吸吮、舌头一边舔舐我肿胀的大龟头。这时一股酥麻的劲儿传遍全 身。啊,她双手搂住我屁股在光洁的皮肤上摸索。美得我不由收紧那由于经常游 泳和参加学校的体育运动而锻炼得很结实的屁股墩。
 
  妈的,不妙,萨宾的嘴太厉害。吸的我卵蛋都痛,恨不得马上喷她一嘴。我 必须尽力克制。我要尽量拖延。
 
  啊,不。她抽精吸髓的嘴,热乎乎、湿漉漉的含着我鸡巴上下摇摆得更快了。 
  她推进,吞进全部肉茎直到茎根;再回拉,露出15厘米湿乎乎的肉柱,只舔 吸剩下的蘑菇头。我力图想些恶心的事儿来分散注意力。想象老妇人像口袋一样 耷拉着的咪咪。没有用。刺激太强了,感觉太美了,要发泄的冲动太猛了。我无 力挽回。
 
  「我忍不住了,」我宣布。
 
  操,萨宾反而变本加厉。她的嘴退回到龟头像发疯了一样狠吸。舌头在下面 对马眼和包皮系带猛舔。双手粗暴地拽住我两个屁股墩。我只能听任本能,随它 去。
 
  「真的马上就要射了。」
 
  她仍然不停地猛吸。去他妈的,我来了!
 
  「啊,操!呵-哇,」我嘶声怒吼。初中生的阳精从我的大鸡巴头爆发射进 萨宾口中。在以往的高潮中,我的阳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抽搐和刺痛,从来没 有喷射过这样多的精液。我可以感觉到精液的热流涌动,穿过极端敏感的阴茎底 面的管道。我光洁精瘦的身子因为强烈的高潮而战栗。
 
  萨宾把我的精华一滴不漏全部吞下。含着我的鸡巴她只能发出快乐短促的咕 噜声。我猜想那是表示她喜欢我精液的味道。我很想知道那是甚么滋味?不,算 了。如果我也喜欢,那我就成了『同志』了。
 
  我很高兴萨宾至今仍然没有把鸡巴吐出来。被她含着的感觉是那样的好,我 希望她就那样一直含着。嘿,那给了我历来最痛快的高潮。我射得这样多,以至 于感到我卵袋中的睾丸由西瓜变成了核桃。
 
  我的高潮过去后,萨宾站了起立。嗯,看来我不光是第一次被吹喇叭,还会 有第一次亲嘴。我俩的嘴唇贴到一起。哇,那真带劲儿。你以为我们只是嘴唇相 撞?不,才不是呢。她看来是要用舌头撬开我的嘴唇。啊,不错,我听说过『法 式热吻』。你不仅亲对方的嘴唇,还相互吸对方的舌头。我张嘴让她进来。呀- 咳,这是甚么咸不叽叽的味道?哦,恶心,她是把我的阳精反刍给我。不过看来 她自己已经吞了不少。好吧,对母的好的事儿,于公的也应该是好事。而且,我 吞得越快,越能早些去掉那咸腥味。
 
  又是一个第一次。我尝到并吞下了男人的东西。
 
  萨宾搂住我一扭转了半圈,顺势将我推倒在日光浴躺椅上。我正奇怪她的比 基尼小三角裤为什么全湿了?啊-哇,她正在把它往下撸!她要向我展览她的小 屄!她那儿同身子别处晒成一样颜色,不像我有游泳裤遮住的白三角。她那儿没 有一撮阴毛,但是我能辨出它们应在的位置,所以她一定是经常剃毛。最重要的 是我可以看见小屄粉红色肿胀的肉唇,还有一颗红色的肉蕾立在两片肉唇顶端相 会处。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我才13岁就有第一次的荣幸,瞧见异性阴部的长相, 而且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阴户。嗯-哼,她把我脸往她屄上摁。它水淋淋、热 烘烘地触着我鼻子。嗅起来不是尿骚味,而是我替她抹防晒油时在她大腿根闻到 过的那种些许带酸的腥味。
 
  「舔一下,尝尝你的第一个屄,」萨宾诱惑说。
 
  怎么舔呢?我先试试像舔冰淇淋一样把舌头抹过肉唇。
 
  「啊,对了,就是那样。」
 
  酷,我猜得不错。它的骚味儿偏重,但是远比吃自己精液来劲。嗯-呣,我 越舔,肉缝流出的骚汁越多。我真的开始喜欢这种味道和气味。萨宾柔嫩多汁肉 乎乎的屄贴到脸上、黏着嘴唇和舌头真是舒服极了。
 
  「把你的舌头往缝里插,」她进一步指点。
 
  嗯,肉缝里更湿更热,味道也更浓。老天爷,这让我鸡巴很快再度变硬。 
  「啊,太棒了,舌头快在里头进出,肏我小屄,」萨宾呻吟。抓住小臂把我 双手放到她涂满防晒油、滑溜溜结实的翘臀上。我像她对我做的那样,在她光滑 的屁股上抚摸。我想,她那样做时我美的了不得;我照样学自然也可以让她舒服。 
  哇,她真的漏了。淫水不断涌出,我舔都舔不完。味道是越来越美。啊,不 要。正在我真正吃出点味儿来了的当口。她为甚么往后缩?
 
  「吸和舔我的阴蒂,」萨宾不是退缩而是要换花样。我已经猜到什么是阴蒂。 
  她果然是指那在两片屄肉相会的顶端竖立的红色小肉蕾。对她的指示,我自 然热心去办。结果让她呻唤的更勤、更响。
 
  「够了,小伙子,」过了一阵,萨宾捧住我的头说。「狼吞虎咽你的第一个 屄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