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海无岸】(01)【作者:文刀木杉】

            绿海无岸(1)风雨同舟
 
                正文
 
  芸芸众生,我也只不过是有幸存活于这个世界上的一个普通人,只是这些年 来,有过一些不太平常的经历,让我每每想起来的时候,都会陷入对往事的深思, 不知这些年来自己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我的故事,要从我大学毕业那年说起。 
  大学毕业那年,我和女友亚楠刚谈了一年左右的恋爱,我们两人是在大三的 初期认识且相恋的,那时候亚楠刚与他的上一任男友分手,而我也正是借此机会 趁虚而入,成功将她追到了手。
 
  说起亚楠,大学那会儿,她的长相虽说并不算出众,但也是个很有气质的美 女,再加上她的身材高挑,足有一米六七,曲线更是凹凸有致,丰乳细腰,翘臀 长腿,因此追求者也是有不少的。
 
  至于我当时追她时所付出的努力,这里也就不一一详说了,相信有过如此经 历的男生们都应该清楚那其中的艰辛,不过也确实是一段很甜蜜和满足的日子, 现在回想起来,我还会禁不住心中的幸福而露出笑脸。
 
  原本我以为,像亚楠这样的美女,之前又是总共谈过四任男友了,这一点是 我们互相坦白的,所以,就算她不是个随便的女生,但至少也不会是处女了吧? 
  说真的,当年年少的我,心里还是有着不小的处女情结的,不过因为是真心 喜欢亚楠,所以我当时才没有急切地去问她有关这方面敏感的问题。
 
  后来我们确认了情侣关系,谈了一个多月左右,有一天晚上在手机上聊天的 时候,亚楠突然发消息问我,假如她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我会介意吗?
 
  当时看到亚楠主动提出这个问题,我一时之间还挺惊讶的,不过随后便是极 度的不安,心想亚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否意味着她在暗示我,她自己已经不是 处女了呢?
 
  而后,我的心里五味杂陈,实在难以想象自己女人的第一次不是给了我,我 从心里无法接受这样的女人,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是亚楠,我又完全割舍不下, 因为我真的很爱她,心想如果是她的话,哪怕她已经不是处女了,甚至都已经不 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可是只要她现在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应该接受她,不 是吗?
 
  不知道是不是热恋的缘故,也或许是我真的太喜欢亚楠了,所以当时的我居 然真的抛弃了自己心里长期以来坚持的观念,回答亚楠说,如果是她的话,无论 是不是处女,我都能够接受,只要亚楠愿意真心与我在一起。
 
  得到我这样的回答后,亚楠回复了我一个可爱笑容的表情,同时说了一句 「傻瓜」,这让我感到是那么的幸福甜蜜,可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甚至是压抑的 悲痛,只是后来慢慢也就释然了,心想只要两个人今后真心在一起就好了。 
  相恋五个月后,在先后经历了牵手、拥抱、接吻之后,我和亚楠第一次开房 了,虽然在岛国动作片上学到了无数的知识和姿势,可我确实还是菜鸟一个,没 有任何实战经验,因此当时的紧张和兴奋当真难以言表,而且生怕被亚楠笑话, 所以我当时还刻意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当我满头大汗,心急如麻的进入亚楠身体里的时候,亚楠痛呼一声,眼泪也 在同一时刻流出,同时双手抱紧了我的后背,口中不停地小声呼喊着让我慢一点, 她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第一次!我有些不可置信,没有想到亚楠居然会是第一次,毕竟她 之前问过我那样的问题,而且在我做出回答后她也没有再明确地给我解释,所以 我一直都以为她确实不是处女了。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亚楠的那个问题,其实是她的舍友给她想出来的,目的 就是为了考验一下我,看我是不是真的爱她,即使亚楠不是处女了也依然会选择 和她在一起,对她不离不弃。
 
  不得不说,女生们的想法有时候真的太过幼稚,虽然我也确实被这个幼稚的 骗局给骗到了,但好在我还是通过了考验,并且真的得到了亚楠的初夜。
 
  亚楠说,自己以前一直坚定的想法是,自己的初夜一定要留到新婚之夜,给 自己的合法丈夫,至于为什么在和我谈了五个月之后就愿意给了我,用她自己的 话说,是因为她感觉的到,我就是她今后的丈夫了,不会再有其他可能了,所以, 与其等到多年后,中间有着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还不如早早就把自己给了我, 反正她早晚也会是我的人。
 
  她的这个想法,在多年后的今天,确确实实的成为了现实,我们成为了合法 夫妻,真的在一起了,不过这是后话了。
 
  得到亚楠的第一次,让我心满意足,甚至更可以说是欣喜若狂,同时也开启 了我们的欢爱之旅。
 
  毕竟年少气盛,初经人事的我们,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感觉,虽然亚楠平时 看上去优雅大方,温文尔雅,可是一旦到了床上,在我进入她的身体之后,她便 会十分动情的辗转呻吟,丝毫抵抗不了我对她的攻势。
 
  或许,亚楠本身就是属于那种敏感类型的女生吧,所以才会如此抗拒不了, 每次欢爱,她雪白的肌肤都会变的粉红,就好像苹果一样红嫩,而且她的下体似 乎很容易流水,每次开房,脱下衣服时她的内裤都已经湿透了,羞红着脸不好意 思看我,而在欢爱结束后,我们身下的床单都会湿一大片,更是羞的她把头埋进 了被子里。
 
  而我,更是抵挡不了她如此的羞态以及诱惑的酮体,因此,大三的后半个学 期,我们几乎是夜夜笙歌,每晚我都要在亚楠的身上驰骋,沖刺,最后喷发,只 不过除了初夜之外,之后的每一次我都是喷发在套套里,一是为了避孕,二是为 了卫生,这是亚楠要求的,当然我也支持这一点。
 
  后来,大学毕业,因为我们两人的家乡在距离所读大学不远的同一座城市里, 所以我们并没有像其他的很多毕业生情侣那样,毕业即分手,分道扬镳,而是一 同返回了我们的城市,而这也是我们相信彼此真的是自己所要寻找的另一半的一 部分原因,毕竟毕业后的距离问题并不存在。
 
  回到了所在的城市,接下来自然就是找工作了,只是虽然读了大学,有了文 凭,可是说实话,现在的大学生可不像以前那么值钱了,几乎遍地都是,而我们 所就读的学校并不包分配,所以工作并不怎么好找。
 
  然而,工作不好找还是其次的,哪里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生了一场 大病,直接倒下了,住进了医院重病监护室,而后更是被下了病危通知。
 
  我所患的病,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主要原因就在于当年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了,日日夜夜沉迷在亚楠的躯体上,因此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垮了。
 
  一种免疫系统受损的疾病,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危害,只是会造成全身免疫系 统的功能丧失,从而使身体各个器官无法得到保护,最终造成严重感染,威胁生 命安全。
 
  至于当时的我,便是胸肺恶性感染,已经痛到说不出话,躺在病床上完全动 弹不得,甚至偶尔还会出现休克的现象,因此氧气设备以及各种监护设备也都是 接在身体上,以防随时出现不测。
 
  那时的我,只能在偶尔清醒的时候,忍着身上的剧痛,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 父母以及亚楠守在我的床边,心中万分不甘,愤恨,咒骂上天为什么对我如此不 公平!为什么偏偏是我患上了这种病,为什么我即将开始的美好人生,就这样突 然掉落进了深渊?
 
  那是我人生中最痛苦难熬的一个月,从不曾想过年轻的我会患病,甚至在以 前的我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生病的概念,似乎在我的认知里,生病对我来说一 直就是感冒发烧之类的,哪里会像这般身临其境的感受到大病大灾的感觉。 
  而这一切,更是对我自己,对我的家庭,以及对我和亚楠之间感情的一个重 大考验,是我人生当中十分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不管当时的我能不能接受,我都 需要学会面对且必须接受!
 
  首期的手术费用,就耗费了我们这个普通家庭的大部分积蓄,虽然父母一直 对我说没关系,让我不必担心,但我那时毕竟已经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我知道 在他们强颜欢笑的背后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只是我没有说出来,我没有勇气对他 们说些什么。
 
  与此同时,亚楠也迟迟不肯离开,一直守在我的床边,即使我被下了病危通 知书,即使在被告知,就算手术成功后我也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废人,完全失去 劳动能力,即使一切一切最坏的消息传进她的耳朵里……
 
  亚楠只是坚定地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我,虽然噙满泪水,但却异常坚定的眼神, 在我耳边不断重复着的只有几句话「文彬,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会等你,会一直等你,等着你娶我,你答应过我的,文彬!」
 
  我对不起亚楠,这是我当时心里的想法,但是,我不愿辜负她,即使身体变 成了这样,亚楠也没有放弃我,我又怎么可以放弃我自己,不管是为了我自己, 还是为了亚楠,更是为了我的父母,我必须坚强起来,必须尽快好起来!
 
  在心中经历了初期的怨天尤人之后,我终于渐渐接受了这样的现实,而我却 并非选择了认命,我想要战胜它,克服它!
 
  或许是我心理的态度确实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我想还是医生的手段比较高超 吧,总之,我没有死,手术很成功,甚至不需要再进行原计划的第二次手术,因 为我的情况要比想象中的好很多,同时可以肯定的是,我也不会成为一个废人了。 
  这样的结果,对于大难不死之后的我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毕竟我可 不想以后真的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被家人照顾一辈子。
 
  手术后半个多月,我出院了,回家休养,同时住进我家里的,还有亚楠,经 过这件事,我的父母也算是完全认同接受了亚楠,我想他们都看的出来,亚楠是 个好姑娘,并且绝对是真心对我的。
 
  因为我的病情并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就算手术的伤口养好了,在短时间内我 也仍然无法出去工作,而在这期间,亚楠一边在家里帮助父母照顾我,同时也在 外面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私人的美体养生内衣店。
 
  老板是我们本地的一名三十多岁的女人,做这一行已经四五年了,生意做的 很好,所以又开了一家分店,而亚楠就是在这个时候去应聘的,毫无意外的,以 亚楠的气质,很轻松的就被录取了,同时录取的还有另一名二十八岁的女人,听 亚楠说气质也还不错,人也比较好交往,这让我放下心来。
 
  日子就这样继续过着,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两个月,在家里休养了两个月左右 后,我的病情,突然又一次复发了。
 
  毫无预兆的,虽然并不像之前那么严重,但是,确实又复发感染了,这使我 们全家人的心都跌到了谷底,之前手术成功后对生活再次充满希望的我,似乎又 一次看不到希望了。
 
  不需要手术,只是用药,因为并不像开始时那么严重,所以这一次,我的病 情很快就得到了控制,这让我们一家人一时悬起来的心又放了下去,总算舒了口 气。
 
  而后不久,我再次出院了,虽然没有像上次手术那般一次性花费大量的费用, 可是我每日所需服用的药物,也并非是一个小数目,所以这依然给我们的家庭带 来了不小的负担,而亚楠的工资我当然不能要,一是我不可能在没有给她名分之 前自私的去用她的钱,二是她也需要将工资交到自己的家里,给她父母有个交代。 
  毕竟我如今患病,她的父母在得知后就已经很不同意我们两个的事情了,我 又怎么可能自私的让亚楠为了我而一味的付出。
 
  时间转眼又过去了三个月,我所服用的药物正在渐渐减少,一切似乎都在向 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一切仍然没有那么顺利,我的病情又一次复发了。 
  这一次,我们都已经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我的病,真的能够完全康复吗? 
  就连医生也不敢做出肯定的回答,只是说按照常理,像我这么年轻,完全恢 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又是什么呢?我整日只能在家里休养,当真像是一个废人一 般,不能运动,不能劳累,身体没有多少力气,甚至多走几步都会汗流浃背,这 真的还是以前的我吗?
 
  一次又一次的复发,我已经快要失去信心了,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这 个家庭所经受的考验,也终于出现了问题:我的父亲,对母亲提出了离婚,决定 离开我们。
 
  母亲没有阻拦父亲的离去,很痛快的签下了离婚协议书,父亲拿着家里几乎 仅存的钱走了,后来听说他很快就和另外一个女人住在了一起,看来他是早有打 算了,而母亲实际上也早就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那么痛快的放父亲 离去,不愿纠缠什么,这些事是母亲后来才告诉我的。
 
  连我的亲生父亲都离开了,那么,亚楠呢?
 
  「文彬,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就像以前你对我说过的,你还要娶我过 门呢,我会等着你,也会一直陪着你,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这是在我的父亲离开后,亚楠对我说的话,看着她的目光,我只有紧紧地把 她抱在怀里,虽然我的双手因为无力而有些颤抖,但我还是努力用尽全身力气去 抱紧她,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在我面前似的。
 
  不知是否是父亲的离开彻底激起了我康复的信念,还是亚楠的真心给予了我 康复的信心,又或许是母亲的艰辛不易让我再也不忍心继续这么下去,总之,之 后的我,终于渐渐开始好了起来。
 
  一个月,三个月,五个月,八个月……我终于没有再复发入院,而我的身体 所需要一直长期服用的药物,也终于在停药后仍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症状。 
  一年后,我终于彻彻底底地摆脱了病魔,恢复了健康!
 
  在我停止了所有用药,去到医院做最后一次复诊出来后,看着手中各项指标 皆为阴性的化验单,不止是我,我的母亲和亚楠同样喜极而泣,三个人就那样相 拥着站在医院门诊楼前,又是哭又是笑,引得周围的人投来好奇的目光。
 
  彻底康复后,接下来我所要做的,就是休养,不能过于劳累,可是这两年一 直待在家里,不能有所作为,已经让年轻的我很是不安了,又怎么可能还继续老 老实实的蹲在家里?
 
  正是在这个时候,我的母亲,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但她自然更担心我的身体, 所以,她产生了一个念头。
 
  开一家快餐店,是我母亲多年前就有过的想法,只是我父亲之前一直反对, 如今,父亲离开了,没有了他的阻碍,而我又不能在外工作劳累,所以偶尔在自 家店里帮帮忙,就当是简单锻炼一下身体,倒是不错的选择。
 
  而后,在我和亚楠的支持下,母亲向走动的比较不错的一位亲戚借了笔钱, 当真投入到了快餐行业上,而这一干,转眼就是近一年的时间。
 
  现如今,快餐店开了已经快一年了,生意红红火火,之前开店借的钱自然是 已经还上了,店里现在雇了三名员工,一男两女,都是小年轻,至于我,做了个 挂名店长。
 
  原本我还想让亚楠辞去在美体内衣店的工作,过来我这里帮忙,至少是自己 家的店,不用看老板的脸色做事,累了的话也可以随时休息,可没想到亚楠却拒 绝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亚楠确实喜欢她目前的这份工作,能够学习到很多中医方 面的按摩手法以及知识,而她对于中医养生这方面真的很感兴趣,因此,我没有 强迫她,只是说如果她哪天觉得累了不想工作了,就辞职,我养着她。
 
  凭着之前亚楠对我的不离不弃,我想,我对她许下这样的承诺,实在不算什 么,今后我需要为她做的,还有很多。
姐姐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