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罪特侦
淫罪特侦


  苏嫆拎着垃圾出门时,另外一个房间的门已经开着了,赵姝、白绫卉已然坐到了甲板下的餐厅中。

  「两份牛排套餐,谢谢!」赵姝将菜单交给服务员,「再拿两杯牛奶、一个苹果。」

  服务员在移动电脑上点下菜单,礼节性地说了句「请稍后」就离开。赵姝慵懒地躺进椅中:「师姐,我记得谭绪也给我打过电话,怎么好像没见到他呢?」
  「找他干嘛?」

  「哈,这可是给你们制造机会呀!我觉得谭绪人还不错,师姐你可以试试。」
  「我不喜欢。」

  「师姐,你总不能永远单身吧?总得嫁人,先跟他交往一段时间看看呗。」
  白绫卉不再说话,别过脸,眼睛看向柜台。

  赵姝很无奈,师姐又一次拿出了杀手锏——「不理人」……

  「算了,既然你坚持的话。」赵姝坐直身子,因为早餐端来了,「那先吃饭吧,一会儿还要去找杜繁军,昨天转了一天都没他的影子。」

  「哎,赵小姐!」赵姝刚切了一块牛排转移到白绫卉盘里,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她回过头,却见一名高大却稍嫌臃肿的中年男子,正笑嘻嘻地向自己走来。
  「呃,你是?」赵姝只是见他眼熟,一时间倒没想起来。

  「赵小姐不记得我了?我是孙士庞啊,在梦怡夜总会我们见过的,那时候你要找你姐。」

  「哦,对,是孙大哥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赵姝不好意思地笑笑,「一时之间没想起来,怪不好意思的,孙大哥,见谅!」

  「嗨,没事儿!不过赵小姐能在这而出现倒令我有些讶异呀!」

  「我是陪姐来的,她有个朋友在邀请之列,就带我过来见识见识。」赵姝说着,请孙士庞坐下。

  孙士庞点过早餐,看了看白绫卉,问:「这位美女是?」

  「这是我师姐。」赵姝说道,「我们一起来的,她姓白。哦,她……」
  「原来是白小姐,幸会!」孙士庞已然伸出了手,赵姝话说了一半,默默摇了摇头。

  「呃,孙大哥,我师姐不太喜欢跟人握手。」赵姝说道。

  「这、这样啊……」孙士庞尴尬地收回,笑笑,「没关系,呵呵,哎,你姐呢?」

  「她跟朋友有点儿事,没跟我们在一起。」赵姝说着,「上次真是多谢孙大哥帮忙,不然我还进不去呢。」

  「小事一桩!以后要是有什么麻烦,只管找我,我孙士庞别的能力没有,办事的能力你绝对放心!」孙士庞拍着胸脯说道,「就说这条船上的人,十个有九个是跟我孙某人是有交情的。」

  「呵,孙大哥门路真是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以后有事,孙大哥可不能推辞。」

  「哈哈,放心!你都大哥大哥地喊我了,当然不能让妹子失望!不如你就做我妹子好了,我罩着你!」

  「呵呵,我本来就是妹子啊。」赵姝笑道,「说起来还不知道孙大哥是做什么的呢,不会是黑道上的吧?」

  「黑道?哈哈哈!妹子,香港的片子看多了吧?我可告诉你,现在的黑道可不吃香,倒不是警察有多厉害,而是那些个当官的或者大老板可都比黑道还狠。飞鹰帮的听说过吧?他们的老大看起来很风光,背地里一直被压着呢!没有那些贪官豪商,他能掀起什么浪?」孙士庞看着赵姝惊讶的脸色,很是得意,「我是很不屑于参与黑帮的事的,飞鹰帮的老大还得看我的脸色呢!所以说啊,妹子,在S 市,有老哥给你撑腰,你什么都不用怕,啊。老哥干的事儿你不懂,你也不用明白,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也不会平白被人端了。」

  孙士庞越说越兴奋,赵姝静静地听,虽然他只是说个大概,并不会透露太多信息,但毕竟还是有很多赵姝不了解的东西。等孙士庞说得差不多了,赵姝开口道:「原来你们男人的社会这么复杂,我还是不要管了。不过,说起来,我还真有件事要请孙大哥帮忙呢。」

  「哦?什么事?你只管说!」孙士庞倾身向前,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哈,孙大哥不用这样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找一个叫杜繁军的人,我有一个同学是跟着他来的,可我找了一天也没找见,所以想请大哥帮帮忙。」
  「我以为什么呢,找人嘛,小事!那人叫什么来着?」

  「杜繁军。哦,可能他爸爸大哥会比较清楚,叫杜伊儒。」

  「嗯,他呀。好,你放心,我去帮你问问。你留个电话给我,找到了我再告诉你。」

  「嗯,那先谢谢大哥了,找到了我请你吃饭!」赵姝留下号码,对孙士庞笑道。

  「我请!我请!」孙士庞大喝两声,急忙出了餐厅。

  「呼!这下好了,为了兰姐,搭进来一个麻烦。」赵姝向后一靠,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走进餐厅。

  「经常这样啊。」白绫卉说得不冷不热。

  「哪有!只是偶尔,吧。」赵姝喝着牛奶,「嘻嘻,我不是依恃有师姐吗!希望这个『麻烦』能有点用处。」

  门外,一个摇头晃脑的人慢慢走入。

  「居然赖到这种程度,明明输了还让我来!」李沾掏出钱交给服务员,「两份脊沫粥打包,再拿两杯奶茶。」等着早餐的时间,李沾四处望着来往人流,很快他就被不远处一个面对着他的女子吸引了。那女子留着长及肩胛的秀发,一身白色呢绒大衣遮掩了她的身材,不过,修长的小腿包裹在白色紧身裤中,顺和的曲线十分漂亮,两只小脚踩在银色高跟之中自然地并在一起,大腿上摆着左手,右手握着一只大大的苹果,纤长的五指如同玉葱一般捏在果皮上,粉红色的甲床比苹果的色泽更为靓丽,秀色可餐毫不为过;颈间,一条白色的丝巾温柔地贴附在肌肤上,银色的边缘在灯下泛着醉人的光华,粉色薄唇轻闭,嘴里却在咀嚼,性感的曲线微微变化着,高挺的鼻梁下是极为诱惑的秀鼻,光滑细嫩的皮肤微微反着光,却是未施粉黛,水灵的大眼被长长的刘海掩住了一只,而另一只则在秀美的黛眉下轻轻眨巴,甚是灵动。那种美感,不要说顶头上司、算得上警队警花的季彤,就是公认的最美明星何司怡,也无法相比,无论五官相貌还是身材姿态都完美到极致,李沾默默地吞了口口水。

  「先生,您的早餐!」服务员在身后喊了一声,见李沾没反应,又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哦,好!」李沾回身提起袋子,随口问,「嗨,帅哥,知道那是谁吗?长得这么漂亮!」

  服务员微微一笑:「抱歉,我不太清楚。不过,刚刚我有见到孙士庞孙先生跟她们坐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认识。」

  「孙士庞?税务局的?」

  「嗯。」服务员点点头。

  李沾拎着袋子缓缓转身,正巧对面的女子已经吃完早餐,正站起身准备离开,坐在女子对面的另一名个子稍低的女子也已经站起,回身拿放在邻桌的餐纸。李沾缓缓向门口移动步伐,眼睛却看向两名女子,当女子转身之际,他皱了皱眉。
  「季队!季队!」李沾快步进房,锁上房门,将季彤喊出。

  「怎么了?」季彤梳着头发,穿着一件高领紧身毛衣从房中走出,「吃什么山珍海味啊,这么急?」

  「季队,你猜我刚刚看见谁了?」李沾卖个关子。

  「嗯?你我都认识的人……苏嫆?」季彤猜测。

  「不是,但也差不多了。」李沾说道,「是赵姝!」

  「赵姝?她来船上了?」季彤坐到桌边,却不忙着吃饭,而是说,「按照我们原来的猜测,赵姝应该在苏嫆那儿,那赵姝上了船就意味着苏嫆也来了。这样,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了。」

  「可是我没有见到苏嫆啊?」

  「那有什么?一般这种有能力的人都喜欢装神秘,不喜欢见人,比如说莫亦豪,你有见到他吗?」

  李沾摇摇头,又说:「可是他们不一样吧。依照之前的猜测,赵姝应该是处于被胁迫的状态,苏嫆不会任由她在船上转吧,否则赵姝逃走,苏嫆不就失去线索了?」

  季彤仔细想了想,道:「赵姝是一个人吗?」

  「不是,还有一名女子和她一起,听说孙士庞孙主任跟她们在一起坐过。」
  「孙士庞?」季彤顿了顿,「那她们有带早餐回去吗?」

  「没有,走的时候我特意看过。」

  「这就奇怪了。难道苏嫆把她放了?是因为赵姝在帮里的地位有限,只能帮到这儿吗?」季彤忽然抬头,「等一下,赵姝从医院出来后就一直在苏嫆那里,而这次交货计划却是不久前才定的,那么赵姝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季队是怀疑她们到这里来的目的不是因为这次交货?」

  「很有可能。应该是有其他原因让她们上船的,如果是这样,那苏嫆不在船上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我看她的行为非常自然,一点没有被威胁的样子,确实很有可能苏嫆不在,甚至有可能……」李沾顿了顿,「她又被抓了!」

  季彤点了点头:「希望不会这样才好。说起来,倒是还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苏嫆根本就不是『梦怡英雄』。我们的一切想法目前只是推测而已,只有赵姝的身份由钟堂验证过。」

  李沾却嗤之以鼻,又问,「那我们是不是该抓捕她了,说不定对这次行动也会有帮助啊。」

  「不急。我们还不清楚她来这里的目的,也不知道她跟飞鹰帮的人接过头没有,如果已经有了联系,那我们去抓人就打草惊蛇了。嗯,既然她已经到了船上,那就不怕她飞了。」季彤想了想又说,「这样吧,你去叫小吴监视一下。」
  「嗯。」李沾应了一声出去打电话,季彤用一只黑色发带将头发简单扎在胸前,把早餐分为两份,也不等李沾就开始吃了起来。

  早晨的海上虽然凉意浓重,但旭日初升也是一番美景,甲板上早已摆好桌椅,等客人前来观赏。一张靠近船栏的桌子旁现在就坐着两个人。

  「我、不、吃!」竺烨夸张地摇着头,胸前抱着那只可爱的熊玩具。林学彬将盛着稀粥的勺子伸到竺烨嘴边,还在摇晃的脑袋就停了下来,伸过去一把吃完里面的粥。

  「这么大人了,还抱着熊娃娃到处转,还要人喂!」林学彬一边笑她,一边将粥吹冷。

  竺烨点着头:「你不喂我,我就不吃!」

  「还以为我稀罕你!」嘴里这么说,勺子已经伸到竺烨面前,「饿死你算了!」
  竺烨张大嘴,一把咬到勺柄处,咀嚼了几口笑道:「嘻嘻,你当我傻呀,我肯定会先抢你的饭!」

  「哈,你当我笨啊,这么容易就被你抢到!」

  「那你试试呀!」

  「来呀!」林学彬把勺子在竺烨面前一晃而过,竺烨刚张开嘴,勺子就离开了。

  「哦,你以为我抢不到!」竺烨放下毛绒熊,两手去扒林学彬的前臂和手腕,嘴凑到勺子处,林学彬一边向后仰着躲避,一边顺势将手伸过去。

  「哼!怎么样,还是被我抢来了吧!」竺烨含着粥说道。

  「呵,想不到你还有点儿用处嘛!」林学彬笑道。

  「什么意思?看扁我?」竺烨伸着拳头照他胳膊上就是一下。

  「哎呀!疼!」

  两人嘻闹间,几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拿着话筒,另外有几个拎着包、扛着摄像机。

  「啊!请问这位帅哥是林学彬林公子吧?」拿着话筒的青年女性说道,「我们是市台早间新闻的记者,我叫姜俪。」

  林学彬、竺烨有些尴尬地收手,林学彬转过身:「我是林学彬,姜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们新闻社这次受邀前来龙灵号是为了实时记录大家在游轮上的生活状态和体验感受,因此想采访一下林公子,希望不要介意。」

  「采访啊……」林学彬挠挠头,看了看竺烨,说道,「这种事找老爸最好解决了,我可什么都不会啊。」

  「呵呵,林公子真是谦虚。我们采访您,不需要您会什么,只要我问你答就可以了。」姜俪又说,「不会占用林公子太多时间的。」

  「学彬,你以后也要进入公众视野的,多接受几次采访也算是磨练吧。」竺烨说道,「采访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既然你都发话了,那好吧,姜小姐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姜俪让身后的人准备停当,正要开始说话,旁边以迅雷之势突然闪出一道红色身影,朝竺烨飞跃的同时喊了一句:「竺小姐!竺小姐还记得我吗?」

  竺烨一愣,仔细看了半晌,最后摇了摇头:「抱歉,似乎没什么印象。」
  「我是……」红衣女子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一个暴怒的声音击穿了她的耳膜——「胡泓!」姜俪一声大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正采访呢!」

  「呃,我……」胡泓缩了缩头,朝林学彬致过意,「不好意思啊,一时之间有些忘形了。」

  「没事。」林学彬笑笑,「小姐跟小烨认识?」

  「啊,算是吧。」胡泓转向竺烨,「我们在竺先生的车祸现场见过啊,你不记得了?当时我还拍了你的几张照片呢,那个记者,还记得不?」

  「不太记得了。」竺烨摇着头,「当时太混乱了。」

  「也是。没关系,现在我正式介绍自己,我叫胡泓,是市台新闻社实习记者。」
  竺烨点了点头:「我叫竺烨,呃,我是……」

  「我知道你,不用介绍。」胡泓刚说完,就觉背后一凉,果然,姜俪的声音不失时机地响了起来:「要叙旧去旁边,我正采访呢!」

  胡泓撅了一下嘴,拉着竺烨的手:「那我们去一旁聊吧,反正待在你男朋友这边也没意思。」

  竺烨看了一眼林学彬:「那好吧。」

  「嗯!」胡泓拉着竺烨就往一旁长桌边跑,「呀!小烨,这个熊真可爱,在哪儿买的?」两人很快聊到一起,林学彬一边注意着竺烨,一边接受采访,但采访……真的好无聊啊……

  「你是说我爸爸是被莫亦豪杀的?」竺烨神色有些黯然。

  「我不确定,但徐雒肯定是被莫亦豪杀掉的,竺先生的话,只能说是他领的头。」

  「爸爸……」两行清泪不觉滑下。

  胡泓掏出纸巾替竺烨擦着泪。

  「谢谢,我自己来。」竺烨接过纸巾,「那个莫亦豪是飞鹰帮的人吧?」
  「是啊,不过,听说他很厉害,之前飞鹰帮被赶跑的时候他护着刘承英逃离中国,一个人打退了追兵,所以不好对付。」

  竺烨没有说话。

  「小烨,我能问个问题吗?」

  「嗯?什么?」

  「有个人或许能对付莫亦豪,我想知道他是不是新竹帮的人。」

  「谁啊?」

  「就是,前几天有人去梦怡夜总会闹过,打伤了不少人,还去丰彦山救了人,你知道吗?」

  竺烨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帮里的人吧,我已经让他们不要打架了。上次飞鹰帮的人来爸爸灵堂里闹过,当时也没人能阻止他们。」

  「虽然意料之中,但多少还是有点儿失望。」胡泓手伸到桌上去拿个苹果,不料手下一空,竟然没拿到。胡泓盯眼望去,原本在桌上的那唯一一个苹果已经到了一名白衣女游客手中,不由得眨了眨眼,颇为无奈。

  竺烨却眼前一亮,一边招着手一边喊:「嗨,你好!」

  胡泓顺着竺烨的目光望去,就在抢自己苹果的女子身旁,一个身穿灰色开衫毛衣、扎着漂亮马尾的女子转过身来,她见竺烨正朝自己招手,笑了笑:「是你呀。」随即向这边走来。

  「谢谢你的熊,昨晚都是好梦!」竺烨笑道。

  「哈,谢我的熊,不用跟我说吧。」赵姝微微一笑,「再说,这已经是你的熊了。」

  「对了,我叫竺烨,大家都叫我小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赵姝,这是我师姐,白绫卉。」赵姝转向胡泓,「这位是?」

  「啊?原来你们两个不认识啊?看你招手的劲儿,以为是多久的朋友呢!」胡泓看着竺烨笑了笑,又转向赵姝,「我是胡泓,实习记者,老师过来采访林公子,我就偷偷跑过来聊会儿天。」胡泓大大方方地说道,「好像我最大哎,你们都喊我姐好了,哈哈!」

  「呵呵,泓姐这么贪辈分啊。」赵姝笑道。

  「在台里就我最小,职位还最低,好不容易能当姐了,当然好好把握。」
  「难不成我最小……」竺烨瞪着双不甘的眼睛来回望望。

  「这就算结拜了吗?」胡泓一脸兴奋,「哈,想不到我还能当一回大姐!」
  「咦,我可不止这一个姐哦!」赵姝看了看白绫卉,「跟我一起来的还有两位姐姐,她们可都比你大。」

  「哈?还有?」胡泓愣了一下,说道,「那都不能算了,你要是把所有认识的人都加进来那就成梁山了。」

  「哈哈,泓姐真是个有趣的人!」赵姝笑道,「啊,对了,泓姐是新闻社的,一定认识不少社会名流吧,像杜繁军那种的。」

  「嗯?你问他干什么?」胡泓歪着脑袋,「他也算名流?人渣还差不多!」
  「他怎么了?」

  「半年之前吧,应该,他就因强奸罪入狱了。当时跟踪这个案子的是我学长,后来我稍微了解了一下,那家伙真是肆无忌惮,入室强奸,第二天还若无其事地离开,一点都不担心被别人撞见。而且犯了罪,还一点没有要躲藏的迹象,完全把强奸当成了理所应当。我还听说那个女孩儿很漂亮,学习也很好,但因为这件事放弃了已经考上的研究生院校,还在医院里呆了两三个月才出来见人,我猜她现在一定有阴影。不过还好啦,至少那家伙被抓起来了。」

  「但是那个女孩儿还是很可怜啊,本来都要上研究生了,这么多年吃苦学习不就为了这一天嘛,结果……」竺烨抱不平,「那个男人就是被抓了也只会被判三五年吧,然后又出来害人。」

  「咦?妹妹问起他干什么?不会是他欠你钱吧?」

  赵姝没有回答,却问:「那杜伊儒又是什么人呢?」

  「杜繁军他爸呀。」胡泓说道,「土规局一把手,还兼省人大代表。我听说他人挺不错的,时常跟老百姓聚在一起,问他们的意见。怎么说呢,虽然生的儿子不行,但他应该还算正直吧。」

  「省人大代表?看来杜繁军在牢里是经过了很深的改造啊,哈!」赵姝冷笑一声。

  「到底怎么回事啊?妹妹不会是警察吧?」

  赵姝笑笑:「我要是警察,那个警察就不会老跟着我了。」竺烨、胡泓顺着赵姝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男子正倚在栏杆上看风景,似乎没有注意这边,倒看不出什么异常。

  「他是警察,还老跟着你?看不出来啊。」

  「诶?我去接个电话。」赵姝取出震动着的手机,「那我们回聊吧,有个朋友有事找我。」

  「嗯,那我们回见!」两人摆摆手。

  赵姝向舱中走,原本停在栏杆边的男子也失去了踪影。

  「呜哦!呜!呜!」随着一次次鞭子落在光滑细嫩的肌肤上,一声声惨呼从水沨被堵住的口中变成无助的低鸣,原本白皙的乳肉上已经布满通红的鞭痕,两颗红红的乳头怒然挺立着。

  「呵呵,果然还是鞭子更能让你兴奋呢!」苏嫆一边抽着她的背部,一边笑道,「可惜了,没有温热的阴茎,只能用这个代替了。」说着,苏嫆将插在水沨小穴中的假阴茎快速抽动几下。

  「呜呜!」水沨昂起头,长发在半空颤动,背部因向前拱着而显露出深深的椎沟,狠狠一鞭,就抽在她的腰上。

  苏嫆将鞭子别在腰际,右手轻抚着水沨突起的肩胛,左手揉捏着她的右乳,嘴慢慢亲吻着她的脖子和腋下,左腿抬起,缓缓按压她下身的假阴茎。水沨被逗弄得酥痒难耐,微闭着媚眼轻轻娇喘,被分开绑在连接着窗帘横杆的绳子的两臂不自觉地微微收拢,臀部、大腿的肌肉也紧绷着。苏嫆的右手沿着椎沟慢慢向下滑,渐渐移到尾椎部,她轻轻搔弄着,强烈的酥麻感令水沨的肌肉猛然收缩,浑身也是一震;而另一只手则由全掌揉捏变为两指搓弄乳头,时不时轻轻刮弹一下,骤然的刺激使水沨本能地后缩,却完全避不开掌控。嘴巴逐渐向下亲吻,毫无意外地到达了一处高峰,轻轻的舔弄缓解了乳房受到猛力鞭打后的痛楚;在尾椎部徘徊的手也开始揉捏她的臀肉,不久又抓着她的尾巴,用绒毛刺激阴唇,另一只手则移到阴阜上,挑拨着长长的阴毛,又轻轻按压。轻柔的动作、温和的刺激,带来的是舒爽的愉悦,水沨仰着头,喉咙底发着陶醉的呻吟,而底下滴着爱液。
  「小骚狐,我这个主人是不是过于温柔了?」苏嫆放开吮在口中的乳头,一边舔着乳房下部,一边说,「没办法呢,滴蜡什么的最麻烦了,一股难闻的气味不说,还要仔细清理,所以就只能放弃了。抽插机器就更没意思了,只有你爽的份儿,我却只能干看;饮尿吃粪,算了吧,太无聊,换个人也许可以,你就没意思了;其他的残虐方式就更无聊了,伤害你的身体不说,我也没什么激情。」苏嫆停了停,站起身来,说道:「好像很难满足你吧?不如,我去给你找个男人来?跟他们说是梦怡第一美宝免费尝的话,一定蜂拥而至吧!哈哈!」

  「呜?呜呜!呜呜呜!」水沨开始剧烈挣扎,美首摇个不停,手和脚拼命拉着绑着的绳子。

  「哈哈,我才不会让你独享,看来还得为我自己准备一个。」说完便出门了。
  「呜呜!呜呜!」留着水沨徒然挣扎。

  「呃、呃……啊啊、呃……嗬、嗬、嗬……啊!呣、呣、呃……」一阵一阵,强自忍耐的呻吟随着肉体猛烈碰撞的「啪啪」声以及床体摇曳的「吱吱」声在房里流泻。杜繁军扶着霍兰音的香肩,胸膛压着她的双乳向两边膨隆,他埋头在她脖子处,狂吻着脖子和耳垂,屁股一撅一撅地挺进,在阳光下白得有些刺眼。霍兰音双腿高抬,交叉着绑在杜繁军腰后,而双手则同样交叉着捆绑,环住了他的脖子,手脚之间还用一条绳子连着;她仰着脑袋,强直般的力量将被子压下去一个深坑,黑发向四处流淌着,双眼被火红的丝巾蒙住,双唇努力并拢,不愿让淫荡的呻吟传出去,然而下体大力的抽插不仅让呻吟无法遏制,更带来「啪啪啪」的淫秽声音。

  杜繁军放慢速度,缓缓抽动几下,粗重的呼吸变为低吼,霍兰音渐渐舒开身子。杜繁军在她身上趴了半刻,轻轻吻了吻她的脸,从她环抱着的手脚中抽出身体,早已疲敝不堪的霍兰音翻了个身,侧身躺在床上,一味地喘气,连下体缓缓流出的精液也顾不上。

  杜繁军取过面巾纸,将她阴部略略擦拭。这时,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
  「嗯?」杜繁军有些疑惑,但还是披上一件毛毯走出房间,去打开了舱门。
  门外,两名年轻女子静静候着。「请问是杜繁军杜先生吗?」个子稍矮的女子见到杜繁军的装束先是迟疑一下,随后问。

  「你们是谁?不像是服务员啊?」

  「我们是市台新闻社的记者,这次到船上的首要任务就是要采访像您这样的名流。」女子拿出录音笔和记者证晃了晃。

  「我没空。」杜繁军说着就要关门。

  「杜先生,您就当帮个忙吧!」女子拦住他,「其实我只是个实习记者,这次老师布置给我的任务就是要采访您。他自己采访林学彬林先生去了,专挑难的给我!」

  「难的?」杜繁军看着她,「你的意思是采访我是一种刁难?」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女子急忙辩解,「我只是觉得杜先生深居简出、生活低调,一般不轻易让人采访,我怕自己会吃闭门羹嘛!」女子说得很委屈。

  「哼,采访要多久?」

  「啊,杜先生答应啦?」女子很兴奋,「不会很久的,半小时不到就完成了!」
  「嗯,你等一下。」杜繁军说完进屋,不久就喊道,「你们进来吧。」
  两人走进中厅,杜繁军已经换了衬衣坐在沙发上。女子得到示意坐下,随口说道:「这间船舱不会只有杜先生一个人住吧,看来杜先生也不是个细心的人呢。」
  「呃?」杜繁军被这一说,四处看看,确实东西摆得很乱,「呵,见笑了,这么说我还真得注意一下了。」

  「注意什么?」

  「没什么,我女朋友也在这里,只不过我不常让她干活而已。」

  「杜先生真是体贴,看来杜先生的女友一定很幸福吧。」

  「哈哈哈,那是当然!」杜繁军有些得意忘形。

  「那我们开始吧。」女子取出录音笔。

  「哦,好!你这小姑娘挺乖巧的,有什么就问吧。」

  「哈,谢谢杜先生。」女子打开录音,开始问,「首先,我们想请问一下杜先生,此次接受海河集团的邀请,您家中来了多少人呢?」

  「就两人,我和我女友。」

  「杜先生很替海河集团考虑呀!」

  「哈哈,没有。只是父母年事已高,不便外出游玩。」

  「嗯,那杜先生已经在这里住过一天了,想必也已经转过很多地方了吧,不知道您和您的女友觉得哪里最让人流连呢?」

  「这……其实我们还没来得及出去玩呢……」

  「看来,最令杜先生流连的地方就是船舱了?准确的说是温柔乡吧。」
  「哈哈!说的不错,其实跟兰在一起,到哪里都令我流连啊!」

  「真是很恩爱,令人嫉妒呀!」

  「呵呵,只要能跟相爱的人在一起,天涯海角也无妨吧。」

  女子等他说完,问:「既然杜先生跟女友如此恩爱,为什么会去强奸别的女孩儿呢?」

  「嗯?」杜繁军神色一凛,「你说什么?」

  「呃,杜先生也知道,我们新闻社的消息一般都比较灵通,当然不靠谱的也比较多。所以我就听说杜先生曾经因为强奸罪而入狱,不过如今看杜先生跟女友这么亲密,想来都是讹传吧?」

  杜繁军紧盯着女子,女子却依然微微笑着,他缓缓开口:「讹传倒不是,我的确犯过强奸罪,不过强奸的是我女友而已。」

  「哦?」女子显得很惊讶,「强奸自己的女友?杜先生的品味果然不一般。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见到这位被自己男友强奸的女性呢?」

  「她……」杜繁军犹豫了一下,说道,「记者小姐,你难道也想采访我女朋友?」

  「哈,这可是很新鲜的事,当然求之不得。」

  「也行……」杜繁军缓缓起身,「只是她现在没法走动,也不能说话。」
  「嗯?她怎么了?」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就在房间里。」杜繁军指着一扇门。

  女子打开门,眼前是绑在床上的霍兰音,双手高举过头绑在床栏上,双腿也并拢地绑着,身上盖着被子,眼睛和嘴巴都被封住了。

  「兰姐!」女子唤了一声,霍兰音身躯一动。

  「看来你们两个就是想要抢走兰的人了!」杜繁军冷声道,手已微微握拳。
  赵姝已经跑过去解开了霍兰音的绳子。「姝妹!」霍兰音睁开充着血丝的双眼,扑到赵姝怀中,「我就知道你们会来的!我知道!」嘴里这么说,却早已泣不成声。

  「兰姐,现在没事了,我们来了。」赵姝安慰道,「都是我不好,没有早点赶过来!」

  霍兰音轻轻摇着头。

  「现在没事了?」杜繁军慢慢走来,「哈,你们的事现在才开始呢!啊!」尚未及动手,只觉得眼前白影一动,右腿一痛,生生跪倒下来,抱着腿躺在地上,「嘶嘶」地吸着冷气。

  良久,霍兰音情绪稍稍平复,赵姝脱下毛衫外套披在她身上。「这家伙怎么办?交给警察?」

  霍兰音摇摇头:「他是入过狱的人了,原本的判刑是三年,他却只坐了半年,而且鉴于他的身份,并没有吃什么苦。坐牢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我也是这么想的。」赵姝看着趴在地上的杜繁军,「所以呢,我们拿他没辙了?」

  「哼、哼哼!」杜繁军忍着剧痛冷笑道,「就凭你们也想对付我!我家老头子一个指头就能碾死你们!兰,我是真心待你的,你跟着我是不会受苦的!」
  「不能放了他!」霍兰音突然喊了起来,「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我不想生活在他的阴影下,我不要成天提心吊胆,我不能……」泪水又一次涌出。
  赵姝扶住她,看着地上那张嚣张的脸,心里斗争着。她无奈的抬起头,却见白绫卉紧盯着杜繁军,眼中寒意渐盛。

  赵姝一惊,想要喊住白绫卉,但又看了看怀中依然抽泣不止的霍兰音,默默扶着她离开。

  打开舱门,一名男子跟她对望一眼,很快向另一边走去。赵姝已然无心过问,重重地关上舱门,掩住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

  预章《死亡甲板》——可怜的「死」跑龙套的。原本是不想让她打酱油的,但主意一改,就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