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强制】(27)【作者:popo_fly】

               第二十七章
 
  妻子的上半身赤裸裸的展露在王总眼前,像一节刚被剥开皮的嫩玉米,又像 是被刚刚打磨过,从璞玉里面剥出的美玉。白皙的身子却泛着粉艳艳的诱人光芒。 王总色迷迷的盯着眼前的女人,用着一种鉴赏的眼光把妻子每一寸的赤裸都细细 把玩欣赏。
 
  妻子还在微弱的反抗,也许是下体那种快感的消失让她的理智也恢复几分, 她张开刚才一直紧闭的眼睛。紧接着她的目光就接触到王总狼一样锐利的目光。 妻子连忙重新闭上眼睛,然而心脏却不争气的越跳越厉害,她的胸口不断的深深 起伏。也许是想到原本在其他男人面前应该遮掩的身体正暴露在一个男人的邪恶 目光中,妻子的呼吸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相反,短短几十秒后,她原本白皙的 胸口和乳房也变得和她的脸颊脖颈一样绯红成一片。
 
  王总的一只手揽在妻子的后面,在妻子光滑的背脊上慢慢抚摸。像是抚摸一 匹光滑的绸缎。王总让妻子的头颈和肩膀向后微微仰去,于是妻子的乳房在他面 前挺得更加上翘。王总又伸出一只手,轻轻的用手指背滑过妻子滚烫的脸颊,轻 轻捏着妻子的耳垂,又用手指滑过妻子的嘴唇,这才一路向下,沿着脖颈划过胸 口,手掌这才握住妻子玉脂一样的乳房,慢慢捏揉了5,6下,最后才用拇指和 食指捏住妻子的乳头,用力捏拧。
 
  妻子任王总轻薄着,没有什么反应,甚至当王总的手指在她嘴唇上轻轻揉动 时也没有什么表示,但是当王总用手指钳住她的乳头,一味的用力揉捏后,小小 的块垒却是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肉欲的再次侵袭让妻子终于有了反应,轻轻 咬住嘴唇。
 
  男人想看到的就是女人的反应。妻子只是咬住嘴唇,但这个动作在这个时候 这个环境本身就比它原本的含义淫荡的多,只是女人可能并不那么觉的。不过这 个简单的动作在王总看来却无异于火上加薪。
 
  王总嘿嘿笑了笑,显然对妻子的状态很满意,他立刻加重了捏揉的力度。我 都觉的他快要把妻子那粒小葡萄要捏碎了。同时他捏揉妻子小葡萄的同时,手掌 也开始按压着妻子的乳房用力揉搓。
 
  看到妻子在接下来自己的揉弄中并没有进一步的反应,王总猛的松手,同时 狠狠的弹了一下妻子的乳头。
 
  妻子的身体娇颤了一下,忽然被放开让妻子有些困惑,她再次睁开眼睛。王 总的欲擒故纵这一手玩的不错,不容妻子多想立刻探身把妻子搂紧怀里,低头一 张嘴就吻在妻子嘴上。妻子这次眼睁睁的看着王总亲过来,尽然来不及反应,嘴 就被王总吻住。王总顺势把妻子压倒。
 
  妻子整个过程中愣愣的,完全没有反应,像个玩物一样被王总重重的压住。 
  「唔啊~」,妻子闷哼一声,王总的舌头却是趁机探进妻子的嘴里,吸吮着。 
  妻子一直都是个温柔的女人,此时尽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她猛的闭上 嘴,恐怕王总的舌头就此两半了。但是妻子却下不了嘴。被王总亲的呜呜咽咽, 在王总的手里,她连转头也做不到。只能期期艾艾的哽咽挣扎,此时她想像之前 那样保持安静都不可能了。王总的舌头在妻子的嘴里横冲直撞,肆意舔弄。直到 把妻子的口腔探索个一遍,让妻子彻底放弃,可以来来回回任意侮辱,这才唇分 爬起来。
 
  妻子的头歪在一边,眉头紧皱。嘴角还噙着两人的唾液。
 
  王总开心的嘿嘿一笑,开始脱裤子。旁边那个小妹立刻过来帮忙,把王总的 长长的黑肉棒取出来,还刻意的用嘴含了几下,那条肉棒本就已经勃起,此时龟 头上更是湿漉漉亮晃晃。王总伏下身子,肉棒一探,硬硬顶在妻子的肉缝里。 
  「啊~」,性器的直接接触比任何接触还要更敏感。那种原始的本能让妻子 大约也猛然意识到大势不好。妻子扭曲着臀部想要往后挪开,王总怎么可能让妻 子得逞,他伸出手抓着妻子的腿弯再次往妻子的胸口弯曲。一个肉肉的大龟头顶 的更是用力。
 
  「别,不行,不行,」妻子慌乱的四下里挥手,嘴里含糊的呜咽着,但是她 的腿被蜷在空中,让她怎么也爬不起来。房间里那个小妹又跑到妻子后面捉着妻 子的手,让她的身体垫在自己怀里。这下子,妻子就真的只能素手就擒了。 
  王总喘息着,他的脸已经憋的发红,连脖子都红了。身体半伏在妻子身上慢 慢耸动,让肉棒的龟头嵌在妻子的耻缝里不知疲累的上下滑动。王总的肉棒从上 到下划开妻子的阴户,又从下到上划开妻子的阴户。活像一根古朴的木犁耕耘着 身下的土地,持之以恒的用坚硬犁头翻开泥土,让土地变得松软肥沃。在木犁不 断的耕耘下,大地也给出回应,不仅泥土变得松软富有弹性,更是肥沃的要流出 油来,而土地边那口水井里甘美的井水也在不知不觉间快要漫溢出来。
 
  「呜~」,妻子的嘴张开,喘息着,似乎光用鼻腔已经不够呼吸。妻子努力 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表情也很是扭曲,然而她却无法阻止王总用肉棒在自己的阴 部肉褶里不停耕耘。所谓贞妇怕缠郎,此话不假。女性的性欲一般要比男性来的 慢,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所谓前戏。完全不像男性说来就来的高潮。当然那种 感觉一旦满涨之后想消退就更漫长,如果是不断的激发,绵绵的快感更是男性一 波流所无法体会的。
 
  王总在这方面绝对是个能忍的高手,他宁可憋的脸色通红,阴茎硬的要爆掉, 但就是忍住最后的极限,反而不断的刺激着妻子的性器,用文火慢炖的方法让妻 子欲罢不能。王总和妻子的较量进入了最后的时刻,一方面妻子强忍着性快感, 不想表现出来另一方面王总则强忍着把阴茎插进妻子阴道的诱惑。当然,两个人 一个奋力耕耘,一个被尽情耕耘,高下立判。果然,在王总持续不断的耕耘下, 十分钟过去,妻子终于挺不住崩溃了。
 
  妻子紧拧着眉头,脸部扭曲抽搐着,泪水夺眶而出,顺着眼角流出。妻子不 甘的哼叫中带着几分凄凉的抽泣哭声。妻子的身体终于被王总耕耘到了极限,现 在每一下的接触,抚摸都让她的身体带来无法抵挡的快感,哪怕只是跟这个男人 的身体贴在一块,都能让她感觉到那种麻酥酥,电击一样的快感。她的兴奋区变 得宽广有纵深。每一次的快感传导都传达到她的身体内部,整个肉体,四肢都跟 着电麻一样的颤抖。妻子已经再也忍不住,她在王总的每次抚摸和耕耘下都哼叫 起来。
 
  王总看着妻子失控一样的表情和反应变得额外开心,他终于彻底让这个女人 屈服,至少是肉体。而现在他像个获胜的帝王,要为他的战利品留下一个终身的 烙印。王总挺着他的肉棒顶住妻子的小穴。
 
  「呃~」,妻子身子一震,紧紧咬住牙关,两只手也捏紧沙发,那种男人要 插进来的感觉让她全身上下都紧紧的绷住。
 
  王总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妻子的臀部和大腿,微微用力,鸡蛋般的滚远龟头便 有一半没入妻子的小穴,但他并不立刻全部插入而是又拔了出来。
 
  「呼~」,妻子也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呼吸起来。
 
  王总再次把龟肉插入妻子小穴几分。看到妻子紧张的绷紧身子,停了几秒就 再次恶作剧般拔出。王总反反复复的玩弄这个游戏几次,而妻子也每次都绷紧身 体。这个游戏弄了几分钟,妻子的小穴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水来。王总这才伸手在 妻子身上轻轻拍着,又在乳房上揉捏了几下。然后再次大大的分开妻子双腿,用 龟头和妻子小穴的入口接触着。
 
  王总伏下身子抱紧妻子,这一次他没有玩弄把戏,而是一挺屁股,肉棒狠狠 的顺着阴道深深插进妻子体内。插入的感觉和被插入的感觉让妻子和王总两人一 起闷哼了一声。想必妻子的阴道里早就黏滑异常。王总的深入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深入进妻子体内的王总似乎还意犹未尽,两只手把住妻子的胯部,连续的用力往 里猛拱。像是觉得自己的肉棒插入的还不够深,不够过瘾似的。
 
  「真是个好屄。」王总赞到。说话间他腰身挺动,终于开始性交的标准动作。 
  「呜呜~」,妻子呻吟着,在王总的操干下身子摇晃着,跟随着王总耸动的 节奏。这个时候这个房间,没有了一个贞洁的人妻也没有了一个道貌岸然的得势 王总。有的只是一男一女两只性器的交合。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肉棒在妻子的生殖器中 快速的抽插,发出一连串的水声在房间里轻轻回荡。
 
  女人是水做的,妻子浑身滚烫,在王总的操干下,她下身水量大增,那种绵 绵不绝的快感不挺的在阴道里累积,达到巅峰,然而又化作水流走。还没等她有 喘息的机会,下一波的快感又开始累积。妻子累的连哼叫的声音都有些暗哑,然 而王总的操干却好似没有个尽头。
 
  「呜呜呜,」妻子无奈的挣扎又放弃,渐渐竟然开始习惯王总的速度。她只 能诚实的服从自己身体,让王总的抽插一次次把自己带上高潮。
 
  王总干的也很爽,想不到这个少妇竟然这么有味道。原本以为只是来尝个鲜, 没想到竟然发现了宝物。干了这么长时间,这少妇的阴道虽然很是滑腻,但是竟 然还不松弛,相反一波波的紧紧锢着自己的肉棒不停索要。只要他肯干,阴道里 面的水就越出越多,滚热的煨炖他的肉棒。饶是王总这么身经百战的,刚才的一 刻也差点泄了。不过他能感觉到,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连续的摩擦,他的肉棒 也敏感到了一定程度,已经开始吃不消了。
 
  王总加快了速度,妻子像是意识到什么,竟然臀部也微微上翘迎合着。
 
  「呜呜」,妻子啜泣似的哼唧着,她的臀部现在被王总用手托着,两腿向两 边大张,两人的耻骨顶在一起摩擦着。
 
  「啊」,王总怒吼一声,趴伏在妻子身上喘息着,想必是射了。他只趴着休 息了几秒,就挺身把此时已经功告身退,半软不硬的肉棒从妻子体内拔了出来。 
  「哎呀」,妻子也是一声娇哼,一只手茫然的伸向胯下,像是要用手去阻挡 那突然的空虚感。浊白的液浆从她的阴道口里缓缓流出。
 
  「王总你好厉害~」,屋里那个小妹连忙过去,一边笑着说,一边竟然不嫌 脏的张嘴把王总的肉棒含入嘴中。卷动舌头,把王总肉棒上的精液和妻子的淫汁 都舔弄干净。
 
  「王总,还有人家呢。」那个小妹争宠的说到。
 
  「呵呵,好吧。」王总颇有不甘的看着软到在沙发上的妻子,想必是还想再 来上一发,不过他也没有拒绝那个风骚的小妹。他抓过那个小妹,几下子剥光, 就在妻子眼前开始了下半场。
 
  妻子则慢慢转过头去,她还未干的眼角再次涌出泪水。
 
  那个小妹可比妻子会叫多了。王总跟那个小妹两个人干的到是着实精彩,不 过这第2轮速度还是很快。不久就又完事。看起来要让王总出力也得分对象。 
  「去,给她把衣服穿好。」期间王总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对那个小妹说。那 个小妹听了,就走过去帮着把把妻子的阴部擦拭了一下,然后把内裤给妻子穿好, 然后把衣服和裙子也都整理好。然后把妻子扶着坐起来。妻子靠着沙发紧闭双眼 一言不发。
 
  这时候妻子的老板推门走了进来,「王总,你们交流的怎么样?」他笑着说 到。
 
  「哈哈,我跟希容交流的很好啊,以后还要多交流交流才是。」王总笑着说。 
  「那当然,那当然。今天也晚了,要不我就送希容回去了?」妻子的老板说 道。
 
  「好。」王总说到。
 
  妻子的老板走过来,和那个小妹两个人把妻子架起来,慢慢走出了房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