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在云端,这周出不出差呢?
在云端,这周出不出差呢?


  急匆匆地穿好鞋跑到11号楼下,刘婧已经在宿管阿姨办公室门口等着我了。
  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见了我,扶了扶左肩上的背包,抿了抿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是最后什么也没说。

  其实此时的我比她还要紧张,沉浸在美梦成真时的恍惚中,不敢稍动,深怕这是梦,一不小心就会被惊醒。

  看着故作坦然的她,我指了指校门方向,问道,现在走吗?她点了点头,依然头前带路,我看着她的背影,笑着缀了上去。

  一路就这么沉默地走着,夏意愈浓,浩瀚的星空下,林荫小径中沉默着的男女,一前一后慢慢前行。

  走过教工楼前绵长的墙根时,我紧赶两步,上前握住了她的左手。她没有挣扎,还是沉默着,我有点尴尬,自顾自辩解道,这边没路灯,好像前面教工楼那边最近在施工,我带着你走,这个蹩脚的理由我自个儿都觉着臊得慌,但这有什么呢?能牵到她的手,豁出去了。

  涛哥和我租住的房子其实并不太远,出学校后门大概走20分钟就到了。前面说过,主要是用来做饭的厨房,其实也可以算是我们哥俩的娱乐室,除了做饭的厨具,两台电脑,沙发床单铺盖什么的也是有的,只是两个单身汉,凌乱是免不了的。

  所以开门前我还是有点心虚的,站在门前转头跟刘婧说,可能有点乱,你先等会,我进去收拾一下。

  刘婧的眼里似乎有笑意,点头嗯了一声。

  我打开门闪身进去,还好还好,涛哥这老小子最近似乎没有来过,装他的H杂志的纸箱还在床底下,垃圾篓里也没有什么卫生纸团,房间里也没有奇怪的味道。

  打开廊灯,我打开门,行了一个绅士礼,笑着对门口的刘婧说,欢迎莅临寒舍,蓬荜生辉,请进!

  刘婧眼里的笑意更浓了,笑着向我走来。

  待刘婧一进门,我转手就把门给反锁了。

  那时候男生们还不流行英雄联盟,女生们也还不流行整容。给在沙发上坐下的她倒了杯水,我边开电脑边对她说,估计你的新舍友今晚也得很晚才回,我去接你前给张嘉欣打过电话了,她说你那宿舍有俩大四学姐,今晚是开欢送会去了。要不,先看会电影等着吧,我给张嘉欣说了等她们回来就给我电话的。

  刘婧似乎有点惊诧,小声说,啊?你跟张嘉欣说了我要来你这里?

  我坏坏地笑着道,怎么了?咱俩光明正大的,有什么不能说的?

  她小声道,不是,只是……

  我一看小妮子脸都红了,赶忙道,骗你的啦,我跟张嘉欣说老王有几张表格要交给她,让她回来通知我的。

  小妮子白我一眼,啐道,你啊,就知道骗人!

  我哈哈一笑,正色道,我这是缓和气氛的需要,平素我可是个老实人,天地良心。

  她啥也没说,鄙视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开了电脑,我问她想看什么,估计是坐了一会儿那种拘束感渐渐消散,她从沙发上站起,坐到旁边电脑椅上问,有什么好看的吗?

  我想起前段时间刚下的《达芬奇密码》,答道,那就看看《达芬奇密码》吧?听说挺好看的,前段时间过来的时候刚下的,这段时间准备考试,还没来得及看呢。

  她说,好,我也听说很好看的。

  打开暴风影音,我对她说,你先看着,我去巷口买包烟,顺便看有没有什么零食。

  她说,好。

  出门到巷子口那买了包烟,拿了几包鱼仔一包花生一包瓜子,结账的时候假装顺手放了一盒杜蕾斯在袋子里,淡定的结账走人。

  回到家的时候小妮子依然坐在电脑前看电影,放下吃的,点上香烟,我也加入了观影行列。

  直至现在我依然对于某些不知出处的所谓真理深感敬畏,比如传说中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能超过30分钟」这一真理,不知出处,但深感有理。

  随着剧情的演进,罗伯特·兰登教授渐渐发现了索菲·奈芙的神秘身份,而坐在刘婧身旁一直心猿意马的我,也渐渐发现小妮子身上的那种曾让我迷醉的神秘香味越来越浓。某一刻电影画面变暗的场景,我的身体向小妮子的方向靠了靠,假装伸懒腰的右手,正犹豫要不要落在她的腰间。刘婧忽然侧过头看着我,说,关下灯吧,看惊悚片得有气氛。我慌不迭地答应,小跑着去关了灯。

  随着灯光的熄灭我的心情似乎也放松不少,此刻依然藏着阴暗想法的我,黑暗的环境似乎让我胆子大了一些。与其说此时我正在看电影,还不如说更多时候我是在偷瞄着身旁的她。

  那次拥抱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刘婧穿那件绿色的深V领t恤,今天的她穿着白色的t恤,洗的发白的牛仔小热裤,脚上是白色的凉鞋,就着电脑屏幕的反光,她今天似乎穿的是黑色的胸衣?在白色t恤下若隐若现。斜眼偷瞟着她胸前鼓鼓囊的一团,我感觉口越来越干。刘婧似乎感觉到我灼热的目光,脸又开始红了。我一看她脸红,顿时感觉一阵血气上涌,右手搂住她的腰,冲着她的小嘴就吻了上去。

  我一度曾怀疑小婧子拥有胡人血统,因为她的眼窝很深,眉毛浓而黑,鼻子坚挺,而且眼睛不像我们中原人棕黑居多,她的眼睛带着点蓝色。樱桃小嘴,唇色艳而薄厚适中,上唇略微上翘,非常性感。不知道她用的什么唇油,濡湿的嘴唇带着点水果香甜味儿,当我的舌头试图突破她的皓齿时,她轻咬了我一下,我吃痛睁开眼睛,发现她正眯着眼坏笑着看着我,我苦笑,道,没看出来啊小婧子,属狗的啊?说咬就咬。

  她从我怀里挣出来,理了理刘海,说道,你才属狗的哪,还不拿开你的狗爪子?

  我只好讪讪地把依然放在她大白兔上的左手依依不舍地收了回来。

  经过这一吻,感觉那层薄薄的窗户纸被捅开了,这感觉就像你跟邻居在娱乐会所不期而遇,保守着一个相同的秘密会让你们产生一种比寻找朋友更亲密的联系。

  看完《达芬奇密码》,打开房间的灯,我问她要不要再看点别的?刘婧伸了个懒腰,说,不看了,眼睛乏。我低眉顺眼地瞅着她伸懒腰露出来的小腰肢,坏笑着走过去搂着她,说道,那,不如咱们干点爱干的事儿?

  她脸一红,拍开我的手,啐道,你呀,就不能正经点吗?你要这样我可现在就走了。

  我一听这话,也管不了真假了,赶紧立正站好。

  她看我反应这么大,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我还傻愣愣地站着,说,要不咱俩下棋吧?我带跳棋了。说完转身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来。

  看她早有准备的样子,我那腾腾的欲火也淡了不少,只好退而求其次,附和道,行,不过这么干下不行,咱们得讲个彩头。她好看得皱了皱鼻子,问道,啥彩头?我说,我赢了,你得让我亲一下,我输了,我让你亲一下。

  她脸一红,说道,不干,你咋这么流氓?

  我舔着脸说,谁让你这么美,不欺负欺负你,我心里痒痒。

  她白我一眼,说道,行了吧你,黄鼠狼给鸡拜年。我听着心里一乐,苦着个脸说道,你骂我黄鼠狼可以,但是你不能骂我喜欢的姑娘是鸡啊。

  刘婧一听这话一愣,涨红了脸顺手捡起沙发上的抱枕就扔了过来。

  我哈哈笑着接住抱枕,说,就趴到床上下吧。她一愣,问道,你这还有多的床单吗?我说,有啊,怎么了?她说,床上下可以,不过得换换床单,我这两天有点不舒服。怕给你床单弄脏了。

  我刚听到这话还在那幻想「弄脏床单?怎么弄脏床单?没看出来啊,小妮子熟了就这么奔放了啊」。结果小妮子接着就来了一个句,洗手间在哪?然后淡定地从她包里掏出一片大姨妈巾来。

  我给她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她好笑地看着我瞬间从天上掉到地下的苦瓜脸,说道,臭流氓!这下不能得逞了吧?我冲她伸出大拇指,道,好吧,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算你厉害!

  虽然没了共赴巫山的可能,在失望之余心中不知为什么反而暗暗松了口气,接下来就趴在床上头顶头的下跳棋,没有了功夫巫山的期望,气氛反而更轻松了,刚开始时我是想着故意让她,因为我觉着输了让她主动亲我更有趣。结果输到后面我的好胜心起,这才发现还真下不过她,搔耳挠腮地连输三把,我气劲上来,惩罚的时候给她来了个法式湿吻,小妮子被我吻得娇喘吁吁,胸口起伏的厉害,我一把拉过她,把她的搂在怀里继续着轻吻,右手从她腰肢间慢慢抚上她的酥胸。
  真没看出来,小妮子身材娇小,胸前这对凶器还真是惊人。以前依我不多的经验目测最多是个C杯,谁知道一只手附上去居然无法完全把握住,起码到了D杯了。虽说当时我已经不是处了,但是与前任分手已久,再次摸到这种熟悉的触感,我瞬间就硬了。吻着她的小嘴,右手从t恤下就攀上了她的右乳,年轻妹子胸部的触感,真是千差万别,小婧子的胸大而挺,不过也不是那种硬邦邦的坚挺,而是Q弹,捏一捏弹性十足。凭着感觉扒开胸衣的蕾丝边,食指跟中指拈住她右乳乳头,开始贯彻江州司马的撩妹法典,轻拢慢捻抹复挑,小妮子在我的指法挑拨下娇喘渐渐加粗,双腿也开始不自觉的夹紧,腰肢儿也开始扭来扭去。

  因为穿着运动短裤,我坚挺的小丁丁撑得实在难受,我放开她的右乳,把她的左手隔着裤子放在了我的小丁丁上,刚放上去的时候她的手往回缩了一下,我抓着她的手不让她拿开。她没再缩手,顺从地抓住我的丁丁开始上下摩挲起来。
  看到她这么配合,我的右手再次钻进了她的t恤,摸到她背后想解开她的胸衣带子,可是努力了半天就解开了一个搭扣,头上急得汗都出来了。小婧子停下了我小丁丁上摩挲的右手,推了推我的胸膛,我支起上半身疑惑地看着她,她白了我一眼,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红着脸把双手伸到自己背后,不到一秒,胸衣就解开了。随着胸衣的松绑,我发现她胸前的大白兔明显地弹了一下,我滴个乖乖!尺围瞬间又大了一圈,童颜巨乳啊,这对凶器,杀气腾腾!

  解完胸衣,小婧子十分体贴得又把右手放到我的丁丁上开始摩挲起来。我把她的t恤掀到她双乳上,这对大白兔宝宝这才露出真容,失去了胸衣的支撑,两只大白兔依旧坚挺并没有下垂,像两只倒扣的玉碗,白里透红,白皙的肌肤下青色的静脉清晰可见。此时粉红色的乳晕上两颗小小的乳头已然挺立,因为乳头确实很小,就像两颗立着的红豆,我头一探,叼住了右边的黄豆,刘婧在我叼住右边乳头的时候娇喘变成了娇吟。

  没看出来,刘婧平时说话细声细气的,跟猫咂嘴似的,这时候在我耳边这娇吟却是婉转动人,随着我舌头在她乳头上转圈,时而吸舔轻咬,她的呻吟由开始的压抑变得高亢起来。吃完右边的黄豆,我扭头转战左边的大白兔,不能厚此薄彼嘛,一边含弄轻舔着她左边的乳头,右手慢慢滑向她腰间的皮带。

  天可怜见,我真不知道女生的时装腰带会这么难解。嘴上继续忙活着,右手在腰带扣上忙活了半天也没解开。感觉试了半天小妮子也没有像主动解开胸衣那样来替我解围的意思,我只好低于相求,对她道,小婧子,快帮忙,哥哥都快要急死了。

  刘婧眼睛半眯着,嘴角含着笑意,左手不知道在搭扣哪儿摸了一下,啪嗒一声,那该死的皮带就松开了。她喘息着道,只许隔着裤子摸哦,大姨妈来了,可不许胡来。我看着她那超乎我想象的印着长颈鹿的粉色蕾丝边小内内,使劲点点头,嗯,隔着摸,不进去!

  前面说过,当时已经不是处,但是在那之前仅有的一次性经验也就是跟前女友在两个月的交往中去廉价小旅馆的那一晚,作为处男,紧张兴奋的心情让我忽略了前女友的穿着打扮,个中细节更是早已模糊。所以当我的右手顺着刘婧硕大的乳房,沿着光滑的小腹附上她那温热的贲起时,我竟有些颤抖。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在邻国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熏陶了好几年的我知道如何更有效率地唤起她的欲望,手掌在她贲起的阴阜上摩挲了一阵,拇指食指中指分三段分别按在了她的阴蒂、阴唇跟小穴口上,从顺时针画圈到偶尔的羊角风式急速颤动,刘婧的娇吟声愈加高亢了,

  「啊~ 啊……啊~ 」

  「啊~ 不行~ 啊~ 不行了~ 」

  我的嘴依然在她两只大白兔上逡巡着,时而含舔捻弄,时而时而轻咬慢提。
  正在兴头上呢,突然感觉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我一看刘婧,仍然沉浸在我的爱抚中,并没有注意到电话的震动,我悄悄掏出手机,张嘉欣打来的,我去,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了吧?这么紧要的关头,可不能被打扰了。不带丝毫犹豫,我就按了关机键,别怪哥腹黑,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刘婧眼睛紧闭着,额头已经见汗,刘海凌乱得贴在额头,t恤搭在双乳上方,乳房可能是因为充血在灯光下泛着淡淡的粉红色,几道不知道是汗还是我的口水正顺着乳房往下淌,乳头已经完全挺立,胸腔随着她的喘息剧烈起伏着。她的腰肢跟粉色小内内包裹着的嫩臀不安地扭动着,双腿依然时紧时松,终于,在我又一阵的羊角风式急速颤动后,她「啊……」得高叫一声,臀部突然猛地抬起,大腿根跟小蛮腰急速地颤抖了起来。我知道她要来了,三根手指继续颤动几秒后变指为掌抚上了她的阴阜,一阵温柔地轻揉后,右手掌心明显感觉到一阵热流瞬间浸湿了她的内裤黏在我的手上。

  感觉她稍微平息点后,我开始亲吻她的额头,脸颊,嘴唇,吻到她耳垂的时候我在她耳边悄悄问她,亲爱的,舒服不?

  她没说话,喘息着睁开眼,眼睛微眯着,摩挲着我小丁丁的右手突然变掌为爪,用力的抓住了我的命根子。

  命根子一时吃痛,我急忙求饶,疼!疼!疼!真下手啊!你这是谋杀亲夫!快松开!

  她见我反应这么大,赶忙放开抓着我小丁丁的手,支起身来关切地问道,啊?真弄疼了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我一见她紧张我,赶紧就坡下驴,站起来假装捂着小丁丁,对她道,真的疼,本来就胀得难受,你刚一抓,感觉都要断了!不行,你得帮我看看!别真给弄折了!说着不等她反应过来连运动短裤带内裤一股脑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